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统一之战 第六百零七章 英国人插手内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四 统一之战 第六百零七章 英国人插手内战

受到了第七师团的惊吓,同时国防军占尽黄河以北,山东督军张树元见势不妙立即高调宣布加入国防军,并希望自己担任一个军团长。张树元的过分请求自然是遭到了王茂如的拒绝,王茂如冷笑说:“他以为自己是谁?军团长?贪得无厌!” 在直皖之战中,张树元左右摇摆不定,段祺瑞深恨之,这次倒是希望借王茂如之手除去张树元。 在东北第一第二第三兵工厂考察三天后,段祺瑞返回běi jing,回到běi jing之后他立即找到王茂如,要求对张树元这种只知自保的军阀万不可姑息。他是恼怒张树元在直皖之战时候并未出兵,当时张树元以严防江苏直军为借口,实则害怕与吴佩孚作战。在段祺瑞的指使下,山东省议会弹劾张树元私吞三百万银元军费,压力传来,张树元无奈宣布下野。徐世昌在段祺瑞和王茂如的建议下,同意免去了张树元山东督军一职。“”,手打 张树元被免去山东督军之后,一时之间山东无主,各个都想去做那山东督军。山东是皖系的地盘,而皖系此时又投靠了国防军,因此这个山东到底是督军负责制还是省长负责制倒成了一个问题。索“” 看最新章节 皖系和老北洋自然是希望督军负责制,因为可以军政一把抓,但是国防军的人可不这么认为,雍星宝便说:“此时民国,犹如西方神圣罗马帝国一般,一个名义上的国家下,诸多联邦小国。这督军便是国王。若想让中国真正的成为一个国家,就要学习德国统一之方法,消灭这些国王。尽管我军刚刚占领直隶。此时便触手山东有些贪功。可换一个思想,到手的肥肉不拿,将来千万遍辛苦啊。” 为了控制山东,段祺瑞积极希望徐树铮担任这个山东督军。但是王茂如说:“督军这个词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军人主政的年代已经消失了,军官拿钱封赏手下的形式早已经成为了历史的尘埃,我所辖之地。军人和政客不得相互勾结,政客若是调动军队,则意图谋反。军人若为政客服务,亦为谋反。”他的心思王茂如自然是了解于心,无非想控制山东的陆军而已,可惜王茂如怎能让他如愿。不过随后王茂如便感觉到了皖系的压力。毕竟běi jing不是他的地盘。ri本驻华公使小幡酉吉拜访了徐世昌,表示山东情况关系ri本帝国利益,如果山东政局变动太大,ri本帝国将会主动军队进行武装干涉。 受到ri本压力的徐世昌不得已连夜召见王茂如到大总统府,将ri本公使的意思表达给他。王茂如气得紧握拳头,怒道:“欺人太甚!” 徐世昌劝道:“秀盛,如今之情况,我国亦无可为啊。除非……” 王茂如气愤了一会儿。便平静下来,说道:“大总统明鉴。有话直讲。” 徐世昌沉默了一会儿道:“国防军非要与直系拼个你死我活不成?” 王茂如道:“直系不知进退,如同恶犬,若是不打疼他,恐怕他会多作怪。” 徐世昌一声长叹,转身离去,作为一个总统,文被议会架着,武被国防军架着,民政又被手下架着,可以说是窝囊至极啊。 王茂如此时要对付直系吴佩孚,此时还真不宜招惹ri本人,于是与段祺瑞商议山东可以继续实行督军负责制,但这个人应该是国防军满意人选。即是皖系出身,又是国防军满意人选,段祺瑞左右思考许久,最终提起了一个人,田中玉。这人就是被毛子平打得丢盔弃甲,又因为在察哈尔发生爆炸案被迫下野的原察哈尔都统田中玉,如今在天津做了个寓公,开了一间百货公司。王茂如对此人印象还不错,前后几次被国防军打怕了,倒是个好收拾的人。若是他做督军的话,将来全队整编估计难度很小,于是答应了这个提议由田中玉担任山东督军。 随后王茂如暗示zhong yāngzhèng fu,在段祺瑞的配合下,逼迫大总统徐世昌下令免去江苏第六师师长宫邦铎一职。通电下来,宫邦铎被迫下野了,与此同时,海岸jing卫队先遣两艘巡洋舰抵达南京,炮击了第六师阵地,第六师被迫远离南京城。而宫邦铎的下野,也让第六师群龙无首,其副师长不得已选择投降,接受江苏督军府的指挥,由此江苏之乱 平息。