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九十九章 “捉”段祺瑞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九十九章 “捉”段祺瑞

曹锟猜得没错,国防军的确是已经进入běi jing了,赵增福jing心准备,三路大军齐下麒麟军团越过长城之后,立即毫无阻拦地进入北其是驻守在察哈尔的姜登选陆军第七师团,更是连夜乘坐京绥铁路火车,直接扑到了běi jing城下,且只用了一天时间,比国防军总参谋部计划的时间少了一半。 民国九年七月二ri,běi jing西直门火车站,一列火车停了下来,忽然里面传来了阵阵cāo着东北口音的叫声,陆陆续续一群穿着黑sè头戴黑sè钢盔军装的士兵跳下火车并迅速占领火车站。因为直皖大战,běi jing市民本就十分惶恐,在到着一排排的黑sè更是害怕。但听见大头皮鞋敲在地上,敲得百姓们心惊胆颤。各国领事也陡然有些跟不过形势了,不是说直系打败皖系了吗?怎么běi jing又换主人了? 第七师团长姜登选一下火车,忽然哈哈大笑,难得地爆了粗口叫道:“nǎinǎi个熊的,老终于带着兵来到běi jing了,老杀入běi jing了。” 师团参谋长游书群抹了一把汗抱怨道:“怎么察哈尔和běi jing距离不远,这里惹得可以把人烤死呢。” 姜登选笑道:“老游有所不知,běi jing这地方四面环山,中间低四边高,热风吹不出去,你要张恒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张家口,是走西口的地方,一年四季都是大风,这边哪能比。” 游书群微微一笑道:“师座,现在先控制哪里?” “南苑机场。”姜登选道。“先把南苑机场给控制了,还有下令给霍斌。让他的第9旅同时给我把京畿戍卫部队缴械了,卢永贵的第20旅进城,控制běi jing城,任何趁机抢掠的地痞流氓就地枪决不用请示。”副官连忙传令,姜登选忽然笑起来说道:“老游,你猜怎么着,我大小就想进故宫,到底皇上住的家是什么样的啊。皇上吃的是什么啊,皇上老婆是不是一个个如花似玉啊,等这两天局势稳定下来,咱俩去皇宫瞅瞅啊?” “行,我中。”游书群笑道,身后一群参谋也笑了起来,有参谋说道:“那可是驻皇帝的地方。以前做梦都没想过能去皇宫,师座可要带上我们啊。” 姜登选手一挥,豪气地说道:“行,带上就带上。” 第七师团进入běi jing之后迅速有效地控制住了běi jing,原本běi jing戍卫司令王怀庆还准备打元老牌,可是他遇到的是国防军。王茂如的国防军一直以来都被排斥与北洋系统主流意外。甚至很多人都不觉得他们是民国的军队,一度一直以为他们就是“异族”军队。毕竟中国自古以来长城以北的地盘全都是异族,古代有匈奴,蒙古,鲜卑。契丹,金人等等。从来没有汉族人说在长城以北竖起大军的,王茂如算是千古以来蝎粑粑独一份了吧。 麒麟军团第二个抵达běi jing城的则是许正义的第十四师团,许正义被提拔源于王茂如的平衡之道,许正义出身绿林,属于国防军内绿林系,盖天久已经五十几岁,被王茂如升任为国防军副总司令仅仅是荣耀无比,但是却没有实际权力了,为了安抚绿林系,王茂如一定会提拔一个绿林系的旅长做师团长。而绿林系的后起之秀或者说唯一合乎标准的就是绰号小白龙的许正义。这也亏得许正义在入草为寇之前就是正规的军校讲武堂出身,迫不得已落草为寇,投奔盖天久后在王茂如地下很快受到重用。因为在讲武堂学习过,他本人虽然沾了匪气却并不是真的土匪,否则也不可能做到旅长一职。 许正义知道自己获得提拔是因为王茂如安抚盖天久,因此许多人并不服气,国防军52个旅团长,哪个不是人杰哪个不是人jing,单单他升任了师团长谁能服气。所以许正义特别想表现一把,从热河出发到běi jing这一路上尽管在路途上比张恒到běi jing短,可是张恒到běi jing有火车,热河承德到běi jing没火车不算,还一路上全是崇山峻岭,即使如此,许正义所部也仅仅比姜登选所部慢了两天而已。 就在这两天内,皖系兵败垂成,徐树铮率领手下军队逃回了天津,一清点部队,几万大军只剩下几千人,可真是败得一塌糊涂啊。正在此时,从běi jing传来消息,王茂如为了阻止直皖双方之战,维护国家和平,特地派遣新组建的麒麟军团七万两千人兵出长城,一昼夜的时间占领běi jing,软禁了zhong yāngzhèng fu的所 有官员,并且在běi jing实行军管。