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一章 秀公馆内的春色无边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一章 秀公馆内的春色无边

) 卷四 统一之战 第五百七十一章 秀公馆内的chunsè无边 电影开场之后,大约过了不到十分钟,几个假青年学生突然曝气抽出手枪对着前面的人一顿乱枪,与此同时灯光全开,王茂如只觉得一群人挡在了他的面前,然后又听到乒乒乓乓的手枪声和呼喊声嚎叫声,宝琪也吓得钻进了他的怀里。等王茂如反应过来之后,才发觉似乎一切已经结束了,他既没有到开始,也没有到高cháo,只到了个结果,十几个人死在前面,包括ri本浪人和伪装成的青年学生。 情报处行动科吕荷旭紧了紧鼻,走到王茂如跟前说:“秀帅,已经处理完毕了,不过刚抓到两个活口,他们自己就吞了毒药了,所以……还是一个没抓到。” 王茂如有些失望和晦气,还以为会有多激烈的场景和画面,结果前面人一挡,只当听到枪声和惨叫声了,便挥了挥手道:“全都交给你了。”便带着宝琪走了。 一路上宝琪一阵阵后怕,靠在王茂如跟前担忧地说:“秀盛,我们以后一直会有这样的危险吗?” 8੤網不跳字。王茂如笑道:“这算什么,郭磊庄爆炸案不是比这更惨?” 宝琪道:“我得知郭磊庄爆炸案的时候,哭得晕了晕了过去呢。不过醒来的时候听到说你没有事,这才放下心来。” 王茂如捏了捏她可爱的小鼻道:“没事,你夫君我是不死鸟托生,死不了的。”随后又说了好多话,宝琪才不去想那刺杀事件,心情恢复了许多,以后再也不敢随便让王茂如陪着她上街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除了董伯佣人们都睡下了,两人轻手轻脚地走回到楼上卧室,宝琪打开灯关好门,媚眼如丝望着王茂如。话说小别胜新欢,两人也不是害羞的小夫妻了,不过王茂如眼睛一撇,见窗帘还没有拉上,笑着指了一下窗帘,便去拉了窗帘,一回头见人不见了,又听到卧室内洗手间传来流水的声音。秀公馆很现代化,几间主卧都配有自己的卫生间和浴室,二十四小时的开水供应和全天的电力供应,外面被高大茂密的几排红松挡着,任谁也不出里面有如此一处好地方。 王茂如心猿意马,几个女里最喜欢的就是宝琪,她有广东女孩的娇小身材,白皙的皮肤吹破可弹,虽然生了两个孩身材依旧恢复如初,甚至更加饱满。他飞快地脱光了自己,换了双拖鞋推开洗手间的门便走了进去。 听到推门声宝琪吓了一跳,立即转头“啊”地一声尖叫起来,不过立即捂住了嘴脸sè通红地说:“你怎么进来了?你快出去。” 王茂如笑道:“我也来洗洗。” 宝琪捂着胸口说:“你出去嘛,我洗完了你再洗。” 王茂如走过一把抱住了她,咧嘴笑道:“你傻蛋啊你,当真以为我也来洗澡的嘛,小美人,我是忍不住了。”便亲了过去,头上的热水喷洒在他的头上。 他热情地亲吻在宝琪雪白娇嫩的脖颈上,宝琪身一下软了,感觉浑身发热,娇嗔说:“好不害臊。” 王茂如奇怪道:“跟自己老婆洗澡害臊什么,害臊的是跟别人老婆洗澡吧? 8੤網不少字”宝琪气得咬了他一下,王茂如趁机一手搂着她,从背后将她环抱起来,另一只手上下游走。细嫩的皮肤仿佛能捏出水来,40度的热水流过两人的身体,也不知是皮肤嫩滑还是水的嫩滑。王茂如低着头轻轻地亲在她的耳际上,宝琪嘤咛一声,身体微软依靠着他坚强的胸膛上,感觉他身下的分身顶着自己的腰际,娇声道:“抱我,回去。” “回去干吗。”王茂如坏笑着将她正对着自己,宝琪这时候就想一直木偶一样任他摆弄了,媚眼抛过去,王茂如舔了舔嘴唇。面对自己的宝琪,胸前一对凶器挺拔起来,两颗红润葡萄镶嵌在挺拔上,生过孩的她,比当初更加丰满了,此时正撅着xing感的小嘴说:“走嘛,回去嘛。” 王茂如也不答话,直接将身材矮小的她抱了起来,她不由自主地盘着腿缠住了他的腰际,正巧那位置直捣黄龙。王茂如手向下一沉,宝琪忍不住叫了一声,两人顺势结合在了一起。他站在浴室间,抱着宝琪再也忍不住发狠,宝琪也搂着他的脖配合着,一时之间浴室内光无限,两人从浴室折腾到梳妆台,台上的化妆品也扫到地上了,再转战到床上,地板上。 听到楼上的响动,在楼下一间房中休息的彩儿一下醒了,仔细听清,忍不住浑身炽热起来,回头了一眼身旁的马良,只见他也睁大眼睛,忍不住笑了,说:“你咋也没睡呢?” 