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六十九章 偕美观影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六十九章 偕美观影

王茂如倒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董伯了,他在路上听马良说过如今秀公馆的管家换成了董伯的事儿,可是他不认识董伯啊,怎么介绍,我是这家的男主人?一时之间倒是有点愣住了,董伯仔细看了看,忽然惊喜叫道:“你系尚武将军?” 王茂如点了点头,嘿嘿一笑,道:“你好,董伯。” 董伯高兴地打开门,道:“老爷回来了,老爷回来了。”马良冲董伯眨眨眼睛笑了起来,董伯这才看清楚是马良在后面,说道:“你怎不早出现?”马良无辜地说道:“我哪敢走在秀帅身前啊。”很显然马良早就来过这里了,而且还不是一次,两人早就熟悉了。果然,董伯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娶彩儿姑娘啊?”马良低声道:“过一阵子的吧,这会儿秀帅太忙了,我也忙得脚打后脑勺。” 唐宝琪正在楼上琴房弹着钢琴,听到外面汽车声心中猜想着会不会是王茂如回来,可是又不敢确定。王茂如回到东北快一个月了而且就在沈阳,但是他却一直都没有来看望自己,唐宝琪内心很是难过。如果王茂如的其他夫人不在的话,唐宝琪会像其他女人一样主动抱着孩子找去,可是有其他夫人在的时候,唐宝琪肯定不会去,就这样等啊等,等了一个月。 唐宝琪听到王茂如来了,急急忙忙打扮起来,一旁的彩儿连忙给她忙活起来。俩人在忙活着,王茂如也进了屋,董伯忙接过他的披风,说道:“开遍下着大雪,喝点热水吧。” 王茂如摆摆手道:“不用,不用,宝琪不在家吗?” “在,在,夫人在家呢。”董伯忙说道,焦急地伸长脖子看向二楼。心说小姐啊你怎么还不下来呢。 王茂如假意开玩笑说:“再不下来我走了啊?” “走就走呗,家里却不缺你一个。”唐宝琪略做打扮下来了。 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这么想,王茂如微微一笑,宝琪今天的打扮还针对自己的心思。唐宝琪知道王茂如喜欢的是那种略施粉黛清水出芙蓉的女人。而且他很不喜欢香水味。因此宝琪收拾得倒是简单。只见她头上梳着一个单发髻。发髻上插着一支凤凰翠竹珠玉钗,项上一串白sè珍珠映照她细长的脖颈,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美的诱人了。她上身穿水蓝sè民国女士服。下身穿着白sè淑女裤,就是活脱脱一个女先生的打扮。而她明亮的双眸此时熠熠发光,但是小嘴却一撅一撅,表达着娇嗔和渴望。 王茂如起身走了回去,挥了一下手。四周的下人们连忙规避起来,不消说,马良又和彩儿去越会去了。 “宝琪,瘦了好些。”王茂如的话语,让唐宝琪心中感动起来,女人的心思很难捉摸,有时候花一万块钱买不来她的欢笑,有时候一句话却让她感动落泪死心塌地。 宝琪摸着他耳边的白发,怜惜地说道:“你的头发怎么白了。秀盛?” 王茂如牵起她的手,做到沙发中,苦笑道:“龙庆阵亡,叔海(熊炳涛字叔海)阵亡,赴俄干涉军五万伤亡。唉,战争不好打,有时候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别人输了可以,但我不行。因为我赌得太大了,我若输了就输了全部啊。” 宝琪心疼地说:“皱纹都有了。”她细数着。叹道:“是不是我也老了?” “你不老,你是永远的十七岁少女。”王茂如笑道。 宝琪心里高兴自己男人对自己的咱们,但是嘴上却说:“你就骗我吧,一直都骗我。” 王茂如哈哈一笑,忽然想到什么,从包里拿出一个礼品盒,打开之后是一个彩蛋,宝琪奇怪道:“这是什么?” “沙皇彩蛋。”王茂如笑道。 宝琪瞪起乌溜溜大眼睛问:“沙皇彩蛋是什么呢?” 王茂如道:“沙皇彩蛋是俄国最珍重的珠宝,是俄国东正教祭祀上帝的时候才拿出来的艺术品,它代表了俄罗斯民族的种种xing格,可以说他是代表着俄罗斯。” 宝琪问起了一个很幼稚的问题:“它能吃吗?” 王茂如:“……” 宝琪看着他傻呆呆地的样子开心地咯咯娇笑起来,王茂如放下彩蛋道:“原来你是骗我的,看我怎么收拾你。”便去挠她的痒痒,宝琪连忙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我自然是知道沙俄彩蛋的,这个东西是俄国的国宝啊,你怎么弄的?” 王茂如笑道:“用俄国俘虏换的。” “什么俄国俘虏那么重要?”宝琪像个好奇宝宝似的问道。 “大概很重要吧。”王茂如没说俘虏是季诺维也夫,不过即便说了,唐宝琪也不认识这人,可能她对艺术品的鉴赏力很高,但未必知道苏俄领导人是谁。 