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零四章 小皇帝的天真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零四章 小皇帝的天真

位于běi jing东直门附近的利祥茶馆掌柜王利发早早地打开房门,便到一队队大兵踏着整齐的步伐向南跑去。 “王掌柜,早啊。”年四爷拎着鸟笼走了过来。 “您来了,您请坐。”王利发打了一个迁道。 年四爷也回了一个迁,愁眉苦脸地说:“没办法,婆娘闹着要上吊,吊就吊吧,你说非要搁我面前上吊,这不是成心犯我忌讳吗?这老娘们就该收拾,就欠收拾,你收拾一两顿吧,老娘们就不老实,嗨!就跟你尥蹶蹬蹄,给她三分颜sè就能给我开染坊。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běi jing人爱啰嗦,年四爷这是心情不好,心情好的时候能说上一天一宿没完。坐了下来之后,年四爷忽然小声地说:“王老板,我跟您说个秘密,告诉你啊,这秘密谁都不知道,只有我知道。我是跟你交了心的才跟你说,不跟你交心,谁跟你说这个啊,你说是不是?王老板啊,这秘密只传入你的耳朵,不能传入第三人之耳,否则有杀身之祸。” 王利发忙道:“年四爷您可等等吧,您这一告诉我,合着我再招着杀身之祸,您这不是害我呢吗?还说跟我交心,跟我交心您得给我带点儿好处什么的,是吧?” 年四爷道:“你过来,这事儿是好事儿也是坏事,赶紧过来啊,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王利发坐了过来,年四爷道:“你知道这尚武将军是什么转世吗?” “什么转世?” “那是紫微星转世。手下一般单八将个顶个的都是英雄好汉。”年四爷口水横飞,不多一会儿。几个闲爷也走了进来,见年四爷在吹嘘,纷纷凑了过去,年四爷也不管什么秘密不秘密地了,便说道:“紫微星下界,那是什么情况,那是千古一帝啊。王老板,我你现在是别做买卖了。关了门,直接去投军,将来你也是封王拜相的人物啊。” 王利发苦笑道:“我老婆孩一大堆,还封王拜相呢,你咋不去?” 茶馆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几个闲汉叫喊道:“年四爷,您也该去啊。你祖上可是巴图鲁啊。” “是啊年四爷,您先人可是大清八旗铁骑啊。” 年四爷一甩袖叫道:“你我这小细胳膊小细腿儿的,能行吗?”这年四爷也就拎着一个鸟笼的力气了,早年家里有钱抽大烟把身体破败不行,后来家里没钱了抽不起大烟了,身骨才好一些。现在靠着几间祖上留下来的房收房租维持生计。不过要是让年四爷去打仗,可真是难为死他了,估计一开枪自己都被吓死。 几个人聊着聊着,忽然有人问:“怎么外面的兵还没走完啊?这王大元帅的兵有多少啊?” 又是年四爷伸着小细脖说道:“我跟你们说个秘密啊,这王大元帅的兵啊。有……”众人纷纷拂袖而去,这年四爷动不动就我跟你说个秘密。天下哪有那么多他知道的秘密。 一个小孩忽然站在门外叫道:“,那是啥?天上是啥玩意?”众人连忙跑出门外,但见běi jing城上方,乌云密布地飞来了许多飞艇,众人吓得够呛,有的连忙跪在地上大喊观世音菩萨保佑。 年四爷等人连忙跑了出去,大叫一声坐在地上,惊呼道:“诶呀妈呀,天兵天将啊!” 此时飞艇上忽然散发下来许多传单,市民们连忙捡起来,以为是神仙的物件,却到纸张上写着:“尚武将军王茂如,一统中国,势如破竹,若有违者,立斩不待!”有懂字儿的百姓便立即读了起来,读罢之后面面相觑,便有一个人忽然跪在地上高呼:“尚武将军万岁!”大家深受感染连忙跪在地上高呼起来。 飞艇上,宣传处长马良和赵宝昌、张大年哈哈大笑,马良道:“老赵,你这方法真行的通啊。”赵宝昌道:“百姓愚昧,再多的劝服也是无用的,靠这种手段才是最快的,也是最有效的。” 马良笑道:“兄弟们,为了秀帅,干杯。” “为了秀帅,干杯!”赵宝昌与张大年一起举起酒杯道。 běi jing皇宫紫禁城中,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好奇地望着天上的飞艇,叫道:“额娘,额娘,你,你快,你是什么?