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统一之战 第六百零六章 王茂如强势入主中央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四 统一之战 第六百零六章 王茂如强势入主中央

突然出现的国防军麒麟军团第十四师团40旅胡云山余部,辖活捉直军旅长张之杰之锋锐,一举解了120团的危机。接下来,胡云山下令全旅集结重兵,主要攻击南侧的王都庆的第二十一混成旅。王都庆人老jing鬼老灵,围歼120团之战,第二十一混成旅最是不出力,仅仅往山上放了几炮。这次王都庆听到张之杰部忽然枪声大作,且伴随着国防军特有的冲锋枪和机枪声,立即猜到一定是国防军援军已到,认定不宜再硬拼下去,于是擅自撤军了。直系四路大军去了两路,另外两路也跑了。国防军120团的围自然算是解开了,120团得了一个老虎团的美名,连团长都觉得得这个称号有些自愧不如,毕竟对方没有拼尽全力攻击。“”,手打 而得知前锋部队已经与直系激烈交手的麒麟军团长赵增福,立即要求所部许正义的第十四师团务必给予敌人吴佩孚主力第三师以重击。而从前方反馈的消息来看,直系军队军火不甚充足,士兵火力训练不足,shè击jing度极差。尽管士气高昂却不知为何而战,不知效忠于谁,因此作战的时候很少有拼命出力的,除非长官发放了几百块大洋的断头钱。这也是为什么120团一个团两千多人守住一个小山丘而对方四支部队轮番攻击却夺不下来的原因,爱钱的人,一定也是爱命的人。索“” 看最新章节 赵增福听闻之后冷笑道:“只是一群机器而已,告诉兄弟们。不要怕,我军横扫直系如清扫瓦砾尔。” 不过赵增福似乎高兴太早了。国防军第十四师团击溃了直系的四支队伍之后,吴佩孚不得已派上了自己的嫡系北洋陆军第三师。王庭祯的北洋陆军第十六师,这可是难啃的硬骨头,第十四师团一时之间没办法消化掉对手。 麒麟军团的第七师团从běi jing沿京浦路抵达山东济南,顿时让山东督军张树元吓了一跳。正当张树元不知所措之际第七师团长姜登选率军向西,突然进入河南境内内黄县,一路之上谁也没有想到国防军会从山东绕了这么个圈子打过来。而山东督军张树元为了自保,全力配合国防军的进攻。要车给车要战马给战马,甚至为了配合派遣山东陆军帮助打探消息。 吴佩孚孤注一掷,几乎调遣所有军队攻击国防军。赵增福亲率第二师团从běi jing赶来平乡巨鹿,赵增福以两个师团五万人的军力与吴佩孚两个陆军师八个混成旅在平乡与巨鹿打起攻防战。由于双方战事胶着,吴佩孚纵然想奇兵偷袭běi jing,却生怕主战场一不小心便前功尽弃。 第七师团进入河南的举动。引发直军军心打乱。尤其是切断了铁路之后,吴佩孚的补给被切断。第七师团没有南下直接攻击开封,而是掉头围攻吴佩孚大军。 此时报纸上也打得火热,国防军指责讨逆军叛乱,讨逆军指责国防军叛乱,双方各执一词。 而就在此时,王茂如在长chun宣布组建国防军第四支军团朱雀军团,由毛子平担任军团长。下辖国防军第五师团,第十三师团。以及刚刚归建的第十九师团。并下令地十九师团立即抵达关外与军团总部会和。朱雀军团总部设在沈阳,其目的就是为了巩固沈阳和辽东防备ri本人趁机作乱。 宣布完任命之后,王茂如这才乘坐飞机来到běi jing,大总统徐世昌亲自来到南苑机场迎接,看到漫天遍地的飞艇的时候,包括徐世昌在内的所有北洋高官吓了一大跳,好家伙,这得多少飞艇,遮天蔽ri的。 běi jing市民也又一次见到了如此之多的飞艇,上次就遮天蔽ri了,这次还是这么多啊,天上密密麻麻,有人不停地数着飞听的数量,一会儿就眼花了只好再数一遍。在王茂如抵达běi jing之前,宣传处长马良找到王茂如,对他说道:“秀帅,你若是来běi jing,第一件事便是造势,造成睥睨天下的气势,先用气势打动běi jing的国人和外国人。”王茂如认可马良的建议,正巧对西域补给的飞艇部队返回沈阳,马良集合了全部二百四十艘飞艇,着令他们将běi jing给罩住了,把气势给做足了。上次只有八十艘便吓坏了běi jing市民,这次二百四十艘更是吓坏了所有人。 