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六章 《税收、土地、环境》三法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六章 《税收、土地、环境》三法

热闹的chun节在鞭炮声中过去了,迎来了民国九年,同时也是ri本大正九年,亚洲难得地出现了一丝和平的氛围。在王茂如属下,由张弘扬进行东北五省以及察哈尔省、xin jiāng省、泰西省、安西省报告中指出,去年99整年,因为战争东北经济陡然得到提升。对俄干涉战争导致了东北的经济从轻工业道重工业得到了畸形的增长,这就足以表明,战争也是促进经济发展的手段和方法之一。尤其是东北的钢铁业和铁路,煤矿,运输,机械等重工业得到了大力的发展,东北重工业可以说是从零到有,从有到大,在数次战争之中得到了加强。 而因为王茂如下令,不允许其下辖境内出现战争,让更多的移民cháo朝着东北涌入,以往是东北官员到其他地方去拉移民,现在反过来,移min zhu动跑到东北。99年全年,中原向北方移民达到六百万人,创下历史新高。经过统计,东北五省人口总数达到了惊人的四千二百万人,远远超过了历史上张作霖时期的人口——当然,四千二百万人口还包含蒙古和热河。人口的增长带来了经济的繁荣,去年全年东北华夏银行人民币银元发货币行量达到了惊人的十六点四亿元,而且随着人口的增长和货币的更加商用化,宋子文预计明年货币发行量将达到二十亿银元。 也正是因为东北的稳定,大量的中原工厂和南方商人来到东北进行投资,也许对于他们来说来到东北仅仅是因为怀揣着狡兔三窟的概念,但是他们的到来也丰富了东北的经济和生活。 尽管东北五省经济有了巨大的进步,但是张弘扬也给王茂如介绍了东北五省的一些不足之处,例如现在已经有了土地兼并和逃税漏税,而楚庸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民众肆意开垦导致了水土流失环境恶劣的问题,这种胡乱开发尤其在蒙古最为严重。少部分蒙古牧民非常愤怒,纷纷要求这些汉人开垦者离开草原,并导致部分地区产生汉蒙矛盾。王茂如立即让陆少华立即制定三部法规《新税收法——商税》、地税《新土地管理法》《新环境保护法》。 三部法律中《新税收法》规定了全新的税收模式。不管是农税还是商税都以人民币结算,并对偷税漏税进行最严的惩戒,将没收偷税漏税者三分之一财产,这几乎可以让一家商户和一个公司倒闭。中国人一直以来都有偷税漏税的习惯,来到中国的外国人也不免带上了这种恶习。《新税收法——商税、地税》的出现。就是要杜绝这种商业偷税漏税的现象产生。但是对于土地地税,王茂如手下五省区也进行了规定,要求所有土地都要交税,就算是王茂如本人旗下的土地也要交税。违者将征收未缴纳地税的十倍罚款。 《新土地管理法》规定了到现在为止,不再产生大规模地主,原有地主利益得到保护和承认,但是民国九年六月一ri开始,个人拥有土地的最大量为50亩。并认可土地买卖承认土地是受保护私人财产,个人永远拥有土地地上耕作和建筑使用权。同时该法规也保护了广大的佃户,规定中佃户如果上缴佃租和地税综合超过自己产出的百分之三十,即可以控告地主违法逼迫佃户难以生存,jing察、武jing将配合法院的宣判没收地主土地判决给佃户,从而给佃户以最好的活路。尽管《新土地管理法》立即受到了以地主支持的国民党的反对,但是却受到了广大百姓的称赞,尤其是华夏民族党更是四处宣扬zhèng fu的政策,而一股由社会青年组成的新党派中华党则开始宣传起王茂如的土地政策来。表明王茂如的土地政策让人人都有田种,人人都能活下去都能活得好。 其实最让百姓们难以理解的就是《新环境保护法》,甚至制定法律的陆少华都不熟悉,但是王茂如与他一起制定法律法规补充条款之后告诫陆少华,环境保护尽管只是一个理念和想法。可是如果不重视的话将会遗留给子孙后代许多问题。尤其是外蒙古地区,更加要禁止肆意垦荒牧田,防止沙漠化造成外蒙和内蒙成为大沙漠。 王茂如一个chun节都没有闲下来,一直忙到正月十五。已经进入公历2月末了,此时传来了中原传来了直系皖系发生争执的消息。 直皖矛盾太深了。他们之间的战争早晚要打起来,正月十六的时候皖系被直系曹直给坑了一把。 