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统一之战 第六百一十六章 玄武军团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四 统一之战 第六百一十六章 玄武军团

当此场面僵硬的时候还是李彦青立即笑嘻嘻地说:“吴将军啊,你看看你,吹胡子瞪眼的,咱们都是自己人,至于嘛?再说商量个事儿,给别人看笑话嘛。” 张奎安一直不说话冷笑着看着直系内部吵闹,倒是一向保持缄默的老将王耀斌此时说道:“诸位,此时何须吵闹呢?不如改ri再说,今ri只管吃就逍遥吧。”曹锟立即叫道:“好,好,如此更好。谈判嘛,总归是慢慢来的,急也急不得。”李彦青立即吩咐龟奴,便将莺莺燕燕又叫了进来,缓解了气氛,只是吴佩孚闷闷不乐对曹锟和张奎安告辞离开上青天了。 . . 曹锐冷笑道:“这老小子太嚣张了。” “老七,你说的太对了。”四哥曹锳愤恨地说道。 李彦青不屑地说道:“他真以为自己是个帅了,其实不过就是个卒而已。” 张奎安敏锐地察觉到了吴佩孚在直系中的尴尬处境,尽管受到曹锟的重视,却也受到各方的嫉妒,实际上吴佩孚用兵的确出彩,民国时期几大军事家中,吴佩孚和蔡锷位列前三之中,至于另一位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只是蔡锷早死,而当下吴佩孚又极为生不逢时地遇到了号称北尚武的王茂如,尽管他想与王茂如一战,却连他手下都没有打得过。吴佩孚和俄国名将图哈切夫斯基有些类似,都是脾气不好,但是能打仗,图哈切夫斯基作战勇猛。习惯一鼓作气全军突击,正面对敌时用有我无敌诱敌无我的气势干掉对方。吴佩孚作战的特点则是奇袭,他这个人就喜欢搞奇袭作战。与皖系一战用奇袭大胜,历史上第一次直奉战争也是奇袭大胜张作霖,也因此这个人脾气不好。 . . 俗话说有才能的人也有脾气,王茂如手下四大将领宫小旗、毛子平、赵增福和任元星也有事各有各的脾气,任元星多智圆滑人称小诸葛,朋友不多,在军官和zhèng fu之中。他的朋友用一个手掌就能数出来。宫小旗xing格刚烈孤傲不屑与人结党营私,他带兵善攻,所以委任也有攻击xing。毛子平jing似鬼。让人抓不到把柄,倒是xing格最好,不过给人感觉也特别yin险,也就是王茂如看重他的才华。赵增福善守以势压人。随着身份愈加搞鬼。愈加有些嚣张跋扈起来。王茂如手下这四个人各有特点各有脾气,但所幸他们对王茂如的忠诚无需担心,而且国防军的军事体系更加现代化,最大程度上体现了集体xing而非个人xing。 这吴佩孚在直系是又当爹又当妈,给直系打地盘还得给直系守地盘,还要被老大曹锟猜忌,被曹锟手下一帮草包嫉妒,吴佩孚脾气好的了才怪。若不是曹锟表面上对吴佩孚表示出极为信任的态度。吴佩孚早就自己单干了。 宴会结束之后的第二天,张奎安又一次拜访曹锐。这次带的礼物是一箱子人民币,因为人民币的最大面额为一块银元,因此这一箱子人民币五万银元,重的要死。张奎安的随行两人才能够抬得动。试想一下五万块钱的一元人民币,那是何等重量,张奎安一个文弱书生岂能拿得动。曹七爷见钱之后欣喜不已,人民币在北方是硬通货,已经逐步取代了银元的使用,这五万人民币足以让曹七爷生活一辈子了。张奎安直接说这是秀帅的意思,直系打不下去了,七爷早作打算吧,若真是死斗到底曹家便真的什么都没了。曹锐大为赞同,又要带着他去青楼抽鸦片,张奎安哈哈一笑连忙拒绝道:“咱享受不起,咱东北人爱抽大烟袋。”曹锐也不在意,两人聊了起来之后,曹锐说道下面人都害怕的是,若改制之后诸位再也赚不到钱了。 张奎安不屑地说最愚蠢的赚钱方式就是吃军饷,而最赚钱的方式就是开银行,放高利贷,这多赚钱,若是金融稳定了,国家稳定了,你坐在家里数钱玩,何须拎着一把枪把脑袋别到腰带上。 曹锐奇道:“开银行?想也未想之事啊。” 张奎安笑道:“我家秀帅为何有钱,不就是因为开了一家华夏民族银行吗?你知道每年秀帅赚多少钱吗?”曹锐瞪大眼睛问多少,张奎安伸出一个手掌,示意是五,曹锐道:“五十万?” 张奎安摇了摇头,曹锐又道:“五百万?”