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九十四章 张宗昌乱京师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九十四章 张宗昌乱京师

陆陆续续许多百姓也来到了各个舰船上参观,由于现在这支舰队大多数都是英国船员,百姓们参观的时候没多大认同感,而这支舰队要到秦皇岛海军基地才正式交付,现在只是英国人为了向中国人展示才改变航程先行抵达营口。 营口海军阅兵之后,国防军海岸jing卫队北海舰队终于向秦皇岛海军基地出发,海军总长萨镇冰,东北海军军校校长刘冠雄也随之前往。而除了从北海舰队搬下来的一百台劳斯莱斯90马力汽油发动机外,还有两个英国工程师以及大量的劳斯莱斯公司赠送的英文发动机资料。王茂如立即将这两个人才送到了位于吉林省滨江州的双城县东北第四兵工厂,同时王茂如为了留住这两个工程师,不单单给他们配备了漂亮的俄罗斯少女,还给他们开除高新,并建立国防军军工大学,聘请这两人做东北军工大学的教授,招收各个大学的理科人才,学习机械制造机械加工共工业工艺。 两个英国工程师没想到自己被这样重用,尽管他们都是基督徒可是基督教对于情人却不限制,两人在这里享受着金钱,美女,权力,地位,可谓是风光至极。 而各地记者相继将北海舰队巨幅照片刊登在各地报纸上,也引发了各地国人狂热的海军追逐cháo。一个国家的海军力量最能反映这个国家的自尊心。尽管此时民国海军军舰多是二流或者三流军舰,和ri本比不了。更没法和英美法相比,但是庞大的舰艇和亚洲第二的吨位数。却使得国民的自信心得到极大的加强。只是在这国民自信心提升到背后,是王茂如所在zhèng fu背负着每年一千三百万的海军军费。 英国人在接受完尾款之后,留下大约两百名海军教员便撤离了,而北海舰队也仅仅有一千名水手和两千名海军陆战队,舰长等人奇缺。不过沈鸿烈和刘冠雄四处拉拢,并且在萨镇冰的帮助下,海军第二舰队开始从南京,准备归拢在秦皇岛。这样一来,中国海军所有舰队都将集中在东北海军麾下。 各军舰名称仍然保留,并未更换,有人建议将老人星号战列舰改称定远号,将复仇者号战列舰改称镇远号,沈鸿烈向王茂如禀报。王茂如想也未想拒绝道:“此举必定引发中ri外交冲突,当下之事。还是不要四处招摇的好。中国海军实力弱小,经不起瞎折腾。”当然,改为定远号和镇远号还有种让王茂如觉得不吉利的意味,他不想海军将士将来在发生海战的时候有甲午海战的yin霾,而且这两艘战舰只是为了训练更多的海军准备的练习舰而已。 为了拉拢如今在zhèng fu不受重视的海军,王茂如派遣张奎安前往běi jing开始游说各个官员。尤其是海军司令部。 当张奎安来到běi jing游说的时候,却看到běi jing城乱成一团,竟然有士兵当街抢劫和军jing对峙,大为惊讶问起京畿戍卫部队的人怎么回事。得知原来是隶属于皖系的第六混成旅张宗昌所部欠饷引发兵乱,张宗昌一个人跑到租界里去了。把部队丢在一旁。京畿戍卫部队得到命令,不得参与直皖冲突。只能作壁上观。 倒是běi jingjing察部门宁可冒着与第六混成旅交战的危险维持秩序,张奎安打听了一下,京师jing察厅长厅长是皖系老人吴炳湘,后台硬的很,手下两万名jing察,因此倒不怕张宗昌的乱兵。běi jing百姓一直以来都不待见jing察,认为他们只会欺负老百姓,倒是这次对jing察印象好了起来。但是很显然,第六混成旅的兵乱目的直至大总统徐世昌,给徐世昌以压迫,希望他能够取缔吴佩孚以及曹锟的兵权。 张奎安有感于běi jing城之乱,再对比一下东北,还真觉得关外生活更好一些。 好在这场第六混成旅的兵乱没有维持多久,附近驻扎着第十九混成旅控制住了局势。 第十九混成旅就是徐树铮练的三师五旅之一的参战军第三混成旅改编而成,战斗力比第六混成旅强的多。第十九旅旅长褚其祥率军平定了第六混成旅兵乱之后,杀了一部分人,引发了张宗昌的不满。 张宗昌本想到徐树铮面前告状,可惜徐树铮哪有心思放在他身上,将他打发下去,让他部队去做对阵直系的前锋部队。