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六十五章 纵横手段张奎安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六十五章 纵横手段张奎安

原来段祺瑞怂恿国会逼迫总统徐世昌任命张敬尧为湖南督军之后,就引起了曹直最能打的将领吴佩孚的不满。而张敬尧也不争气,来到湖南之后横征暴敛,小妾娶了七八个,两年时间内贪墨了几十万两银子,百姓们的税收多之又多又引起了百姓的不满。 于是百姓们纷纷向各个zhèng fu状告张敬尧,但湖南这地方是在太混乱,有冯玉祥的直系,有程潜的北伐军,有张敬尧的北洋军,有谭延闿的国民军,还有赵恒锡的湘军,整个一锅八宝粥,谁也不愿意插手管闲事。湖南百姓先是跑到běi jing状告张敬尧搜刮民脂民膏,běi jingzhèng fu表示湖南事湖南内部解决。又跑到广东的南方民国zhèng fu状告,可是广东方面也只是一个军阀联合体,孙文只是一个摆设,连议会都是非常议会,这个zhèng fu明显不合法,因此也是推三阻四。这时候有人说不如找吴佩孚,吴佩孚打到湖南的时候所带士兵秋毫无犯,于是又找吴佩孚,可是吴佩孚此时在河南洛阳也推脱生病不见,湖南人民又傻眼了,现在怎么办?有人建议说,不如找尚武将军王茂如,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原则,几个湖南士绅跑到归绥找王茂如,可是王茂如已经回到了沈阳,他们又来到了沈阳。 王茂如见到湖南士绅,倒是对他们态度极好,亲自与他们交谈,并且询问湖南民事民生,不胜唏嘘,说道:“张敬尧不适合做督军,他是个贪官,酷吏,此种人不要也罢。诸位,纵然我只是陆军次长,但拼的一身官职,也要为湖南百姓说话。” 稍后,王茂如发表通电,要求张敬尧宽以待民减赋税轻徭役。勿让湖南成为沼泽,并奏请大总统免去张扒皮督军一职,由有贤能者直隶湘民,造福湘民。张敬尧立即作出回应,他遥指王茂如穷兵赎武。造成东北地区流离失所百姓不得安居乐业。望其管好自己地盘,勿要cāo心他人。王茂如令杨度撰写通电,以王茂如为湘民请命,唾骂张敬尧。杨度欣然领命。 杨度的文字功夫果然不一般,字字珠玑指责张敬尧残害湘民,并指责他为皖系zhong yāngzhèng fu敛财,并与ri本勾结,意图重新打起内战云云。杨度倒是知道。现在国民非常气愤ri本zhèng fu,而王茂如所在的东北五省与ri本zhèng fu的关系渐渐地进入冰封期,这在ri本四个干涉军回国之后更甚。 ri本zhèng fu已经有意停止了对王茂如所属领地的援助,并且撤走了部分专家和技术人员,甚至首相原敬计划抛售债券——当然,如果他提前抛售的话,债券极有可能变为废纸一张,首相原敬的抛售中国华夏民族银行债券的反感遭到了ri本金融界的一致反对最终未能成行。 ri本人以为掌握了中国人的经济命脉,其实这种债券的作用也是双方面的。欠债不代表国力弱小。后世美国欠着全世界的钱,尤其是欠着中国钱最多,可是他们对中国态度也是最复杂。两国的关系既是合作又是对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美国制裁中国最终也是双方受伤。所以原敬的算盘算是打错了。而王茂如早就知道经济这把利刃,利用好了,shè向自己的子弹,有的时候是会掉过头来的打过去的。 王茂如对于湖南的混乱表示出同情。但是碍于对zhong yāngzhèng fu承诺,不再入关。因此有些力不从心。不过他表示,非常希望湖南人民能够移民到东北来,东北大开发需要广大的湖南人民的支持。随后,他向张敬尧发电报,要求张敬尧不要阻挠湖南民众移民东北五省。张敬尧哪会理会那些穷棒棒,他和王茂如的关系不怎么样,但也不愿意得罪他,于是表态支持。王茂如随后派遣工作人员和湖南乡绅士老返湘,并招揽湖南移民。 湖南民众无可奈何,有的只能选择移民,zhèng fu黑暗又无法反抗,倒不如离开此处。移民署的工作人员在湖南的第一天,就接到了六百多人的申请,次ri更多达到一千人。凑齐一火车人,立即发往东北和蒙古,在那里接受湖南移民。大多数移民来到了东北,生活在了东北大地各处,给东北带来最大的变化就是,改善了东北人的饮食习惯。 原来湖南人爱吃辣,而东北人不爱吃辣,可是辣味却能让食物美味,受到湖南移民的影响,东北人逐渐喜欢上了吃辣的习惯。 