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零二章 密杀齐燮元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零二章 密杀齐燮元

卷四统一之战第六百零二章 本来吴光新都收拾好细软,准备乘坐火轮船走了,得知湖北陆军撤军的消息之后他又跨马洋刀地坐回到司令部,大喊着:“怎么着?曹锟那老小敢动我一下试试,敢动我一下试试?我给他两个胆他都不敢。” 负责围剿吴光新部队的直系湖北军队倒还真是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进攻了,湖北第一旅孙建业旅和湖北第二旅寇英杰旅趁机回到自己的防区。 当此时,长江三督之首李纯,整rijing神恍惚,冯尹彬作为城防司令不能整ri守在他跟前,倒是齐燮元宁可把自己的部队留在镇江,也守在李纯的身边,李纯也放心与他。可见,在李纯的心中,冯尹彬这个女婿终究不如自己的心腹值得信任。冯尹彬探望之时,见到李纯忽然指着自己说:“他要杀我,他要杀我。”其女李琳哭诉说这是你的女婿,断然不会杀你,李纯却摇头道:“他是要杀我的,他是要杀我的。”冯尹彬只得退了出去,齐燮元走出之后,对冯尹彬苦笑道:“山帅怕是……”冯尹彬只得无奈道:“还请齐师长多多照顾,你是我岳丈最大的依靠啊。”齐燮元道:“不必客气,山帅待我如亲啊。”冯尹彬心中冷笑,待你如亲,意思不就是我这个女婿始终不如亲吗? 几ri之后,李纯终于因jing神恍惚而举枪自杀,坊间许多传闻说是其手下心腹齐燮元暗害。但是冯尹彬却深知自己这位老丈人实在是掏空了身体。只剩下一个躯壳而已了,死是早晚的事儿。 李琳和离家的人乱成一团。冯尹彬作为李纯的近卫团团长兼南京城防司令首先勒令全城戒严,并家家户户挂上白翻,虽然没有披麻带孝,但是这般隆重已经实属难得了。 晚间的时候黄百韬又一次跑来汇报说抓到了皮永强和李纯小妾,两人至此大丧之际在外通jiān,实为时十恶不赦,当绞杀。冯尹彬听罢便带着卫队前去,他柄开左右。毕竟这是李纯的家事,左右护卫是外人,不好着。而冯尹彬是李纯的女婿,是人家李纯的家人,家人执行家法,外人还真不好搀和。冯尹彬便直接走到衣衫不整的二人面前,怒道:“我岳父刚刚仙去。你二人就如此迫不及待了?” 皮永强跪在地上磕头说道:“司令,饶命啊饶命啊。” 冯尹彬冷笑道:“你觉得,我能饶的了你吗?” 皮永强感觉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尿都吓出来了,见冯尹彬打开手枪皮套,掏出手枪对着自己的脑袋。忽然想到了一个求生的条件,叫道:“我知道个秘密!只要你不杀我和娟,我什么都答应你。” 冯尹彬皱着眉,道:“还行,挺爷们的。还知道护着女人。” 一旁李纯的小妾叫娟的女人求道:“司令,你绕过我们吧。李纯他不是男人,可我是女人啊,皮哥是被我害的,你要杀就杀我吧。”她对皮永强哭泣道:“皮哥,是我对不住你,是我勾引了你,皮哥,谢谢你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做女人。”两人依头痛哭起来。 冯尹彬怒道:“少在那煽情,跨他妈的说,什么秘密。” “你答应我不杀我和娟,我就说,还会帮你。”皮永强难得硬气一回道。 “这要你的秘密值不值这个价了。” 皮永强一咬牙道:“齐燮元准备在接下来召开会议,让其他人推举自己为江苏督军,并且他联系了两湖巡阅使吴佩孚,一旦吴佩孚支持他做督军,将率军攻击皖系地盘,为吴佩孚保驾护航。” 冯尹彬摸了一下光溜溜的下巴,自言自语道:“这算啥秘密,要是我是齐燮元,我也这么干。”说这便又掏出枪抵在皮永强的头上。 皮永强吓得够呛闭着眼睛喊道:“齐燮元还准备解散督军护卫团,准备安排你代表直系去德国学习,就是要把你给架空,然后安排一次意外。” 冯尹彬收了枪,道:“真的?” “真的,若有一句谎话,我皮永强愿遭天打五雷轰。” “你怎么知道的?” 皮永强结结巴巴地说:“我就是齐燮元安插在李督军身边的心腹,我就是齐燮元的人,你要是对付齐燮元,非我不可,所以你不能杀我。” 冯尹彬点了点头,叹道:“来我还真不能杀你啊。”便走过去,拉起了他,说道:“皮副官,实不相瞒,我是尚武将军王茂如的人,你是投靠拥兵百万的尚武将军还是只有十几万人的直系,你要仔细想清楚。秀帅迟早要统一全国的,我相信你是聪明人,连ri本人都不敢惹秀帅,吴佩孚……哼哼,如土崩溃瓦而已。”皮永强想了一想,低下头来说道:“司令,我不是傻,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冯 尹彬微微一笑点点头,自信的表情与王茂如像极了。 