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八章 美国领事舒尔曼博士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七十八章 美国领事舒尔曼博士

ri本是迫于欧美的压力不敢在东北做什么动作,同时也忌惮越来越强大的中国国防军,可若是没了欧美的压力,ri本人疯狂的赌xing肯定会为了民族而一搏的。幸运的是,这个时空之中,王茂如给ri本设计了一条毒计,让澳大利亚的资源提前暴露出来,澳大利亚国土面积770万平方公里,ri本本土面积是7万平方公里,澳大利亚人口是两百万人,ri本此时人口是伍仟伍佰万人,可以说,面对澳大利亚这块肥肉ri本人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ri欧相争,其结果就是让王茂如可以在东北快速蓬勃地发展起来,否则他这两年也不会乱动,去欧洲去俄国,老家都没了还得瑟什么啊。 但是山东不一样,ri本人在山东利益太深,皖系几乎将山东除了土地权外其他权利都贷给了ri本换钱了。 蒋方震连连叹道:“可惜一个好机会,好机会啊。”谁不想进入zhong yāng,就连蒋方震这个对名利还算淡薄的人都忍不住叫道可惜,可见其他人心中也希望进入zhong yāng,作几年zhong yāng高官。 王茂如笑了起来,道:“今年不打了,不打了,咱们着别人打,休养生息几年吧,先把地盘巩固起来。对了,百里兄,制定计划,我军收复外东北。” “什么?”张孝准在一旁惊讶起来,“收复外东北?不是……不打仗了吗?” 蒋方震也皱起眉头,过了一会儿说道:“秀帅。这步棋太险了,太险了。”张孝准蒋方震。立即说道:“百里兄,你怎么也……也如此冲动?”而雍星宝因为资历较低,在地图上仔细观起来,并不说话。 王茂如反倒走到地图旁边,问雍星宝道:“佩玉,你怎么?” 雍星宝道:“理论上是可行的,只是怕美国人有异议。” “美国人?” “对,美国人。”雍星宝郑重地说。 王茂如皱起了眉头。现在对自己来说,美国人的态度太重要了。 自打长chun成为王茂如辖下地盘的临时首府之后,长chun就成为了长城外政治中心,美国也在长chun设立了领事馆,ri本也将领事馆设在了长chun。美国领事馆领事是雅各布古尔德舒尔曼,他本是一所大学教授,是一名教育家。之后受邀成为了外交官,而他渊博的学识非常让人敬佩和敬仰,给美国的外交战略带来了一股文化气息,所有人才与他见面之后,都会称他为舒尔曼教授,而不是外交家舒尔曼。 天气变寒冷之后。很多人喜欢拿着猎枪去长chun西郊的山里打猎,王茂如也有这个爱好,于是邀请舒尔曼一家人,自己也带着一家人以及部分属下前往西郊打猎。舒尔曼虽然是文人教授,但美国人尚武的xing格也让他欣然赴约。同时这也是拉进中美之间的友谊。 大家坐着雪橇来到西郊,下了车之后王茂如让马良在一旁搭建好临时帐篷。自己便和舒尔曼骑着马,一边走着一边交谈着寻找猎物。西郊之所以能成为猎场,是因为这西郊是何如飞家的产业,王茂如的手下中何如飞最是喜欢土地。王茂如对何如飞大加斥责一番,勒令他不得与民争地。何如飞便将手中的土地换成了山林之地,这下王茂如无话可说,这山林之地又不是耕地,王茂如也不能无辜指责了。何如飞对家人说,金银珠宝留给子孙后代只能享用几十年,公司矿场给子孙若是不善经营最终也得落得一无所有,唯有土地,再愚笨的子孙,也不会连地都不会种吧? 只是将这山林作为西郊猎场的主意还是王茂如给他出的,何如飞一想将来长chun肯定会有很多富贵人,做了猎场也好,以后来猎场的都是富贵人对自己后代也好。 两人骑着马,呼吸着北方凛冽的寒风,手边还有两瓶酒,开怀畅饮谈论着世界史。 舒尔曼道:“秀帅,你可真是一位博学的元首。” 王茂如忙道:“我不是元首,我只是一个军阀而已。” 舒尔曼道:“不,我认为你有希望成为中国的元首。” 王茂如心中暗喜,来美国人对自己颇有好感,便道:“是吗?我希望中美两国成为世代友好的国家,不知道我这辈子能不能到了。” 舒尔曼道:“威尔逊总统特别希望中国能够在亚洲有一定话语权。” 王茂如忽然说道:“其实我认为,中国和美国在某些方面有着共同的地方。”他忽然到一只兔子,举枪shè击,那兔子被一枪打死,邓子超兴奋地骑马过去一把捞起来,挥了一挥喊道:“秀帅,肥兔子,肥兔子啊。”王茂如哈哈一笑,道:“不好意思,我抢先了。” 