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戍边请愿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五十八章 戍边请愿

第五十八章戍边请愿 王茂如知道自己被陆军部盯上了之后,又连忙找到袁克定,向他表示自己愿意去边陲做边军的愿望,倒是让袁克定大吃一惊,道:“莫非秀盛在京待得不舒服?去那苦寒之地干甚?” 王茂如道:“回大公子话,秀盛随跟随大公子,然而资历尚浅,去边陲固然寒苦,但是却也不失历练之地。将来若是大公子登基……” 袁克定哈哈一笑,道:“秀盛不要胡说。” 王茂如忙道:“是,大公子教训的是,教训的是。”又道:“若干年后,大公子掌权,手下在边陲为大公子练一队jing兵出来,以震慑北洋军中那些不服大公子的元老。” 提到不服袁克定的北洋元老,这让袁克定火气甚大,北洋军中大佬们几乎没有看得起他的,不单单是段祺瑞,曹锟,张勋,张锡銮,冯国璋,王士珍等,连后字辈的徐树铮,李纯,王占元,田中玉等人,看待自己也如同看待晚辈。本来袁克定极有可能出任模范团团长一职,就是北洋大佬们的齐声反对,才弄得自己当不成团长丢了面子。想到这,袁克定拍着他的肩膀道:“你去尝试一番也行,只是不能在我身边出谋划策,让我损失一臂膀啊。”王茂如忙谦虚道不敢不敢,这话要是让杨度听到,以杨度的小心眼,回头定然要算计自己了。 得了袁克定的保证,王茂如便赶到陆军部,恰巧陆军次长徐树铮见到,将他叫道办公室。徐树铮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总统办公室给你请的嘉奖,已经缓了一个月了。陆军部一直在商定,认定嘉奖晋升你为陆军少将军官。” 王茂如双脚一并,敬礼道:“多谢次长提携。” 徐树铮道:“军衔上升是一个方面,还有就是陆军部拟定准备将交通部飞行队与南苑北洋飞行队合并,成为北洋陆军航空兵,你不再于交通部任职。”王茂如也不说话,徐树铮道:“这是经过大总统同意的,陆军部也知道,这飞行队是你的财产之一,所以为了补偿,陆军部以每架飞机三千两银子的价格购买。我听闻你已经有十架飞机了?” “是。”王茂如道。 徐树铮点头,“三万两陆军部出得起的。” 王茂如道:“这三万两银子我不要,如今国家贫穷,这些钱不如投身国家建设,飞行队没了,也是为国家服务。” 徐树铮有些惊讶,三万大洋说捐就捐了?这王茂如是真有钱不在乎,还是别的目的?说道:“你这份心意,我会跟陆军部说的。陆军部绝不亏待与你的。” 王茂如忙道:“为国家服务,为zhèng fu服务,谈不上亏待。” 徐树铮又说:“还有一个就是,既然两个飞行队合并,飞行队守备大队这个编制也随即取消了,但是那几百士兵就地解散也是一麻烦,陆军部拟定他们调往河南,编入混成第三旅。” 王茂如问:“那军官呢?” “愿意去混成第三旅的去,不愿意去的,解散。”徐树铮冷冷地说道,他对那些学员兵可没什么好印象。 王茂如早就知道这个决定,只能在心中感叹,嘴上却说:“坚决服从长官命令。” 也许是他的态度让徐树铮满意,说道:“所以,为了补偿你,陆军部内部正在讨论你的晋升问题,陆军部少将自然要去个好去处,是也不是,放心,既然都是陆军的人,绝不会亏待你的。” 王茂如笑道:“感谢次长提携。” 徐树忽然问道:“你有什么想法,说一说?” 王茂如忙道:“服从军部命令。” “好。”徐树铮拍手笑道,这次倒是露出满意笑容来了,“你放心,陆军部不会亏损与你。” “感谢次长,”王茂如道,迟疑了一下,说:“其实属下倒是有个小小的心愿,准备向陆军部参谋部提出。” “什么心愿?” “属下想要去做边军,戍卫边境。” “戍边?”徐树铮有些吃惊,没想到他会放弃京城繁华,而去戍边,这个年代,边境可是什么都没有,没有水,没有电,蚊虫虎豹袭扰,土匪叛军四起,稍微有些能力的,都不去做边军,君不见xi zàng边军每次逢xi zàng叛乱,都死伤惨重。这王茂如要去做边军,的确是大出徐树铮的意料之外。况且现如今,京城希望袁世凯称帝的呼声四起,闹得沸沸扬扬。以王茂如与袁克定以及称帝派良好的关系,在这其中捞一个晋升比什么都容易,没想到他倒是想设身事外了。 徐树铮思考了一阵,道:“军部会考虑考虑,你且回去等待消息吧。”等王茂如走后,徐树铮在办公室走来走去,思考这人的想法和目的。按理说陆军部的意思就是自己的意思,陆军总长段祺瑞对于这种事不会去理会,陆军部是自己的一言堂,说陆军部商议,其实也都是他的意思。王茂如此番恭恭敬敬,反倒让他挑不出毛病来。前次因为他擅自扩编进行的惩罚,因为大总统的保护而丧失机会,这次这小子学聪明了。 他倒不是看不起王茂如,他是谁都看不起,这王茂如从欧洲归来,说好听是游历欧洲,说难听的则是他在欧洲流浪,一个破落户,回来写了一本关于欧洲国家崛起的书,赚了钱和名声,想投身军界混个出身,真是痴心妄想。想到这里,徐树铮更加对王茂如心怀不满,却也不知这不满从何谈起,自己还收了人家一辆汽车。他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向下望去,王茂如上了一辆小汽车,是普通的美国福特汽车,比送自己的档次低了很多。 算了,看在汽车的面子上,再放你一马吧。 想要当边军,好,就给你当个边军。 徐树铮走到地图旁,仔仔细细看了一下中华民国地图,上下打量,边军,如今边境有险的地方显然很多,xi zàng,xin jiāng,察哈尔,绥远,宁夏,黑龙江,吉林。xin jiāng,黑龙江因与俄国人有领土纠纷,一直不太平,察哈尔,绥远,宁夏,因为靠近外蒙,外蒙诸位王爷又宣布自治,显然更加不太平,xi zàng反复叛乱,背后少不了英国人的身影,吉林身处俄国人和ri本人的争夺范围之内,也不甚太平。边军偏少寒苦,王茂如想去做边军,倒是让他一时半活儿不知道把他派到哪里。 想了想,忽然看到桌子上密碟,关于呼伦贝尔自治zhèng fu与俄国人签订的采伐合同,以及巴布扎布叛军盘踞在海拉尔周围的消息,脸上露出了冷笑,若有所思。

上一篇   第五十七章 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