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零一章 整编皖系军队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零一章 整编皖系军队

在长chun,王茂如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段祺瑞的到来,此时的段祺瑞似苍老许多,他的败局早已经定下来,只是他这个人xing格刚烈,从不认输而已。。第一,書蛧这次若不是几乎全军覆灭,段祺瑞定然不会接受整编,成为王茂如国防军的垫脚石。 段祺瑞对王茂如还是有些欣赏,这人能忍,xing格刚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他比自己强的地方就是能忍,这王茂如太能忍了,忍受得了侮辱,忍受得了寂寞,忍受得了诱惑,忍受得了威胁。这些事若是放在段祺瑞身上,怕是一件事也办不到。段祺瑞早年行如烈火,一点即着,随着年龄的增大xing也慢慢平淡下来了,回望历史,很多事情还真是一时之气铸成大错。 不过他最正确或者最失败的一件事儿,就是提拔王茂如,在河南剿匪之际,他欣赏王茂如练兵之勇猛,为剿灭白朗匪军立下大功而向袁世凯推荐,并获得封镐尚武将军,如今已经是尚武上将军了。 王茂如对段祺瑞也心存感激,只是这种感激出于个人,并非出于公务,他公私分明,对段祺瑞表示尊敬尊重。 他将段祺瑞安排在长chun最豪华的莫斯科大酒店,并吩咐让最好的俄罗斯少女陪段祺瑞参观长chun。是人都有爱好和弱点,段祺瑞的弱点就是好sè,人称六不总理的他,最是喜欢美女。越是权力yu望重的男人,越是对美sè的占有yu重。所谓爱江上更爱美人。王茂如晚间的时候前来拜访,段祺瑞满脸得意撒发着红润,说道:“说说吧。秀盛,你有什么打算?” ””得知段祺瑞并没有拒绝他的安排,欣然接受两个俄罗斯少女的陪伴,下午草草地参观了长chun各处,便回到了饭店休息了。王茂如心笑起来,估计老人家奋战了一下午,此时段祺瑞年龄虽大但也仅仅五十几岁。所谓心未老人已老的年纪,两个俄罗斯少女服侍之后,反而更加来了jing神。王茂如微微笑道:“芝老的打算就是我的打算。” 段祺瑞虎目一睁。道:“什么意思?我的打算就是你的打算?” 王茂如道:“芝老不是希望武力统一全国吗?” 段祺瑞点点头,道:“是啊,可是你一会儿打仗,一会儿又要和平的。你……” 王茂如笑道:“芝老。此乃事事需要而已,但是我的内心中和芝老您有着相同的想法,就是武力统一全国。芝老可以到,我养了五十万兵,这五十万兵是干嘛的?若真是只着眼前的中国,我何必养这么多呢?我何必搀和沙俄,搀和欧战呢,我的目的是收复前朝我国失去的领土。” 段祺瑞到他背后的一张地图。上面赫然贴着军团师团的名称,而在外东北上。居然有努尔干省和东吉省两个省,惊讶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芝老有所不知。”王茂如道,“如今我军已经攻取两处百万平方公里土地,只是没有对外发表而已,青龙军团震慑远东,我想将来不管是白俄胜了还是红俄胜了,我的青龙军团一直在远东不走。您要武力统一全中国,我希望的是武力收复领土啊。” ””段祺瑞呆了半响,复说道:“你有如此力量,早就应该南征,甚至横扫我皖系,为何如今……” 王茂如指着ri本关东州(大连)和ri占朝鲜及ri本本土,苦笑:“你说有他在,我怎么可能放心入关,我前脚入关,小鬼后脚就能把我老家给端了。” 段祺瑞摆手道:“胡说,ri本人怎可能占我领土,绝不可能。” 王茂如道:“ri本人无时无刻都想占我们领土。” 段祺瑞道:“绝无可能,你是庸人自扰了。” 门外臧浩突然听到里面吵了起来,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放在手枪上,可是左右想想不可能啊,两人怎么会吵起来。臧浩便推开门,只见王茂如和段祺瑞一老一少两个人面红耳赤地争执着,但见两人,却异口同声地说:“滚出去。” 臧浩惺惺而去,关上了门,王克笑道:“长官,挨骂了?” “恩呢,挨骂了。” “挨骂可舒服了呗?”王克偷笑道。 臧浩怒道:“滚你二大爷的。”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王茂如与段祺瑞惺惺相惜,互相抱拳说道:“得罪得罪。”王茂如对手下说:“我与芝老达成协议,公执天下。”不过杨度倒是有些不服,等段祺瑞走后他说道:“秀帅何必妥协于他?”最后一个北洋军阀卷四统一之战第六百零一章整编皖系军队”” 王茂 如笑道:“并非我妥协于他,我是妥协于天下。