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章 “请”段祺瑞北上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章 “请”段祺瑞北上

段祺瑞冷哼一声,身旁的护卫却萎靡下去,与周遭一脸萧杀的数百国防军士兵相比,他们这些残兵败将还真是士气低落。 赵增福敬了一个军礼,道:“督公,请跟我来休息休息吧。请督公放心,秀帅下令维持zhong yāng统治不变,保持国家安定。接下来,我们的吧,我部将阻挡直系军队北上进入běi jing城。” 段祺瑞惊讶地张大嘴巴,半响才说道:“你的意思是……王茂如帮我?” 张奎安一脸洋溢的笑容道:“督公,你平ri可是冤枉我家秀帅了,他可是军人,维持国家稳定乃是军人职责啊。” 段祺瑞哪里会那么傻被他欺骗,没好处能入关,莫不是相当大总统了?于是追问道:“他有什么条件?” 赵增福便笑道道:“请督公支持国防军改制,拥立共和,并且国防军管辖范围由陆军上升为海陆空三军。”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段祺瑞还能说什么呢,现在徐树铮率领的东路军被直系军队围困,那可是自己的老底了,若是被吃掉的话,皖系就全完了。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徐树铮已经带队突围了,留下第十九混成旅几支部队在负隅顽抗,徐树铮逃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段祺瑞道:“可否援救东路军?” 赵增福道:“不必援救,只需要东路军宣布参加国防军,吴佩孚不敢向国防军开战。” 段祺瑞道:“便是逼着我下野了是吧?” 张奎安摇头道:“督公,您不必下野。未来国防军肯定有您的重要位置,对抗直系。只能您力缆狂澜。” 段祺瑞想了许久,问:“王秀盛准备留着我干嘛?” 张奎安摇头道:“这个鄙人就不清楚了,秀帅肯定会尊崇您的,这一点您放心。” 段祺瑞回望了一下自己身边的士兵,还有跟在他后面的儿段宏业,此时一个个垂头丧气,叹了口气皖系大势已去,大势已去啊。 段宏业道:“爹。咱们别犟着了。” 张奎安道:“历史大cháo不可逆转,秀帅五十万大军南下,挡着如螳臂当车,顷刻间土崩瓦尔。督公,为天下百姓计啊。”一旁的běi jing官员们,包括běi jing市长皖系元老王达在内的皖系官员,亦无奈地说道:“督公。为百姓计啊。” 此时忽然震天般的叫喊声传来,原来是火车站周围数千士兵齐声高呼:“督公,为百姓计!”吓得周围的市民纷纷藏了起来。 段祺瑞心内很不舒服,可是如今皖系落败,他本钱全无,又能如何重启呢?他忽然有些手脚眩晕。旁人连忙扶住了他。段祺瑞最终无奈地说道:“好吧,我支持国防军改制。”赵增福与张奎安相视一笑,立即回电王茂如,皖系支持国防军改制,皖系服了。北洋之虎,段祺瑞服了。尽管是趁人之危。但是能让段祺瑞这个盘踞北洋多年的猛虎服了,众人心中愤愤激动起来。此时车站内外爆发深深欢呼声,大家得知皖系服了,纷纷叫喊起来,大呼:“尚武大元帅!尚武大元帅!”段祺瑞在呼声中,背影显得格外落寞。 这爆发的阵阵欢呼声响彻整个běi jing城,连紫禁城都惊动了,溥仪听到呼喊忙问道:“外面什么声音?” 郭布罗荣源道:“回主,是军士再喊尚武大元帅。” “尚武大元帅是谁?” “就是尚武将军王茂如,关外枭雄。” 溥仪忽然叫道:“就是你弟弟为他战死的那个?” 荣源忙道:“我弟弟是为国而死,并非……” 溥仪崇拜道:“那他一定是大英雄了,连巴图鲁都为他战死。” 荣源这才安下心,毕竟现在这溥仪才是十四岁的少年而已。 这时候王茂如正在双城视察民九坦克进展程度呢,说实话民九坦克有诸多不足之处,但是对付国内军阀,应该是足够了。第一辆正式的民九坦克号已经制造出来,王茂如坐在一旁着这辆民九坦克。虽然它的样不怎么好,可是说起来远比ri本的豆丁坦克和法国ft-7坦克强得多,而且除了发动机是英国制造,其余零件都可以自己制造。 只见m9坦克平稳地越过一个又一个障碍,跨过一个又一个沟壑,而后停顿下来,炮塔调动,向远处一辆宣布废弃的坦克壳发shè了一枚炮弹,那坦克壳顿时被炸得黑烟滚滚。总后勤部军科处处长刘庆恩在王茂如身旁小声地解释道:“如果对方也是战车的话,这一炮能引爆它的内部炮弹爆炸。” 王茂如和大家一起拍着手叫好 ,问道:“造价多少?” 