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统一之战 第六百一十章 大刀对外,小刀对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四 统一之战 第六百一十章 大刀对外,小刀对内

随着曹锟的直系军队节节败退直至被赶出直隶与河南地界,屡屡徐徐有皖系军队愿意接受整编,如安徽督军张文生,福建督军李厚基等,国防军睥睨天下展露倪端,以势压人之型越加明显。良好的战局给了王茂如以极大的决心和动力,他下定决心继承袁世凯的遗志,将中队真正形成一个国家6军,并继续推动军队改革消灭军阀制。 安徽督军张文生宣布愿意接受国防军改制,安徽的定武军热烈欢迎接受改制,与之相邻的江西督军陈光远见状也有些犹豫起来。 江西省位置尴尬,东面是皖系李厚基的福建,背面是皖系张文生的安徽,西北则是皖系吴光新五个旅的长江上游防区,南面是刚刚成立的广东革命zhèng fu,西面则是直系吴佩孚的两湖,可以说是处于四战之地。再加上江西省非常贫瘠,陈光远基本上处于夹缝中求生存的地步,可现在他四面都是敌人,自己若是再没有眼sè将来怕是距离下野不远了。 陈光远先前还可以借着李纯为长江三督结盟的优势耀武扬威,可如今直皖战争结束,国防军趁机占领běi jing直隶河南等地,皖系老大段祺瑞表态皖系接受国防军改编,长江三督分崩离析。湖北被曹直给占了,江苏被国防军占了,从此之后自己便孤立起来。要么加入曹直,要么接受国防军改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南下加入广东革命zhèng fu。当然,加入南方zhèng fu免不了要四面遭受攻击。毕竟直系、皖系、国防军都还是北洋系出身,若是加入南方革命zhèng fu。那边是叛变了,定然不得好下场。 而国防军海岸jing卫队沿长江西进,路过江西九江后对九江的直系军队炮击,猛烈的炮声甚至传到了南昌城内。陈光远心惊胆战,觉得自己不能等待了,若是再等下去自己迟早也要被人吞并。 就在督军府内收到通电,江苏接受改编被整编为两个师团之后,江西督军陈光远立即联系到了已经下台的直系老人前湖北督军王占元向他请教一二。 王占元原本是湖北督军。手下五个湖北6军混成旅,要不是他自己自作自受也不会被吴佩孚占了便宜。陈光远找他商量,明显就是对曹直不信任,王占元咬牙切齿道:“与其便宜了曹直,不如早ri追随尚武大元帅,将来也给你好个封赏。你看看秀帅的态度,将来定然不会忘了你啊。江西还会继续由你把持。谁占zhong yāng不是占呢,吴玉此人刚愎自用容不下人,王茂如年纪虽小,可却有容人之量啊。你看他对待袁大公,可见其留恋袁公对其厚爱,说明此人重恩义。那吴玉是什么人?眼睛里容不得沙的人。连自己的小舅也敢开枪打,要是跟这人,将来岂不是被他像是收拾孙一样收拾?”王占元唏嘘道:“你看他是怎么对我的,我待玉如兄弟,玉待我如草芥。” 陈光远想了想。觉得王占元说的话在理,于是通电表态接受国防军整编。他愿意接受整编还有一个内在原因。那就是陈光远在江西税收苛刻,引起江西民众不满,不时有人暗中跑到武昌暗杀与他。陈光远害怕将来自己失去军权的一天,没有士兵保护,自己生命堪忧。 即直隶、江苏、山东之后,江西也愿意接受整编。原来的皖系其余地盘表态愿意接受整编后,包括陈光远在内,还有安徽张文生,福建李厚基,浙江卢永祥,上海何丰林,甚至刚刚击退完张作霖西北军的山西阎锡山也搀和了一脚,凑热闹说接受整编。要说别人愿意接受整编是为了保住军权也就罢了,这阎锡山可是土财主,自己一亩三分地决不允许他人染指,他提出接受整编就是为了搀和搀和,把水搅浑,让王茂如的整编更加混乱难以成功。 这整编先就是军政分离,军人只启到保境安民的作用,政客只允许治理民政,不允许干涉军事,而地方zhèng fu财政大权归属zhong yāng统一调配,像是袁世凯时期一样只需要嚷嚷我支持zhong yāng继续割地为王的ri过去了。别人不知道,吴佩孚岂能不知道,他气得大怒:“他们这是疯了吗?疯了吗?他们知不知道什么是整编?什么叫做整编?” 由于财力有限,因此对于安徽江西浙江福建山西等省份的整编,王茂如并没有立即着手而是效仿袁世凯依旧保留着原有的督军管理制度与督军统治。