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九十一章 王茂如和一百单八将的故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九十一章 王茂如和一百单八将的故事

《中华恨》一出,众人震惊无比,竟然不敢做出评价了。。。 正如诗中所言,剑指天山西秀帅已然做到了,揽月碎叶城也做到了,贝加尔湖张弓更是在紧锣密鼓地在进行,秀帅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不正是印证着诗句中的一切吗?难道在秀帅的心中,早就存在这样一个大中华帝国的蓝图,众人心中突突地跳动起来。跟着这样一个元帅,的确让人血脉喷张,军人就是要开疆裂土,就是要血染沙场,毫无疑问,好战成xing狡猾如狐的王茂如,就是这样一个领袖。 几ri之后,营口百姓和周边的百姓们都知道了尚武将军王茂如正在西炮台,等待北海舰队的到来,顿时周围的百姓们纷沓而至。王茂如没想到数万百姓来到此处,天上飞艇密切监视,生怕有人在此暗害,中情处特工和军情处的特工不约而同地加紧了监视。而为了保证王茂如的安全,不单单是jing卫团在此,陆军第八师团王其垣部也来到了营口,保护所有要人们的安全来了。 令王茂如哭笑不得的是,很多百姓并不是来海军归来,而是来王茂如的。自从浦继和东方宏在民间和军中展开对王茂如的疯狂的个人崇拜宣传之后,王茂如已经不单单是一个军阀的符号和领袖的符号,而是一个jing神符号,一个复兴中华的jing神符号。对于更多的愚昧百姓而言,王茂如这个人则是神一样高高在上的jing神。冈村宁次想的对了,如果杀死王茂如。中华百姓,尤其是东北百姓们一时之间将会陷入jing神危机之中。只可惜的是ri本人白川义则大将为了ri本的安定,并没有这么做,丧失了一个最好的机会。也许他认为,王茂如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一个王茂如代表的仅仅是一个军阀的符号而已。 可是他不知道长期以来接受君王教育的国人,在失去满清皇帝之后,心里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君王的意愿。只是历史上,那个“君王”没有出现。出现的更多则是流星闪过的军阀,几十年过去之后,百姓们才对君王论彻底死心了。不过又经过了十几年,中国出现了人为新的君王论思想,又见中国拧成一股绳,彼时的中国齐心协力下在东亚成为最强大的国家,没有之一。 王茂如只是将这件事提前了三十年而已。再加上现在百姓们心中残存的君王论,他的形象越来越在宣传处的鼓噪下高大起来。 而当王茂如和何如飞、臧浩、徐鼐霖、严复、蒋方震微服私访营口城的时候,却得知百姓们在讨论王茂如手下一百零八将是谁,排名如何。因为盖天久镇守过辽东,因此当地百姓很显然对盖天久更加信任一些,认为盖天久当排名第一。其原因有三。第一,盖天久是王茂如的拜把大哥,第二,盖天久是国防军副司令,第三。盖天久对王茂如忠心耿耿陪他从一介贫民到现在权倾天下,当然称得上是第一名的不二人选。不过对于排名第二的大家各执一词。有人说应当是青龙王宫小旗,有人则说是白虎王任元星是,还有人说应该是神算蒋方震,有人说天机星张孝准,还有人说是水门神沈鸿烈…… 王茂如等人坐在二楼上听到神算蒋方震,不禁乐了起来,纷纷着蒋方震揶揄起来,王茂如道:“神算,说你呢,给个表示吧。” 蒋方震忍俊不禁道:“我还差一个鸡毛扇啊。” 严复笑道:“给你一直鸡毛掸还差不多。” 众人纷纷笑起来,臧浩伸着耳朵仔细听,回来忍不住笑道:“还有何总长你的呢。” 何如飞伸着脖问:“我的,绰号叫啥,可别是母夜叉之类的。” 臧浩笑道:“说你是扑天雕。” “扑天雕不是水浒中的李应吗?”何如飞张大嘴巴道。 王茂如问:“李应是干嘛的,我怎么对他没什么印象。” 徐鼐霖笑道:“李应是掌管粮台钱饷的,估计他们以为翔云你掌管粮台呢。” 何如飞摇头苦笑道:“这都哪儿和哪儿啊。” 大概是觉得好玩,臧浩急不可耐地说:“不行,我的问问有没有我的外号,秀帅,我下去问问啊。” 王茂如乐了,说:“去吧,去问问。” 