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三章 宗鼎遭绑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三章 宗鼎遭绑架

王茂如扯起了地图,在地图上比划起来说道:“如今中国有四大城市,天津,上海,青岛,广州,无不依靠海运和列强扶持而成为国内一流城市,我希望将来长chun市成为中国的超级城市,拥有一千万人口的超级城市,作为东北亚的核心城市。你是市长,有没有什么计划?” 岳启南不好意思地说道:“属下尚未考虑过。” 王茂如道:“你该考虑的,现在就考虑一下。” 岳启南皱起了眉头,过了一会儿才说:“属下以为,长chun市想要成为超级城市必须有四个条件,第一人口数目,十个百万富翁也组不成城市。第二城市面积要足够大,第三经济要足够强,第四要有城市底蕴和城市文化定位。但是具体如何,属下尚未思虑足够,无法给秀帅一个准确答案。” 王茂如点点头,道:“行,你心中有数就行了,未来我将会重点建设长chun市,长chun市将会成为省级城市。” 正在聊着,忽然马良神sè慌张地跑了进来,王茂如奇怪问何事发生,马良慌张地说道:“秀帅,不好了,发生要事。” “废话,有何要事?” “小少爷,宗鼎少爷,丢了。” 王茂如听闻脑子一下子瓮一声,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道:“什么?宗鼎丢了?怎么回事儿?” “二夫人带宗鼎少爷去火车站送别刘哲师长的夫人和女儿前往蒙古库伦,在火车站的时候,被有贼人打晕了少爷的保卫给掳走了少爷。”马良急道。 一旁的岳启南冷汗“哗”一下子流出来了,刚刚跟秀帅吹自己治理下的长chun有多美好,结果倒好,大公子丢了。王茂如道:“告诉陈文运和宫小旗,第四师和第十八师进城,全城戒严搜查。” “是!”马良道转身去通知。 岳启南喃喃不知说什么,王茂如拍拍他的肩膀,道:“你是jing察署长出身的。有些事儿你比较在行,你去忙吧,我等你的好消息。”岳启南离开的时候差点绊倒门槛,吓得够呛,来到罗浩的办公室见到老长官。忙说了一番。罗浩惊讶道:“这……块,你快去寻找!”他也发动中情处四处寻找宗鼎的下落。 此时在一间小木屋内,宗鼎正在呼呼大睡着,周围的贼人也踌躇不已。他们没想到麻烦惹大了,这衣着华美的小孩不是别人,正式尚武将军的长子,年仅五岁的王宗鼎。五岁的宗鼎出生在富贵人家,继承了父母优良基因。父亲的身体和母亲的面容,又从小吃的好,尽管五岁可是起来跟其他人家小孩七八岁一般大。几个贼人本以为借了一票大的好上山,可现在好了,这票干的太大了,引火烧身。早上刚刚截完,还没出生,中午全城封城了,派出去打听的人得知。长chun府周围六万军队全部参与到这次封城之中。顶着寒冬腊月的寒风,六万大军挨家挨户搜查,连水井都不放过。 “老大,咋整?”外号黑胡子的贼人心虚地问道,他们原来是山东的土匪。后来去了海参崴讨生活,如今海参崴战乱了,ri本人,中国人。美国人,红毛子。白毛子天天打来打去,几个供热只能回国了。本以为在长chun能找到好活儿,可惜一问,除了挖煤就是扛大包,几个人一合计不如cāo起老本行吧,于是在琢磨找个有钱人家的夫人或者少爷绑票。 他们几个在火车站上干起了扛大包,也在伺机找目标,这天见到一个美艳万物的贵夫人带着粉琢玉雕的小公子来到车站送别他人。这贵夫人身边还有七八个保卫,几个人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下手机会。可没想到,小公子顽皮,到外面买糖葫芦,非要买糖葫芦,而且还嫌jing卫给买的不好,非要自己去买去。 几个人眼神交流一下,立即扛着大包从买糖葫芦那里路过。两个jing卫完全没有想到这些伪装成扛活的人会忽然暴起,几个人配合娴熟,突然用麻袋将两人给扣了起来,然后抱着小公子便跑了。 jing卫们掏枪shè击,打死了一个贼人,但是仍然没有追到这些熟悉地形的贼人们,玉琢得知之后急得晕了过去。 “nǎinǎi的,没想到点子这么扎手。”老大叫天好也急了,他来回走动,寒冷的天额头上不住地流出冷汗。