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六十四章 督军近卫团长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六十四章 督军近卫团长

对于做李纯女婿一事,冯尹彬略微考虑了一下便答应了这门亲事。三叔冯佳遇说李督军等你一起和他去南京也看看他的小女儿李琳,两人培养培养感情。李督军笑说跟王茂如借个人,凭着他的面,王茂如不会不肯的。冯尹彬早就接受了任务拉拢长江三督,这次更是近水楼台了,于是欣然答应。随后他给王茂如发电,向王茂如禀明一切,又去了一趟běi jing见过他的上级张奎安。 张奎安也知道冯尹彬即将被李纯招为乘龙快婿的事儿,便叮嘱道:“李督军此人xing格善良,但是他手下有个将军名你要提防一些。” “谁?” “齐燮元。”张奎安目光炯炯地说,又笑道:“你可知你的准岳父李纯此人身患疾病?” 冯尹彬惊讶道:“不知。” 张奎安叹道:“中情处给我的情报,我起初也是不信,不过交给你却让你了解一些,山帅jing神上或有问题,常有洋人医生去府上为之看病,根据西洋医学所说,山帅有些jing神抑郁,时而神经兮兮特别紧张,有时严重疯疯癫癫,你要注意。” 冯尹彬这才惊讶,道:“李督军在我家的时候不曾……发病啊。”心中有些忌讳,这人居然有jing神病吗?看不出来啊。 张奎安摇头苦笑,拿着几摞纸叹了口气,又见冯尹彬拉过来坐在自己旁边,认真说道:“所以这份情报真假难辨,中情处也并未真正确认,况且谁能知道山帅是否在装傻演戏给人看。只是给你提个醒而已。”他忽然记起来什么,道:“有件重要的事儿,这个李纯吸食鸦片,而且瘾很大,你看他现在干瘦,年轻的时候可是力大无穷之辈。唉,吸大烟吸空了自己的身体,李纯的手下中很多人都吸大烟。都是瘾君。以后你在李纯身边一定要注意,不要被他们同化了。那李纯年轻的时候跟一只野豹相遇,生生地打死了野豹。可是你看现在……唉。” 冯尹彬点头道:“处长,我知道了,我从小就痛恨鸦片。我的父亲就是……唉。”过了一会儿。冯尹彬犹豫了一下问道,“处长,这李琳……怎么样?” 张奎安哈哈一笑道:“你看看你,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冯尹彬尴尬一笑。张奎安拍拍他肩膀道:“大家闺秀,足不出户,贤良淑德,温文尔雅。”冯尹彬点了点头。 冯尹彬跟随李纯来到南京之后,立即赶到了江苏陆军与国防军不一样的地方。其实最根本的不是衣着和军械,而是忠诚度的问题。王茂如从建军开始就一直强调军队军官和士兵的忠诚度,并以国家大义,个人前途,同胞守护等忠义廉耻教育灌输始终,让军队士兵们知道自己效忠于谁,整个五十万军队只效忠于王茂如一人。这种教育和袁世凯小站练兵还不同,袁世凯的忠诚教育只持续了一段之后,便热衷于权力斗争。之后他首先对大清国不忠,便没法再教授士兵们的忠诚了。 而王茂如发迹的时候并没有一个大清国照拂,头上只有一个袁世凯曾帮助过他还死了,而他对袁家的人也照拂有加,用北洋老人的话来说。王茂如的恩早就报的够了。大公袁克定在东北担任重职,颇受重用,这和王茂如对袁世凯报恩不无关系。 而江苏陆军最让冯尹彬不解的是,江苏的北洋陆军只懂听长官令。却不知效忠于谁,上面长官换成似乎谁都一样。此举有利有弊。有利在与军士听从命令,有弊则是军士谁的命令都听,只要是上官就行,成了完全没有任何目标的军队。一但督军李纯下野,他的六万军队立即改姓为别人的队伍。王茂如的国防军则不一样,若是zhong yāng撤了王茂如的职,五十万大军只要王茂如一声令下直接杀到běi jing。再说换谁来做国防军司令都不敢来,来一个不说指挥不动五十万骄兵悍将,更害怕的就是背后遭受暗枪袭击。 将冯尹彬带到南京之后,李纯对他颇为重视,但是他觉察到四周人对他的排斥和不满,冯尹彬的xing格就非常坚韧,从小寄养在冯家的他很小就学会了察言观sè,从来不招惹是非,不显山露水,但是到他出头的时候义无反顾。冯尹彬很低调地和李纯的女儿李梦谈起了恋爱,平时给李纯做参谋副官,除非李纯问他绝不多说一言。 