过了一会儿,臧浩一脸失望沮丧地回来了,遗憾地说:“连马良处长都有绰号,叫什么天巧星,可是我人在江湖,江湖却没有我的传说……”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一会儿店小二端着几样菜来了,说:“各位爷儿,不好意思了,今儿个人太多,给你们上菜慢了。” 王茂如道:“无妨,对了,小二,你们平时生意也这么好吧?” 店小二陪笑道:“哪能啊,平时连现在的三成都不到,ri勉强凑合过吧,主要今儿是尚武大元帅来咱们营口了嘛。各位爷不也是来瞻仰他老人家的吗?” 严复道:“是,我们就是来瞻仰他的。”几个人忍不住乐了起来,纷纷揶揄地着王茂如,王茂如也忍不住乐了,倒是让小二莫名其妙。 王茂如呲牙一笑,道:“小二,这倒是活泛了你们的生意啊。” “嗨,可不是咋的。”小二咧嘴笑道,“各位爷是不知道,自打尚武大元帅做了咱东北王之后,咱们这儿生意好多了。人多了,生意自然好做了。最要紧的吧我约莫还是ri本人不得瑟了,你们是不知道以前ri本人多嚣张。就在咱这前大门大该街,东北老话大街都读作大该,四年前吧有个ri本浪人当街杀人,把一个挑大粪的给杀了。巡捕们,也就是现在的jing察也不敢管,小鬼多嚣张啊。东边火车站还驻扎ri本三百来号人呢,巡捕们要是敢抓小鬼,他们立马派兵来,到时候死的人更多。我姐夫就是当时在张大帅手下当巡捕,没法。现在好多了,大石桥火车站的小鬼的军队也撤了,ri本浪人也不来闹事了。我估计要不是尚武大元帅横扫欧洲和俄国,扬我国威,小鬼也不会吓成这样。” 王茂如与众位相视一摇头低声笑起来,徐鼐霖问道:“那么说现在小鬼怕了吧?” 正巧楼下有人叫,小二便说道:“不好意思了各位爷,那边也要上菜,等一会儿我过来跟你们聊啊。” “谢谢小哥了。”严复道,等小二下去之后才说:“秀盛,托你的福,ri本人不再嚣张了,民众能过好ri了。” 王茂如与严复是多年好友,便笑道:“夫可别这么说,这是所有人的功劳,并非某一人之力,岂可独占其功。”又道:“军舰明ri才到,今ri我们把酒言欢吧。” 徐鼐霖劝诫道:“今ri小酌即刻,晚上海军总长萨镇冰抵达营口,还要接待一番。” 何如飞道:“徐理事有所不知,萨总长虽为军人,却是福建sè目人萨氏家族,其族规定不饮酒。” 蒋方震也少饮酒,便道:“这还好。” 王茂如举杯道:“诸位,共举杯,第一杯,我们敬为国捐躯的中人。”大家听罢便连忙倒上了酒,这第一杯酒不喝不行,就连少饮的蒋方震也举杯痛饮,第一杯酒后王茂如又举杯道:“诸位,这第二杯酒敬甲午年间牺牲之我国海魂,北洋水师。” 诸位疑惑起来,徐鼐霖举杯道:“秀盛,这是何意?” 王茂如道:“甲午水师虽战败,却非战之失,乃输在了后勤和指挥上,输在了君主上,可怜诸多名将沉于东海。一国之强盛,先强于国民自尊心,再强于军队。其中陆军海军是左右双拳,陆军强大也只是一只胳膊健壮,海军也强大才是双臂有力啊。这第二杯酒,我们敬甲午前辈们。”大家也痛快饮下,王茂如刚要倒第三杯,蒋方震忙道:“秀盛慢慢喝,慢慢喝,再痛饮下去,我便先醉倒了。”众人大笑不已。 正在此时,小二又端着剩余的四样菜来了,道:“各位爷,小的来了,诸位让一让,这是小店特sè熏狗肉,诸位尝尝。”放好菜之后才说道:“诸位刚刚问我是不是小鬼怕了,这话也对也不对。为啥这么说呢,小鬼怕是怕了,但是心中不服啊。上两天我上街上买菜,人多拥挤碰了一个ri本浪人,你们想想啊,人多难免磕磕碰碰的,咱自认为磕碰到别人是自己的错,便先道歉了。那ri本浪人若是四年前就算拿刀杀了我都有可能,这次就骂了我几句,就走了,这给我可是吓得半死。你们,要是小鬼真怕了,就会把咱们当平等的对待,要是大鼻碰了小鬼,他们会骂吗?肯定不会,我碰了他们就挨骂,说明他们心里没得起咱们中国人。现在他们怕的是尚武大元帅,不过啊我小鬼将来肯定没安好心。咱们尚武大元帅横扫欧罗巴和俄罗斯,还没有揍过小鬼,要是什么时候他死揍小鬼,他们才知道怕。以前我上街的时候街上的二窜罗斜眼老欺负我,我实在气不过就把他打得半死,现在呢,我一上街遇到罗斜眼他就对我点头哈腰的。小鬼也是这尿xing,不把他们打出屎来他们肯定不老实。各位爷,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王茂如朗声笑道:“好,好,好,小二哥你是个明白人,奇才啊。”其余人也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