是不是天兵天将?” 大内侍卫们连忙跑了过来,将少年捂得严严实实,少年叫道:“真好玩,真好玩嘿。”难得地露出少年人的天真本xing。 几个宫女太监见状,不由得叹了口 气,皇帝生的不是时候啊,如今年纪小在皇宫之中尚且不知道,若是年纪大了,就会觉得这不是皇宫,这是一座大监狱啊。只是现在的少年一边跑着,一边追逐着天上的飞艇,欢乐地叫喊着。 忽然一张宣传单飘了下来,少年皇帝抓住了宣传单,其他几个老太监老宫女连忙跑过来,瘦弱的少年仔细读了起来,自言自语道:“尚武将军真是神仙都怕的人吗?”便了一旁的侍卫们,侍卫们也不敢说话,倒是老太监说道:“此时把持天下的,正是此人。” “不可胡言乱语。”大内侍卫喝道。 老太监叹了口气,不再说了,天下大事于囚禁于紫禁城的小皇帝,还不如天上的飞艇有趣。果然小皇帝对天下不感兴趣,反倒是指着天上的飞艇,好奇地问道:“那些都是尚武将军的?” “是的。” “能不能跟他要一个?”小皇帝天马行空地想到说,“他有那么多,给我一两个,要不我给他钱。” 老太监道:“尚武将军是全天下最有钱的,不缺钱啊。” “那他缺啥?” “缺……”老太监摇了摇头,“真不知道他缺啥。” “要不然我奉他为巴图鲁吧,赐黄马褂御前带刀护卫,允许他带刀进入紫禁城,这可是莫大荣耀,你们如何?”小皇帝天真地说道。 宫女太监和侍卫们相互了,不知说什么回答了,小皇帝倒是误以为大家都认同了他的建议,高兴地说道:“阿赫利,你去传旨,宣尚武将军进宫。”大家张大嘴巴,宣尚武将军进宫?这小皇帝疯了吧?尚武将军不是大清封的,是民国zhèng fu封的,人家完全不听你的啊。 在王茂如下令军队南下的时候,直系内部的各派想法也不和谐统一,以王耀斌为首的转战派(主和派)认为应大军南下占据安徽,浙江,上海,并且立即平叛江苏,固守长江流域的优势,暂时保存实力放弃直隶和山东形成南北对峙局面。而已吴佩孚为首的主战派则认为与国防军全面开战时机虽然未到,可是若是被他们的南下吓怕了,那以后也不用打了。而双方更是对是否立即南下救江苏爆发了争吵,吴佩孚认为应该决斗国防军,只要zhong yāng一下,江苏立即平定。而王耀斌等人认为应该立即挥军南下先占领江苏,暂时不宜与国防军决斗,应联合张作霖,南方国民党,冯直之后才与国防军决战。 就在直系内部争吵之际,江苏内战爆发了,隶属于齐燮元的北洋陆军第六师面对他们的师长齐燮元被杀不干了,发誓要打到南京去。而对手齐燮元死后,冯尹彬立即召集南京城所有军官政要开会,公推苏常镇守使老将杨chun普担任。而冯尹彬一直以来希望推荐的江苏陆军参谋长李廷玉则因为他枪杀了齐燮元而觉得冯尹彬此人嗜杀不是良主,弃他而去回到天津老家。 杨chun普是属于那种墙头草类型的,面对第六师的咄咄逼人,杨chun普居然只会派出使者对第六师说齐燮元是自杀,而且与他无关。当然,这都是兔脑袋的虱明摆着,谁都知道就是冯尹彬枪杀了齐燮元。北洋第六师为了报仇,共同推举宫邦铎为北洋第六师师长,组建讨逆军从徐州开始进军南下。而杨chun普为了推卸责任,则将自己军队的指挥权也交给了年仅二十二岁的冯尹彬,着令他组织军队进行反击。冯尹彬一个头两个大,行军作战不是他擅长的,于是电报向国防军总参谋部求助。 王茂如略一思考,便对徐世昌说江苏之乱乃群龙无首导致,事到如今还请新任一个江苏督军。徐世昌考虑了几个人选都不合适,最后想到了一个人觉得蛮合适的,那就是张謇,南通人张謇即是江苏人,又曾经在北洋zhèng fu公干,最重要的是他的关系非常齐备。张謇作为国防军唯一指定军服制作方,与国防军关系密切。而南方革命党和北方各军阀在大战之际,张謇要求双方不得兵过南通,导致双方默契地绕路不从南通通过,足以可见张謇的能量了。随后徐世昌委任张謇担任江苏省长,王茂如也同意了这个任命,只可惜六十多岁的老人家舟车劳顿跑到南京去调和。 宫邦铎明着打着讨逆的称号,实则是为了夺取江苏督军一职,第六师兵锋甚盛,一直打到南京城下。不过也只打到南京城下了,遇到坚固的南京城,第六师数次发动进攻均被坚定了防守的冯派江苏陆军打败,与此同时,王茂如下令国防军海岸jing卫队立即全速南下开赴支援南京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