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八十四章 华人优秀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八十四章 华人优秀论

“人定胜天吗?”王茂如皱了皱眉,想到了自己诡异的穿越,人真的可以胜天吗? 这也许政治需要的一种口号吧,人在上天面前,是多么的渺小啊。印度洋大海啸,瞬间三十万人被海洋吞噬。可是人定胜天这种理论却对人类来说有太大的诱惑力,因为这是穷苦人对未来的一种努力期望,只有这个期望在,那些吃苦的穷人们就有了动力和方向。 所以人定胜天并非一个目标,而只是像是上帝一样的飘渺的期望。 同样,这个口号对于军队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唯jing神论是落后军队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杀手锏。有了这种人定胜天的想法,军队可以在逆境之中给予敌人绝对重创——当然,其本身也会重创,这就是二战时ri本神风敢死队嘛。当然,除了神风敢死队,我朝军队在早期非常提倡这种jing神绝对法,的确,它带给了我们莫大的贡献。可唯jing神论并非长久之计,也许它能风光十几年,几十年,但是百年之后人们总要清醒。但王茂如的生命没有那么久,也许,唯jing神论,正是他需要的东西。 王茂如慢慢地点了一根雪茄,递给浦继,浦继接过之后吸了起来,他又给自己点了一根,慢慢地说道:“你野心不小啊。” 浦继微微一笑,道:“我的野心,就是成就大哥你的霸业。” 王茂如呵呵一笑,道:“一个政党的雏形在你的口中就要形成了。说实话,这种拿来主义甚至比现在其他政党更加先进。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对了,好像还有一个理论,最后一个理论呢?” 浦继小心翼翼地说:“第五个理论基础,也就是最后一个,则是人种优秀论,我们将会推崇大华夏主义,华夏民皆是优秀儿女,在这里我们首先定义一下什么是华夏人种。所谓的华夏人种,就是我们的祖先炎黄二帝的后代。这些后代最典型的特征就是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说中国话,用中国字,懂儒家思想,尊祖宗祭祀,认同我大中华文明。以后。将会把这样的人种归为华人,这和海外的华人定义不一样,我们所谓的华人,就是华夏孙,而不懂中华文明不懂儒家思想的人,则为下等人种!将来华人就是高等人种。所有的非华人则是下等人种。” 王茂如惊讶得雪茄掉在地上,他忙捡起雪茄,擦了擦烟嘴部位,忍不住道:“重新定义人种?”他脑海中顿时想到了贫农富农阶级划分和文化大革命家庭成分划分不由自主地站起来,震惊道:“老三。说,这可是你想到的?真是你想到的?” 浦继嘿嘿一笑。在王茂如面前实话实说,立即摇头挠着后脑勺讪笑道:“大哥,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水平,若是论忠诚,我是没的说,若是论什么理论吧,我肯定啥也不是。就是上面这些话我也是背了好久才背下来的。这都是我的助手东方宏想到的,他可是个旷世奇才啊。他定义说,尽管汉满蒙回藏都是华夏人种,但是只有通宵儒家文化的人,才配称得上是华人。所以秀盛你普及了越多知识和教育,就会让让更多的华人产生。以后中华大地上也会出现竞相学习文化的风cháo,因为人人都相当上等人,不想做劣等人。而这股风cháo,足以让人自发地掀起学习高cháo,而不必由zhèng fu推动。” 王茂如长长地叹了口气,坐下来靠在沙发上,半响默默不语,在东方宏眼中未来的法西斯铁血中华党中,不单单要把中国的政治改良,还要让中华五千年来的评价体系彻底颠覆,东方宏,不愧是千古第一“奇才”。难怪后世有人骂他是打断中华脊梁的罪魁祸首,也有人颂扬他是古今第一圣人。 这种改良到底好还是不好尚且不知,但是如今死气沉沉的中国,却让人在眼底,百姓们只要有一口饭吃,不管头上是谁统治。民心封闭,改革停滞不前,自己治下东北三年尚且算是改革最剧烈的,可是将来在南方这股改革风cháo却无法办到,毕竟东北属于移民地区,一切改革都可以便利。而现在的问题是,这种改革只是经济上的改革,于文化上的根本没有任何动作。但是东方宏提出了这个方案却让自己有种豁然开朗却心惊肉跳的感觉,也许改革下去,二十年后,中国成为了另一个德国,也许成为另一个ri本。