唐宝琪接过来彩蛋仔细看了一会儿,笑道:“把这个摆在客厅怎么样?” “你的蛋,你怎么放都行。”王茂如憋着坏说道。 “哦……”忽然想到王茂如的话里有话,宝琪顿时气得连连捶他说道:“坏蛋,坏蛋,你是大坏蛋。”王茂如哈哈一笑把她抱在怀里,宝琪问:“这个彩蛋有名字吗?” “有啊,好像叫什么红十字会彩蛋,具体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王茂如说道。 放好了彩蛋,宝琪开心地哼唱起来,唱的歌曲居然是《军中绿花》,这让王茂如很是意外,笑说怎么唱这首歌曲,宝琪说道:“这首歌好听,不但军队会唱,很多人都会唱。秀盛,这首歌还是你作词作曲的,你还能不能现在就做出歌曲来?” 王茂如惊讶地说:“你不是喜欢京剧吗?” 宝琪反问道:“我什么时候说喜欢京剧了?” 王茂如心里说我以为民国的人都喜欢京剧呢,可惜我的鉴赏水平的确是没到那个层次,欣赏不了京剧,笑着说道:“好吧,我给你唱首歌啊,这首歌叫做《浪花一朵朵》。” “好啊好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二十七岁的宝琪此时开心的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双手托着下巴,仰起了头睁起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明净清澈灿若繁星。 王茂如道:“你这么看我,都都唱不出来。” “为什么啊?” “因为会让我想到生孩子的事儿。” 宝琪脸sè一下子羞红起来,气得又捶打起他来,王茂如忙道:“好了好了,我求饶,我唱歌,我唱歌。”宝琪矜了一下鼻子“哼”了一声,王茂如便唱起来:“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我要你陪着我,看着那海龟水中游……” 一曲唱完,宝琪咯咯笑起来说:“哪的歌曲,这么有趣?” “我的啊。”王茂如无耻地抄袭道。 岂料到宝琪却说:“肯定不是你的,你写不出这种有趣的词来的,应该是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写给他十七岁的恋人的歌曲,是不是?” 王茂如愕然道:“大概也许差不多吧。” “什么嘛。”宝琪娇嗔道。 王茂如忽然想到了过年的问题,问道:“宝琪,今年过年跟我去长chun过年吧,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多好。” 岂料到宝琪摇了摇头道:“今年过年我去齐齐哈尔陪爹爹过年,你也知道的,五姐去年初没了,人说老年丧子老年丧子,我要去陪陪父亲,宗泽和采妮也和我去陪陪外公。” 抬出了岳父唐绍仪这尊大神,王茂如没话说了,心里知道宝琪陪唐绍仪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还是她不想和王茂如其他夫人在一起。在宝琪的内心里,她有些后悔当初自己的任xing,什么min zhu,什么帝制,为了所谓的这些耽误了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如果当初自己不那么任xing,他就属于她一个人了,也不会有什么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的了。听彩儿说,那个一直苦等着他的女土匪吴秋月也被他收入房中了,被称为六夫人。六夫人?那自己不就是五夫人了吗?唐宝琪可受不了这个称谓,她认为自己才是唯一的,自己才是她最爱的女人。如果自己过年去和她们在一起,岂不是承认了自己是五夫人了吗?她才不会认输,也不会去那里听她们明里暗里的话。 王茂如拍拍她的手,宝琪忽然说道:“秀盛,我们去看电影吧?” “电影?” “嗯。”宝琪充满向往,说道:“最近刚刚上映一部电影,还是有声的呢,就是票价贵一点儿,看一场要五毛钱。”她好好想了想,道:“好像是大导演金秀山导演的呢——金秀山成了大导演,我记得他好像还是你的手下副官吧?” “他早就不干了,”王茂如道,“小金喜欢拍电影,也喜欢演戏,挺好的,他找到了自己人生目标了,是什么片子,你这么喜欢?” “关于爱情的电影,影片名字叫做《天地缘》,著名编剧十二郎编写的。” “十二郎?十二郎是谁?” 宝琪道:“十二郎是金秀山的御用编剧,可厉害了,编写的电影都是关于爱情亲情的,特别催人泪下,我们现在去看啊?”王茂如无奈只得答应与她一同观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