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八十三章 浦继的野望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八十三章 浦继的野望

见王茂如定了时间,宫小旗和刘健两人也不再争辩,相互了一,宫小旗狐狸眼睛一转低头谄笑道:“秀帅,不要时间,不要时间,不过我听说最近在研究的新式战车试生产了十几辆,有没有这件事儿?” 王茂如眼睛向上一翻道:“没有。” 宫小旗立即跳起来道:“秀帅,你可不能骗人,我都掌握证据了,生产了十六辆,名字都定下来叫做民国九年式坦克战车,简称民九式坦克。” 王茂如又气又好笑道:“你大爷的,那是样品,你还真以为能用啊?只有六辆有发动机,还都是柴油发动机,正式的发动机要从英国运过来之后才安装。” 宫小旗道:“秀帅,打个商量,坦克安装好之后我们可以做实验,怎么样?我军本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jing神,一定做好这个实验员。” 王茂如怒道:“滚犊子,狗ri的打秋风达到老子头上了,啥时候多余了再给你。” 宫小旗和刘健又是百般纠缠,最终王茂如没法子,只好答应将来给他们十辆成品坦克,至于这六辆已经安装了各种发动机的实验xing坦克,更是不能给他们了。不过宫小旗他们冲的就是未来的坦克,至于现在的破坦克,他们还这没在眼中,结果倒是王茂如上了当,事后才想起来,大骂这两个狐狸崽子。 就在王茂如将将处理完毕所有事情的时候,浦继向他递交了辞职。这让王茂如很是诧异,连忙拉着他坐在自己的身旁。问道:“老三,你怎么回事儿你?什么意思?我亏待你了是不是?” “没有啊。”浦继连忙说道,“大哥你待我如亲弟弟一般,我待大哥也如亲哥哥一样。” 王茂如一把扔回去辞呈,怒道:“你这是啥意思?啥意思?嫌弃我待你轻怠了是不?” 浦继苦笑道:“大哥,你这是说哪里话,唉,这事儿我怎么说呢。你得听我解释。” 王茂如怒道:“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明白了,别想走出这个房门!” 浦继道:“大哥,你听我解释,我辞职是为了你好。” “这我就不明白了,你是犯了错了,还得犯了罪了?”王茂如道。 浦继说道:“大哥,其实这半年我一直在观察。我在观察全国的形式,全国的政党,以及全国的未来政治走向。我得到了一个结论,一个很重要的结论。” 王茂如大笑起来,拿起一根烟,递给他问抽不抽浦继摇了摇头。他自己便抽了起来,笑着道:“你说说,什么结论。” 浦继道:“大哥,这不是玩笑。自从我做了宣传处长之后,我动用了各种方式宣传我军的形象。可能我也是全中国第一个干这种事儿的人。我发现了,这种宣传效果非常好。别现在都民国九年了。可是有的老百姓还以为头上有天子皇帝在,只不过现在的形式就像是三国时期曹cāo下天子以令诸侯呢。可是现在百姓心中有了另一个jing神寄托,那就是你,秀盛,就是你啊。” 王茂如道:“这都是你的功劳,给我造势。” 浦继道:“这股风cháo随着你在欧洲、在俄国以及对ri在xin jiāng冲突问题上的强硬而越发激烈,你知不知道,如今全国多少青年学生以你为楷模?” 王茂如摸了一下小胡子,道:“这和你辞职有什么关系?” 浦继说道:“自然有关系,现在对你的个人崇拜已经道有了大势所趋,当如今问起百姓来,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一提起尚武将军,都知道是天上的星宿下凡,手下一百单八将各个都是神勇异常。” 王茂如摇头笑道:“这不会是你宣传的吧?” 浦继哈哈大笑道:“自然是,百姓喜欢神话人物,你也是神秘,越是离奇,他们越是把你当成神。若说你是个普通人,跟我们一样俩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百姓反而不上你。我这么宣传几年之后,到现在,那些乡间最愚笨的民夫也都知道秀盛你的大名。现在,问任何一个百姓,都知道尚武将军王茂如的大名,举国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王茂如拍拍他的肩膀,道:“也好,也好,混沌的百姓,需要一个jing神支柱。” “对!jing神支柱!”浦继道,“但是,对你的崇拜愈演愈烈,也要防止有人兴风作浪,打着你的名义赶紧坏事。若是有人组建一个党派,专门奉行崇拜秀盛你而利用大家的崇拜赶紧坏事,这岂不是给野心人以利用机会?” 王茂如点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 “我的分析是,这股风浪已经被我们刮起来了,那就要被我们所利用。