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四章 营救大公子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四章 营救大公子

这一职注视着闵三娘的人就是曾子橙。他今年七月份中学毕业之后考入了长chun高等师范学院,九月份辞别了梨树县的同学们,和两个同学来到此处求学。在长chun高等师范学院是可以免费住宿舍的,而且学费和三餐免费,可以说考入师范学院就再也不用花钱了。 考入长chun师范学院的曾子橙想锻炼一下自己,便利用课余之际到校外问一问有没有人想要让自己教课的,还真被他找到了,教一个高小学生数学。由于东北五省学校采取的都是末位淘汰制,这个小学生学习不好,爸妈急切之下找到了曾子橙帮着补习国文。 曾子橙两天来一次给小孩子补习国文,一次二十文钱,一个月下来能赚三毛钱,钱是少了点儿,可是能存下来一点儿是一点儿啊。 这户人家正对着的就是闵三娘的暗娼,该人家也对曾子橙说了,要他千万不要去对面暗娼,那不是好女人。曾子橙自然不屑这种女人,不过今天到闵三娘神sè匆忙地回来,又神匆忙地走了,心中非常奇怪。他心想这一定有事儿,一个暗娼有什么可慌张的。于是他撒了尿回到屋子里,到小孩正冥思苦想论语的意思,便坐在一旁问:“有不懂得的可以问我嘛。” “先生,我要想出来了,你可别打扰我啊。”小孩子小大人一样道,曾子橙忍俊不禁。 小孩子的爸妈从外面走进来呵呵笑了起来,其父亲道:“曾先生来了。” “东家你回来了。”曾子橙道,到他身上有积雪,打趣道:“东家这是……” “曾先生请坐,请坐。”其父亲走过来说道,无奈地说:“刚刚碰到闵寡妇,也不知她发什么疯了,走路不,直接把我撞倒了。” 曾子橙呵呵一笑,那小孩的父亲道:“外面今天乱的很。恐怕天一黑就要戒严了,曾先生要是回去的话得早点,不过不如曾先生留下来住如何?晚上咱俩喝一盅。” 曾子橙惊讶道:“戒严?怎么回事儿?” “曾先生不知道?”男人惊讶道,一旁小孩的母亲插嘴道:“王大元帅的长子宗鼎少爷被贼人绑票了,全城戒严。” 曾子橙道:“这……这不是逼贼人下毒手吗?秀帅如何……” 男人叹道:“秀帅是什么人。他的脾气倔得很。他怎会被人要挟?他这是逼迫贼人放人,唉,贼人也是眼睛有问题,秀帅对自己狠着呢。” “曾先生你要小心点儿。带好身份证。”女人说道,言下之意就是让曾子橙赶紧走吧。 男人瞪了她一眼,道:“闭嘴,男人说话女人少插嘴。” 曾子橙心知肚明,便起身道:“明ri还有功课。若是走得晚了,便回不去了,这样吧,今ri功课暂且到这里。” 男人和女人立即作出为难挽留的表情,倒是曾子橙一心想查访女人的秘密,会不会和王茂如的儿子丢失有关呢,于是便告辞离开。他天要黑了,便偷偷地绕过闵家,来到闵家的后院。却听到里面的脚步声。闵三娘是暗娼,平时家里肯定没有男人,除非是贼,可是现在怎么会有贼呢?这大白天的,且全城戒严。曾子橙到一旁有个枯榆树。便三两步走过去,树的高度,正好,便爬了上去。也正赶上冷风吹过来。各种枯树哗哗作响,掩盖了他爬树的声音。曾子橙只露了一个头。扫了一眼闵家院内,见到两个男人在来回踱步,小声交谈着什么。 那两个男人抬头似乎寻找什么,曾子橙连忙矮下身,心生疑惑,,慢慢爬下树向学校走回去。沿路上却见到一队队士兵正在巡查,一些jing察在张贴公示通缉令。曾子橙也被拦下来,但是到了身份证和学生证后很快被放行。他跟着人群走到通缉令下方,赫然见到三个通缉犯的头像,其中两个正是今ri在暗娼闵三娘家的人。 曾子橙一下子紧张起来,他手脚发汗,头上也发汗了,他居然发现了贼人的踪迹,他居然发现了贼人的踪迹了。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他望着贼人的照片,发起愣来。 此时,王茂如正在城市南郊的别墅群中那栋最大的尚武将军府,南郊别墅99号。 尚武将军府内一阵压抑,王茂如回到了家,见到家里乱了套,乌兰图雅居然穿戴好,还戴上了枪,准备带家中的少年近卫队出战。王茂如斥道:“胡闹,老老实实在家待着,你们也回去。”少年们连忙离开了,乌兰图雅道:“这可如何是好啊?”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王茂如淡淡地说道,问:“二夫人如何了?” 管家王鹏道:“回主子,二夫人病的不轻,在房中休息呢。” 