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九十八章 纳兰师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九十八章 纳兰师傅

此时不单赵增福还有很多军方人员纷纷上书请求秀帅下令南下平定zhong yāng之乱,zhèng fu之中一些人也纷纷上书,尤其是以袁世凯的旧幕僚们为主,杨度等人跑来劝说王茂如挥军南下直取zhong yāng。而袁克定一瘸一拐地走来,对王茂如说道:“秀盛,直取zhong yāng已经瓜熟蒂落,不能被直系占得便宜啊。”在他们来,王茂如的犹豫似乎有些考虑过多,其实王茂如考虑的也是太多了。他担心ri本人,是基于后世对ri本发动侵华战争的决心,自己的东北五省比起历史上张作霖的东三省经济实力,军工发展,工业能力和铁路,人口,土地,物资都要强大,如果这些被ri本疯狂的夺取,那么ri本陆军将会比历史上更加强盛,而导致中国更加陷入苦难之中。 王茂如回到家中之后,但见家中之人都着他,王茂如很是奇怪,便问你们着我做什么,大夫人乌兰图雅扶着一位老者走了过来,王茂如定眼一,却是纳兰海昇,连忙恭敬道:“纳兰师傅,您来了。” 纳兰海昇上下打量他方笑道:“果真有。” “有什么?” 小女儿采薇忍不住叫道:“爹,白胡老爷爷说你有帝王之气,他说你头顶冒烟,我咋没着。” 感情好,大家这么直愣愣在是收了纳兰海昇的蛊惑,把自己当稀罕了。王茂如好奇好笑地挥手道:“都下去吧,哪有的帝王之气。我跟老先生说说话。” 乌兰图雅带着大家唱了一声喏便都散去了,王茂如扶着纳兰海昇坐在一旁。苦笑道:“纳兰师傅害我也。” 纳兰海昇笑道:“何必如此,你若是心中没有这个想法,便不会被我的话肆扰。” 王茂如哈哈大笑,指着纳兰海昇道:“纳兰师傅还是这么睿智。” 纳兰海昇道:“最近是不是睡不好?来,我给你诊一诊脉。” 王茂如惊讶道:“纳兰师傅会诊脉?”便把手递了过去,纳兰海昇道:“儒道法不分家,便是医术中也藏有儒家思想。”他一边诊脉一边说道:“儒家讲天地纲常伦理,这人啊。也要符合天地纲常,你一草一木一要一毒,无不蕴藏儒家哲理。”王茂如笑道:“纳兰师傅话中有哲理,可惜我是听不懂,这算不算是对牛弹琴焚琴煮鹤?” 纳兰海昇哈哈大笑,道:“倒也不是,你这人若非大智若愚。就是大愚若智了。”他随即说道:“最近你心事太重,肝火旺盛,冲了经脉,是不是眼睛有时模糊,早起的时候眼屎较多?”见王茂如点点头,道:“这主要是心病。我给你开了药,你也去不了根。容我猜上一猜,你的心病是什么,是不是犹豫是否要南征平天下?” 王茂如点头道:“纳兰师傅不出关,真乃国家一损失。” 纳兰海昇莞尔。捋了一下山羊胡,道:“我只是纸上谈兵而已。你这种杀伐果断之人才行,俗话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书生意气啊。”随即又道:“南下与否皆在一个字。” “什么字?”王茂如瞪大眼睛问。 纳兰海昇双目一睁,一拍桌厉声道:“赌!” 王茂如一愣,却没想到他这么说。 纳兰海昇道:“世上哪有十全十美只赚不赔的买卖,你南下若是输了,也不会赔得倾家荡产,若是赚了,可是赚了个天下造福黎民啊。想当初我先祖皇太极入住中原,哪会想到会一战而赢中国,成就大清两百六十年王朝?秀帅,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你有这个命,现在有这个运,命运此时便在向你招手。” 王茂如被他一席话顿悟,自己这许多犹豫,源于自己的不敢赌博,地盘越大权力越大,自己的胆反而小了起来,以前那种拼劲都给忘了,他长揖到地道:“感谢纳兰师傅一席话惊醒秀盛,受秀盛一拜。” 下定决心的王茂如立即召见与蒋方震雍星宝以及四总负责人,王茂如决绝道:“南下,南下,定下来了!”随后大家策划起来,所有人都认为现在可以趁着ri本把注意力放在同英国人争执的时候,出关占据地盘,至少直隶山东两省可以占据。尤其是皖系外强中干,不过直隶是直系地盘,山东是皖系地盘,想要取得这两个地方不得罪人不行的。 “现在的步骤是,咱们一脚迈过去,迈到哪里为止。”蒋方震还是稍显犹豫道。 