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六十三章 冯家的未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六十三章 冯家的未来

江苏督军李纯,字秀山,冯国璋最最忠诚的手下,辛亥革命的时候,李纯是师长,李纯是他手下都统,北伐的时候,冯国璋是督军,李纯是他手下师长,冯国璋当上总统,李纯是江苏督军,给他看地盘。无论冯国璋做什么,李纯一定会紧紧跟随,无论李纯做什么,冯国璋也一定会极力支持。不过李纯既不是开疆裂土之辈,也不是守家之臣,只是他是和平都督,没有敌人没有政治对手。再加上看在冯国璋的面子上,谁也不去碰他和长江三督而已。但如今冯国璋没了,谁还能照拂着他啊。 李纯颤颤巍巍地走来,痛哭不已道:“恩师,恩师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当初冯国璋在陆军讲武堂担任教习,李纯担任学员,因此这一声老师叫的并不为过。当初和李纯一统学习的还有曹锟,陈光远和王占元,这也是直系的家底子。只是曹锟貌似傻人有傻福,实则大智若愚,而李纯显然就差了许多,始终在直系混在二把手位置。多方努力想要成为直系代表人物,努力维持南北共和,却不料最终南北还得靠武力解决,他的一番努力付诸东流。而南北大战,还得人家曹直的实力打出来一个和平的局面,可以说李纯是颜面尽失。 不过再怎么失了颜面,人家李纯是长江三督之首,手握六万陆军的军阀,民国上将军,他能来到冯家也是冯家的一种荣誉,冯家人立即施礼与他。李纯握着冯家长子冯佳彦手说:“恩师去的不痛苦吧?” 冯佳彦道:“父亲去的快,头天自觉的身体感觉不行了,便叫我们过去立下遗嘱,说冯家不分家他死后埋在老家诗经村。” 李纯叹了口气道:“恩师一世英雄,一世英雄啊,对了,恩师还说什么了?” 冯佳彦道:“父亲还说,我们这代靠佳遇支撑,下一代要考尹彬支撑了。” 跪在地上的冯尹彬在一旁惊讶抬起头,没想到四爷爷对自己评价这么高。哽咽道:”四爷爷他……“ 老三冯佳遇在一旁对冯尹彬说道:“小石头啊,你四爷爷临走之前还念叨你呢,说你不错,从小心xing就坚韧,冯家三代子弟之中属你吃得苦最多抱怨的最少,什么事儿都放在心上,将来如果冯家三代有人才,肯定是你。”他又笑道:“父亲说,小石头这名字起得好。就像一块石头一样,坚强。刚硬,果断。”冯尹彬越听心里越加心里微酸,一旁李纯仔细看着这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忽然说道:“小石头是吧,恩师的孙儿?。” 冯尹彬忙敬礼道:“见过山帅。” 李纯哈哈一笑,道:“什么山帅,咱们都是自家人,咱们不是公家里行走,你叫我伯父就行。”然后仔细打量起冯尹彬来。啧啧有声,心中暗暗赞许这一表人才,又听闻了冯国璋临终前的点评,便对他愈加看重,问道:“小石头在王秀盛那里做什么官?” 冯尹彬腰杆挺拔,朗声道:“晚辈在秀帅手下担任总参谋部中尉参谋。”仪表堂堂的他,很是让在座的所有宾客们记在脑海之中。心中惊讶冯家现在又出了一个人才,果真不愧是名族,也暗暗心说能不能招他为乘龙快婿呢。 李纯望着这面额如玉的青年军官冯尹彬,惊讶道:“东北军总参谋部?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冯家的人也不知道冯尹彬担任的官职,没想到四年时间,小石头居然成了王茂如的心腹手下,既然能成为王茂如的心腹手下,可见他的能力了。王茂如提拔的人的眼光一向不错,选出来的手下个顶个的都是能征善战的猛将,要么是足智多谋的智士,还有这种智勇双全的英杰。李纯心中忽然想把他拉拢到自己手下,自己是冯国璋的学生,如果冯家第三代最杰出的冯尹彬成为自己的手下,或者将来可以继承发扬冯直。想到这里,李纯说道:“小石头不错,稍后我们单独聊聊。” “长者约,不敢辞。”冯尹彬彬彬有礼地说道,更让李纯高兴。 参加冯国璋吊唁的人很多,甚至段祺瑞百忙之中也亲自来了,当段祺瑞到了冯家大院的时候,这确实引起了轰动,冯家人都去迎接去了,冯尹彬也站在家属之中。