王茂如点点头,便来到了玉琢房间,见到玉蝉和智雅都在安慰她,只是玉琢失去了往ri的jing神,呆呆地着天花板,不时地流泪。王茂如走过去,握着玉琢的手,道:“好了,我回来了,一切都好,一切都会好的。”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玉琢更是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智雅拉着玉蝉退了出去。王茂如抱着玉琢安慰说:“没事儿,宗鼎命大,福大,我找人给他算过,他不是短命相,肯定没事儿。再说了,你我还年轻,再要一两个孩子不也行吗?” 玉琢泣道:“老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丢的。” 王茂如道:“我自然是知道了,你是当娘的,你怎么会丢孩子,是贼人太狡猾了。不过现在已经知道是谁了,正在全城通缉,火车汽车都停运了,全城大封锁,贼人跑不远的。” 玉琢害怕道:“老爷,全城大封锁不会逼得贼人狗急跳墙害了鼎儿的命吗?” 王茂如冷笑道:“不会,要是鼎儿没了,我让贼人全家九族陪葬,永世不得超生,诛杀其十族。” 玉琢哭道:“便是几百人陪葬,也赔不回鼎儿的命啊。”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谁承想会有这样的事儿,唉。” “都怪我,都怪我。”玉琢哭着便要给自己嘴巴,忙呗王茂如抓着手,道:“不怪你,怪我,怪我平时关心家里不够,唉。这几年我不准备带兵出生了,以后就在长chun了,多陪陪家人。”见她通红的眼睛,笑道:“这几年努力努力,再多生几个,玉琢,你要努力哦。”玉琢被他逗得想笑,可是孩子还找不到,怎能笑得出来,只好轻轻地捶打了他一拳发泄。 曾子橙准备将消息上报给zhèng fu,但是报给谁呢?jing察,军队,还是特务?他想了一下,还是报告给军队吧,至少他们不会用完自己之后一脚踢开。便到一个骑马的军官,走了过去,被jing卫拦了下来,曾子橙道:“我有要紧的事儿要报告给长官,人命关天。” 这人正是第四师5团三营营长韩旭,正冻得丝丝哈哈后悔不该骑马上街,还不如步行能暖暖呢,得知一个学生有事报告,还人命关天,便说道:“让他过来。”他也趁机下马,这寒冬腊月的天骑马,纯粹是找罪受。曾子橙走到韩旭跟前,说道:“我知道贼人在哪。” 韩旭刚开始没听明白,忽然睁大眼睛,惊讶道:“你是说,你知道贼人在哪?” 曾子橙道:“我知道在哪,但是我怕惊动贼人,你们要小心一些,最好想把他们包围了,防止贼人逃走。” 韩旭道:“你确定知道贼人在哪?” 曾子橙重重地点头,道:“我不敢拿秀帅的公子开玩笑。” “好。”韩旭一回头,道:“营副魏国良,赶紧集合队伍。” “咋的了?” “好事儿,别问。”韩旭道。 “得咧。” 集合好队伍之后,在曾子橙的带领之下,将闵三娘家周围包了个水泄不通,将周围所有人都控制住了。韩旭道:“等一会儿我们进入搜查,你换一身一副,那个狗子,你身材跟这位小兄弟一样,你们换一下。” 曾子橙换了一身衣裳,带着韩旭和其他二十个jing兵强将组成的特遣队,乔装成搜查队来到闵三娘家。一个大兵用力拍了拍房门,闵三娘叫道:“来了来了。”心中却吃了一惊,怎么这帮人速度这么快,我刚刚丢的纸条,还不知道能不能被发现呢,他们就上门了?她心中忐忑地打开门,到全是当兵的,都拿着冲锋枪,吓了一跳,说道:“诶呦喂,是什么风把您各位老总给吹到我这来了啊?咱姐妹这小身子骨,可解不了这么多客人。” 曾子橙在韩旭耳边说:“后院。” 韩旭点了一下头,道:“少废话,搜查,在没有找到宗鼎少爷之前,所有人都是嫌疑人,来啊,把她给我绑了,嘴里塞好了。” 闵三娘吓了一跳,道:“这可怎么话说的呢,俺是良民啊,你们咋能这么扰民……呜呜呜呜……”没等说完呢,被人绑了起来嘴里塞进去了不知拿弄的破布,给让在了一边。闵三娘又急又气,忽然,他到这位长官身边的小兵的脸眼熟,这不是……这不是给对门家小孩补习的先生吗?她急了,难道被他发现了?一定是,一定是的,不行,被他发现了,自己就全完了,钱没了,命也没了。不,我不能这样死。她想到这里,忽然挣扎着站起来,滚到韩旭旁边,用头磕在地上,拼命示意要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