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几个贼人吓得抽出刀来贴在门口,门外有娇声嗔怒说道:“我是闵三娘,开门。”闵三娘是叫天好来长chun认识的一个寡妇,丈夫当初是奉军士兵,被打死了。她不甘寂寞勾搭了一群闲汉,被四周邻里唾弃,便从黑山搬到了长chun,私下做起了皮肉生意。叫天好来到长chun之后,一次找她享受之后,说我手下一票兄弟,你不如跟我给我做女人得了,也省的万人骑。闵三娘想也是这个话,做暗娼也赚不了几个钱,还得给本地闲汉保护费,于是便跟了叫天好。 门一开,闵三娘扭着屁股进来了,大呼道:“你们可真作死,可真作死啊。” “怎么了?”绰号断肠草的忙问道。 “下午的时候已经四处张贴你们的照片和通缉令了。” “这么快?”几个人急了起来,“怎么回事儿,是不是你出卖我们的?”叫天好怒道,眼睛中露出了杀意,他的两个兄弟也把手藏在背后,摸着刀柄,只要闵三娘有一丝不对劲,立即下手杀了她。 闵三娘兀不自知,掐着水蛇腰指着叫天好的鼻子骂道:“放你娘的臭狗屁!老娘要是出卖你,早就带jing察来抓你们了,还他娘的颠颠跑来告诉你们?你他娘的良心让狗吃了?” 叫天好连忙讪笑,捏着闵三娘的笑嫩手用力摸着笑嘻嘻地说:“三娘,我错了,我错了,我良心让狗吃了,你是观世音菩萨,你就是我的欢喜菩萨。” “滚一边去。”闵三娘尝试抽挥手没抽回来,便任由他摸着自己的手揩油,心里很是享受几个男人被他呼来喝去的感觉,便说道:“你们去火车站扛大活的时候不是登记来着吗?还拍了照片,是不是?” “是啊。”黑胡子道,“咋了?” “那是身份证知道不?” “不就是一张纸吗?”黑胡子嘟囔道。 闵三娘怒道:“你知道个屁。”她使劲抽回了手,拍了拍身上的雪花道:“尚武将军治下所有人都必须有身份证,就是连外国人来东北,也得现在隔离区办理好身份证才能进入,没有身份证的人就是非法偷渡……我也不知道为啥叫非法偷渡,反正是不合法的。你们来的时候,是不是办了?” “办了啊,一张身份证两毛钱呢。”黑胡子道。 叫天好说:“难道这也是……糟了暴露了。” 闵三娘道:“移民厅给你们办身份证之后,一共拍了四张照片,一张是用在身份证上,一张是给你自己的,还有两张是留作档案的。他们从火车站拿到你们的身份证号,又去移民局查找你们的档案,调出来你们的照片。如今,你们的照片的通缉令已经贴满了整个长chun了,据说赏金已经开到了五万银元。” “啥?”黑胡子吓得跳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五……五……五万银元?” 断肠草想了一下,道:“这小孩子值钱了,只是咱们就五万银元,这小孩子值多少钱?壹佰万银元有了吧?” 黑胡子又被他的话吓了一跳,道:“一……一……一百万银元!!!!” 叫天好故作豪爽哈哈一笑道:“断肠草说得好,一百万银元,嘿嘿,就壹佰万银元,你们啊,你们见没有见过一百万银元长什么样?” “没有。”黑胡子道。 叫天好道:“这样,既然尚武将军这么重视这孩子,三娘,你要是把我们出卖了,顶多得五万大洋,但是要是跟我们干,咱们四个就分了一百万大洋,一人二十五万,咋样?到时候咱们远走高飞,二十五万银元啊,够你活八辈子的了。” 闵三娘道:“废话,老娘都上了贼船了,还能下去不成?” 黑胡子哈哈一笑道:“那以后我就叫你嫂子了,嫂子!” “诶。”闵三娘抿嘴笑道,又说:“你们好这个小金元宝,现在还没搜查到我这儿,不过迟早会查到,你们想个法子藏起来。” 叫天好,断肠草和黑胡子相互了,皱起眉头来,断肠草问:“土豆窖有吗?” 闵三娘道:“有倒是有,就是小了点儿。” “小点儿没事儿。”叫天好道,“咱们一个人带着孩子藏在土豆窖里,其他俩人再找地方,三娘,等一会儿我写个纸条,你找机会交给jing察,要求他们立即停止全城搜捕,否则咱们就撕票,躲过今天就行,明天他们就不敢动弹了。” 除了这个方法也没别的方法了,闵三娘点点头,等叫天好写完纸条之后揣在怀里出去了。她关上门后,左右了,赶紧低头走了,这时候却没有发现一旁有一双眼睛从门缝中怀疑地盯着她了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