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零五章 直军国防军大乱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零五章 直军国防军大乱战

民国九年七月间有几场战争牵扯到了全世界,也有几场战争牵扯到了国人。 牵扯到国际的战争一是英国人驱逐ri本澳大利亚侨民,二是沙俄全俄总司令高尔察克与苏俄托洛斯基在乌法进行了一场大决战,双方投入兵力高达上百万,尽管最后苏俄取得了逆转xing的胜利,然而他们也无力向南追击,邓尼金军团在察里津站稳了脚,并开始徐徐北上惨吞着俄国。而雪上加霜的是,波兰也开始插手瓜分俄国,占领了俄国大片领土。 国防军既然已经南下,代表国防军三军司令部发言的则是张奎安,他代表国防军和王茂如发布通电,要求立即停止内战,直系军队返回各自原位。而直系中强硬派吴佩孚更加不可能理会张奎安的通电,也发表通电说国防军行小人之径,乃无耻之军。 双方都在直隶驻扎重兵,自然磨拳霍霍,纷纷调集部队准备全力一搏,曹直系内部纵然有主和派和主战派之分,但是曹直老大曹锟当此时表示全部听从吴佩孚的命令,卿既是我,我既是卿。吴佩孚大为感动,调动军队准备放手一搏。同时他也认为,打虎就要打大老虎,只要把国防军的麒麟军团干掉,其余皖系余孽不攻自破,而国防军也会因为受损溃败回关外。 影响到国内的战争一是直皖大战,二是江苏内战,三就是国防军与直系的战争了。 麒麟军团集体南下,王茂如临时将空军调派给他。此时空军有三十六架轰炸机和十一架侦察机,有了飞机的协助。麒麟军团早早地发现了直系军队的主力方向。而此时的国防军空军也通过飞机侦查,发现大量敌军聚集在保定附近,可能是敌军主力。得到情报之后,赵增福以第十四师团作为前锋,直扑保定。 国防军的军团是享有全权du li作战指挥权的,赵增福为了全歼直系主力,他甚至秘密将毒气弹调集到了前方战场。赵增福的这一大胆举动尽管受到参谋长张孝准的反对,但是他仍然觉得如果毒气弹只是放着。将是自己的毒药。但是张孝准却说毒气弹造成的影响太过长远,对自己同胞不应用此炮弹。这大战没开始,将帅开始失和显然不利于军心,赵增福为了安抚张孝准,说除非万不得已绝不会用毒气弹,双方就此达成妥协。 麒麟军团第十四师团第40旅胡云山部作为全军团的箭头直插保定,在天上空军的提醒下。得知对方给自己设了一个包围圈,对方大约有一万多人,按照北洋陆军的习惯大约是三个混成旅的人数。 得知情报之后胡云山哈哈大笑,叫齐手下说:“得,来还真有不怕死的。给咱们设伏,他nǎinǎi的。行,就让他设伏吧。三团长!” 40旅含团,9团和20团,不过在内部他们习惯xing地称之为一团二团和三团,三团长也就是20团团长古云锦立即站起身敬礼。 胡云山道:“你部伪装成主力。将敌人吸引过来,我率领另外两团再把他们反包围。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过老古,你们要顶得住他们的三板斧,我把旅部机炮营也给你,加强火力。你部必须要坚守四个小时以上。” 古云锦笑道:“旅座,没啥问题。”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胡云山兴奋地说道,“待一会儿天上有飞机来,炸他龟儿。” “炸他龟儿!”古云锦是四川人,口音中带有浓重的四川味,咧着嘴笑道。 国防军20团携带武器弹药孤军深入,直插敌人心脏位置,与之对决则是直隶第一混成旅,该旅旅长王维城是直隶人,早年学艺于道观,因此有道士军官一说,而且此人因为学习道法,有些迷信。今ri算起来不是黄道吉ri,于是王维城向吴佩孚建议说不要与敌争锋,吴佩孚大怒,说军士们打下来的江山,岂能是你一两句话就否决的了得。随后前敌总指挥吴佩孚下令命王维城部充当诱饵,诱骗敌军深入。王维城得知自己一句话得罪了吴佩孚,连忙向曹瑛求救。曹瑛和他关系非常好,对吴佩孚的嚣张跋扈都恨之入骨,而且曹瑛能够在曹锟前面说得上话来。只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眼前的事儿王维城必须率领士兵前往清苑县。 王维城心中早就有了逃走的念头,与国防军20团浦一交战,就被对方凶狠的打发吓了个跳,对方哪是 打仗啊,那简直就是扔银啊,哪有弹这么快的,哪有炮火那么多的。