可是若不改革,中国一潭死水一般,将如何呢?王茂如一直注重的军事和经济,是难以起到唤醒民心的作用,只有法西斯才能救中国吗?他仔细考虑,慎之又慎,最终叹 了一口气,与其中国人受辱,不如在烈火中而亡。他的双目露着jing光,嘴角冷笑起来,摸了摸两撇小胡,终于还是下了决心。 “你去办吧。”王茂如最终下定决心,与其未来中国陷入被侵略,何不让中国成为一个强大的法西斯国家呢?历史,应该走向不一样的道路啊。 随后浦继和东方宏辞职,一个辞去了国防军总军务部副部长兼宣传处长一职,另一个辞去了国防军宣传处一等秘书长一职,但是这个位置却不能空缺。王茂如任命自己的副官马良为宣传处信任处长,马良得知之后惊讶和惶恐,自己的军衔一下由中尉一下升到了中校,可是连胜四级啊(上尉,准校,少校,中校)。 王茂如又从军中调派上来两个人给马良做副手,两个人都是马良的老友,一个是赵宝昌一个是张大年。三个人是中学同学,有都是直隶人,关系自然不一般,志同道合且赵宝昌和张大年都以马良为主,如今来到了宣传处,倒是如鱼得水。不到一个月,宣传处重新爆发出了生机,三个年轻人做的远比浦继和东方宏还要热情奔跑,也更加贯彻人心。 而马良调任到宣传处担任宣传处长之后,王茂如就缺了一个副官长和译电处长,他考虑前后,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喜爱惹是生非的臧浩。于是将臧浩给掉了上来,成了自己的副官长。 有英雄情结的臧浩哪里愿意来给王茂如做马弁,老大不情愿,脸拉得老长,对自己的长官说不去可不可以。被上司一脚踢开骂道:“nǎinǎi个球的,踢这一脚怕是最后一脚了,以后就他么的你踢我了,赶紧去,以后升官了别忘了我。” 臧浩的的ri本娇妻倒是因为他能留在家里而高兴不已,臧浩郁闷地说道:“你个老娘们就知道床上那点儿,男人要干大事儿。就他妈知道晚上整整整,整好几天也没整出来一个蛋。”妻米留杏连忙鞠身说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臧浩见她这样道歉,心里反倒过意不去了,便拉过来她说:“是我自己心情不好,不怪你,我跟你道歉。还有就是,生孩是咱俩的事儿,不怪你,不如晚上咱们再努力努力啊?” 米留杏红着脸点着头说:“杏一定会为夫君努力的,夫君也要努力啊。” 臧浩听在心里这个别扭,这事儿自己是挺努力的啊,可是咋老是怀不上呢,改天真的医生去。 来到国防军司令部报道的时候,臧浩拉拉着脸,一副谁都欠他几百万似的。王茂如见状就是一脚踹过来,骂道:“你大爷的,给我当副官长还不乐意了。” 臧浩道:“秀帅,属下宁愿杀敌报国。” “杀杀杀,杀你大爷,就知道杀!给我老老实实地当我的副官,要是说半个不字儿,我再把你扔监狱里去。”王茂如瞪着眼睛怒道。 臧浩立即低头道:“是,属下明白,属下就是嘴里抱怨两句,其实心里高兴着呢。” 王茂如挥挥手,打发他下去了。除了臧浩担任副官长外,王茂如还调任李文彬担任译电处长一职,这李文彬是个人才,平时不爱说话,但是字字斟酌,当初五个同学除了高树林离开之外,马良沉着大气,赵宝昌机灵古怪,张大年xing格坚韧,李文彬谨慎。王茂如也是中了李文彬的谨慎,这才让他做了译电处处长。此外王茂如特地提拔了军中老将第十旅旅长王有年的长王克做了自己的副官,提拔神枪手乌热松为自己近卫队队长。被王茂如二十挺机枪换来的丁超,被安排到了总参谋部担任参谋军官一职,以待以后委以重任。 丁超之后,王茂如陆陆续续跟张作霖要了几个人才,起先张作霖还乐意,不过随后立即jing觉了,因为自丁超之后,许多前奉天籍军官即想回老家又羡慕国防军的薪水,尤其是士官们,纷纷辞职返回辽宁。随后这些人或考公务员做官,或在家做个买卖生活,或者应聘去做jing察,或者直接投靠国防军做了军官。 丁超的离开,成了张作霖西北军士官流失的一个开启,张作霖随后后悔不已,二十挺机枪,换来的是士官们心中憋着那口打回东北老家的气松了,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啊。张作霖捶胸顿足,大骂王茂如yin险,也将自己的幕僚一顿臭骂,说你们他妈的怎么就想不到这点?当李木鱼将张作霖大骂下属的话复述之后,王茂如微微一笑道:“怪只能怪他占小便宜,这个世界哪有便宜可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