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八十章 女沙皇萨卡琳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八十章 女沙皇萨卡琳娜

这几天王茂如每天晚上都换着老婆陪着,每个人都要公平,每个人都有生理和心理的双重需要,索xing现在晚上陪着四个老婆,白天的时候有吴秋月陪在身边。不过吴秋月这几天对他没什么好脸sè,王茂如忽然想起来,自己答应给人家办一场婚礼来着,连忙拍拍自己的脑袋暗道自己记xing差。 吴秋月因为没有办婚礼便没有住在尚武将军府,而是在司令部的军官单身宿舍,王茂如乘车来到女宿舍的时候,见到女宿舍果真是莺莺燕燕之地,尤其是漂亮的俄罗斯姑娘更是招人,门口常常聚齐许多单身年轻的男军官。但是在宿舍门口都被赶了出来,一个身材健壮的大妈jing惕地着每一个路过的男军官,但凡有人想要硬闯,这大妈可是cāo起手枪就拉枪栓,谁也不惯着。 王茂如见到好几个年轻的军官在门口碰壁,忍不住乐了,马良说道:“秀帅,要不然……” “得了,别丢那人了,对了,那个大妈是谁?”王茂如问。 马良笑道:“这大妈可有来头,原来也是土匪胡子出身,她男人叫做红胡子,死在了海参崴,她一个妇道人家领着一帮土匪从俄国回来了。她有个外号叫母老虎,手下弟兄们都服她。回东北之后吧,咱们不允许土匪存在,母老虎手下弟兄除了开枪干仗别的不会,她就带着弟兄们投军了。男的当兵赚钱卖命可以,她能做什么呢。恰巧当时六夫人和女子军官队被调到了宪兵队,她就分到了宪兵队。六夫人也是绿林出身。和她正对胃口。那时候发生一起纠纷案,一个男军官来女军官宿舍约会,恰巧其他宿舍的女士洗澡刚出来,被他到了结果没办法,犯了军纪被开除了,是军务部的一个小伙子,挺可惜的。六夫人觉得女军官宿舍管理混乱,派母老虎来守。还拉来了一个排的女兵。这母老虎是六夫人的人,谁敢惹她啊,再说了,来这儿的男的,首先气势上就弱了三分,见这母老虎,就跟见着丈母娘似的。都吓得不敢喘气儿了。” 王茂如大笑起来,正笑着呢,却听到有人敲车窗,一打开,吴秋月穿着女士军装站在一旁,王茂如惊讶不已。笑着把她拉进车里,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吴秋月道:“这一片都是我的地盘,你们谁进来后区,在哪里,都有人告诉我。再说了。你的车我还不知道,停在这里干嘛。检查啊?” 王茂如摇了摇头,道:“不敢,我就是来找你的。”他对马良说道:“出去,jing戒。”马良连忙屁颠屁颠地走了,车子后面的一辆小汽车立即下来四个卫兵随着马良跑到其他地方jing戒了。王茂如心里想着,这么方便的地方,不如车震吧,便sè迷迷地着吴秋月。 吴秋月心生jing惕,冷着脸道:“别在我的地盘放肆啊,还没明媒正娶呢,哼!” 王茂如一拍脑袋,说道:“我都忘了这次来的目的了,秋月,我就是过来跟你商量一下,定什么ri子咱俩把事儿办了,你以后住在将军府里。” 吴秋月道:“我可不住在将军府里,我大大咧咧的,除了跟大夫人好之外,被人都处不来。” 王茂如道怒:“处不来也得处,以后你不是胡子了,你是督军夫人,将来生了小孩你把小孩养在哪里?养在女军官宿舍?荒谬。” 吴秋月被忽然一骂委屈地撇了嘴,低着头说:“那什么时候不还是你说了算,我又不能决定。” 王茂如道:“好,我找个好ri子,对了,你有了没?” 吴秋月娇怒捶了他一拳,道:“才没有呢。” 王茂如一伸胳膊道:“咱俩努力努力呗。” 吴秋月立即跳下车,捂着嘴银铃一般的笑声说道:“才不跟你胡闹呢,等啥时候过门的,我可不再让你占便宜了。”说完扭着屁股摇曳生姿地走了,留下王茂如yu火焚身发泄不得。过一会儿马良回来了,憋着笑道:“秀帅,这……” “你大爷的,给我回府。”王茂如骂道。 晚间的时候王茂如来到智雅的房间,但见智雅在写着什么,甚至连他走进都没有察觉。王茂如低下头着,原来是一部小说,用汉语写的小说,其文笔流利,难得的是,智雅的文字功底比一般中国人都强。 王茂如赞道:“写的不错。” “呀?”智雅惊讶道,“秀盛君,我竟然都不知道你来了。” “不错嘛,这个故事名字叫什么?”王茂如问。 智雅道:“名字还没有取好呢。” “讲的是什么呢?