芝老将来若是明智便会急流勇退,他是聪明人,这但不用我们说。” 七月十ri,段祺瑞在长chun再一次重新宣布,皖系军队接受国防军改制,皖系下属地盘山东,浙江,上海,安徽,所有陆军接受典编。次ri,徐树铮被围困的四个混成旅立即打出旗号,接受国防军的改编,直系军队原本可以把它们围歼起来,却因为曹锟的犹豫不知该如何是好。 曹锟和吴佩孚听闻皖系摇身一变成为了国防军,尤其是被他们已经吃定的四个混成旅居然抱了国防军的大腿,这消息气得差点要了他们的命,吴佩孚扬言直接打到běijing,就不信王茂如敢跟我们打仗。不过以王耀斌等老将为首的直系军阀立即表示反对,王茂如在东北陈兵五十万,这可不是直系号称三十万可以比拟的。国防军的番号都是固定的,并没有对外隐瞒,只要相查就能查到,而直系的军队都是东拼西凑凑出来的,吴佩孚手下两个师五个旅才是他的嫡系,其他的也都是直系杂牌军。 国防军总参谋部下令,整编原徐树铮所辖五个混成旅和一个补充旅(此时已经被击溃一支混成旅)为国防军陆军第二十师团,并驻防天津,暂时受麒麟军团制约。整编刘询第十五师收拢溃军为国防军陆军第二十一师团,驻防běijing,受麒麟军团制约。现有张宗昌的第十九师团65旅规模超编,多余兵士一律划归为第二十一师团重新整合。张宗昌对此很不满意,不过他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到底有多少士兵,只是知道自己的兵站在眼前”最后一个北洋军阀”不到边际,历史上著名的三不知将军这时候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士兵了。 同时王茂如呼吁,直皖战争已经结束,国家恢复和平,希望各方不要继续争斗。 吴佩孚将破罐摔在地上摔成数十个瓦片,气道:“这王茂如以为自己似乎谁?讨逆军全体准备,对东北军一战。”吴佩孚手下刚刚打了胜仗将围困的一个皖系混成旅消灭,一扫遭到国防军空军轰炸溃败之yin影,一个个骄傲的不得了扬言打到长chun去活捉王茂如。当然,这只是士兵们说说而已,吴佩孚若是真出关打到长chun,他的军队也完了。导致前次被击溃的两个混成旅旅长直隶第四混成旅旅长曹锟的七弟曹锳和直隶第五混成旅旅长直系老将商德全冷笑道既然吴玉这么能打,下次便让他来,咱们何苦吃苦给人家立牌坊。 直系军队吴佩孚部整军备武,而国防军也在整军备武,直皖之战刚刚结束,直系就要与国防军进行备战了。 王茂如在长chun通电宣布支持国家统一,坚决拥护徐世昌担任大总统,坚决拥护靳云鹏总理。而吴佩孚的想法是打到běijing驱赶徐世昌,踢走靳云鹏,他一向不起这个和事老和那个二五仔。这就让徐世昌立即找到了靠山,于是徐世昌在总理靳云鹏和安福国会的支持之下,宣布北洋zhèng府支持国防军整编大计划,以全面取代民国北洋军的旧称号。 其中最让吴佩孚气愤的就是民国陆海两军统归国防军管辖,国防军指挥中心改称为国防军三军指挥中心,总司令仍旧由王茂如担任,本来”娱乐秀”副司令由段祺瑞、盖天久共同担任。不过段祺瑞因盖天久是土匪头出身,深厌恶之,坚辞不就。为了缓和矛盾,王茂如聘请段祺瑞为国防军三军高级参议。而盖天久因此对段祺瑞甚为恨之,其后两人爆发了数度矛盾冲突。 当然,最为让王茂如不放心的就是段祺瑞的小扇军师徐树铮,这个人一直以来都自认为在王茂如的头上,现在给自己打下手,还真是一种讽刺。王茂如不放心徐树铮,徐树铮也不上王茂如,在找到段祺瑞奉劝无果的情况下,徐树铮黯然离开终于,来到浙江督军卢永祥处做高级参议。 段祺瑞的妻弟吴光新原本担任的是长江上游司令,下辖四支混成旅不到两万人,听到段祺瑞下令皖系接受典编大喜过望,他前后左右受到直系军队夹击正愁如何脱身,甚至都向私自逃了算了,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国防军吞并了皖系。就算是国防军吞并皖系,那自己这个司令将来至少不会是小官了吧,于是他立即发出通电相应,要求自己也成为国防军一员。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皖系被吞并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吗?浙江督军卢永祥深感耻与之为伍,不过想想也是,这吴光新打仗的时候胆小如鼠,贪财的时候如同饿狼,偏偏是段祺瑞的小舅这种身份,能做到今天还不都是靠裙带关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