双方靠近之后,国防军士兵先是几枚手榴弹扔过去,然后拼刺刀的时候国防军士兵是三两一个小组拼刺。只一个照面直隶第一混成旅就被打蒙了,前面的士兵嚎叫着往后跑,后面的士兵心慌地扔下枪继续跑,王维城叹道:“我说的没错吧,出师不利啊,非黄道吉ri也。”他的副官连忙说道:“将军,咱们也赶紧逃命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王维城率领士兵落荒而逃,而20团也沿路只顾着前进和抓战俘了,将王维城的一个旅追成了半个旅,同时也进入到了一片埋伏好的洼地上。20团团长古云锦指着一个高地说道:“兄弟们,到那个山头没有,我们就到那里去休息,不追了。” 士兵们很是兴奋,不过也都累了,赶紧跑到山头那去休息。 而此时得知国防军士兵已经进入圈套的吴佩孚得意至极哈哈大笑,道:“王维城,好样的,把败兵演的这么像,真有你的。”王维城心中苦笑说我们哪是演的,我们是真败了啊。 随后吴佩孚立即以直隶阎相文的第二混成旅,王金镜第二师直接吃掉这股突入军队。他们得到消息这是对方一个jing锐步兵旅,尤其是把王维城追的满山跑更加让他们确认了这是对方的主力部队。与此同时,吴佩孚又调集了张之杰的zhong yāng第三混成旅和王都庆领军的二十一混成旅配合夹击歼灭该部。 国防军与直系jing锐的第一场交战,直隶第一混成旅被打得大败而归,而第二场交战则并没有按照吴佩孚计划好的剧本走。直系本以为可以打一场伏击,可是战争并不像他们预想的那样,直系忽略了一个在国防军战斗中占据非常重要的战斗方式,空军支援。因为关内几乎没有飞机,王茂如挖掘了大量飞行人才,并且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大力提升空军以及飞机在战争中的参与xing,因此也让国防军对空军很依赖。 当直系军队渐渐对20团合围的时候,běi jing南苑机场的轰炸机第二师飞机已经起飞,并对直系军队展开轰炸。此时的民国还没有意识到飞机的作用,别说民国,就是世界上也没有几个国家意识到飞机的重要xing。也许大家都认为飞机很重要,可是却一直把它当做一个辅助兵种,世界各例就是陆军航空兵和海军航空兵,而像王茂如这样将空军单独列出来的,此时还真没有。 空军第二师师长历汝燕随即率领三十六架轰炸机对直系包围20团的四支部队展开狂轰滥炸,直系军队缺乏对空军的认识,很多人认为就像是鸽屎一样的炸弹,能落到自己头上?很快,他们就感受到了,还真能落到自己头上。第一波轰炸将直系的后勤等炸的四碎,甚至连王金镜的汽车也给炸了。王金镜后怕不已,连忙向吴佩孚报告,说飞机如何如何厉害。王金镜情急之下,将飞机形容为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利器,是决定战争的最重要条件。 若是王金镜不这么夸张形容吴佩孚倒还相信,听到他这么渲染反而不相信了,说汝乃贪生怕死而已,区区飞机何足挂齿,把机枪抬起来瞄准就行了。 可惜的是吴大帅是炮战专家,却不是空战专家,马克沁机枪哪有那种高shè角度,又不是高shè机枪。 次ri本以为jing心准备的直系军队再一次遭到飞机轰炸,事实证明把马克沁机枪抬高并没有显著效果,至少在打飞机方面马克沁机枪的仰shèshè击准度不高,反而暴露了自己的火力点而遭到轰炸。为了尽管吃掉敌军,四支直系部队对20团展开了猛烈的攻击。而20团到飞机之后便得知一切尽在秀帅掌握之中,打得不急不怕,就是守着高地不让敌人攻上来。这场围歼战,堪称直皖之战和国防军直军交战中最为激烈一战,可是打到最后,20团两千人死伤也不过五百多人。而仰攻的直军反倒死伤惨重,甚至打到最后四个混成旅都不愿意进攻了,成了样工程。总司令吴佩孚不在前方,而是准备面对国防军新一轮的攻击,只以为这支国防军步兵旅乃jing锐之士,身为自己制定的战术洋洋自得。 直军久战不下的时候,国防军40旅旅长胡云山率领军队在直军张之杰部背后出现,而且一鼓作气打到张之杰的指挥所,在那张之杰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便给直接抓了做俘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