刘庆恩道:“一辆这款m9战车的造价并不贵,仅仅十万银元,其中还是因为四万银元是发动机的钱。” 王茂如掰着手指头数着,让一旁的人忍俊不禁,六夫人吴秋月小声说道:“夫君,丢不丢人,还用手指头数数。” “你懂什么。”王茂如笑呵呵放下手,道:“十万银元一辆坦克,还真不贵,比法国坦克大这么多,行,挺好的,对了,还能不能压缩成本了?” 刘庆恩道:“成本是可以压缩,但是制造就会更加粗糙了,更加机械。” “糙点好。”王茂如道,“不需要多jing致,又不是女人,又不是娶老婆,爷们就要糙一些,皮糙肉厚嘛。不是有一百台发动机吗,就给我按照一百辆坦克生产。” 听到王茂如命令生产一百辆坦克,刘庆恩差一点一口气憋死,不过王茂如随后说道:“你们尽快就行,还有,一百辆坦克是远远不够的,但是你们可以慢慢培养技工,以后会生产二百辆,三百辆,一千辆,多到你不可想象。” 刘庆恩苦笑道:“秀帅,由您这一句话我就老放心了,一百辆坦克,估计咱们得生产到几年后去。” 在肯定了兵工厂的工作之后王茂如拍着刘庆恩的肩膀道:“别这么说,我们现在是熟练工人少,但是可以培训,慢慢来,而且以后有知识的人也会越来越多,技工更会越来越多的。三年,一百辆m9坦克,三年给我造出一百辆来。” 刘庆恩气得直吐血,这辆坦克我们做了三个月才做出来,一百辆三年,秀帅开什么玩笑啊便要反驳。但见其副官臧浩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只到王茂如兴奋地跳了起来,道:“老段认栽了,接受咱们的整编了。” 陪同的总参谋长蒋方震兴奋不已道:“好,正式执掌zhong yāng的大好时机。” 王茂如忙摇了摇头,道:“不不不,执掌zhong yāng倒不必,干涉zhong yāng倒是可以。” 蒋方震指着他苦笑道:“你啊你,秀盛,什么都让你给算计进去了。” 王茂如哈哈一笑,又对蒋方震说道:“百里兄,大事成矣,咱们给南方革命zhèng fu发电,我们南北要求共和。”不过孙文zhèng fu很低调地回绝了王茂如的建议,他们和陆荣廷争夺广州正酣,哪有心思搀和zhong yāng一事。 遭到孙文拒绝王茂如也没有气馁,而是正儿八经地做出调停人的身份,同时宣布全权接管běi jing防务工作,国防军驻běi jing军区司令官为赵增福,总参谋长张孝准。 随后,段祺瑞秘密下令所有皖系军队接受国防军整编,不得与国防军对抗,立即引得部分皖系将领的反对。而此时失踪一周的徐树铮现身上海,来到浙江督军卢永祥的麾下,对卢永祥说道:“督公一定被王秀盛逼迫,你我不如趁此时机发动皖系军队,联合直系军队攻击,拯救督公与水火之中。”卢永祥在上海可见到过王茂如的国防军海岸jing卫队,那万吨级的战列舰,比人还粗的炮口,卢永祥怎敢跟国防军对着干。可是接受国防军整编即以后只能掌握军权,却不能掌握政权和财权,卢永祥不想失去手中的权力和财富,准备联合安徽督军倪嗣冲拒绝。 未料到此时倪嗣冲身染重病,麾下定武军统领张文生继任安徽督军。张文生刚刚坐稳安徽督军一职,怎可能轻易放弃权利,于是与卢永祥沆瀣一气,拒绝了段祺瑞的命令,直说老帅是受到威胁才作出决定。 此时王茂如等人立即从双城赶回了长chun,而段祺瑞也被邀请来到长chun,他还是第一次坐飞机,结果老将军居然晕机了,在飞机上难受很久才适应。着越飞越高的飞机,段祺瑞心提到嗓眼里了,一直到飞机平稳降落在长chun机场,段祺瑞这才下了飞机,大吐特吐起来。 “芝老受苦了。”王茂如在飞机场等待着段祺瑞的到来,一见面却见段祺瑞吐了一地,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让一个五十几岁的老人家来回折腾,还真有点过意不去啊。 段祺瑞道:“无妨,无妨。”随后挺胸抬头地走在前方,王茂如反倒像是一个小跟班一样,国防军的卫士们有些不忿,王茂如挥挥手,示意不要乱动,一切但凭段祺瑞来。段祺瑞一生心高气傲,这次能低下头来,也的确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庞大的皖系帝国分崩离析,在与直系作战的时候,属于皖系的山东浙江和安徽一点动手的意思也没有,而自己手中的兵也被直系打得差不多,自己还几乎被直系生擒。当然,回到běi jing又被国防军给生擒了去,这到哪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