ri本大使馆中所有人都伸出脖子看着窗外天上的飞艇,惊讶不已,ri本大使小幡酉吉叹道:“国防军坐大了,帝国不能轻易动手了,唉。错失良机,养虎为患啊。 徐世昌对一旁的廖志鹏叹道:“怪不得他敢和吴佩孚对着干,就凭这架势,谁都心里有底气啊。”廖志鹏道:“大总统,他们四支军团才有一支出关,还有三支在关外呢,若是他们诚心想要入关,早就直扑过来了。” “那你认为他们是如何想的?”徐世昌道。 廖志鹏摇头苦笑道:“王茂如脑袋天马行空,往往出其不意,谁能想得到。” 总理靳云鹏在一旁说道:“无非是为了名或者利而已,名望这些年王茂如赚足了,就差利了。” 徐世昌惊讶道:“难道他想做总统不成?” 靳云鹏道:“也未可知啊。” 副总统孟恩远一旁冷哼道:“扯淡!王秀盛若是想要总统,怎会发表支持大总统的讲话。” “地盘?”靳云鹏反问道。 孟恩远叹道:“我也不明白他的目的是什么了。” 当下,大总统徐世昌,副总统孟恩远,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靳云鹏,内务总长田文烈,财政总长李思浩,司法总长朱深,教育总长傅岳棻,交通总长曾毓隽,农商总长田文烈,海军总长萨镇冰,代理外交总长陈篆悉数到列迎接北方最大军阀,年仅三十四岁的王茂如的到来。 王茂如并不是一个人下的飞机,而是带着一个大家都不怎么想看到的人,段祺瑞,一同下的飞机。王茂如和段祺瑞的手紧握着,记者的一顿拍照,这足以表明态度,他对皖系是支持的。照片传出来之后,引起了英美的不快,不过ri本倒是欢呼起来,因为亲ri的皖系并没有被剿灭它只是被吞并了而已。 “徐大总统,孟副总统,靳总理,诸位,久候了。”王茂如朗声笑道,众人面sè各异,有的欢喜有的担忧,有的完全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一看在王茂如的眼中。 随后王茂如参加了欢迎宴会,宴会上宾客云集,各国公使领事纷纷来与王茂如碰杯交流,王茂如也微笑着与他们一一说起对方国家的风土人情,与英国大使谈尼斯湖水怪,与美国大使谈林肯刺杀案谜团,与ri本大使谈汉唐文化在ri本的传承与发展,与法国大使谈艺术,与意大利大使谈意大利的美人和足球,颇有种指挥方遒的味道。一夜之间,王茂如这个人再度成了舆论中心。 而此时传来消息,王茂如的麒麟军团阻止了直系大军的北上,并将直系军队包围起来。尤其是吴佩孚的嫡系北洋陆军第三师更是遭到重点攻击,但这块硬骨头显然也让国防军牙疼了。吴佩孚壮士断腕,下令军队跳出包围圈逃回河南。直系的八支混成旅跑散了俩,投降了仨。然而吴佩孚刷了一个花招,搞情报出身的他骗过了国防军的侦察部队与情报机关,让杂牌旅大张旗鼓向北行军,而自己则率领主力暗度陈仓返回河南。赵增福军团参谋部受到欺骗,唯恐吴佩孚狗急跳墙攻击běi jing,立即向běi jing方向撤军。以至于吴佩孚率领直系主力军队还伏击了第七师团的一个教导团(新兵团),也成为双方交战中国防军方面最大的损失。 吴佩孚绕过了第七师团拦截的防区,回到河南境内,姜登选得知自己的教导团遭到全歼之后勃然大怒,立即下令回身向河南直系军队进攻。吴佩孚在黄河边打了一个经典的防御战,利用泥泞的黄河河床阻击了飞机加大炮的国防军第七师团。姜登选部打了三天三夜,愣是被止住在黄河以北。为了防止损失过大,姜登选不得不止步于黄河。事后得知的赵增福并未对姜登选的私自进攻批评,因为他截获了吴佩孚的佯攻军队之后才得知自己五万人被六千多溃军给耍了三天,自己都给耍了,还怎么说下属。 深知秀帅脾气的赵增福立即向王茂如提出申请处分,表示自己做的不好愿意接受惩罚。王茂如安抚说想要打胜仗先品尝败仗,一次失败不算什么,至少将直军赶过黄河以南了。 随后王茂如反倒是对姜登选提出表扬和批评两张电令,批评他是因为他没有向集团军部报告私自攻击,表扬他是因为他的灵活机动对战局起到了巨大扭转作用,因此功过相抵望下次不要再犯。姜登选立即向王茂如道歉,说自己损失了一个整团,导致自己急疯了这才犯错。姜登选事件也给了其他人一个jing告,军中一切行动听指挥,不得私自做出战略调整影响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