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一十二章 国防军的军国主义思想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一十二章 国防军的军国主义思想

而就在顾维钧与俄国使者乌特金关于外东北和外西北领土问题谈判的时候,在西北边陲地区持续了两个月的张作霖的西北军吞并山西一战,也理所应当地结束了。貌似强大的张作霖西北军败走,坚韧的晋军最后时刻反击获胜,将西北军完完全全地赶出了山西省。 这场大战最初强大的西北军的进攻让晋军手足无措,三天时间丢了晋南所有领土。而后晋军在山西督军阎锡山的组织下,晋军利用山西多山地的特点对西北军的后方袭扰,使得西北军后继乏力。其中吴俊升因为率领骑兵冒进而中伏,几乎身亡。折让大家对这位山西老抠督军有了新的认识,晋军擅长打防御战啊。 在久攻未果之下,得知直系战败,在得知阎锡山向外发表希望接收国防军整编消息之后,为防止晋军加入国防军,张作霖壮士断腕率领西北军撤回陕西。 尽管西北军与晋军之战以晋军胜利而告终,但是在山西打的这一场战争,却让富裕的山西惨遭横祸,近半山西领土被西北军占据之后,贫穷的西北军士兵军官几乎将晋南和晋中的所有钱财粮食抢走,除了张作霖下令不得杀害百姓jiānyin妇女之外,只给百姓们留下一个月的口粮和孤零零的房。山西中南两百万百姓刚刚收获庄稼便被西北军抢走,再加上今年大旱,便是吃草根也吃不了几天,而且粮食吃掉了。那明年的种怎么办?两百多万百姓不得不成为了流民涌向晋北和晋东山区,或者是逃到关外。或者是跑到蒙古。 大量的难民北上,让山西督军阎锡山焦头烂额,他拼死拼活要的就是山西强大,自己的统治强大,阎锡山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固然军阀想要权力地位女人等,可是军阀也是人,也为了家乡百姓着想。阎锡山着太原城内闯入的几十万流民。跪在城门痛哭不已,说全都是自己所害,随即下令士兵释放百姓向西北关外逃跑,富裕的山西产生了百万难民,不得不说军阀混战给百姓带来的流离失所之严重。晋军之中有军官第一次提出晋军接受国防军整编,但立即遭到了阎锡山的反对。阎锡山有着土皇帝思想,在山西这一亩三分地上。他还不想有第二个人比他大。不过随后几天在幕僚的劝说下他却主动提出接受整编,着实让手下军官不懂。原来阎锡山和幕僚们提出整编是为了搅乱王茂如的国防军整编计划,再加上整顿灾民问题,把压力转移给zhong yāng。不过如阎锡山手下军官提出整编,那xing质就不一样了,说明有人藏有异心。随后阎锡山将那些支持整编计划的军官调职的调职,降级的降级,提拔忠于自己的军官。 双方这场战争持续了两个月,号称是晋陕之战,但是战斗规模和战斗激烈程度远远不如国防军驱逐直系部队的战斗。可是此战影响却非常深远。张作霖低估了晋军的实力,晋军也因为西北军的打击。而晋军也在这一战中jing锐尽损,白白便宜了国防军。尤其是阎锡山在山西百姓心中形象的丧失是无法挽回的,大家待领导人,独独的重这个人的处事能力,天灾之下阎锡山除了哭一嗓没有做任何表示,百姓对其怨恨交加。再加上国防军的中情处特工在山西四处点火,山西大小游击队司令也开始觉得阎锡山不是良主。百姓们对其怨声载道,随即将责任全部推卸到阎锡山身上,而山西省议会也开始陆续有人弹劾阎锡山。 吴佩孚与曹锟率军回到武汉之后立即宣布湖南湖北du li于zhong yāng,两湖du li的消息也震惊了中国,大家纷纷将目光望向běi jing北洋zhèng fu。当初大总统袁世凯最怕的就是手下du li,只要下面一du li威胁,袁世凯就不得不或派兵或安抚,总之让手下不在du li才好。 徐世昌大总统害怕各省du li他这个总统位不保,于是他紧急召见靳云鹏说当此下该如何如何,靳云鹏道:“曹二傻无非是挟持zhong yāng而已,此事的解决不在你我,而在于那里……”他指了指北方,徐世昌苦笑起来,作为一个不掌握兵权的大总统,徐世昌还真是无奈至极。 王茂如也在长chun第一时间得到了吴佩孚宣布du li的消息,他反而哈哈大笑,对蒋方震说吴玉du li的好,du li的好啊,又吩咐译电处长李文彬发表通电,宣布曹锟吴佩孚所部du li,等同于叛国,宣布成立中华民国国家庭,审判吴佩孚所犯为叛国罪,主审人为官袁克定。