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零八章 暂止河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零八章 暂止河南

国防军与吴佩孚直军之决战,也是中华民国迄今为止技术含量最高的决战,大量飞机和飞艇的使用给直系军队心理上非常严重的打击。 吴佩孚也没有想过飞机出现在战场上大规模对军队进行轰炸,会让士气低落如此,有些部队见到飞机轰炸甚至四散而逃,将飞机的作用放大,尤其是那些曾经遭受轰炸的溃兵在军中对飞机威胁的渲染,更是加重了这种悲观情绪蔓延。 最让人感到啼笑皆非的一件事是从后方赶来支援的冯玉祥第十六混成旅,在见到飞机之后,他为了鼓动军队士气笑哈哈地说:“飞机没什么大不了的,肯定炸不到自己,大家不用怕。”结果飞机扔下来两吨的炸药,第十六混成旅被炸死炸伤四百多人,连冯玉祥本人也受伤昏迷,第十六混成旅的兵吓得跑了三分之一。 就在赵增福的麒麟军团准备一举收复河南,将直系全部消灭之际,běi jing英国驻华公使朱尔直接找到王茂如,对王茂如说道:“欧洲各国不希望贵国的战争损害各国的在华利益,因此各国希望贵国的战争,到此为止,这是我们的通牒。”大英帝国的傲慢写在了他的脸上。 王茂如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战争可以停止,但是两湖巡阅使应该回到他自己的地盘,保护英国的利益,而不是在河南。我们可以收手,但是河南,是我们国防军的。” “你对直系军队的要求。我会代为转达,但是希望在这期间。不要发生任何战争。”朱尔典还是傲慢地以自己做主人一般要求道。 王茂如一抬袖,说道:“请,不送。” “哼!没有礼貌的中国人!”朱尔典怒气冲冲地走了。 一举消灭直系军队,重新恢复袁世凯时期的北洋固然是王茂如心中所想,可是这其中牵扯利益太大太多了,尤其是吴佩孚身后站着的英法集团,就是他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如果惹怒了英法,他们解放了ri本。拿自己的后背就要受苦了。 现在就王茂如内心而言是非常矛盾的,他面临着南下统一和北上开疆裂土的双重诱惑,而ri本人也在一旁虎视眈眈不容有失,这就像是左右手各拿着一块大馅肉包,而一旁蹲着一匹狼,这匹狼的目标不是肉包而是这个人一般。因此,可以说是ri本人的震慑帮助了直系。让王茂如无法派遣大军南下。但将吴佩孚赶回湖北的目的,王茂如是一定要达成的,接下来要解决的就是张作霖的西北军了。 曹锟的军队无奈一退再退,当撤退到河南许昌之后,直军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烦事,几十万因为今年大旱与兵灾而不得不背井离乡北上的流民挡住了直军南下的队伍。 曹锳立即准备下令自己的部队对流民进行开枪shè击。让他们撤出通道。随后吴佩孚的部下萧耀南立即制止住了曹锳的举动,朝自己百姓开枪的事吴佩孚决不允许有人干,萧耀南没到还罢了,到了不制止的话,吴佩孚肯定不会饶了他。 曹锳跑到曹锟面前抱怨吴佩孚。说道:“这些泥腿要把我们给拦住,让我们被国防军全吃掉啊。”没说完几句。吴佩孚撩开帐篷的布门帘,很显然曹锳的话都听在了吴佩孚耳中。 “屠夫尔!”吴佩孚怒目一瞪,曹锳立即蔫了,躲到一边不敢还嘴。 曹锟心腹李彦青打哈哈道:“都是自己人,不要吵了,现在前有难民阻拦,后有追兵,大家商量一下如何解决吧。” “要我说,还是先回到湖北的好,两湖足天下丰,咱们作用湖南湖北,占尽了天下粮仓,再有英国人帮着,王茂如的队伍不敢打过来。”王耀斌道。 “我同意王旅长的意见。”曹锳忙说道。 第十六师师长王延桢道:“就这么丢了河南,太丢人了。” “否则怎么办?咱们的兵连弹都没了,你再国防军,弹就跟下雨似的泼来,咱们死十个兵换不来对方一个人,这仗怎么打?”王耀斌道。 王延桢叹了口气,道:“可是现在回湖北也回不去啊,这难民……” 吴佩孚的参谋张佐民忽然道:“大帅,可不可以这样,对难民说国防军准备救济百姓,让他们去找王茂如的国防军,如此……”几个人眼 睛忽然一亮,俄尔大笑起来,曹锟道:“好,好,好!