湖南的问题也不单单能考移民解决的,还是湖南人自己来解决,于是湖南人将目光求助到了湖南本地军阀赵恒锡头上。只是赵恒锡仅有三个县的地盘,三千士兵一千条枪,其余人都拿着大刀长矛,说好了是军阀,说不好听点就是类似于东北的保险队。湖南士绅们于是纷纷凑钱捐给赵恒锡,而王茂如也秘密地派人支援给赵恒锡两千条二手e1式步枪和十万发子弹。赵恒锡极为感动,秘密派遣使者来到东北,表态捡来愿意支持王茂如王次长。 王茂如不需要他的支持,只是希望南方更乱一些,于关外也就更加有利一些。而此时王茂如也接到了南方孙文的致电。原来孙文在民国八年六月的时候回到了广东,依靠着陈炯明的帮助,驱逐了广东的桂系军阀,重新取得了广州城,再一次担任了中华民国南方革命zhèng fu的总统一职。但是面对桂系的压力,孙文深感势单力薄,这才在王茂如返回国内的时候致电,希望得到王茂如的支持。 支持孙文没什么问题,现在的孙文也只是诸位军阀手中的傀儡而已,王茂如叫来张奎安,让他担任使者前往广东,并送去武器弹药支援,同时负责对南方革命zhèng fu的谈判。王茂如叮嘱张奎安道:“国民党弱小,但是他们大嘴仗厉害,你此去南方有几件事要办。” 张奎安忙道:“秀帅详言。” 王茂如道:“孙文需要,无非是我军的军火支援,你去了肯定受到隆重接见。但是你要记住,国民党也最是翻脸无情,尚且不如军阀之间。你去之后,不单要拉拢国民党的官员,也要和陈炯明打好关系,这个人是个人才,只可惜单纯了心软了一些。” 张奎安笑道:“秀帅,我明白你什么意思了,二桃杀三士?” 王茂如笑着拍拍他肩膀,又转移话题道:“对了,你跟广东革命zhèng fu交谈一下,他们的海军能不能养得起了,如果不能,我愿意接收,并且用军火交换,同时还会贴补他们五十万大洋军饷。” 张奎安苦着脸道:“秀帅,您这一张嘴一闭嘴就是五十万银元,可知咱东北财政收入如何啊。” 王茂如偷笑道:“这个有宋子文和张弘扬给我弄,没事儿,无须担心。” 张奎安一拍脑袋,叹道:“秀帅您的心可真是太大了。” “滚犊子,连我也敢揶揄。”王茂如笑骂道。 张奎安道:“秀帅放心,我自会理得,我定能讨价还价,剩下的大洋干什么?” “你要做什么?”王茂如反问。 张奎安笑道:“能不能做我们外涉处的经费啊,这事事都要经后勤处审批,我们外涉处很是为难啊。您也知道,我们收买其他人的时候,很多资金都是见不得光了。现在我们的钱您知道从哪弄的吗?” “从哪?”王茂如问。 张奎安苦笑道:“军情处没收汉jiān卖国贼的家产中截流的给我们用,秀帅,我们苦啊……” 王茂如一脚踹了过去道:“给我老实儿办事儿,赶紧去广州,少废话。” 张奎安来到广州之后与孙文等人秘密交谈,并提出王茂如的意见,孙文等人考虑许久,认为海军对于北伐事业帮助不大,而且未来主战场是在陆地,于是暗中答应了王茂如的要求。然而,海军自己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被南方革命zhèng fu私下卖给了国防军总司令王茂如。南方革命zhèng fu海军司令此时是林葆怿热情地接待了张奎安,张奎安对林葆怿说道:“悦卿兄,汝为福建系军官,在广东系海军下辖多方为中华之海军努力,着实不易。” 林葆怿闻言苦笑不已,民国革命zhèng fu海军还真是小娘养的,一群福建军官带着军舰来到广东投奔革命zhèng fu反对帝制,然而却遭到了广东系军官的暗中压制,三年过去,革命zhèng fu海军军费还没有着落,为了节约煤炭甚至海军停止了训练。而前任海军司令程璧光虽然是广东人,但是毕业于福建马尾海军学堂,属于福建系军官,他的被杀一度有人传言是因为程璧光联合陆荣廷等人驱逐孙文而被一向爱暗杀的国民党刺客暗杀,但是国民党立即作出回应说绝无此事。只是这给福建系出身的军官心中造成了极大的yin影,一时之间纷纷众说纷纭起来,海军由此也对国民党并不信任了。 对于挑拨离间,张奎安浅言即止,林葆怿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稍后张奎安又拜访了陈炯明,此时陈炯明深的孙文新任,并担任粤军司令一职。意气风发的陈炯明显然对张奎安的拉拢并不在意,甚至心理对王茂如使用这种卑劣的挑拨离间方式有些看不起。张奎安见拉拢陈炯明不成,便把心思都花在海军上,孙文有意放弃海军,便没有阻止张奎安的小动作。随后在粤海军舰船的欢送下,张奎安圆满完成任务,回到了关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