马良抱怨道:“隔音效 果不好,这楼上有老鼠。” 彩儿轻轻捶了他一下,道:“别瞎说。”她依靠在马良的肩头,小声地说:“马良,咱们啥时候成亲啊?” “快了,我跟秀帅去欧洲,去俄国,干了三年多了,我估计秀帅快给我升官了。”马良说道,“等我不做副官了,就立即娶你。” “做副官咋不能娶我?”彩儿有些生气地说。 马良道:“我是副官,就得天天跟在秀帅身旁,我一天陪秀帅的时间比陪你时间还多,你不吃醋啊?” 彩儿搂紧了他,说:“我不吃醋的,我知道你对我好,你是个男汉。” 马良笑了起来,道:“我有种预感,我要升官了。真的,最近秀帅指示我做一些du li的事儿了,不再做马弁的工作了。”副官说白了,就是前清的马弁,什么是马弁,古代将军身边跟随着的贴身侍卫,等将军下马的时候,贴身侍卫立即跪在马旁充当下马石,便是马弁。现在的名字叫做副官,不过这副官权力倒是比马弁大了许多。 彩儿枕着他的胳膊说道:“我的男人是最棒的,我相信你。” 不过楼上的响动一直持续到大半夜,王茂如和宝琪两人浑身汗水,宝琪已经连动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了,整个人软榻在他身旁,要不是乌溜溜的眼睛转啊转,还以为她休克了呢。她光洁润滑的皮肤露在外面,整个人趴在床上,翘臀上汗珠沿着那弧度流了下来。王茂如摸了两下,软软的弹xing特别好,又忍不住捏了两下。宝琪这才费尽力气说:“别闹了,人家没有力气了,你这坏蛋,今天怎么要了人家这么多次。” 王茂如惊讶道:“不对吧,今天是你要的吧? 8੤網不少字我是受害者。” 宝琪娇嗔道:“你这坏蛋,得了便宜卖乖。” 王茂如哈哈大笑起来,不过的确累了不行,便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关了灯睡下了。 次ri早上九点多的时候,宗泽和采妮才来给爹娘请安。平时早上六点两个小家伙就醒了,可今天吴妈说什么也不让两个小家伙来请安,一直拖延到了上午九点钟才过来。王茂如和宝琪两人还是被敲门声惊醒的,一时间,都这么早了,赶紧起床找衣服忙活了半天才开门。两人娇滴滴地说声娘,又着陌生的王茂如,忐忑地说了一声爹,王茂如哈哈大笑,抱过来两个小家伙,欢喜的一人亲了一下。 这倒好,不亲还好,亲了之后王茂如脸上的大胡直接把两个小家伙给扎哭了,宗泽nǎi声nǎi气哭道:“坏爹爹,坏爹爹,呜呜呜……” 离开秀公馆后回到陆军指挥部,李德林和罗浩等候多时了,他们今天汇报的内容非常重要,以至于二人坐着的时候都坐不稳。 王茂如到二人的焦急表情,便道:“怎么?” “报告秀帅,昨ri的事件我们已经查出真凶。”罗浩道。 “哦?” “是黑龙会,我们从他们的纹身上到,而且根据纹身来判断,他们不是最近参加的黑龙会,而是至少十年之久。”罗浩拿出一些照片递给王茂如来,都是死者身上的照片,王茂如了几眼点头道:“效率很快,你们准备后续怎么处理?” 罗浩道:“两种方案,一种是指责ri本主使黑龙会以及特工暗杀您,另一种是消除声音,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前一种可能引起中ri争端,后一种可能给黑龙会等ri本人认为我们示弱。” 王茂如想了一想,道:“黑龙会我不怕,这种杂碎不足为耻。” 罗浩道:“秀帅,属下有个建议您一定要听。” “你说。” “昨天您不听行动科的建议执意留下来,造成了行动科三名特工身亡,而且假若ri本暗杀者不是用枪,而是用威力巨大的炸弹,您想一想会发生什么情况?”罗浩严肃地说道,批评秀帅可不是一般胆想批评就敢批评的,这相当于告诫领导以下克上了。 王茂如淡然一笑,道:“好了,这是我的错,我认错了,下次不会了。”又望着李德林说道:“还有什么事?” “郭磊庄火车爆炸案真凶查出来了。”李德林沉声说,见王茂如点了点头,他继续说道:“是ri本黑龙会和ri本关东军。” 王茂如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他们,还真没猜错,yin魂不散的家伙啊,前后两起针对自己的刺杀案,这伙人不除去自己寝食难安啊。 卷四 统一之战 第五百七十一章 秀公馆内的chunsè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