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九十六章 直皖之战(上)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九十六章 直皖之战(上)

而在此时,江苏督军府内,江苏督军李纯也陷入了矛盾之中,他将手下将领叫了过来,包括江苏陆军暂编第三师师长陈调元,暂编江苏陆军第四师师长宫邦铎,北洋陆军第六师师长齐燮元,江苏陆军参谋长赵瑞龙,76混成旅旅长张仁奎,北洋陆军第十九师师长杨chun普,督军公署参议李廷玉以及诸位军官,而李纯的女婿冯尹彬新婚燕尔不久,却也立于一旁。此时的冯尹彬已经由督军府卫队长升任为督军秘书并身兼江苏陆军译电处处长、督军府护卫团团长、南京城防司令总计四个职位,以二十三岁成为赫赫南京城防司令,不得不说其冯国璋孙的身份起了很大作用。 直皖之战其实是曹直与皖系之战,与冯直无关,但是冯尹彬在李纯耳边说道:“无论曹直还是冯直,其对手只有皖系,若是趁此时机攻打皖系,驱逐卢永祥,则大事成矣。” 李纯只觉得有道理,于是向参谋长赵瑞龙询问,赵瑞龙思虑再三说不如坐山观虎斗,冯尹彬大急道:“坐山观虎斗何尝又是一种坐失良机。” 李纯问道:“你在东北军许久,若是东北军该当如何?” 冯尹彬道:“秀帅绝不会放过任何良机,他只会自己争取利益,绝不会假手他人。” 李纯考虑了一会儿,便一拍大腿道:“好,召集所有军士开会,商量打下淞沪府,驱逐卢永祥。” 临开会之前。李纯用力地吸了好几口大烟,这才有jing神召开会议。当李纯提出要攻打上海。驱逐浙江督军卢永祥的时候,众人吃了一惊,因为李纯这个人是特别保守的一个人,或者说这人小心翼翼,从不主动发兵攻打谁。可是现在督军李纯提出攻打卢永祥,这不符合他的风格啊,。众人纷纷追问,李纯起先还说的有劲。打下江苏上海如何如何,可是问得多了,变前言不搭后语来,回头频频找人,于是大伙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李纯身后站着的女婿冯尹彬。 冯尹彬见李纯刚刚起的jing神头又萎靡了,心中未免有些不起自己的老丈人了,被手下追问居然没了jing神。又犯了大烟瘾,这怎能成为一名督军。国防军自王茂如开始,没有一个抽大烟的,可是北洋陆军呢。在座的诸位,除了自己全都抽大烟,尤其是自己的老丈人更甚。一天到晚离不开大烟枪。冯尹彬笑道:“诸位,一个江苏,便满足了吗?谁不知道上海花花世界,是不知道浙江富得流油。此时正在直皖大战之际,只要直皖一开战。我军便长驱直入,豪夺上海滩。并联合江西督军陈光远。两军夹击浙江,就不怕吃不下卢永祥的三万士兵。” 几个军官相互低头交流,李纯却打着哈欠流着哈喇说:“我大家都累了,不如咱们休息休息,抽一口大烟再说吧。”诸位军官忙说好,唯独冯尹彬心里暗暗着急,这都什么时候还抽口大烟,但心里再急却也无可奈何,自己的老丈人烟瘾犯了,此时阻碍他抽大烟,指不定他会咋样呢。 在大家休息纷纷抽大烟的时候,冯尹彬便打算再继续劝李纯,只见李纯挥挥手笑道:“不急不急,军国大事,哪有一天两天就作出决定来的,岂不莽撞乎?”冯尹彬心中微微叹气,走出老虎厅,见到督军近卫团一营长黄百韬走了过来,小声地说:“冯司令,属下有事禀报。” “讲。”冯尹彬皱眉道。 黄百韬道:“借一步说话,此处人多口杂。” 穿过督军府后巷来到后花园,四下无人,冯尹彬道:“好了,你说吧。” 黄百韬立即说道:“并非属下是非多,也并非属下舌头长,只是……” “有话直说,别吞吞吐吐的。”冯尹彬怒道。 “据我手下卫兵报告,督军副官皮永强与四姨太似乎……有染。”黄百韬立即说道。 冯尹彬道:“不可胡说。” 黄百韬道:“属下禀奏,句句属实。” “可掌握证据?” “物证没有,人证却很多。” 冯尹彬想了一会儿才说:“此时不可外传。” “是。”黄百韬道。 冯尹彬低声道:“给我把皮永强监视起来,还有他最近的行程也要监视好,南京城里他飞不出我的手掌心。” 黄百韬点头说是,又问:“用不用把他给…… “不。”冯尹彬道,“留着他,对咱们有好处。” 