此计甚妙,此计甚妙啊!” 吴佩孚不置可否,不过眼神之中流露着对此计的不认同,可却无法提出更加合理的建议,只得保持沉默。事后吴佩孚对张佐民道:“此计着实非战之力,于我军人无益,你还是在曹锟身旁做参谋吧。”张佐民也知道吴佩孚的脾xing,只是整理了一下便来到了曹锟手下,曹锟让他给曹锳做了参谋长,有此事可知吴佩孚其xing格何等桀骜。 在想流民百姓们宣传国防军即将解决河南灾民之后,灾民朝着国防军的黄河以北下去和开封等地涌去,直军南下道路立即肃清了。还是曹锳所部第一时间率军先跑进了湖北,总算是安全到家,随后直军大部队退到湖北放弃了河南。 刚刚抵达开封的国防军赵增福军团长得到王茂如的密电,暂时不要进入湖北,并在河南进行剿匪。多如牛毛的土匪给河南百姓带来了深重灾难,尤其是今年河南大旱百姓暂时还能活下去,可是到了秋天交地租交税租后,百姓显然更加活不下去。曹锟和吴佩孚率领直系退出河南,未必没有抛弃河南的意思,他们也不傻,河南的灾情和匪患四起,匪比兵多,难民四起,将一个烂摊扔给国防军,总比在自己手中死守要强得多。 接手河南之后,王茂如才感知河南灾情之沉重,黄河沿岸的地区旱情稍缓,但是远离黄河的地区,几十万流民正向传说中能吃的上饭的国防军辖区逃来。国防军不得不先动用了战略储备军粮,来让这些流民能活下去。而更大的灾难则是两个月之后,秋收若是难以维持生存,将会产生百万流民,显然再度移动国防军军粮也不够。吴佩孚的这一招,的确是打了王茂如一个出其不意,狼狈至极。 直系大败失掉河南,河南督军赵倜此时叛变直系,率领河南陆军投靠了国防军。 王茂如此时在běi jing把持着国会和总统府总理府,实际上此时的běi jing已经实行了军管,所以这个zhong yāng很显然就是国防军体系了。实行军管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报纸和言论的控制以及学校不得宣传各种思想,并对每一个教师进行签约,保证教师不对学生进行思想宣传。这引起了北大,燕大等诸多学校教师的不满,他们认为大学就应该言论zi you,不应该死气沉沉,这样让人民变成了傻呆和空有身体的匹夫。 教育总长傅岳棻立即以辞职为要挟,要求zhèng fu绝不能听从王茂如这个思想刽手的蛊惑,并准备发动学生抗议活动。但是王茂如冷笑一声,宣布教育投入提升,并教师待遇提升,与此同时将一大批教师开除,这些人之中教学能力强但是人生生活非常迷乱者如金继明归位教授却在八大胡同为ji女争风吃醋,回到学校宣传苏俄人那一套,还与自己的学生谈恋爱,美其名曰恋爱zi you。 王茂如授权zhèng fu以师德品质不合格为理由,宣布禁止金继明继续从事任何教育工作,以免误人弟,尤其是要求报纸上公布这些人名单,并要求宣传处马良对这些人的不得从事教育工作的原因写得一清二楚。是人总是有过错的,有的人好sè,有的人好赌,有的人好吸食大烟,有的人喜欢收集古董,但所有人都会犯错。像这次开除的一大批教授,并且以师德恶劣为理由,就是一种对知识分的极大否定和摧残了。 当然,师德一票否决制可不是王茂如发明,这是后世我国伟大的发明,是领导惩治教师的一大利器工具。由于是的否决票是掌握在领导手中,因此普通教师触犯领导之后,被一票否决制便再也难以从事教育工作,其他单位不会要一个师德不合格的教师,此教师便再也难以就业。 师德评价,一个披着神圣外衣的杀人工具,就像是女的贞cāo一样,一旦被否定便让人难以抬起头来做人。 前教育总长傅岳棻辞职之后,教育副总长袁希涛代理教育总长,而袁希涛也不惯王茂如插手教育,几ri之后辞职。由于王茂如与段祺瑞共同把持国内,段祺瑞随即任命范源濂为教育总长,范源濂也不敢出任,王茂如深知大家忌惮的是自己,于是冷笑着任命自己的亲信徐鼐霖担任教育总长。而段祺瑞并不重视教育部门,于是放任王茂如插手不管,这并非实权部门,段祺瑞自然不会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