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五章 宗鼎杀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五章 宗鼎杀人

韩旭掏出手枪,顶在闵三娘的头顶,说:“你要说什么?”闵三娘哪里经历过这个,吓得尿了裤子,哭了起来。 韩旭道:“给我老实点儿,否则扒了你的皮,给你绑在外面浇水冻成冰棍。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做打冻活人,不过小娘皮细皮嫩肉,先扔在军营里让爷们常常三天再说,军营里几千个兄弟伺候着呢。你要想好了,他妈的给我刷辣子,老子让你生不如死的招多得是。”闵三娘吓得连忙点头,韩旭道:“我给你拔了塞嘴布,少跟我整幺蛾子,贼人在哪都给我说明白点儿。”闵三娘连忙又点头。 韩旭拔掉闵三娘嘴里的破布,闵三娘忙忍着哭啥急促道:“军爷饶命,民女也是被逼无奈,贼人知道民女家小所在,民女要是不帮他们,民女xing命难保啊。” 韩旭双眼冒光,道:“他们在哪?小少爷在哪?” 闵三娘道:“军爷,我这算是将功折罪吗?” 韩旭点点头,道:“算你立功了。” 闵三娘大喜过望,道:“他们的头头是个大土匪,叫做叫天好,现在藏身在土豆窖里,带着少爷,少爷被他们灌了酒醉个半死。另外两个一个叫做断肠草,一个叫做黑胡子,都在后院枯井里面藏着呢。” 韩旭笑了起来,对手下说道:“动手吧,别伤着大公子就行。”很快,后院响起了枪声,几枪之后声音便消失了,与此同时藏在地窖中的叫天好也被抓了起来,可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叫天好居然已经死了。众人竟是惊讶,却发现原来杀死叫天好的不是别人,正是醒来的年仅五岁的王宗鼎。他很是机jing地醒来后继续装睡,一直到匪人都放松了jing惕。叫天好带他到土豆窖中之后,因为土豆窖狭小,叫天好便坐在有光亮的地方。随时监视着一切。不过因为气候有点冷,叫天好喝了两杯,便睡去了。 而匪人睡着之后,王宗鼎这才小心翼翼地掏出小腿上绑着的小佩刀,记着大娘乌兰图雅教授自己的杀人要诀。一定要一刀毙命在喉咙侧的大动脉上。他心情忐忑小心翼翼地等着机会。终于等到了机会叫天好瞌睡睡了,也没有在意小孩,蹑手蹑脚上去一刀划了过去,然后滚到角落之中藏好。可怜叫天好这名闭着眼睛捂着耳朵。躲在角落地颤抖着不说话,牙齿上下打颤,过了一会儿累得睡着了。 等到韩旭的士兵将宗鼎救出来的时候,还被划伤了两个人,韩旭叹道:“还真是龙生龙凤生凤。秀帅的儿子,从小就这么狠啊。” 晚上七点的时候,王茂如接到了电话,宗鼎安全了,他放下了心,找到玉琢,说道:“宗鼎被救了,你放心好了。”玉琢喜极而泣,竟然晕了过去。郎中过来,笑道:“恭喜秀帅,河西秀帅,二夫人最近并非心急,而是体虚。她有喜一个月了。”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这可是双喜临门,王鹏,给大夫打赏,五百块钱。”大夫忙谢过。马良在一旁道:“秀帅,这些您算是什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王茂如大笑起来。晚上八点半。韩旭开着车将宗鼎带到尚武将军府中,王茂如见到韩旭称赞道:“好一个彪形大汉,形如秦琼秦叔宝啊。”韩旭忙谦虚道:“秀帅过江。” 王茂如想了想,回忆起来,道:“我记得你,你在意大利的时候,你的手下很是厉害啊。”韩旭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王茂如见到了曾子橙,到宗鼎赖在他怀里不下来,王鹏要去报,宗鼎便说:“我要子橙哥哥陪我玩。”他莞尔道:“你便是救命恩人曾子橙吧?” 曾子橙忙道:“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王茂如道:“好一个举手之劳,好,好。我这人是知恩图报的人,你有恩于我,这个恩情我会还你。” 曾子橙道:“我并非想要回报而救人。” 王茂如笑道:“想必你们都没吃吧,这样吧,我也没吃,大家一起吃顿饭吧,喝点酒,一起聊一聊。” 韩旭乐了起来,道:“秀帅,喝酒俺行。” 王茂如拍拍他的肩膀,又问曾子橙:“你行吗小兄弟?” “行……吧。”曾子橙犹豫地回答道。 王茂如的儿子王宗鼎安全归来,也让整个长chun市紧张起来的神经放松下来,长chun市长岳启南吓得跑到城外城隍庙中去还愿。总之整个世界都一片大好,而此时chun节即将来临,各个欢庆起来。