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刘来顺之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五十九章 刘来顺之死

第五十九章刘来顺之死 回去的路上,王茂如也不由得感慨万分,自己终究不是神仙,不能想什么就得到什么,不能想什么来什么。本以为自己安安分分的挣个出身,却到现在被人算计,交通部的人,陆军部的人,总统府的人,各行业的人,都在相互算计着。或许这个时代就是这样,不是你算计着我,就是我算计着你。 到达军营,听到里面砰砰的枪声,从枪声上听来,还是老式的单打一,并不是e1式步枪。单打一不是已经放到军火库中了吗?怎么还有人拿出来?他有点好奇,走下车,副官任元星立即前来,王茂如问怎么回事儿,任元星笑道:“李队长早上就带人去抓乞丐,抓了两个多个乞丐,都洗了澡剃了光头换上北洋军旧衣裳,每个人都发了枪,还说每天管六个馒头两碗粥,这会儿正在教他们开枪,说三天之内学不会开枪的,馒头减半。明天早上带队抓乞丐的是刘健,后天是赵增福,最后是宫小旗,一定要抓满八百个乞丐。” 王茂如大笑起来,道:“běi jing城有那么多乞丐吗?” 任元星道:“怎么没有,běi jing城,天津城,乞丐多的是,上到六七十岁,下到三四岁,只要是没有老掉牙的和七八岁的小童,只要能拿得动枪的都抓来了。反正是凑人数,何必舍近求远跑去山东招兵呢。” “jing察所不管?”王茂如问。 任元星笑道:“jing察所管什么,他们巴不得乞丐少才好,倒是一些帮会出来要人,被咱们的人揍了一顿,都吓得跑掉了。”又道:“就是步兵衙门的人,最近一直盯着咱们,好不厌烦。” 王茂如道:“以后步兵衙门不会找咱们麻烦了。”他不禁为李德林的办事效率感到欣喜,也为此刻军官们的团结感到高兴,在陆军部的逼迫下,这些军官终于团结起来,反抗陆军部的大员们。王茂如走去的时候,见这些刚刚剃了头的乞丐,一个个头上的帽子东倒西歪,趴在地上瞄着枪靶。他们的shè击方式倒是花样繁多,有闭眼的,有睁着双眼的,有头埋在地上的,有斗鸡眼的,有开一枪吓得跑了的,后面的士兵一脚踹了回去。当初这些士兵训练的时候没少挨揍,如今比起这些新抓来的乞丐士兵,倒是撑起了老兵的架子了。反正军中没什么事儿,士兵们便顺道当起了教官,一个个装的人模狗样的,看在乞丐兵眼中却是威武得不得了。 王茂如心说这些乞丐货sè要是塞给第三混成旅,不知那边做何感想,想一想就大感报复得当。王茂如问李德林,军中三十六个军官有多少人愿意留下来,有多少人希望去第三混成旅?李德林说军官有三个希望去第三混成旅的,士兵倒是有二十几个也想去北洋军。当北洋军总比在守备大队这个不尴不尬的地方强,至少是真正吃上兵粮了。 想想也是,这个时候跟谁混,主要还是混个前程,自己能给他们什么前程呢?要不是这些人上了陆军部黑名单,在北洋军混不下去了,还真没几个能受得了去北洋军正规军的诱惑的。王茂如想想,道:“你暗中告诉他们,留下来的都官升一级。且从今ri起,那些药走的要与这些乞丐兵的伙食一样。咱们守备大队的伙食不养北洋兵。”李德林嘿嘿一笑,道:“对这些人就得这般对待,大人花钱养的兵花钱干嘛喂那些白眼狼?这时候走,谁都看不起他们。将军放心好了,这几个人,我有办法治。” “人各有志。”王茂如道,“抓乞丐的事儿,你的想法不错,不过要是太过惊动了běi jing城的达官贵人可不好。” “是,属下考虑不周。”李德林道。 王茂如道:“没事儿,我替你扫尾。”他所属的扫尾,便是让浦继给京畿戍卫司令步兵衙门统领江朝宗送礼打招呼。虽然是江朝宗有把柄在他手里,但人家看的也是袁克定的面子,自己这边还得去打点他一番。这送礼这活儿,浦继干正合适,他一脸的奴才相,任谁都不会拒绝。王茂如找到浦继,浦继一脸的得意,王茂如问怎么了,浦继笑道:“那刘来顺不是得瑟吗?装犊子吗?你猜怎么了?”王茂如摇头,浦继道:“我按照大哥你的吩咐,特地请燕子门的霍云生霍师傅去把他的手枪放在江朝宗小妾那,又放出风声说刘来顺趁江朝宗外出霍乱后院。这江朝宗对家中女眷看管不密,不过更不想自己头戴绿帽子,回去一查,嘿!正好查到这小妾,刘来顺被打得半死之后,让江朝宗派人装麻袋仍永定河里了。”说到这儿,搓搓手道:“就是那小妾,也扔进去了。” “可惜了。”王茂如遗憾地说道,当初定计的时候想到了会伤及无辜,这也是难免的,无毒不丈夫。 浦继笑道:“不过这女的被我救上来了,哪ri我给你看看,水灵灵的,大哥要不要尝尝?” “滚蛋!”王茂如道,“你留着她干嘛?” 浦继道:“倒也没多想,寻思她也是因为我害的,就救了起来。”又说起他的商业调查公司网络了各地人才,成了一个大帮会,这不,刚刚有一份邀请,有人请他去调节北门两伙争斗,还邀请他的好友神枪书生尚武将军王秀盛。 王茂如听后哈哈大笑,他如今是是身兼数职,哪能还搀和江湖中事。浦继打眼看到门口有个少年,外面刮着风,少年有些哆嗦,便问那是谁。王茂如说这是我在河南收的一个贴身护卫叫白顺子,我救了他媳妇儿一命,他这是赔我非要当我侍卫。浦继伸出大拇指,道:“得,还是哥哥有办法,佩服,有人死心塌地跟着你,还有一帮子军官,兄弟我身边都是酒囊饭袋。上次让刘来顺欺负,一个他妈的都没有给我出气的。” 王茂如道:“你的商业调查公司开办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打架的,我还怕你打架呢。”浦继忽然问:“大哥,要么你给我点儿人手,你看看你身边一溜儿jing壮卫队,是吧?借给我一队,要么一个班也行?”王茂如瞪了他一眼,道:“借你一队人马?我怕你能闹腾上天上去,我这儿让人盯上了,都得当缩头乌龟,你还闹腾什么啊,安静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