张宗昌越想越不是滋味,感情好,刚刚让我演戏给徐世昌看的是你,这会儿把我当炮灰送到前线的也是你,合着我跟你老半天连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张宗昌心里不是滋味起来,寻思能不能换个东家,在得知国防军司令王茂如的代表张奎安来到běi jing,正在海军总长萨镇冰家中做客,于是拎着两斤西瓜跑到萨镇冰府上求见张奎安。 张宗昌是个赳赳武夫,书读得不多,不过打仗到是有一番勇气,而且心直口快,直接就在萨镇冰家中说道:“俺别的事儿也不求,只求秀帅给俺一口饭吃,给俺们第六混成旅一口饭吃。” 张奎安在萨镇冰家中好不尴尬,这话不能乱答应,现在běi jing当政的还是皖系,若是答应了这不是打皖系的脸吗?而且接下来国防军权限提升要皖系的支持,不宜在此时得罪皖系。于是张奎安笑道:“张将军严重了,都是国家军队,若是张将军有心,可以自行前往长chun投靠秀帅。” 张宗昌大大咧咧地摆手道:“诶……这哪能行啊,哪有不带见面礼的,我这混成旅就是见面礼了。再说国防军嘛,怎么说也是正规军,我手下的兄弟们也愿意当国防军,只要能保证军饷就行。” 张奎安笑道:“这倒是能保证,国防军从不欠饷,这一点张将军无需担心。” 张宗昌立即叫道:“那啥,那就说定了啊,得了,我看你好像跟萨总长有啥秘密要说,我就不打扰了,俺走了啊。”抱着拳头对萨镇冰说道:“萨总长,祝您老人家长寿,吉祥啊。” 萨镇冰苦笑着拱手告别,见张宗昌走远了,便对张奎安说道:“这家伙,还真是莽撞啊。”张奎安也苦笑着摇摇头,萨镇冰又道:“秀帅将来取得权势了,归附于他的人也会越来越多,其中鱼龙混杂,有真心帮助的,有虚情假意的,也有想要利用的。而后还得三思而后行啊。第六混成旅兵乱,说起来还是这狗肉将军惹的祸,我不相信他是被迫,肯定暗中主使。” 提到张宗昌的人品,两人都不屑一顾,这人也是三姓家奴,越混有出息,只是打仗不行,谁把军队交给他都能让他给打散了,可偏偏谁都对这种没心没肺的人信任有加。大jiān似忠,说的就是这种人,将来还会出现一个比张宗昌还大jiān似忠的人,冯玉祥。 张奎安道:“我相信秀帅有方法治得了这种人。铭公,您分析,直皖之战何时会开始?” 萨镇冰笑道:“怎么?想要趁着直皖之战提出国防军扩充计划?” 张奎安笑道:“瞒不过铭公啊。” 萨镇冰叹道:“直皖之战何时开始,其实是看胡帅张作霖啊。不过我预计,若是打起来,皖系却不一定能占到便宜。由张宗昌闹饷就可看出来,皖系财政压力极大。如今外面一张面值十元的交通银行银票,却只能换来一块大洋。” 张奎安摇头道:“怪不得我近来听闻北大教授工资已经涨到了三百银元了,原来却是交通银行银票。” 萨镇冰道:“皖系主持zhong yāng已然怨声载道了,且看吧,皖系倒台之ri不远矣。” 张奎安在běi jing四处联络,并且通过副总统孟恩远见到了大总统徐世昌,徐世昌如今也惶惶不可终ri,得知王茂如的使者,立即接见了他。当张奎安提出国防军下辖三军,即陆海空三军之后,徐世昌并未表示反对,反而以王茂如支持他做总统为条件。张奎安心知王茂如不在乎谁做总统,有人喜欢这个总统瘾,即使是个傀儡也喜欢坐在这个位置上,毫无疑问徐世昌就是这样的人。他立即代表国防军宣布坚决支持徐世昌做总统,徐世昌也表示愿意支持王茂如的国防军三军改革计划。 作为国防军外涉处代表,张奎安负责的是国内的关系,他和顾维钧是两种类型的外交家,顾维钧是典型的新时代美式外交家,注重的国际法,国际关系,对外谈判等等讲求方式方法。而张奎安则不一样,他是典型的中国式纵横家,做事不讲求方法,只讲求效率,同时比起顾维钧来说,他更熟悉中国的人际关系和利益关系。王茂如把他放在处理国内军阀上也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正式张奎安的独特,让他让人不让地成为了许多军阀的座上客,其实看的还是他身后的王茂如,和王茂如手下五十多万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