陪在段祺瑞身旁的正是他的心腹徐树铮,他一眼就看到了冯尹彬,没办法,冯尹彬的军装太显眼,只见冯尹彬倨傲地站在晚辈的队列之中,高大的身影和矫健的身躯,将兄弟们完全笼罩住了。 段祺瑞道:“这年轻人是谁?” 徐树铮道:“待我稍后打听。” 段祺瑞和冯国璋的关系众人都知道,两人早年为战友,晚年为对手,冯国璋的死与段祺瑞的打压不无关系。但是段祺瑞此番吊唁也是因为两人亦敌亦友这么多年的情感,冯家人不曾怠慢。拜祭过后,段祺瑞便带人走了,徐树铮留了心,派人问了一下冯尹彬的来头,得知是王茂如的心腹,还是冯国璋的侄孙。徐树铮暗道不好,立即找到段祺瑞,说:“王茂如要对冯直入手了。”段祺瑞表示要徐树铮派人监视好,一旦王茂如对冯直拉拢,立即撒布谣言说王茂如妄图吞并直系,以此来打乱王茂如的部署和计划。 北方的殡葬习惯是死后七ri下葬,到了下葬之时,天空却飘起了雪花来,冯国璋的墓葬埋在了老家河间县诗经村冯家坟地里,和他的祖辈埋葬在了一起,这一块地也就是冯家的祖坟之地了,以后所有冯家子弟死后都要埋在冯家祖坟之中。 冯家人口众多,冯国璋就有九子一女,子女们还有子女,再加上家庭,远房亲戚,朋友宾客,这一出殡上千号人。冯国璋出生时寒苦,中年发迹,晚年崛起,死后风光无穷。按照冯家的族规,冯家家主死后其子女六年内不得出仕,这是为了保护冯家人,主动退让避免遭受打击,也是冯国璋看到世道混乱,唯恐子女打着自己的牌子横行。冯国璋对家教极严,从不庇护子女,其冯家也从未有人作jiān犯科,比起后世的官二代富二代来,冯家官更大,钱更多,但冯家人秉承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勇的儒家思想。所谓世家,便是如此有节cāo有修养之辈,而并非开着名车四处招摇唯恐别人不知之狞徒。 尽管冯国璋规定子女六年不出仕,但是对冯尹彬来说却网开一面,他知道冯尹彬从小xing子沉稳,临终前对子女说让他们全力支持冯尹彬,尽管他是冯国璋的大哥的孙子,但他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孙子看待,也并未禁止他出仕。 冯国璋死后,冯家家主由老三冯佳遇接任,李纯便找到冯佳遇,两人在后方商量了一阵,李纯满意而归。 冯尹彬的同胞妹妹冯凯彬早先也去了东北,并在沈阳第一女子中学学习,现在也早就毕业了,在女中担任女教习,这次也回到了家中。她xing子比小时候收敛许多,不过仍是顽皮,跑到冯尹彬的房间说道:“哥,哥,我都听到了,我都听到了。” 冯尹彬放下手中的资治通鉴,道:“你听到什么了?” 冯凯彬双手一摊,道:“好处,没好处不告诉你。” 冯尹彬敲了她一个响头,笑道:“好了,给你了。” “那可不行!”冯凯彬急了,道:“不许赖皮。” “好吧。”冯尹彬对这个妹妹很宠溺,两人自幼丧父丧母相依为命,他作为大哥尽管比她只早生了十几秒,可也是大哥,就的照顾妹妹。于是他从回到箱子里,拿出一个木制的合子,打开里面是一个木质的娃娃,笑着说:“在长chun买的,俄罗斯套娃,一共十四个娃娃,很有意思。” “十四个?”冯凯彬好奇地瞪大了眼睛,道:“怎么十四个?不就一个吗?” 冯尹彬哈哈一笑,拧开了娃娃,原来这个木质娃娃是空心的,里面还有一个,再打开还有一个,一共十四个,冯凯彬高兴得不行,二十一岁的大姑娘跟小孩子一样又叫又跳的,冯尹彬道:“好了吧,现在告诉我了吧?” 冯凯彬满意地点头说:“这还不错,臭哥哥,早就买好了就不给我,哼!对了,我告诉你啊,刚才李督军,就是那个白毛胡子商量把小女儿许配给你呢,所以才找三叔商量去了,三叔也答应了。” 冯尹彬淡淡地点了点头,冯凯彬瞪起滴溜溜的黑眼睛叫道:“你怎么这么淡定呢?要把你许配给别人啊。” 冯尹彬又给了她一个响头,道:“什么把我许配给别人,是把李督军的女儿许配给我,别乱说。” “那还不是一样。”冯凯彬嘟着小嘴偷揉着头说。 果然没过多久,冯尹彬被叫道冯佳遇面前,说起李纯提亲的事儿,李纯也儿女众多,有个女儿年方十八,生的也是如花似玉,又长在富贵人家,自然与冯尹彬极为匹配。他二十一岁尚未婚配,冯家能和李纯联姻,可谓珠联璧合了。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