能不能给我说一下?” 智雅立即说道:“讲的是在烈火纷飞的年代中,一对渴望爱情的年轻人,为了冲破家庭的阻挠,奋不顾身地跑到东北奋斗的故事。后来这两个人都非常有成就,然后得到了家庭的祝福,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王茂如拍手道:“这个好,这个好,宣扬东北生活富足zi you,这个好啊。”他翻了一下脚本封面,忽然惊讶道:“这个十二郎,难道是你吗?” 智雅骄傲地说道:“当然是我,十二合起来不就是‘王’吗?我现在叫做王智雅,你还真笨啊。” 王茂如恍然大悟,一直以来她都知道智雅在忙着写小说,搞什么电影,给金秀山提供电影脚本,却没想到如今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女编剧是自己的老婆,他高兴地横着抱起了智雅,说道:“阿雅,你真是太厉害了,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厉害。其实,我了电影之后,就立即成为了你的影迷了,你知道吗?” 智雅抿嘴笑起来说:“放下我啦,放下我啦,有些头晕。”等站在地上之后,智雅小声说道:“秀盛,我知道有些话不该说,可是我还是想要说出来。” “怎么?” “你是不是准备对ri本开战?”智雅问道。 王茂如惊讶道:“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怎么会ri本开战呢?” “你不是已经联合美国人了吗?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打德国,打奥匈帝国,打英国,打俄国,你是想把所有曾经压迫过中国的列强都打倒——所以,现在你要打ri本,是不是?”智雅求道,“秀盛,不要和ri本帝国作战,你不是他们的对手,真的。”她苦口婆心地劝道:“我在ri本随处可见小汽车,可是在中国却只在军队和达官贵人才能见到,而在ri本甚至连商人都可以乘坐小汽车。ri本的钢铁厂每天在不停地生产全世界最优质的钢铁,可是据我所知,你下属的钢铁公司却因为技术的匮乏,只能生产一些劣质钢铁和生铁。秀盛,并不是我在打击你的士气,我从小生长在ri本,我对ri本和中国的优劣比你更加清楚。听我的,不要和ri本作战,一定不要和ri本帝国开展,否则将会让我们的整个幸福生活毁于一旦。” 王茂如心中更加不快,他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参与政治,便冷冷地说道:“这些东西我都知道,不需要你来教。智雅,我希望我的女人只是我的妻子,而不是左右我的策略的人,你知道吗?” 智雅点点头,道:“是我的错,我不该多嘴的。” 王茂如说道:“好了,一切都忘记了,我们休息吧。” 智雅道:“可是我还要把这个故事写完,今晚即不能陪你了,请您原谅。” 王茂如被哽得说不出话来,离开智雅的房间,很是不快。刚刚踏进客厅,便到马良慌张地跑来,说道:“秀帅,坏事,出了坏事了。” “怎么了?ri本人对我们动手了?”王茂如道。 “不是,刚刚得知的消息,俄罗斯帝国沙皇尼古拉二世得了肺炎,医治无效去世了。”马良因为跑得急了大口喘着气道。 尼古拉二世死了?这个坚强的俄国沙皇,沙皇爸爸,死了?而且还是莫名其妙的得了什么肺炎……茂如惊讶道:“什么?尼古拉二世得肺炎死掉了?”他一下子跳了起来,抓着马良道肩膀追问道:“这不是真的吧?他……他怎么会死掉的呢?什么时候发生的事?”随后忽然想到,去年的时候他在俄国和尼古拉二世,在一起的时候就到他脸sè不对,而且长时间不处理朝政,很现任,遭受苏俄特工追杀的经历没有击垮尼古拉二世的jing神,但是却击垮了他的。 “前天夜里沙皇重病去世,刚刚得到的消息。”马良解释说道,“现在俄国宣布年轻的皇后萨拉琳娜伊辛巴耶罗曼诺娃即位为新任女沙皇,并立二公主……”马良犹豫地抬头说,“二公主塔吉扬娜半岁的儿子安德烈塔科维奇罗曼诺夫为沙皇俄国储君,当他chéng rén之后成熟了,萨拉琳娜女皇将会把皇位归还给罗曼诺夫家族的男丁,以维持俄国沙皇的正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