现如今běi jing满大街都是国防军的黑sè军装。 7月2ri,驻守于běi jing丰台军营的一直以来没有任何政治倾向的北洋陆军第一师宣布接受国防军改制,并宣布加入国防军。师长蔡成勋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国家早ri统一,吾等军人早ri盼望之,现如今加入国防军,更希望国家能够统一而已。” 王茂如也很惊讶,心说这是怎么了,怎么蔡成勋的第一师这么……诡异。 其实北洋陆军第一师一直以来都是没有政治xing的纯军队,只听zhong yāng命令,不管zhong yāng是谁。它既不属于皖系又不属于直系,因为陆军第一师的前身是北洋陆军第一镇,而北洋陆军第一镇又被称为大清近卫军,所有该师的士兵不是旗人就是汉军旗人或者关外的生活的汉人或者是běi jing天津的旧居汉人。而这些人组成的军队,最早的初衷是忠诚于大清皇帝。北洋第一师之所以一直以来没有政治xing,只忠诚于zhong yāngzhèng fu,也是因为zhong yāngzhèng fu对于皇室的优厚待遇,让这些心怀前朝的人并没有萌发不满。 而段祺瑞几次想要拉拢无功而返之后,便不在拉拢了,第一师全都是老兵油了,让他们防守还行,让他们进攻,一个个躲得比兔还快。第一师师长蔡成勋自知手下这帮兵什么德行,一般打仗的事儿从不干,也就是袁世凯活着的时候,征讨过南方革命军,然后还被南方革命军的破铜烂铁给打了回来,简直称得上是敌人的后勤大队长。袁世凯到第一师战斗力如此之若,那是又是高兴又是郁闷,高兴的是这帮旗人的确已经不善战了,不用害怕旗人们会反叛,郁闷的是,第一师不善战,自己是怎么用这些人呢?袁世凯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而第一师打仗不行,闹事倒是有一套,何宗莲担任第一师师长的时候,因为zhong yāngzhèng fu对第十师不怎么待见,于是克扣了军费,引发第一师闹饷,何宗莲因此受到牵连,这才让蔡成勋当上的是师长。 再到后来,不管是谁做总统,都把第一师放在一边不管不问,第一师尽管作为中华民国番号为第一的部队,其结果反倒像是野孩一样谁也不理会,就是一个běi jingjing察部队。而这支jing察部队,平ri不管事儿只管领饷,还总是闹事。所以北洋第一师通电支持和平,可是惊讶坏了所有人,同时也想到了第一师光荣的“传统”,心说王茂如不是善于治兵吗?你们怎么处理第一师的。 王茂如立即下令欢迎第一师加入国防军改变计划之中,并且下令北洋陆军第一师改编为国防军陆军第十九师团,北洋第一旅改为国防军50旅,北洋第二旅改为国防军第5旅,同时收拢皖系败兵组成54旅,委任蔡成勋担任国防军第十九师团中将师团长,委任冯绍闵担任50旅旅长,委任邓如琢担任5旅旅长,委任刚刚投靠的张宗昌为54旅旅长。北洋第一师原本只有一万四千人,两个旅,如今成了国防军一跃就成了拥有两万三千人的正规军,怎能不让蔡成勋大为感动。 给蔡成勋犒赏并且委以重任就是一个千金买马骨的作用,蔡成勋是第一个zhèng fu军投靠国防军的例,但是绝不是最后一个。 张宗昌成为国防军旅长的确是让很多人大跌眼镜,这个狗肉将军能干什么呢?不过随后张宗昌也是露了一手,因为他是皖系的老人了,带着54旅一路收编,竟然收编了两万多人,一个旅的规模比整个陆军师都大。 段祺瑞等人得知战败之后,乘坐火车回到běi jing城,却得知běi jing城已经被国防军给控制下来,而段祺瑞的队伍也在běi jing火车站被拦了下来。段祺瑞想走也晚了,只好被困在火车站,老大尴尬。麒麟军团军团长赵增福得知段祺瑞等人在火车站,立即赶往火车站迎接段祺瑞。 “督公,督公对不起啊,这帮当兵的眼睛都瞎,冲撞了您老的大驾,我回头骂他们,骂死他们。”赵增福一脸弥勒佛似的笑容说道。 段祺瑞心中不是滋味,心说这算是什么事儿啊,自己跟直系军队打得热火朝天,反倒让国防军占了běi jing。他心中微微一叹,脸上露出苦笑,点了点头,他不认识赵增福,这三十几岁的年轻人他哪里知道是军团长。 不过一旁与赵增福同来的张奎安作揖笑道:“督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