渐渐地李纯越发重用起 冯尹彬来,其后又在女儿李琳的哀求下,问冯尹彬有什么要求,冯尹彬道:“只希望做岳父的卫队队官,保护岳父安全,足矣。”李纯甚为感动,便将督军卫队交给了他。 冯尹彬坐了督军卫队队官之后,下令督军卫队先是扩军为两个营的编制,近千人住在督军府周围对督军府进行全面的保护,同时从国防军要了许多牙克石军校军官做军官,渐渐地树立起了自己在江苏陆军中的嫡系。冯尹彬对李纯的保护是仿照王茂如的卫队,王茂如历经多次暗杀,早就对自己的保护提升到了一定高度,李纯反倒是不适应了,认为冯尹彬有些神经过敏。冯尹彬道:“岳父大人,暗杀这种事情,只要有一次得手,前面所有准备就全都前功尽弃了。” 李纯也知道冯尹彬的良苦用心,可是想到自己piáoji身边两百多个士兵看着,听着声,便感到极为别扭。李纯这个人喜爱抽大烟,没事儿的时候就来一口,因此这个毛病导致了他身体更加虚弱。冯尹彬伴在他的左右,常常劝他尽量少抽烟,对身骨不好,李纯笑道刚娶了我女儿就想管我,小你太嫩了。 不过冯尹彬在李纯心中的地位却是越发重要起来,未几,督军卫队在冯尹彬的建议下扩建为督军近卫团,冯尹彬担任团长。冯尹彬任命了四个营长,三个是出身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的军官,唯一一个营长叫黄百韬,是实打实的从基层升上来的军官,冯尹彬对其破格提拔,黄百韬对其也是感激涕零。此黄百韬就是后世那个曾经击败华野的名将,而此时不过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之前担任的军衔还是副连长,一下被冯尹彬委任为营长,怎能不对其死心塌地。 在张恒城王茂如享受着天伦之乐的同时也加紧了军队改制,东北边防军变国防军何其浩瀚的工程,现在遭到全国督军的抵制,甚至连靳云鹏也抵不住压力,向王茂如暗示取缔这项整编运动。王茂如怎可放弃,改编为国防军之后,自己就占了大义,相当于辖天以令诸侯了,自然是不肯同意。而且暗杀自己的嫌烦没有出现,王茂如断然是不肯离开归绥的。 北洋zhèng fu也不敢催他,谁催促王茂如停止查案,就相当于便向给自己招惹麻烦吗?原本历史上应该在此时发生的直皖冲突,也因为王茂如的渐渐强大被被冲淡了。 1919年就这样过去了,1920年到来,发生在郭磊庄的爆炸案仍旧是毫无头绪,王茂如下令第七师姜登选部驻守于此(察哈尔),下令毛平第十四师返回热河,然后率领军队返回了辽宁省沈阳市。 国防军占领察哈尔后,田中玉下野,但察哈尔都统一职便空缺下来,王茂如不允许别人插手察哈尔,皖系希望得到王茂如的帮助,便没有任命任何人做察哈尔都统。而王茂如最是不习惯督军和都统这种官衔,盖因为这都统和督军就是军阀混战的起因,等同于du li。王茂如的军队中没有督军这个官职,且军队只需听命于总参谋部,忠诚于王茂如本人,军政互不干涉,避免了手下出现小军阀集团的出现,同时也避免了袁世凯晚期的悲剧。 姜登选本以为会选择自己做都统,但是被王茂如叫去,只是直愣愣地看着他,姜登选不明所以,吓得不敢说话,王茂如才说:“你是想做军人,还是想做政客?”姜登选忙道:“自然是军人。” “军人就不要干政,那不是你擅长的。”王茂如道。 姜登选立即道:“秀帅,属下明白了,请秀帅放心。” 东北五省在王茂如走后的一年之中,以七人委员会为中心的大都督府并未虽无功绩,但也无过错,东北五省循序渐进地发展。当得知王茂如承诺五年不准备动兵戈之后,大家明显表情一松。王茂如承诺五年不南下,也让段祺瑞的皖系和曹锟的直系以及西北军张作霖部放松下来,但是能不能打他呢?很显然得不偿失,皖系因为攻击东北军而伤筋动骨,西北军张作霖部还是被被东北军赶到西北的,唯一没有与王茂如发生过冲突的就是直系,但直系分裂为曹直、冯直后,也没有闲心想要吞并王茂如边疆之地。 没了北面的威胁,原本准备抱成团的皖系直系西北军又爆发了矛盾,这矛盾就是从湘人驱张开始的。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