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九十五章 内战前夕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九十五章 内战前夕

此时,年逾五十六岁的段祺瑞坐在参战军司令部内,着地图上敌我实力分部图,疲惫地揉了揉头。民国的人平均寿命才三十七岁,而能活到五十六岁,段祺瑞已然觉得自己到了知天命的年纪,这辈做过师长,做过陆军总长,做过总理,拼的不就是为了统一中国吗?目睹了清末惨遭八国联军迫害,ri俄在中华土地上交战,屠杀中国人,这让军人出身的段祺瑞无法忍受,他发誓让中华民国成为世界上的一流国家,让中国人不再受到欺辱。可是谁能理解他呢?每一个人都是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国家的利益,为了权力,不惜出卖国家。(每个人都这么想别人,包括在曹锟张作霖和王茂如眼中的段祺瑞,又何尝不认为段祺瑞是在卖国,而自己才代表着正义呢) 他喝了一口茶,可是疲劳感却消逝不去,这种疲劳并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对于局势的控制,越来越脱离自己。作为皖系老大的他越发感觉无力了,嘴仗上和直系斗得不亦乐乎,但是实际他们心里也没有底气,皖系的军队上一次败给东北军后,经过发愤图强,现在尽管面貌一新,可是他觉得张作霖似乎越来越靠近直系,如果西北军和直系联合在一起,皖系必败无疑。趁着张奎安在京城四处活动之时,他邀请张奎安来到他的公寓。 受到段祺瑞的邀请之后,张奎安倍感受宠若惊。便jing心准备了礼品来到段公馆。两人细谈了许久,内容无非是希望王茂如站在他这一边。国防军能够支持他。张奎安装作无奈说秀帅承诺国防军不越长城,若是干预了直皖之争,岂不是失信于民?段祺瑞哽了一下,这的确是个问题,直皖之争再起波澜主要还是王茂如承诺不越长城,让直皖有了闲心吵架动手。可是皖系眼着自己实力不济,却也不能不想办法啊。张奎安道:“秀帅无非是想要海军而已,只差一个名。敢问督公zhèng fu若是将海军送给秀帅,其节约的经费是不是足够督公练更多的陆军师?秀帅没有野心想要涉足中原,他要在关外防备ri本,要了海军也只是因为想要防备ri本啊,督公还有何放心不下的呢。” 段祺瑞问若是将海军给了王茂如,zhong yāngzhèng fu将有何好处,张奎安道:“若是将海军划给秀帅指挥。秀帅私下对我说,可以保证直皖之战即使皖系落败,但zhèng fu绝对不会倒。”段祺瑞考虑许久,还是没有答应,于是张奎安辞别而行。 次ri由副总统孟恩远提议,民国海军经费巨大。zhèng fu时常欠薪,不如将陆海军统一划归国防军统一指挥,同时成立国防军空军,组成国防军三军司令部。如此一来,全队统一受大总统指挥。国家早ri实现统一。大总统徐世昌和总理靳云鹏将提议移送议会,安福系议会在徐树铮暗中主使下否决了这份提议。议长王揖唐斥责说孟恩远完全是想给东北系争取利益,将国家利益置于何处。孟恩远则大骂王揖唐连国家形式都不懂,陆军海军每年花销如何都不懂,完全是纸上谈兵之辈,如此不识时务的议长,不如回家生孩去。王揖唐气得一甩袖走了,整个议会只好推迟到下一天。又一天后,王揖唐因受不了孟恩远的无理谩骂,提出辞去议会议长一职,段祺瑞好言奉劝,王揖唐这才留任了下来,却让许多人失望不已。 孟恩远态度坚决,倒是把段祺瑞也气得够呛,大骂孟大茶壶匹夫,孟恩远指着段祺瑞鼻大骂祸国殃民屠夫,好嘛,两个北洋元老干了起来。这时候谁也不敢插手,谁敢动孟恩远?他背后可是站着五十万国防军,王茂如的确是承诺不入关,可是要把孟恩远给收拾了,为了报仇王茂如定然会挥刀南下。尤其是山海关掌握在王茂如手中,人家是想入关就入关,入关之后一马平川。 经过孟恩远和王揖唐这一番唇枪舌战和闹剧,国防军夺权的行动尽管没有成功,但王茂如的触手已经触及到了běi jing自然是毫无疑问的了。皖系的人人心惶惶起来,王茂如的确是要入主běi jing了,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张奎安只是打前站的,便已经如此嚣张,若是王茂如来了,皖系岂不是全都给赶走吗?众人不禁腹诽起来。 