而且他也深知,这些督军们只是叶公好龙而已,都各有算盘,也有算计。 不过王茂如的财力阻碍了整编计划,他不得不先稳定了财政才能继续整编。 作为一个穿越客,尽管他在民国意气风,年纪轻轻位列大帅名列何止让人羡慕,可是他却又不得不背负着拯救中国的命运的责任。没有人比他深知未来二十年,中国将遭受何等的残酷命运,也没有人知道,中国直到百年之后才成为一个国强民弱的大国。此时的王茂如,就像是跑马拉松的选手,刚刚跑了十公里,已经有些负累,可必须咬牙坚持下去。此时的他已经取代了民国时期意气风的吴佩孚,而他比吴佩孚强的是,自己的头上并没有一个大佬曹锟在时刻担心自己被掀翻。 美国人纵然在背后支持王茂如,可是英国人反对他的军队进入湖南湖北,他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看着直系逃回湖北苟延残喘。 恰逢在中国担任驻华公使十五年的朱尔典爵士因年纪原因退休之际,而新任驻华公使艾斯顿爵士刚刚抵京,王茂如随即为艾斯顿爵士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艾斯顿这次来中国的任务很复杂,一方面阻止中国统一,一方面还要拉拢中国与ri本对抗,一方面支持吴佩孚的军阀du li,一方面要保证英国人的合法利益和英国商人的利益。艾斯顿在之前也看不起中国,而当他坐船的时候,王茂如还在东北是一个小军阀。当他抵达běi jing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浪漫的艾斯顿爵士居然带着太太在地中海旅行蜜月了一个月,这才姗姗来迟。 前驻华大使朱尔典得知艾斯顿迟到的原因,气得不愿意和艾斯顿说任何话,这闹的艾斯顿爵士的欢迎仪式场面大为尴尬。王茂如对朱尔典没有好印象,不过对理想主义者艾斯顿倒是很感兴趣,朱尔典太狡猾了,这个老家伙在中国当了二十五年的驻华大使,对中国了若指掌,对中国也太危险了。 艾斯顿爵士欢迎仪式结束,朱尔典愤愤地离开了中国,他的愤怒即是对王茂如拒绝了与他合作的不满,又是对艾斯顿怠工的不满。回到英国之后的朱尔典继续担任英国国会议员,并且弹劾艾斯顿的工作态度,这导致了艾斯顿被英国女皇点名批评,加深了艾斯顿对他的仇恨。 而此刻的王茂如又匆忙地参加大总统秘书长廖志鹏的的婚礼,给足了廖志鹏面,并送给了廖志鹏一栋价值四千大洋的宅做礼物,廖志鹏正愁着不知道在哪租房安家,得到王茂如的宅后,便也没客气,只是这份情他记在心里了。他知道王茂如是一个强势的人,只是给王茂如写了个纸条上书:“君意吾自省。”王茂如读罢微微一笑,交给了臧浩,臧浩倒是没明白,王茂如拍拍他的肩膀道:“你不需要明白。”臧浩郁闷不已,心说自己的战场是在前方,不是在秀帅跟前做跟班马弁啊。 廖志鹏大婚之后,王茂如接到一封从哈尔滨加紧电报,俄罗斯女沙皇的特使乌特金乘坐火车等辗转来到了长chun,希望能与王茂如就《哈尔滨协约》达成共识。王茂如很是奇怪,《哈尔滨协约》不是在他撤回国内的时候已经作废了吗?沙皇俄国这是什么意思呢?他在běi jing也显摆够了,于是乘坐飞机回到长chun。 王茂如离开běi jing,可是让北洋诸位大佬深深吐了一口气,这小在的时候,大家感觉太压抑了,也许是兵锋甚盛的原因给人一种窒息感。临走之前,王茂如又下令第二十一师移师关内,暂时驻扎于哈尔滨。尽管调兵进入馆内从大方面来说就是削弱了中原的军事力量,可从另一方面也加强了北方的防御力量。 王茂如深知,如果中国生危险,那么危险一定来自于北方,不管是俄国人还是ri本人。中国若乱,则东北先乱,中国若失,则东北先失。ri本人虎视眈眈中国东北,而现在与英国人的争夺之中,逐渐因遭受制裁而退缩,ri本人心中的这口气将来一定会出。而ri本人则是属疯狗,难不保他们为了转移国内压力,提前动侵华战争,这也是他只将一个军团调入中原的原因。他不是蒋中正,蒋中正攘外必先安内的想法处出于枭雄的野心,而历史证明这个观点是极其错误的,不单丢了江山,还丢了人心。也正因为如此,王茂如大刀对外,小刀对内,对外大刀雷霆一击,对内则小刀深刺入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