这一招遥审吴佩孚,可是打得吴佩孚不轻,袁克定没想到自己成了审判叛 国罪的官,各地记者纷纷跑到齐齐哈尔向袁克定采访。袁克定面对蜂拥而至的记者,呛了呛嗓,说道:“du li,du li,说什么du li,其实就是叛国!按照中华民国宪法,国人不得du li于国家之外。吴佩孚身为中人,居然宣布du li,岂不是想要将国家分裂?身背叛国罪,手下士兵百姓岂能拥戴?民族大义何在?中华正统何在?” 吴佩孚也没想到王茂如会给他来这么一手,指示zhong yāng遥审自己,并借官的口说自己犯了叛国罪。 这时候的人都注重名望,尤其是zhong yāng正统受到各国承认。而当zhong yāng羸弱的时候,一旦地方宣布du li,zhong yāng为了维系国家统一会不断的给地方权力,从而让地方势力越来越强大。可没有人会像王茂如一样直接宣布对方犯了叛国罪,这一招可是辱人名节的大事儿,现代人唯利益主义不注重名节贞cāo,认为黑猫白猫能抓住耗的就是好猫,可民国这个年代的人都注重这个。吴佩孚被zhong yāng如此指责,并且派遣官进行遥审,自然气得够呛甚至病倒了。 吴佩孚本不予理会,岂料到两ri之后,官袁克定受王茂如指示,直接宣布吴佩孚为叛国者,身犯叛国罪,判以有期徒刑二十年。 一时之间,吴佩孚吴大帅成了通缉犯。 吴佩孚肝火上升立即要点编手下心腹军士,但发觉自己仅有三个师六个混成旅了不到六万人马,无力北伐,只得怏怏作罢。纵然脾气倔强的吴佩孚不愿意表示臣服,可面对僵持下来的局面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而且随着国防军宣传部门在全国的宣传,直军军心动荡,每天飞机洒下来的传单都会告诉直军战士们你们效忠的人,是国家的敌人,是国家的叛匪。 民国九年八月十七ri,国务院总理靳云鹏代理大总统徐世昌宣布解除吴佩孚两湖巡阅使的身份,并一同解除了他陆军第三师的身份。深感压力之下,吴佩孚不得不宣告下野,表示臣服并取消du li,两湖表示商谈的意思之后,总理靳云鹏也暂时撤除了对吴佩孚的通缉令。 大总统徐世昌面对此事甚至都没有敢露面,但是在吴佩孚宣布下野之后,徐世昌长呼一口气,对左右心腹说道:“王茂如啊王茂如,真乃毒士枭雄也,只用了一计便让吴玉下野臣服,消除了直皖之战之冲突。吾等老矣,老矣。”随即产生疲惫的心态,zhong yāng之中仿佛他这个大总统最是无用。以前黎元洪做总统的时候还有府院之争,到了他徐菊人(徐世昌字菊人)做大总统,根本没有府院之争,甚至总统府和国务院加起来都得听王茂如一个人的。 在长chun王茂如与国防军诸位参谋官和幕僚团商议之后认为,起初国防军的战略目标定得太小,zhong yāng比想象之中羸弱许多,尤其是直系军队,尽管号称中国最强军队,可是实则与欧洲军队差距太大。国防军可以凭借着先进的战备和有敌无我有我无敌的jing神硬抗欧洲三流军队,而对镇直系军队正面战争从未有败绩。因此,国防军的步伐太小心谨慎了,不妨可以大胆一些。 杨度进言道:“当下此情况,莫不如明末中原混战,倘若丧失良机,大清怎可得了天下。旗人以异族统治我等二百六十年,而我等身为汉人,入主中原定然得到天下百姓归心啊。”其他幕僚皆表示认同,支持王茂如大军南下横扫,只是王茂如还是担忧ri本与俄国,没有立即回应。王茂如对军官将士说,一举横扫天下不太可能,各国决不允许中国统一,只有保持南北zhèng fu对立,方可让外队不会介入中国。但是军官们却对此并不支持,王茂如得出军官们的怀疑,心中也有了一些压力。纵然他们不说,王茂如也明白,军中好战之气成风,国防军已经有意走入军国主义道路了,而军官们对于国家的统一比起任何其他职业都更加急切。 军人希望国家强盛,用武力保卫国家,更希望统一国家,军人都是好战的,方法简单直接暴力,但并非真有效果。王茂如安抚军队也自我反思,是不是自己有些惊弓之鸟了呢,将ri本人得过重,如果自己真的能一举而定天下……随即他连忙打消了这个念头,人心不足蛇吞象,战争并非大鱼吃小鱼小鱼吃的游戏,还要徐徐渐进才行。冒险纵然会得到掌声,但失败了却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