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一十一章 中国可以说NO!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一十一章 中国可以说NO!

从běi jing到长chun乘坐囚牛运输机比火车安全快捷,飞机的飞行速度很快,经过了沈阳的中转王茂如只用了一天时间便回到长chun。他总是先回家和家人吃了午饭,见到儿女们越来越大了,很是欣慰,宗孚还给他表演朗诵了一首弟规,清脆的童声将整篇弟规从头到尾一字不差的背诵下来。连一旁的纳兰师傅也不禁赞叹道:“宗孚若是生在前朝,必定是状元之才。”这边老大宗鼎不服了,说自己也有表演,王茂如笑着说好,你表演给爹。 宗鼎掏出一把手枪,倒是下了大家一跳,不过乌兰图雅说道:“宗鼎好样的,给大家你的本事。”宗鼎的琴声母亲玉琢无奈地笑了两声,她的这个儿不和自己亲,反倒是和大妈亲,也让她够无奈的了。 宗鼎的这把手枪很小,只能发shè一颗弹,只见他指着尚武将军府外的一棵树说道:“爹爹,你……”因为窗是开着的,宗鼎瞄着那棵树便开了一枪,“砰”一声正中树干。 王茂如鼓掌道:“厉害,厉害,宗鼎将来必定是个武将。” 宗鼎道:“爹爹你到树上的鸟了吗?” 王茂如抬眼了过去,道:“哪里有啊?” “当然,被我打死了。”宗鼎认真地说道。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你小,这么小就……” 这时候近卫兵李奇从外面跑了回来,拎着一只死麻雀叫道:“秀帅。刚才那一枪打下个鸟。” 王茂如惊讶道:“真的?” “我怎么敢骗你。”李奇道。 王茂如摸了摸宗鼎的脑袋,道:“你啊。将来必是咱家一员猛将,你是做大哥的,以后要照顾弟弟妹妹们,知道吗?” “嗯哪。”宗鼎重重地点头道。 王茂如笑了笑,不过在心底里却未宗鼎担心,这小孩xing烈,而且xing急,好胜心太强。将来难免被人利用啊。 下午的时候,王茂如在尚武将军府内接见了他的老朋友乌特金。沙皇使者依旧是沙皇使者,只是前一个沙皇是尼古拉二世,现在的沙皇是女沙皇萨卡琳娜。乌特金依旧注重穿着,整齐的西装衬着他高大的身材,整个人除了更加消瘦一些,jing神倒是很好。见到王茂如之后。乌特金笑道:“亲爱的王,现在你是这个国家最强力的男人了。” “谢谢夸奖,我的朋友。”王茂如笑道:“乌特金,你给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吗?你是我们中国人的福音啊,带来的一定是好消息吧?” 乌特金立即说道:“我带来了女沙皇最具有诚意的谈判条件,只要你们中国人支持我们。外东北和外西北的问题一切好谈,你说这是不是好消息呢?” 王茂如摇头道:“事实上这已经是我们的地盘了,恐怕你这个条件并不美好。” 乌特金摇头道:“可是你们没有与俄国任何一个zhèng fu达成任何协议,所以即使事实占领也只是一厢情愿,一旦俄国统一。在国际上是完全可以根据法律收回的。”他自信满满地笑道:“我这次来,就是洽谈外东北和外西北的问题。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这次我们是带着十足的诚意来的,萨卡琳娜女沙皇想到了一个极好的方法,即让你们中国人拥有外东北和外西北,又让我们俄罗斯不会丢失面。” 王茂如摸着下巴很是感兴趣,略微一思考道:“很好啊,既然贵方有诚意了,那么我们就仔细谈谈吧。”谈判并不是他擅长的,就像他不喜欢讨价还价一样,和俄国人谈判还要叫上专业人士。随后他叫来顾维钧做谈判代表与乌特金洽谈沙皇俄国归还外东北和外西北之事,顾维钧立即从běi jing乘坐飞机来到长chun。但是惊险的是,飞机在空中出现了小小的问题,几乎坠毁。这次飞机遇险也让顾维钧从此之后患上了飞行恐惧症,以后无论去哪里都必须乘坐飞机。 趁着这几天,王茂如在长chun好好陪了陪家人,而张弘扬也带来了好消息,由于工业的发展,东北经济全面复苏,且今年东北粮食大丰收。中原大旱,反倒是东北雨水充沛,从外国引进的玉米、土豆、大豆品种和国内的小麦、甜菜、高粱等全都大丰收。王茂如原本还害怕赈灾中原粮食不够,还联系东南亚地区的粮商,却不想东北粮食大丰收。