雍星宝这个主战派此时也被王茂如忽然的雄心壮 志吓了一跳,害怕钢硬易折便道:“占据běi jing城,虎视天下,狭天以令不臣即可。” 蒋方震便摇头道:“běi jingzhèng fu只是名上的zhèng fu,已经名存实亡了。” 王茂如笑道:“我要的就是这个名,有了这个名分,陆军改制就会很快完成了。” “秀帅现在不会真要争天下吧?”蒋方震道。 王茂如笑道:“我也想尝尝坐镇zhong yāng的滋味啊。” 蒋方震依旧奉劝道:“坐镇zhong yāng好是好,可是那时火炉zhong yāng,有什么屁事儿都怪罪zhong yāng,还不如闷声发大财,让给他人又何妨。” 王茂如道:“谁说běi jing城就一定是zhong yāng了?”蒋方震和雍星宝错愕起来,běi jing不是zhong yāng?这话里是什么意思? 随后王茂如立即下令麒麟军团赵增福部立即南下,直扑běi jing,抢在直系之前进入běi jing。进入běi jing之后立即控制住běi jing,任何军队但有反抗,一律或者格杀或者缴械,同时军队做好与直系军队交战的准备,如果直系要求进入běi jing则不要理会,直接与之交战。他对赵增福的要求是,皖系一旦战败,立即封锁běi jing城,同时要求直系不得进军běi jing,收拢皖系败军。 赵增福携带麒麟军团浩浩荡荡地三路出发,而总后勤部的补给大军也源源不断地跟进,整个国防军作战系统慢慢地启动了,无数的国防军军人沿着铁路,陆路,海陆涌入关内,天上的飞机飞艇也即使地向关内飞去,这次麒麟军团入关,只是配合的飞艇便有两百艘,飞机达到一百架,几乎占据了国防军空军力量的百分之七十以上,足以出王茂如对麒麟军团的厚望了。为了在直系之前占领běi jing,阻拦其背上,王茂如直接给空军下令,不管是飞艇还是飞机,遇到直系军队,立即给予攻击,利用突然的攻击让直系犹豫,为陆军争取时间。 民国九年六月三十ri,王茂如发表通电呼吁和平,表明直皖都是中团,最好不要分家,总统还是总统,总理还是总理,并且呼吁双方不要sāo扰百姓,不要虐待俘虏,不要纵兵抢掠,并以保护百姓的名义,派兵入关调节双方战局。 曹锟坐在司令部,正准备收拾一切北上进入běi jing,心里想着进入běi jing首先要做什么,一定要把副总统这个副字去掉。副总统只有一个孟恩远就足够了,自己应该是大总统。副官此时急忙地拿着电报跑了进来,报告道:“大帅,大帅,坏事了,坏事了!” 曹锟道:“何事?” “国防军入关了!” 曹锟惊讶道:“国防军入关?他们不是不入关吗?”到通电,便道:“快叫吴玉来。” 吴佩孚正在巡视士兵军队已经军营,要求士卒进入běi jing之后严格遵守军纪,不得肆扰百姓。听到曹锟的召见,立即返回司令部,了曹锟递给自己的王茂如通电,指着北方大骂道:“贼太过无耻之极,太过无耻之极。大帅!玉愿意率领十万大军抵御关外军队。” “玉,全都交给你了。”曹锟道。 正说着话,忽然传令兵跑了进来,道:“报告,前方突发战事,我军前锋三个混成旅遭到飞机轰炸,重炮全毁,两个混成旅跑散了,只有直隶第一混成旅王承斌部安全无事。” 曹锟惊得将手中的茶杯摔了粉碎,这就打起来了?吴佩孚也惊讶的不知说什么是好了,两人相互望了望,沉默了半天,曹锟道:“玉,让前锋部队停止向běi jing进发,我怀疑国防军已经进入běi jing了。” 被打散的两支队伍一支是曹锟七弟曹锳的混成旅,另一支更倒霉,是跟在曹锳的队伍后面,曹锳的军队一哄而散,结果把后面的商德全的混成旅给带着冲散了,幸好他们后方是吴佩孚的陆军第三师。一通激情扫shè,杀了百十来个逃兵,这才止住溃退之势。 曹锳本以为十拿九稳跑进běi jing城做太,岂料到让飞机差点炸死,惊吓之下留下了后遗症,以至于阳痿了。而商德全更加郁闷,因为这几天他没有休息好,好不容易打完仗了,便跑到ji院里又是piáoji又是抽大烟,痛痛快快地玩了三天。等到他玩完了之后问副官自己的军队在哪,副官便去问,结果得知,自己的混成旅没了,不是跑光了就是被萧耀南的混成旅给吞并了。而曹锟见到商德全之后将他一顿臭骂,曹锟骂完了,直接给他降职去给曹锳做副手,两人合力拉拢器一支吊儿郎当的混成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