张奎安密电王茂如说自己已经尽力但是此次没取得成功,王茂如回复说这无妨,岂能事事顺心,等皖系求着咱们的时候再作打算。不过张奎安倒是和běi jingzhèng fu的诸多官员打下了关系, 频频出入各个交际场合,俨然成为王茂如的发言人一般,受到各军阀拉拢。他敏锐地察觉到,zhong yāngzhèng fu实际上并不是两部帮衬,很显然,徐世昌想通过直系打击皖系,将皖系赶出zhong yāng。而皖系尽管叫嚣的厉害,可实际上从上次来,皖系后继乏力,全靠段祺瑞的老脸在这里死撑着。张奎安密电王茂如,请求秀帅早ri挥军南下,取得先机,尤其是察哈尔驻扎的国防军第七师团,从张恒到běi jing,只需要两天的车程,可以说至少可以一下而定zhong yāng。 对于张奎安的建议王茂如暂时没有做出回应,他已经预料到了皖系的矛盾和窘迫,但是他内心矛盾重重,zhong yāng的水太深了,一旦他打下来běi jing,手下人定然会把他架在那个位置上。而各国为了争夺利益,皆将矛盾对着那个位置,那样一来他就是会成为出头的榛了,可是这又是最快的统一方式,因此他内心很是矛盾。 出于自保的想法他认为现在应该让皖系继续把持zhong yāng,他与蒋方震,张孝准和雍星宝详谈。雍星宝说何不直接我军南下,王茂如用指挥棒按在ri本岛上,众人了解于心,纷纷感慨。随后大家之后认为尽管纸面上直皖奇虎相当,然而直系有拳头部队而皖系多是拼凑部队,因此未来可知直系必定会获胜。且直系是光脚的,皖系是穿鞋的,直系赌胜了立马成为zhong yāng,所以直系肯定比皖系更拼命,直系获胜极大。 王茂如叹道:“直系多是打垮了皖系,将来就是与我们直接面对了,北方将无对手。”便对手下说:“所以直皖之战,皖系至少不能败。” “我均不宜直接插手,倒是可以假手他人。”蒋方震道,“我张作霖虎踞西北,倒是有野心进入河南,可是河南是直系地盘,不如……” 王茂如摇头道:“张作霖没那么傻,他才不会跟直系争抢,我估计他要么下四川,要么夺山西,向北向西都是我们国防军地盘,他不敢打。下四川也是一步险棋,四川人排外,前次冯玉祥想要趁机进入四川,不也是被四川诸军联合起来给赶了出来吗?张作霖估计应该是打山西,这才是他能够获得最大利益。他肯定不会做我们的刀,还需另想方法。” 蒋方震叹了口一口气,道:“要不是ri本人如刺在喉,大军早就可以挥军南下一统中国了。”王茂如也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有一利必有一弊,所谓世事无常,他怎么能想到自己现在会成为北方之王呢。 此时全国似乎都在作战,南方广东以陈炯明为司令的国民党军队向桂系发起进攻,四川内又开始了战乱,而中原直皖大战即将打响,北方王茂如派遣的国防军青龙军团与苏俄游击队展开激烈交火。 这些游击队并不属于布尔什维克,根据王茂如与布尔什维克达成的秘密协议,外东北应该直接让给中队,但是这些人是生长于此的俄罗斯人,他们表示愿意从布尔什维克中退出来,也要守住领土。布尔什维克选出开除他们的布尔什维克党籍,这些人在没有补给,没有支援,弹药奇缺的情况下,艰难地反抗着。而夏天的到来,也使得局势对国防军越来越有利了。 民国九年六月一ri,直系与张作霖西北军达成协议,组成联盟共同对抗皖系。 民国九年六月五ri,段祺瑞成立定,并自任总司令,并以徐树铮,段芝贵为帅,向山东以及河南进军。曹锟立即组成讨逆军,联合直系军队,对皖系给予还击,并以吴佩孚为前敌指挥,率领直系军队从河南向直隶发兵。 民国九年六月五ri上午,王茂如立即下令驻守察哈尔的国防军陆军第七师团姜登选部,锦州的国防军陆军第二师团赵增福部,热河的国防军第十四师团许正义部立即集结,准备越过长城直抵běi jing。王茂如下令以陆军第二师团,第七师团,第十四师团组建为麒麟军团,赵增福担任军团长兼第二师团师团长,军衔提升为上将,张孝准担任麒麟军团临时军参谋长抵达山海关。一旦王茂如一声令下,国防军将从东西北三个方向直扑běi jing,控制zhong yāngzhèng fu。同时王茂如要求杨度和李文立即撰写檄文按表不发,勒令直皖双方激战袭扰民众,国防军出于保护京畿百姓的目的,要求双方各回各自辖区。 当然,这一切还要直皖到底能不能打起来,全国的目光都在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