他立即对张弘扬吩咐,要求他尽快收租之外,对农民手中多余的粮食进行收购,并且部分发放到军队外,其余部分运抵关内。张弘扬立即判断出王茂如准备赈灾,保证说自己一定会办好此事。 顾维 钧抵达长chun之后,带来了一个谈判团,近半都是外交官学院的实习学生,让这些人感受一下什么叫做谈判,也感受一下与外国人交往的礼节和方式。 与俄国谈判比起其他国家相对来说更加容易一些,因为长达四年的俄国内战已经让这个国家乱成一团了,国力严重被削弱了。苏俄和沙俄双方甚至童军都派上了,苏俄饱受国际制裁,但是依靠着自己的国民生产力积攒实力,而沙俄依靠着国际支援和占领南方重要城市察里津这一桥头堡,也逐渐地恢复了过来。 整个俄国内战,原本八千多万人口的全俄直接或者间接死亡人口达到三千多万,在俄国,几乎没有人家不死人的。这个时期的俄国人是全世界最惨的,也是最好战的。 强硬的尼古拉二世死亡之后,萨卡琳娜女沙皇继承了他的遗志,而且,这个女人比起他来说更加决绝果断和大气。她认为俄国的起源就在莫斯科,因此一定要攻下莫斯科,而对于远东力有不逮之下可以放弃,并且全力争取中方的好意,这才有乌特金此一行。 顾维钧好久没有进行这样畅快的谈判了,作为中国代表团谈判主席,他代表中国希望收复中国的土地,这让他做梦都会笑醒。也给了年轻的外交官学员们不一样的感觉,中国可以说不,中国可以跟白人说no! 不过谈判的过程一波三折,其结果也和顾维钧要求的相距甚远,甚至有些背道而驰。 因为乌特金提出的建议是,俄国向中国租借外东北和外西北九十九年,效仿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一般租界给英国人。也许俄国人认为这可以让中国人满意了,可顾维钧等人没有一个满意的,这算什么事?租借?我们的房,我们的领土,凭什么要我们租借? 于是顾维钧等代表坚决予以拒绝,要求俄国归还领土,将来外东北和外西北将会驻扎大量中国国防军军队。 乌特金代表沙俄希望中国国防军直接出兵俄国干涉,而中国只希望的是提供军事援助和粮食援助。 至此,双方要求相距太远,谈判破裂了,乌特金悻悻地返回俄国。临走之前乌特金提出要求,中国的军队必须立即撤出外东北和外西北。 王茂如得知之后冷笑两声,对顾维钧说道:“不必理会他们,自己屁股被踢烂了还跟咱们得瑟,不用惯着他们。现在不求咱们,等将来哭着喊着再求咱们,晚了。” 民国九年八月,澳大利亚爆发了大规模驱逐ri裔侨民的冲突,英国海军介入其中,并且趁机击沉了一艘ri本移民船只,从而引发了ri本国内民众的强烈不满。随即,英ri在中国上海数度发生冲突,英国水军和ri本浪人斗殴,死伤数人,英舰与ri本军舰对峙,弄得淞沪镇守使何丰林一个头两个大。只得上报zhong yāng,段祺瑞相管却管不了,便把烫手山芋丢给王茂如,王茂如只回了一句:“上海接受国防军整编,一切zhong yāng方可以谈判。” 淞沪护军使何丰林的老大卢永祥在徐树铮的鼓噪之下,忽然拒绝接受国防军整编,但却不拒绝zhong yāng。段祺瑞也来讲情,而王茂如也暂时不想把触手探过长江太深,于是将上海的事暂时放在一边。 段祺瑞的小舅吴光新一直等待接受整编的消息,可是非常郁闷地坐等不来,右等也不来,情急之下向段祺瑞求情自己的部队也组成国防军,怎么人家就不搭理自己呢? 段祺瑞也觉得很是没面,便找到王茂如,王茂如随口说道:“整编的事儿有点麻烦,zhong yāng实在没有钱了,不过既然吴将军这么至诚,那就给他一个二十五师团的番号吧。”吴光新得知之后大喜过望,知道zhong yāng没钱才暂时停止整编步伐,便说没钱自己来。于是他立即要求所部士兵全都把军服给染成黑sè的,咱以后也是国防军了,谁还敢跟咱们得瑟。 倒是王茂如有时候甚至都忘记了这支部队,这国防军第二十五师团本来就是皖系最弱的兵组成,兵不咋地,师团长吴光新更是不咋地。所谓将是兵的魂,有什么样的将军就有什么样的军队,吴光新贪生怕死,第二十五师团也是个窝囊废师团,甚至在未来的中ri战争中也没少拖累其他军队的后腿。 不过这第二十五师团有一样要值得东西要值得表扬,他们痛打落水狗的能力,远超任何军队,属于典型的欺软怕硬xing格,就像是吴光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