张骞此战过后,在江苏威望甚重,也让张骞是否能做省长的争议平息下来。 为了回报王茂如的支持,张骞原本拟议由冯尹彬担任江苏陆军司令,然而冯尹彬毕竟杀了齐燮元,于江苏陆军内的军官们难免内心不满。而冯尹彬凭虽然为冯国璋之孙的身份,可毕竟谋杀上官于名声不好。王茂如暗示之下,冯尹彬暂时担任江苏陆军筹备处主任,筹备其进行陆军改制。就这样,以另外一种方式冯尹彬取得了江苏陆军的指挥权,以二十二岁的年纪一跃成为民国最年轻的将军。 原本江苏陆军交给冯国璋的孙子对直系来说是好事儿,毕竟是冯国璋开创了直系系统,才有了现在直系的强大,可惜的一点就是这个冯尹彬是王茂如的人。曹锟派人来到江苏拉拢冯尹彬,可是风华少年冯尹彬断然拒绝了曹锟的邀请,与此同时他联系江西督军陈光远和前湖北督军王占元,希望长江三督再一次同进退。 可以说,冯尹彬是王茂如最成功的一个间谍之一,他几乎用一己之力将直系分裂开来,甚至王茂如也没有想到冯尹彬在江苏会取得如此成绩。江苏省长张謇和江苏陆军参谋长杨chun普共同宣布江苏陆军回归“zhong yāng”指挥。 江苏从du li状态之中,又回归到共和上了,而正在此时,国防军海岸jing卫队也抵达南京城下,两艘万吨级战列舰炮口对着江苏陆军军营,让那些心有异想之人不得不放弃念头。海岸jing卫队司令任国栋接到国防军总参谋部的命令,一旦冯尹彬受到任何伤害,则立即击溃江苏陆军,因此二十三艘战舰,所有炮口都对着了南京城东。任国栋以练兵为借口,在南京进行海军对陆地攻击模拟训练,老人星号战列舰主力大炮一炮炸出近七米宽两米深的炮坑,着实是将所有人都吓坏了,就连任国栋自己也吓坏了。 麒麟军团暂时被阻于黄河以北,然而赵增福与手下并未消停,国防军和直系的矛盾无法化解,国防军主动出击惹事双方于黄河沿岸爆发数次摩擦为了进行决战,新编第二十师团与山东陆军辅助进攻。为了填补兵力不足,王茂如特地将近卫师团之称的第八师团从沈阳调到běi jing,全面接受běi jing防务。 国防军麒麟军团休养生息,只等最终一击。而吴佩孚也知道国防军绝不会善罢甘休,积极备战,并从后方调集大量军队,且向湖南的民党军队求援。与此同时,张作霖的一支军队也秘密换装,向河南挺进,妄图搅浑这摊深水。 随着第八师团从沈阳乘坐火车抵达běi jing,麒麟军团更加豪无后顾之忧了。由于天气干旱少雨,黄河断流,河道干涸坚硬。赵增福认为决战时刻到来了,向王茂如密电大决战,王茂如在与第八师团长王其垣讨论běi jing布防情况,接到赵增福的电报,便恢复:“你若准备完毕,我必全力支持。” 赵增福认为此时国防军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之利,黄河因为干涸断流,国防军占了地利,王茂如入住zhong yāng后国防军成为国家陆军,国防军占了天时,麒麟军团被吴佩孚调动以至于丧失良机,赵增福一面在军中渲染情绪,一边按住军队,士兵军官们求战yu望强烈,又占了人和。而此时,王茂如的一封电报,算是彻底给麒麟军团点着了火。赵增福挥舞着电报,对全体军官说道:“诸位,此役,我军一雪前耻机会到了,秀帅之言诸位可看好了,这仗要是打得丢人现眼,你我怎么在其他人军团长师团长面前抬起头来?怎么在国防军内立足?” 被王茂如和赵增福一番刺激,麒麟军团上下一心。 民国九年七月二十五ri,准备完毕的麒麟军团总兵力达到十二万人兵分四路分别从河南武涉县、封丘县、直隶长垣县,山东菏泽向黄河以南直系军队在飞机和两百多艘飞艇的帮助下发起了总攻,并在三天之内一举攻克直系司令部开封。善用大炮和奇兵的吴佩孚,在漫天飞艇的监控之下无处遁形只能率领军队缓缓撤到河南许昌县,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国防军取得空前大捷。 再天才的战术家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也要吃亏,就像天才儿童没有办法和壮汉作战一样。吴佩孚深感无奈,不管他如何算计,但是人家国防军雨点般的子弹扫过来,再有用的计谋也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