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七章 中原战乱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七章 中原战乱

王占元跑到河南求救,但是此时吴佩孚正在防备西北军张作霖部,他知道张作霖有野心想要入主中原占据河南,他留在河南要对抗张作霖,便派遣自己手下大将萧耀南率领一个混成旅增援湖北。而吴佩孚本人则跑到了běi jing,参加了直系四巨头会议,参加会议的有靳云鹏,吴佩孚,曹锟和李纯。这靳云鹏在直系皖系两间徘徊,又从皖系跳槽到了直系。如今直系控制着国务院和总统府,而皖系控制着国会,双方各不对付造成了国家政令不通。总统府和国务院下令,议会不批,议会提案,国务院总统府否决,段祺瑞对总统府和国务院恨得牙痒痒,吴佩孚对安福系国会也是恨不得生啖其肉。 这也是王茂如敢于在长城以北随意发号施令的原因,你zhong yāngzhèng fu混乱不堪,我干嘛还要听你的? 湖北督军王占元热情激动地迎接吴佩孚手下大将萧耀南的援军来到武汉,但是当天就接到了电报,北洋zhong yāngzhèng fu任命吴佩孚为两湖巡阅使,萧耀南为湖北督军,王占元顿时傻眼了,自己被人给玩了。 吴佩孚占据了湖北之后,萧耀南率领北洋军很快将湘军鲁涤平部赶出了湖北,而且攻入了湖南,湖南赵恒锡连忙请求议和,割伤了岳州(今湖南岳阳市)给吴佩孚作为赔偿。并表示向吴佩孚效忠,湘军加入北洋军吴佩孚部。吴佩孚也害怕张作霖蠢蠢yu动,不敢动作。于是才和赵恒锡讲和。如今吴佩孚坐拥河南,直隶。湖北,湖南,山东五省富庶之地,可谓风光无限,一时之间风头盖过所有人。 而龟缩在湘西的冯玉祥此时忽然向四川发起进攻,攻占了四川秀山县、黔江、涪陵、武隆、酆都、石砫、南川、忠县等地,大军直抵chong qing。彼时chong qing为靖总司令熊克武所占据,为川军第六师余继唐所占据。而余继唐本以为趁着湘军北上攻打湖北之际想要占占便宜。却不想吴佩孚手下的北洋军将湘军打得丢盔弃甲,自己刚刚率军进入湖北,便也遭到迎头痛击。冯玉祥此时发表拥护zhong yāng拥护直系的通电,并说自己属于直系,希望跟随吴佩孚。 吴佩孚自然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下令冯玉祥收拾这活儿川军,于是冯玉祥趁机攻入四川。并且兵临chong qing城下。 余继唐的川军第六师被冯玉祥击败之后,chong qing护军使刘湘立即调派军队把手chong qing,同时尽管川军内部打成一团,但是冯玉祥这个北方人想要进四川引起川军的集体jing觉。刘湘一句四川人保卫四川,刘文辉邓锡侯等川军军阀立即赶来支援,与冯玉祥所部血战三天三夜。终于击溃冯玉祥部。冯玉祥兵败撤回到湘西,发现湘军逼近,只得掉头跑到湖北,在湖北督军萧耀南下寻求僻护。四川人此处就将川人的本sè展露出来,四川人特点就是大事不糊涂。小事搞不清楚。要是没有外人,四川人自己兄弟之间能噼里啪啦把家拆了。住在田地里接着干仗。俄的奄奄一息,趴在地上跟兄弟对骂。可是一旦有外人来了,立即jing神起来不管自己什么情况,团结起来一起跟外人打。刚打跑外人,俩兄弟又继续干仗。恰如后来的川军团抗ri,一帮穿草鞋背着老套筒身上只有十颗子弹的“乞丐军”就敢cāo着破铜烂铁跟装备jing良的ri本陆军甲种师团硬拼,足以得出川人在大是大非面前绝不糊涂。冯玉祥以为四川军阀混战能占到便宜,可惜踢倒了铁板上了,两万大军被打的只剩下三千军队,狼狈地归附到了萧耀南下寻求僻护。 而直皖大战的主角,直系吴佩孚部此时完全成长起来了,坐拥五省之地,手下军队高达三十万人,再也不会把皖系放在眼中了。但是张作霖占据西北,手下十五万西北军也不容小视,想要驱逐皖系zhèng fu还要先解决张作霖。 张作霖此时与皖系表明眉目传情,实则早就自己的小算盘,皖系ri落西山早已要倒下了,而直系尽管ri益强大,但是直系内部矛盾重重,此时与皖系争斗尚且团结起来,但是若是得了天下必定会四分五裂。而反过来,皖系尽管嚣张异常,但皖系老头子段祺瑞身体硬朗,皖系兵将纵然不能打,可也团结。于是张作霖下令于芷江做代表前往洛阳密会吴佩孚,说希望直系领导zhong yāngzhèng fu,西北军全力支持直系——条件是,自己要对付晋系,希望直系支持。