黄百韬说了声是,便着手安排人监视起皮永强来,而皮永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心想李纯终于快不行了,自己可以不用偷偷摸摸的了,岂不知他的一举一动早在有心人的算计之下。 等冯尹彬吸了一根烟沉思了一会儿未来将何去何从,他也有野心,可是从小寄养在别人家的他,更加实际,他知道未来的中国属于国防军的。自己出身于国防军,这是一个优势,而且自己比秀帅小十三岁,只要自己干得好,将来肯定能成为秀帅的继承人。只有坚定的抱着国防军的大腿,从国防军这棵树上才能爬上去。江苏督军李纯是自己的岳丈不假,可是自己和妻的感情说起来没有多少,更多的似乎是利用。他感慨了一下,自己还真是会利用关系,甚至利用自己的优势。如果自己将来为国防军立下大功,例如将江苏献给国防军,那么重回国防军体系便不再难了。冯尹彬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自己是冯国璋孙的这件事,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好处。 当他走回去的时候,却见到大帅府的老虎厅忽然来了很多医生,内心吓了一跳表面不动声sè问怎么了,谁生病了?但内心之中也知道,肯定是李纯生病了,否则不会动这么大响动,连南京最有名的ri本医生松本大夫都来了,以及德国教会医院的莱格尔医生,这两个人可是很不对付的,更别说还有老中医,也只有李纯生病才会把南京城中外名义全都给聚齐过来。立即有jing卫说刚刚督军去厕所回来,因前几ri南京下雨,厕所台阶长了一些青苔,李纯不慎踩在青苔上滑到受了伤。冯尹彬连忙去里屋,却见几个大夫正拜别,李纯手下第一大将齐燮元站在床头叹了口气,回望见到是冯尹彬,便道:“继华,过来一下。” 冯尹彬走了过去,道:“齐师长,山帅他没事吧?”齐燮元道:“大体没事,只是伤了腰骨,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刚刚吸了口大烟,睡了。”冯尹彬点了点头,叹道:“来攻占淞沪一事,要拖延下去了。”齐燮元苦笑道:“继华,你想的太容易了,诸位将军不是不想打,只是唯恐被皖系和曹直占据江苏啊。”冯尹彬忧心忡忡地走了,齐燮元目光深邃地着他,心中泛起杀气,脸上却露出冷笑的神情,这一幕被皮永强在眼中,连忙低下了头。 李纯的伤越发严重起来,几ri之后恶化到不能行走了,每ri靠着鸦片度ri,竟然都不进食了,冯尹彬忙揪住大夫问为何如此,大夫说道:“山帅一直以来严重依赖鸦片,已经将身体透支了。”李纯自知距离大限不远,便招呼冯尹彬代笔,他口述写遗书。 冯尹彬拒绝道:“岳父大人,万勿说丧气话,你好好养身体,必须要多吃些东西。”坚决不肯代写遗书,其新婚妻李琳常伴父亲左右侍奉起来,回家也说父亲ri渐消沉。 江苏督军李纯似被一场疾病击倒,实则是多年来吸食大烟早就掏空了身,而且烟瘾越来越重,尚有年幼幼天生痴呆,便是因为他吸食大烟后于五夫人所生。而因为吸食大烟,他的身体机能越发下降,近几年很少临幸姨太太了。李纯算是军阀之中姨太太最少的一个,也给他留下了不好sè的美名,实则原因是身体不行心有余而力不足。 李纯病倒的时候,恰逢直皖之战开战之际,皖系两路兵攻打,直系以吴佩孚为主力,率领两个师九个混成旅与皖系十二个混成旅对抗。直皖双方刚一交战尚未接触,西北军张作霖立即宣布成立安,向山西进军。 山西军阀阎锡山完全没有想到,这本来是直皖之间的战争,张作霖插一脚顶多跟皖系作战,怎么打起自己来了?晋军仓促应战,三ri之内接连被安攻陷了荣河县,万泉县,汾城县,洪洞县,赵城县,蒲县,汾西县,沁源县,浮山县,安泽县整个晋南尽在张作霖手中。大批晋军被俘,许多人望风而逃,不过所幸山西重镇都在晋中和晋北,且山西多山地,张作霖亲率大军攻晋却也非一帆风顺。 阎锡山治下的山西,人民比起其他地方富裕。从民国开始以来没有兵祸之乱,可以说是民国百姓的一处世外桃源了,因此对张作霖的定极度反感。随即忽然冒出很多股保民军安民军纷纷sāo扰定,张作霖的八个混成旅却因为后勤受扰,无法一时之间攻取山西,陷入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