舒尔曼耸耸肩,道:“你说的共同是什么?” 王茂如道:“我们两个国家都是包容xing非常强的国家,土地宽广,地大物博。美国在广阔的北美大陆经过两百年形成了美国特有的文化,这种文化包含着勇敢,契约,实用以及宗教jing神。而中国在这片亚洲大陆上经过几千年的演变,形成中国人的坚韧,利益,儒家文化和自给自足的文明。尤其是我们的儒家文化,已经演化为了一种宗教。事实上和西方人不同的是,你们的宗教是一神论,我们的宗教是多神论,而儒教所推崇的则是一种文化xing宗教,劝导人们向善,和树立正气jing神。西方人很容易能够理解伊斯兰教,容易理解佛教,也容易理解道教,甚至能够理解巫教,却难以理解中国人的儒教思想。” 舒尔曼笑道:“是的,因为我们心中有一个敬仰的神,他无所不能。他爱世人,他更爱他的教徒。但是你所说的儒教的神是谁呢?” “这就是我们的区别啊。”王茂如道,“我们的神就是前年传承下来的礼法,我们的神创下儒家思想和规矩,但是他却不会惩罚我们,惩罚我们的则是另外一个神。” “所以你们的信仰很晦涩啊。”舒尔曼叹道。 王茂如笑问:“难道我们的语言不晦涩吗?” “对,对,对。”舒尔曼道,“汉语还真是世界上最难以学习的语言啊。” 王茂如大笑起来。远处一只狍子跳了出来,来似乎受到了惊吓,王茂如心知肯定是手下人将袍子赶到这里的,便向舒尔曼示意。舒尔曼拉动枪栓,瞄着袍子便开了一枪,那子弹没有打中,袍子立即跑了。王茂如随后补了一枪。袍子倒在雪地之中。两人本以为袍子死了,便收枪准备上前观,却发现那袍子突然跳起来飞快地跑了,两人目瞪口呆,相互了彼此,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这傻袍子也不傻啊。还知道诈死骗人。 王茂如一枪把它撂倒,两个人骑马过去,一旁的副官马良下了马检查了一下,道:“正中脑袋,一张好上好袍子皮。来这袍子才三岁,皮子嫩的很。” 王茂如对舒尔曼笑道:“这张皮我硝好之后。做成围巾送给你吧。” “谢谢你。”舒尔曼笑道。 一个上午的时间,两人打了六只兔子三只狍子七只野鸡和一只狍子,回到帐篷的时候,见到里面传来了歌声和笑声。两人心中奇怪,便下了马走了进去,见到乌兰图雅正在篝火旁跳着蒙古舞,舒尔曼的妻子和儿女们尽管语言不通,却不住地拍手叫好。 见到王茂如来了,乌兰图雅道:“秀盛,来,一起跳吧。” “好。”王茂如兴致勃发,吩咐手下把猎物做成烤肉,便和乌兰图雅一起跳起了舞来,蒙古舞动作舒展简单,热情奔放,很是适合这种欢庆的场合,几个小家伙也不约而同上来跳舞,舒尔曼也被王茂如拉了下来一起跳舞。众人玩闹了一阵,烤肉被厨师弄好了,大汗淋漓地坐了下来。 舒尔曼坐在王茂如旁边,拿起一只烤兔子尝了一口,惊喜道:“味道不错啊,这个厨师太神奇了,太好吃了。”舒尔曼的妻子和儿女们也惊讶地夸奖起来。 二夫人玉琢尽管不懂英文,但一旁的女翻译向大家翻译之后,她立即笑道:“这个厨子以前是给皇宫里的皇帝做饭的,我们称之为御厨。”待翻译向舒尔曼等人说明之后,立即引发舒尔曼的称赞,说中国的厨师太神奇了。 吃喝了一会儿,舒尔曼兴致上来,和王茂如又一次骑马进山打猎。 “秀帅,今天你找我来,应该还有其他目的吧?”舒尔曼骑在马上问道。 王茂如笑道:“实在是瞒不过教授你啊。” 舒尔曼道:“我们是朋友,我们之间应该坦诚。” “你说得对。”王茂如道,“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请讲。” 王茂如道:“我希望美国zhèng fu能够支持我。” 舒尔曼道:“美国zhèng fu已经支持你了。” 王茂如摇头道:“不,我说的支持,和你到的支持不是一个概念。” 舒尔曼皱眉问:“难道你要占领整个中国?”他望着王茂如,觉得这个男人野心勃勃,或许他就是能够影响美国未来亚洲战略的一个人。 听到舒尔曼问自己是否有称霸中国的野心,王茂如道:“我可以占领整个中国,但是这需要时间,实际上我希望美国zhèng fu能够帮助我遏制ri本人对东亚的渗透,我时时刻刻在担心现在东北的一切,将来会成为ri本人的囊中之物。而ri本人的野心也足以吞噬其本身,或者将来他们会侵犯美国啊。” 舒尔曼道:“秀帅,你这是在危言耸听了,ri本人不可能有这份胆量。” “哼哼,”王茂如冷笑一声,道:“难道ri本人在澳大利亚所做的一切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