我退出军队的目的就是组建一个类似于国民民族主义政党。”浦继说道,“大哥,你听说过‘战斗法西斯吗’?” 王茂如回忆了一下,忽然想到,问:“你说的墨索里尼主持的政党?” “对,就是法西斯政党。”浦继jing神了起来,道:“我已经派遣我的助手东方宏远赴意大利考察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党的一切模式,准备将来组建一个类似于法西斯的政党,信奉你为jing神领袖,实行国家式的全范围崇拜。法西斯是什么我还没有搞清楚,但是我清楚的指导,法西斯是一种对于领袖的极端的个人崇拜,这种个人崇拜可以短时间把国家凝聚在一起,实现秀盛你的理想。” 法西斯,纳粹,王茂如深深地思考了起来。 他不会怀疑浦继的忠诚,因为这么多年下来已经证明,浦继不是一个有绝对能力的人,他也没有想过取代自己,如果让他组建法西斯政党,那么这个政党虽然以自己为领袖,却要防止有人利用政党——东方宏,王茂如心中对于他一直非常忌惮。这个来自湖南韶山的地主家的青年,他的政治斗争能力远超浦继。或者,浦继也是被他利用了,利用自己的个人能力组建一个法西斯政党,当自己未来逐渐显露老态之后,他再取而代之……这个时代的自己,要比东方宏还要大八岁。 浦继也在焦急地等着他的答复,实际上他辞职也是多方面考虑的,毕竟在军中他的作用和重要xing不言而喻。但是想要去的更进一步的政治资本,退出军队就是必然之举,在军队中以他的能力而言,他做不了四总之一,只能最多当一个副总。他的军衔,将来也不可能是成为元帅名垂千古。而若是真的效仿法西斯,自己将成为王茂如手下的第一人,将来王茂如做了元首,自己则会是那个第一总理啊。 王茂如考虑了许久,还是决定赌一把,未来总要交给别人的,可是若是自己在有限的二三十年间提早让中国统一,阻止未来会发生的侵华战争,未来的中国肯定会更加强大富足。他有信心控制好东方宏,他也有信心控制好这个中国法西斯的成立。 王茂如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道:“老三,你有把握吗?” “无成功之把握,有成仁之决心。”浦继道。 “滚犊子,我不要你死,我要你的成效。”王茂如骂道。 浦继笑起来,说:“我不敢说把握,但是我会努力。” “你想好你这个法西斯政党的名字了吗?”王茂如问。 浦继笑道:“早就想好了,叫做铁血中华党,这个名字听起来就足以吸引青年人和民族主义者参加。” 王茂如道:“你这个铁血中华党的理论基础和党纲是什么?你有没有考虑清楚?” 浦继道:“一共五个理论基础,第一个是领袖至上论,秀盛你就是铁血中华党的领袖,你的话就是权威。人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人,一种是你这样的半神半人,普通人无法决定未来,也无法影响未来,甚至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但是你可以,你可以带领所有人走向最正确的道路,你的话就是绝对正确的话,你的决定就是绝对正确的决定。所有参加铁血中华党的党徒都要对你绝对的忠诚和服从,并且将这种绝对忠诚影响到任何角落。形成一种对你的疯狂的个人崇拜和狂热信仰之中。” 王茂如心跳的极快,任谁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不可能避免的沾沾自喜起来,他笑道:“半人半神,你的意思我就不是人了?” 浦继呵呵笑了,又继续说道:“第二个理论基础是国家至上论,如今民国开启之后,很多国民已经渐渐觉醒,已经开始有了国家的概念,尤其是对近百年的外辱更是激愤异常。我们推崇国家至上主义,让百姓认为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为了国家的利益,可以放弃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第三个理论基础是强权主义论,只有强大的国家才能在世界有话语权,只有强大的战斗力,才能影响别人,才能控制别人。所以,为了这种强盛,每个人都要奉献自己的一切,每个人都要在秀盛你的领导之下,完成国家的进步。第四个理论是意志至上论,强大的jing神意志绝对可以战胜一切艰难险阻,只要意志坚强,就一定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办到任何自己想要办的事儿。人定胜天,只要肯努力,只要肯认真,人就绝对可以完成他人想都未想到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