有国产的收音机厂商跑到王茂如的东北总督府推销,王茂如哈哈一笑以支持国货为理由,订购了两千多台收音机,发放给军属家庭之中。这年月收音机可是稀罕货,大家捧着收音机高兴得不行。 宗鼎受了一些惊吓,王茂如特地让宗鼎晚上跟自己睡在了一起,他还是第一次跟爹爹睡在一起,王茂如收了他的武器,晚上的时候宗鼎睡不着觉,说:“爹爹,我睡不着,我害怕。” 王茂如知道虽然他杀了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杀了人,他以为杀人就像是后院过年杀猪杀羊一样,乌兰图雅培养孩子们的狼xing,让每个孩子都杀过猪羊。宗鼎年纪虽小,却也不是第一次宰羊了,只是这次是是杀人而已。王茂如深知不能一味的培养孩子的狼xing,也要培养他的善良一面,否则将来长大了不把自己的xing命当回事儿,更不会把别人的xing命当回事儿了。 他抱着宗鼎,说道:“鼎儿啊,白天害怕不?” “嗯,爹爹,我有些怕。”毕竟是血脉相连的父子,宗鼎靠在父亲的怀中吐露心声。 王茂如道:“有些人呢,该死,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该死的,今天这件事儿十分凶险,你要记着,以后能不动手就不要动手,毕竟每个生命都是很重要的。父亲给你讲个故事吧?” “好呀,好呀。”毕竟是小孩子,宗鼎立即高兴起来。 王茂如一边拍着他一边讲道:“这个故事呢,叫做《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在遥远的阿拉伯……” 在公立民国九年二十十六ri过小年的时候,王茂如接到了刘庆恩的报告,后勤部对刘庆恩提出e式步枪整改的方案来,经过后勤部军科处专家们的研究论证,只需要改动三个零件就可以将突缘弹改为凹缘弹,从而解决子弹卡壳的问题。王茂如特批将所有e式步枪以及s式轻机枪进行改进。 而军士反应最大也是最强烈的的就是c冲锋枪的问题,大家普遍认为c冲锋枪的口径太大导致后坐力太强,反倒会伤到自己人。 对此,刘庆恩直接提出用c2冲锋枪,即全新的新一代冲锋枪来替代c冲锋枪。新一代c2冲锋枪采用的是9毫米手枪弹,尽管口径便大,但是因为火药装弹量的问题,shè程反而更短,有效shè程仅为两百米,其外形类似于美国的汤姆森冲锋枪,但是结构更加简单粗糙,容易保养,并且为了适应中国北方的干冷环境采取了巢装散热结构。c2冲锋枪的造价比c冲锋枪的造价还要便宜,shè速更快,但杀伤力不足,而且长度更短导致整只冲锋枪更加轻便。 王茂如认可了刘庆恩的c2直接代替c冲锋枪的建议,并且批准c2生产线,停止c生产线,同时因为王茂如的要求,刘庆恩也提出了国防军制式手枪的设计图。该手枪外形还是王茂如亲自设计,就是他曾经非常期望的沙漠之鹰的造型,但是内部结构与之完全不一样,同样发7发9毫米手枪弹。这款手枪已经陆续生产,被命名为白狐式手枪,因为其外壳为纯银sè,整只枪格外漂亮。当然,不足之处其观赏xing远远大于杀伤xing,远不如军官配置的匣子炮。 王茂如很喜欢这款手枪的外形,给家里的女人都配了一把手枪,除了玉蝉说凶器吓坏孩子不要之外,别人都很喜欢。甚至乌兰图雅给自己赔了两把手枪,随时揣在身上,玉琢因为丢过宗鼎,这次也积极地带着手枪在手提包里,防止下一次有意外产生。 白狐式手枪是自己生产,自然比购买匣子炮便宜许多,但是其贩卖的价格却远远高于匣子炮。其纯银sè的外形和充满流线型的设计,将手枪的设计上升到了艺术的高度。一支白狐式手枪的价格达到了四百银元,而一支e式步枪的售价现在仅仅为一百二十银元。当然,白狐式手枪的成本仅为九银元,这让王茂如到了军火之中巨大的利益。 东北兵工厂不能停,生产的军械除了满足本身需要之外,还可以卖给其他势力啊。他立即想到了如今在西北寒酸的张作霖,话说张作霖自从被他赶到西北之后,在那荒凉之地的确是穷的厉害啊。 王茂如问了一下刘庆恩军械生产问题,刘庆恩道:“如果不增加军队,三年之内我军军械充足,并且能够更新为第二代军械。我e式步枪月产量已经达到7000条,s轻机枪月产量达到200挺,c2冲锋枪如果进行量产月产量可以达到400支。”这些数据在王茂如的眼中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他乐不可支,道:“好,好,生产出来立即对不对进行更换,三年之内我绝不增加一个士兵,你就生产吧,咱们生产出来的枪支直接卖给别人也赚了啊。”随后他将军售的生意交给赵佳诚来处理,当然,如今的当务之急就是步枪和机枪改造的问题,而不是生产更多的枪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