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一十三章 插手财政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六百一十三章 插手财政部

随后为了安定军心尤其是青年军官好战之心,王茂如承诺三年之内必定统一中国,所有军队保持高度戒备状态,如有调令,可以立即从最北的省份努尔干省全速赶往最难的省份广东,所有军工厂加班加点,务必做到军备充足。参谋部人员不得松懈,立即模拟制定全国统一计划,以及若遇到ri俄英法入侵时我国防军采取何种应对之策,并鼓励军队中低级军官报告军校。最后,蒋方震提出了一个建议,想要争夺军队,先把所有军校统一了,东北五所军校,中原七所军校或可以进行统一。并建议最好能够夺取陆军部的权力,如此国防军才可以真正成为国家之军队。现在的国防军只是占据zhong yāng之名,所谓的zhong yāng军,只有王茂如做了陆军总长,国防军才是国之军。 定下政策之后王茂如带着杨度等幕僚从长chun回到běi jingzhong yāng,可以说现在的他一只脚踏在zhong yāng的杠杆上了,他可以有意撬动zhong yāngzhèng fu的方向。这让他立即有了异样的感觉,尤其是动用手段削藩吴佩孚,这让他品尝到武力之外的另一种乐趣,那就是权力相争带来的乐趣。可是纵然他品尝到了权力的乐趣,却也没有涉入zhong yāng太深,当什么总理总统,毕竟他的年纪和资历还不足以坐在那个位置不被人攻击。他需要一个靶心,把靳云鹏和徐世昌放在靶心上也是他的一个策略。王茂如用武力保证了如今虚弱的皖系不会分崩离析,抑制了地方zhèng fu成长。让所有人又回到了游戏规律之中,而他再制定游戏规则。让这个游戏掌控于自己手心之中。 随着王茂如踏入zhong yāng,不可避免的对国家金融体系进行触摸,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钱袋的问题,但是王茂如不愿意用自己的钱袋来填充国家的这个坑。国家外债多如牛毛,历任zhèng fu只靠着拆了东墙补西墙借债还债,尤其是对ri本金融的依赖已经达到在山东和直隶长江以北地区,ri元可以代替大洋使用。为了避免ri本对中国金融的控制,王茂如立即下令对直隶和山东金融进行控制。可是这就触及到了皖系的底线了,财政部是皖系的最大的底线,皖系靠的就是财政部和交通部这两大台柱。 之前王茂如争夺外交部教育部的时候段祺瑞表示支持,可是财政部他是绝不会放手的。段祺瑞立即找到靳云鹏,作为靳云鹏的老师,段祺瑞的薄面总得给几分吧,靳云鹏陷入左右为难之中。一面是自己的老师。皖系的老大,一面是新锐政治势力王茂如的咄咄逼人。 此档口,一个有意思的事儿发生了,被免除了两湖巡阅使的吴佩孚弹劾安福系国会,同时弹劾段祺瑞祸国殃民,列举段祺瑞八大罪状。分别是穷兵赎武,贪恋美sè,顽固不宁,脑筋僵硬,教无方……最重要的一件事儿。也是让王茂如哭笑不得的一件事儿就是吴佩孚抛出了段祺瑞三姨太和五姨太因为段祺瑞长期在běi jing而不再天津公寓空虚寂寞冷便在外面偷人的闹剧,连一家都治理不好。何以治理天下。一个在家戴绿帽的人,将来必定会给国家戴绿帽。一时之间,绿帽顾问之声充斥着大江南北,段祺瑞震怒,气得鼻又歪了,赶紧跑回天津查,一查不要紧,他的三姨太和五姨太还真是给她带了绿帽。两人年轻漂亮,又经常出入各种社交场所,情人遍布天津绯闻不断,只是别人不敢对他明说而已。 段祺瑞一气之下病倒了,皖系丢了核心,尤其是王揖唐为首的国会议员,商议着咱们将来怎么办?不过众议院议长王揖唐俨然觉得自己是一号人物,嚷嚷着尚武将军怎么可能敢动咱们,他需要咱们,得求着咱们。只有众议院副议长刘恩格表示担忧,说这人出牌如天马行空,我们一定要事事小心,不能预知碰壁。 另一边王茂如立即前往总理府与靳云鹏说道:“翼青兄,军队军费问题君可否解决啊?这钱不在我们手中,便一ri解决不了军费,解决不了军费,国家何ri统一啊?” 靳云鹏明白他话里有话,同时他这个总理也因为钱袋问题不得不低三下四地屡次去求财政总长李思浩,可是皖系的确是有困难,除了铁路赚钱之外,还真没什么赚钱的。