这件事的起始还是湘人驱逐张敬尧开始,却说年末的时候湘人驱张四处碰壁,求到了王茂如这里,王茂如尽管在嘴上支持,但是他鞭长莫及,又承诺国防军不入关,湘人只好回去找自己人了。他们找到了赵恒锡,赵恒锡率领三千湘军仅有一千条破枪,杀向岳阳驱逐张敬尧。原本张敬尧一万多北洋兵,手握北洋军第七师,何等威武雄壮,怎会在意三千破衣褴褛的湘军。然而王茂如暗中资助了张敬尧两千条e式快枪,湖南士绅们帮着筹备了二十万军饷之后湘军士气大振,各个奋勇争先,湘军一战就打出了湖南人的血xing,直接撵跑了皖系张敬尧。 远在河南的吴佩孚吴大帅也早就预言说湘军必胜,湘军穷的只剩下命了,北洋军一个个在湖南横征暴敛,抽大烟搜刮民脂民膏,早已经烂入骨髓,肯定打不过穷棒棒湘军。结果战争还真是这么来的,三千湘军横扫湖南,打得张敬尧的北洋军第七师弃城逃跑。张敬尧吓得跑到了湖北去抱着湖北督军王占元的大腿痛哭。远在běi jing的大总统徐世昌立即派遣各省军队援救湖南,徐世昌偏向于直系,因此派遣的军队都是直系军队,说白了就是趁机占领皖系的湖南。 但zhong yāng并不是大总统说的算的,徐世昌没有做傀儡的觉悟,就只能痛苦地着自己的命令被驳回。湖南督军张敬尧刚刚被免,段祺瑞又指使总理靳云鹏委任吴光新为新任湖南督军。这吴光新不是别人正是段祺瑞的小舅子,大家觉得湖南打仗就算是赢了也只不过给皖系做嫁衣,于是大家纷纷撤回来。吴佩孚的军队驻扎在河南南阳,率领军队刚刚来到湖北武汉,得知吴光新新任湖南督军的消息气得大骂皖系不是玩意,率军返回河南。 撤军之后吴佩孚来到直系老家直隶保定召集八省督军会议,包括直隶督军曹锟,河南督军赵倜,湖北督军王占元,江苏督军李纯,江西督军陈光远,山西督军阎锡山,山东督军张树元,福建督军李厚基。这李厚基在直系皖系中间来回摇摆,谁也说不上他到底是直系的还是皖系的,活脱脱一个两面派油滑的不得了。 这八省督军代表凑在一起,扬言废除安福国会,由吴佩孚主持国家会议,支持副总统之一的曹锟。而吴佩孚的老大曹锟此时泡在八大胡同里,跟名ji花宝宝花前月下呢,这次倒是曹锟的兔爷李俊卿代表曹锟来了,会议期间,李俊琴耀武扬威架派十足,除了在吴佩孚面前低调内敛之外,对其余人一概不屑一顾。 尽管八省督军会议,但吴佩孚所忌惮的有两点,一旦真的直皖之战打起来,皖系的力量也并不差许多。现在皖系的地盘有山东,běi jing,天津,上海,浙江,安徽,湖南,最重要的是他们是zhong yāng,直系若是面对zhong yāng则是叛乱,尽管众人谁都不说,可是大家心里都明白,他们在一起商量的事儿是造反。为了壮大声势,吴佩孚派人找王茂如,但是王茂如早就承诺国防军不南下不入关保持现在的长城以北所有地盘不变,拒绝了吴佩孚。不过这反倒让吴佩孚放下心来,他不是需要王茂如支持,而是确定王茂如势力不过长城,中原各军阀军心大定。 如今关内势力形成了四股,皖系一家,曹直一家,冯直一家,西北军张作霖一家,按照纸面上的实力,皖系最为强大,曹直最能打,冯直老好人,张作霖穷山僻壤最拼命。但是曹直和冯直都是直系联合起来比皖系强得多,实力一对比皖系反倒落后了,他们立即派遣徐树铮来到陕西找张作霖来当盟友。 张作霖是什么人呢,那是有雄心壮志有抱负的枭雄,尽管被王茂如给赶出东北了,但是一年之内就在西北占据四省之地,足以说明其能力之强了。张作霖一直想从西北发展到中原,如今皖系拉拢之后正中下怀,他表面上答应帮助皖系,但是实则准时机准备入主中原。 此档口,湖北发生军变,湖北督军为长江三督的王占元是冯直嫡系,可是王占元这个人爱财,有吃空饷的习惯,造成士兵兵变。在宜昌发生兵变之后,王占元下令安抚军士,对军士说我给你们一人二十块大洋遣散费。士兵们兴高采烈拿着遣散费上了火车,火车开到一处荒凉之地停下来,一千八百名手无寸铁的士兵遭到一个旅的军队屠杀,仅有十几个人逃脱出来。王占元杀兵造成湖北军队内部严重不满,此时湖南革命军赵恒锡的部下鲁涤平率军杀入湖北,王占元所部大败几ri之间丢了半个湖北。王占元连忙组织军队攻击湖南军,又发电报给在河南的吴佩孚,求他在山东老乡和直系袍泽的面子上救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