他的声音颤抖起来。张奎安苦笑道:“若是五百万,秀帅何须开银行,他把所有家当放在银行里就能吃到这利息。”曹锐惊声尖叫道:“五千万吗?真的是五千万?” 张奎安笑着点头道:“当然,否则秀帅的军队为何所向睥睨,有钱呗。” 曹锐大烟也不抽了,来回踱步道:“真是这样的啊?” “哈哈,四爷,我又何须骗你呢。”张奎安知道,曹锐就是曹锟方保守派的代表,只要搞定曹锐,保守派肯定也成了。 曹锐咬牙跺脚道:“成,既然如此,以后我也开一家银行,我不贪心,我只要五分之一就行,一年赚一千万足矣。” 说服了曹锐,张奎安又找到李俊卿,李彦青不用说服,直接递给他一个皮箱,里面是二十万银元的人民币,只要在国防军地区就可以通用。李彦青也不含糊,这人虽然贪财,但是倒也是办事儿,立即在曹锟跟前不断地说国防军改制的好处,其立场转变之快让曹锟都有些傻眼。 民国九年九月九ri,三九之ri,曹锟给王茂如发去电报,请求直系国防军改制,但要做到两点:第一点,他曹锟将来恢复副总统并且要竞选下一届总统,第二点,吴佩孚的通缉令要撤销,两湖已经取消du li,吴佩孚也已经下野,叛国罪毁人名节实不能用,而且为了安抚直系所有将领之心吴佩孚要做军团长。这曹锟对吴佩孚也够意思了,对自己得到的要求不多,反倒所有要求都是支持吴佩孚的,吴佩孚感激涕零,表示即使自己做不成军团长将来也会做一名普通小兵侍奉与曹锟左右。 běi jing浦贝勒府中,王茂如拿着电报哈哈大笑说:“正合我意,发电给蒋方震,宣布组建第五支军团即玄武军团,就交给吴佩孚,要求改军团三个师院一个是老部队,一个是原直系军队,一个是皖系整编的师团,这样吴佩孚即使向有什么动作也做不出来了。”然后又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地交代给了总参谋部,蒋方震受意之后仅用了三天便宣布国防军增加新一个军团番号,组建玄武军团布防于蒙古省,南方众军阀愕然。 民国九年九月十二ri国防军总参谋部宣布以位于蒙古的陆军第十二师团刘哲部,会同陆军地二十一师团刘询部和陆军第二十四师团,总计三个师团新建玄武师团,驻防地为内外蒙古以及包括唐努乌梁海,西蒙地区,东蒙地区,同时第十二师团32旅升级为骑兵旅,第二十一师团57旅升级为骑兵旅,第二十四师团63旅升级为骑兵旅。如此一来,玄武军团将拥有除白虎军团外最多的骑兵部队。而玄武军团长位置却并未公布,王茂如发电给曹锟和吴佩孚,笑称若直系归附zhong yāng,则军团长之位将送给吴佩孚。 经过多番思想斗争,最终吴佩孚不得不低下骄傲的头颅。 民国九年九月十三ri,吴佩孚与曹锟一起宣布,曹直军队,接受国防军整编,国内重新恢复了和平。自袁世凯称帝开始的乱象,逐渐慢慢恢复生机。王茂如也立即抛出重礼,曹锟重新被“选”为副总统,而吴佩孚被委任为玄武军团长,玄武军团参谋长为原住蒙古第十二师团长刘哲,第十二师团长由第26旅旅长霍殿阁接任。 如此一来,直系再无勇将,直系的军队也即将逐步接受整编。 而直系表态接受整编之后,湖北督军萧耀南也无奈接受整编,至于湖南则是个烂摊子分成好几家势力,不过属于直系的地盘内接受整编。 至此,长江以北地区,除了张作霖的西北四省,全部接受国防军整编。而张作霖,便处在了这样一个尴尬的位置上,前后左右进退不得,野心勃勃的他想要打破这种局面,可是却发现自己四处都是敌人。 王茂如早就想整编河南陆军,免去赵倜河南督军一职委任赵倜为河南省长后,将河南陆军整编为一个步兵旅,即国防军步兵72旅,旅长由赵倜的亲信毅军将军温成焕担任。与此同时驻守在河南郑县的第十六混成旅和第一混成旅整编为国防军步兵73旅,旅长由冯玉祥担任。直隶第四混成旅、第一混成旅、第十七混成旅整编为74旅,旅长由阎相文担任。72旅73旅和74旅组成国防军陆军第二十六师团于开封接受整编。 河南和直系所裁撤士兵,将成为河南以及直隶jing察,并在河南组建两个三千人的河南武装jing察旅,保境安民剿匪等工作,接受国防军总安全部直接管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