就算是旧交通系的财神爷梁士诒大财神,也顶多是能够跟国外多筹集一些资金而已,这与国防军下辖的军队直接cāo控大工厂完全不同,北洋的国有大工厂竟然都是赔钱货。当然,北洋政局不稳也是另一个导致国有大工厂不断赔钱的原 因,谁也不知道自己干几年之后就被免了,自然各个都只顾着搂钱,不顾着赚钱了。王茂如的意思是联合靳云鹏,对皖系动手,靳云鹏也乐的做一个顺水人情。 于是靳云鹏叹道:“秀盛有何好人选推荐?” “我有一人才,姓方,名宏信,字澄,乃担任东北五省经济秘书长,而今东北经济快速蓬勃之增长多赖此人之功啊。”王茂如笑道,“此人乃商务买办出身,最知赚钱之方法,因有美国背景,与美国商人交往甚密,英法美三国应该多支持我国主张。” 靳云鹏道:“升迁太快恐惹人非议,不弱先担任财政副总长如何?且副长之人选,不许议会同意。” “善也。”王茂如大喜道。 靳云鹏又道:“吾自省之,知觉陆军总长与总理兼之,未免力不从心,君改革国防军,若是由君来担任此总长,吾自待让位与君。” 靳云鹏的谦让让王茂如心猿意马起来,但是同时他也觉得深深的不安,如今他本来就锋芒毕露,若是真的接了靳云鹏的陆军部,未免有些太招摇了,想了一下说:“此时不急于一时,翼青兄能人多担待一些。” 不过从内心中来讲,王茂如非常期望担任陆军总长这一职位的,陆军次长毕竟是次长,哪有总长的名称好听。 在王茂如与靳云鹏双方达成相互扶持协议之后,靳云鹏立即向总统徐世昌提案罢免无法振作经济的财政总长李思浩,由次长潘傅替代。李思浩担任财政总长也只不过是因为前财政总长龚心湛与靳云鹏交恶惨遭罢免,因此李思浩自始至终都是代理财政总长,没有正式担任过,也不需要通过国会,徐世昌接受议案,罢免李思浩,由潘傅担任代理财政总长。东北特别军事委员会财务秘书长方宏信方澄升任北洋zhèng fu财政副总长。 潘傅是个懂规矩的人,同时他也知道自己的能力,更知道此时的政治形势,他担任财政总长只是一个幌,一个阶梯而已,他知道自己迟早要被人踢下去。为了防止自己将来连一条后路也没有,潘傅立即投靠了王茂如,连夜跑到王茂如下榻浦家老宅浦贝勒府上表忠心,说自己一定会配合好方宏信进行金融改革。恰巧方宏信也在,见他如此识趣,王茂如便邀请他一起吃火锅谈论经济大事。 这潘傅也不敢说什么,只是听着三人的交谈,有王茂如,有张弘扬,有方宏信。王茂如见他沉默不语,便说道:“馨航兄,你久在zhong yāng,不知对如今国家之金融方向有何见教?” 潘傅忙道:“我在zhong yāng,久闻东北财政之理想,人民之富裕,而zhong yāng财政却一塌糊涂,那有什么见教,应该是我学习才是。”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馨航兄,过度谦虚就是骄傲了,你太谦虚了。” 潘傅叹了口气道:“说句实话,我国财政,实在出于破产边缘,这些年来若不是海关支撑,我国早就破产了。民国七年以前,我国海关盈余需先支付庚赔款才会交还给zhong yāng,不过这种现象自民国七年开始逐渐好转起来,因为不需要赔偿俄国德国和奥国庚赔款。庚赔款之中俄国、德国、法国是赔偿最多的三国,欧战结束之后,各国都放低了赔款总数,以表示我国对参加欧战的回报。如今需要归还的国家还有法英美ri意比荷西葡等国家的庚赔款,但赔款总数已经降为原来的一半,国家财政逐渐好转。这一切都要感谢秀帅你兵出欧洲带来的好处。” 王茂如谦虚笑道:“我在欧洲顶多是搀和一脚,帮了一下意大利而已。” 潘傅立即道:“可是为此意大利免除了百分之九十的庚赔款,我国每年需支付意大利一百八十万元大洋,而这部分如今你变成了十八万大洋。不过如今欧战结束,欧洲各国货币严重贬值,尤其是法国法郎贬值为原来的四十分之一,法国已经提出申请,希望将庚赔款法国赔偿部分变更为美元结算。” 张弘扬纵然广东人脾气好到底是年轻气盛,他也气得一拍桌瞪大眼睛怒道:“顶你个肺!我刁他老母!法国佬不是东西!”方宏信乐了,摇了摇头道:“你还真是吃了辣椒了吧。”王茂如拍拍张弘扬的肩膀示意他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