张作霖也知道现在弄点实在的比什么都强,若是占据最富裕的山西,军费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张吴密谋之后,吴佩孚答应了张作霖的条件,并且帮着张作霖出钱,从王茂如国防军处花了两百万大洋购买了两万条步枪。 而为了全力对付皖系,吴佩孚又联合了西南军阀,西南军阀们自然乐得到北洋军狗咬狗一嘴毛,于是拼命呐喊,绝不给吴佩孚在后方制造麻烦。就这样,三家联合起来后,吴佩孚更加有信心驱逐皖系了。 而皖系也没有闲着,段祺瑞拉拢器皖系军队组成了二十万的大军,并且准备兵分三路,可惜的就是,皖系尽管嚣张,但没有一个善战之将。皖系四大金刚中,靳云鹏叛变成了直系,曲同丰和傅良佐都是屡战屡败之人,而倪嗣冲身染重病,遍观皖系居然没有领军大将。 彼时徐树铮也将辛辛苦苦编练起来的皖系zhong yāng军混成旅拿了出来,因为全都是ri本教官偏练的ri式军械旅因此表面上赫赫吓人,分别是王永泉第24混成旅,宋邦翰第混成旅驻扎洛阳,宋子扬第2混成旅驻廊坊,褚其祥第混成旅驻宣化,张鼎勋第4混成旅驻防洛阳,李如章第5混成旅驻防张家口。其中王永泉,宋邦翰,宋子扬,张鼎勋都是徐树铮的ri本陆军士官学院同学,李如章是徐树铮的亲戚,褚其祥也是皖系老将,能力平平但是对段祺瑞忠心耿耿。徐树铮率领数十万大军北上攻打东北军,反被打的屁滚尿流,可想而知他这帮同学有多差劲了。 为了应对直系的战争,段祺瑞将军队分为左右两路大军,左路徐树铮率领皖系zhong yāng军,右路由段芝贵指挥,外援请来了ri本护路队做保护,组成了十几万大军,也是声势震天。 吴佩孚宣布成立护,讨伐卖国zhèng fu,而段祺瑞立即宣布成立定,讨伐不听zhong yāng号令者,双方通电交战。此时直系军队十万余人,而皖系军队也十万余人,但双方都各自宣称自己三十万大军,以此来震慑对方,并且在通电中将嘴仗打得不亦乐乎。不过嘴上吵架,实际根本没有动手。直皖打仗还没有打响,却已经热火朝天了,好像是一出大戏做好了所有的铺垫,就差动手的架势。 三月初的一天,王茂如正在读着巴宾盖伊德写的战略笔记,这是巴宾盖伊德翻译的德国步兵排级军官指挥纲要,巴宾盖伊德是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的奠基人,纵然他刺杀自己,可是他是为了自己的国家。王茂如对他的感情很复杂,如果他没有在意大利一战,也不会成就今天的地位,更不会在欧美ri列强面前有座位坐着的机会。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充满了浓厚的德国味道,王茂如想到这里,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是时候将巴宾盖伊德的尸骨交还给他的家人了。 此时雍星宝、蒋方震率领参谋部的军官立即找到王茂如,请示如何对待中原战乱,是否要趁机入侵中原。 王茂如着地图,思考之后问道:“南下,参谋部有把握一统中国吗?” 新任副总参谋长主战派的雍星宝道:“一统中国虽不能,但可以占据几省之地。” 王茂如道:“我不需要几省之地,我需要的是,一战而定中国。告诉我,一战而定中国需要多少兵力?” 几个军官相互,还是蒋方震说道:“八十万军队。” “我军现在拥有国防军四十三万,武装jing察部队经过jing简后三万六千人,预备役六十万人,完全可以一战而定中国。”雍星宝自信满满地说道。 王茂如嗓子有些痒,咳嗽了两下,说道:“需要花多少钱?打多久?” 蒋方震道:“秀帅,若一战而下,花多少钱都值得啊。”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你们啊,难道我不知道吗?你们以为我现在犹豫担心的是其他军阀吗?我担心的是ri本人和英法美啊,尤其是ri本人。”他指着山东和直隶,说道:“现在山东和直隶两地,铁路权,交通权,森林权,还有皖系借的国债,我们入主zhong yāng就要全盘接手,全盘接手的话,百姓让我们收回我们怎么办?不收回的话我们是卖国zhèng fu,收回的话我们要和ri本人大战一场,试问我们现在和ri本人开展有信心否?” 几个智囊参谋相互了,都摇了摇头,跟ri本人干仗实属不智,ri本跟俄国不一样,俄国自己打的国家崩溃了,秀帅插上一脚捞足了好处,还险些陷入其中拔不出来。现在ri本以天皇为首,民族自信心得到空前提升,若是跟ri本人开战,那可不是想停就停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