将皮永强关押起来之后,次ri冯尹彬将心腹黄百韬,杜德明,年丛生,邵玉书四人叫在一起,冯尹彬道:“所谓一朝天一朝臣,你们都是我亲手提拔上来的,如今我岳父仙去,我也估计要被免职了,你们四人有何打算没有?” 黄百韬忙道:“团座,你说什么是什么。” 另三位则是冯尹彬的牙克石军校军官毕业生,从国防军抽调过来的,他们得到的指令就是全力配合冯尹彬,至于怎么配合,都挺冯尹彬的指挥,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冯尹彬道:“如今直皖大战刚刚完毕,皖系部队败北,直系本来想要入主zhong yāng,却不料被秀帅横插一脚。我估计直系咽不下这口气,zhong yāng必将还会有一战。我出身国防军。自然站在秀帅这边,你们都是我的心腹。也都是这一边的。可是据我观察,齐燮元准备站在吴佩孚这里,所以现在最好是能……” 黄百韬目光炯炯地道:“如何办?请团座说。” 冯尹彬见手下心腹一副野心勃勃的样,心知他们肯定已经被打动了,一将功成万骨枯,拼他娘的了,便沉声道:“现在江苏群龙无首,齐燮元最有希望成为江苏督军。我们先下手为强把他干掉,然后换上我们自己人。” “自己人?谁?” 黄百韬笑道:“还用说吗?自然是团座啊。” 冯尹彬摆手道:“不是,不过我们可以申请由李廷玉暂代督军一职。” 几个人心中惊讶起来,冯尹彬的计划不可谓不大胆,而就目前而言,整个南京城都在他的掌控之下,要说杀死齐燮元也是极为容易的。只是杀死齐燮元要有借口啊。用什么借口来杀终究是个问题。尽管民间传闻齐燮元伪造李纯遗书,但守在李纯身边的小女儿李琳却没有说谎,这些遗书的确是出自李纯之口,而由李廷玉代写。遗书中中有一项是把自己四分之一家产捐献给此时在天津筹措资金准备开南开大学的张伯苓。还有封遗书是写给自己,要自己好好善待家人。 由于就在南京,几个人的密谋也不会传到第二人之口。即将大出殡之时,全省各军政要员全都来到了李纯府上。一张张挽联,一座座花圈,不断地有人发来悼电,王茂如也代表国防军发来通电。向和平将军李纯去世深表遗憾。 当晚,客人们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走,毕竟这不是喜宴,留在这里也没多大意义,哭两嗓就好了。只有离家的老少哭泣不已,而齐燮元作为李纯的心腹,早就被内定为督军继承人,前一次李纯让齐燮元担任淞沪护军使就已经足矣说明齐燮元在李纯心中的地位了。如今,齐燮元执晚辈礼在此答谢诸人,也让人得出来分明是下一任督军就是他了。 忙碌了一天之后,齐燮元回到了家中,脱掉孝服,他的老母亲怒道:“你是不是盼着我早死啊?” 齐燮元忙跪地上说道:“老母亲说哪里话,儿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李督军待我如侄一般,我为他披麻带孝理所应当。”他的老母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嘴上嘀咕唠叨两句就得了,老人都爱管一管闲事儿,不管是什么事儿都爱。 等老母亲走后,齐燮元洗了一把脸,有副官说道:“报告,南京城防司令冯尹彬有机密之时,已经通知了包括陈调元师长,宫邦铎师长,赵瑞龙参谋长,张仁奎旅长,杨chun普师长,督军公署参议李廷玉以及诸位军官。” “做什么?”齐燮元心有不快,这个冯尹彬还真是自己的眼中刺肉中钉,幸好李纯死得早,要是李纯晚几年死,江苏不还得xing冯了吗? 副官道:“冯司令说,蛇无头不行,希望共同推举您做江苏督军。” 齐燮元心中不由的大喜起来,嘴上却说:“这怎可以这怎可以啊,李督军尸骨未寒,此事容后再说吧……” 副官到:“师座,那我回绝他们……还是?” “容我想一想。”齐燮元道,他还是有些担心冯尹彬不怀好意的,不过随后皮永强偷着跑来说:“冯继华害怕了,担心司令你对付他,于是他推举你为江苏督军,目的就是将来您做了督军他的功劳最大,您肯定不好意思对付他。” “年轻人啊,幼稚,幼稚啊,哈哈哈哈。”齐燮元大笑道。 皮永强笑道:“那是,他不过是一只小老虎罢了,您可是老猎人。您,这邀约是去还是不去?”齐燮元想了想道:“算了,我还是亲自走一趟吧,让谁来当督军是zhong yāng决定的,也不是我们这些地方官员做决定啊。”他有些沾沾自喜,却没有想到危险真正来临,毕竟他没有想过有人会动用yin谋加害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