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统一之战 第六百一十七章 搞的定天下搞不定女人心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四 统一之战 第六百一十七章 搞的定天下搞不定女人心

有心腹幕僚便提醒王茂如jing惕,此时河南军力薄弱,最好放置西北军张作霖此时乘虚而入入侵河南。王茂如哈哈一笑说无妨,张作霖打出来才好,若是死守陕西自己反倒头疼。他也不是没有防着张作霖,但是在解决西北军之前,王茂如要把阎锡山这个老狐狸给打疼了才行。阎锡山和张作霖的西北战事刚刚停下来,王茂如便想插一手,先把他们给封锁了再说。 却不料此时阎锡山的心腹南桂馨跑到běi jing,秘密向王茂如表达山西愿意接受国防军整编。.. 王茂如不明白阎锡山如何变化这么快,南桂馨自然不会说实话,左右而言他。王茂如派人调查得知晋军因为抵挡西北军入侵,阎锡山对手下军队放权,导致张作霖的西北军撤回陕西之后,山西产生了十几个地方司令。阎锡山刚忙完外敌,又不得不平息内乱。山西的内乱让阎锡山渐渐地觉得控制不住局势,于是为了向国防军借兵借军火,阎锡山这才表示愿意秘密接受整编。 整编就整编吧,还秘密整编,这阎锡山想当婊子还立牌坊,也太会打算盘了吧,都他到王茂如的头上了。 王茂如怎会让阎锡山打这种如意算盘,密电要求中情处于河南的特工,发动群众和议会掀翻阎锡山。随后山西议会正式弹劾阎锡山,数十万市民游行示威要求阎锡山下野,而jing察与军队逐渐支持市民游行。阎锡山见势不妙表示愿意放弃督军,军队接受整编。总统徐世昌也顺水推舟。接受阎锡山的辞呈。.. 民国九年九月二十ri,山西督军阎锡山宣布下野,仅仅担任山西陆军第一师师长之职。省议会议长南桂馨代理担任省长。 王茂如立即高调宣布国防军愿意接受山西整编,山西路军将整编为第二十七师团,由阎锡山亲自担任师团长,并给了他76、77、78三个步兵旅编制。大总统徐世昌也表达了对阎锡山的赞赏,说阎锡山是民人之楷模。被架在火上的阎锡山不得已接受了任命,而山西省长由阎锡山的心腹南桂馨担任,阎锡山算是终于不用担心自己地盘被抢走了这是因为张作霖的西北军没有接受整编。否则王茂如第一个清算的就是阎锡山。 同时阎锡山委任自己手下大将张培梅为76旅旅长,杨爱源为77旅旅长,商震为78旅旅长。总参谋长阎锡山原本以为由自己人徐永昌担任。但是却遭到了王茂如的拒绝,徐永昌上调进入总参谋部,担任总参谋部参谋官,而第二十七师团参谋长另有委派。阎锡山见山西陆军在改制之中。只有这一处国防军提出了要求。便没有与之争辩接受了建议。 吴佩孚是乘坐飞艇离开的开封,他离开这天,曹锟亲自来送别,而送别完吴佩孚,曹锟也即将乘坐火车北上前往běi jing,即将重新担任副总统一职。北洋的官,说白了都是为了利益,吴佩孚担任军团长保证了曹锟的利益。曹锟担任副总统也保证了吴佩孚的利益,不过二人感情倒是非常深厚的。而且吴佩孚这人一直以岳飞岳武穆为榜样,忠于曹锟。纵然曹锟对他有怀疑,可是吴佩孚却从未反对过曹锟。而曹锟也是如此,他对吴佩孚的知遇之恩以及关键时刻从来对吴佩孚的绝对信任,也深深地感动着吴佩孚。 曹锟的对待手下却非常真诚,这一点就足以让士卒效命,让手下军官效忠了。 彼时张奎安握紧吴佩孚的手送别说道:“玄武军团长,他ri为国立功,我为你举杯遥庆。” 吴佩孚微微一笑道:“希望有那么一天。” 张奎安展颜一笑道:“必然有这一天,只希望玄武军团长不要看不到我这个只会动嘴皮的家伙啊。” 吴佩孚哈哈一笑,道:“你这一张嘴,顶十万兵啊。” 吴佩孚带着卫队乘坐飞艇首先抵达了察哈尔省张恒市,在这里接收了第二十一师团刘询部。第二十一师团的前身是北洋陆军第十五师,属于皖系的部队,不过如今连级军官一半已经换做牙克石陆军学院毕业军官了,另外部分军官也被派遣到军校进行进修和洗脑教育。 皖系出身的刘询师团长面对吴佩孚略有些尴尬,毕竟两个月前两人还是生死对手,两个月之后就成为了战友上下级,的确不太舒服。不过随着国防军出身的刘哲从库伦带着一队骑兵抵达张恒迎接吴佩孚,这种尴尬在刘哲的调解下便消散了。而这对对手,在之后的岁月里竟然成了生死之交,托孤之人,这大千世界还真是变幻莫测了。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民国九年的十月了,此时河南,山东,直隶,山西,陕西大旱,灾民眼看着秋收,却许多庄稼颗粒无收,地方zhèng fu不得不向上级申请救助。 而在běi jing,经过顾维钧和潘傅,方宏信三人的多番努力,上海各国银行委员会将去年的关税六百万大洋交给了北洋zhèng fu。六百万大洋到手之后,以潘傅和方宏信为代表的zhong yāngzhèng fu,要求关税归还ri期不再推演到年中,而是次年的一月,并且以人民币银元为结算单位。而因为国防军作为后盾,华夏民族银行逐渐由五个省拓展到黄河流域,如今人民币使用地区不仅仅限于九省,直隶,山西,山东,江苏,河南也在陆续替代大洋,成为唯一法定纸币。 国内经济,尤其是北方经济,因为国防军的强大,战乱停止而复苏起来。一切显得欣欣向荣,一切显得万物复苏,民国难得有这样几个月不用打仗。 王茂如住在浦贝勒府中,陪着他的是六夫人吴秋月,他躺在躺椅上,一旁丫鬟给他扇扇子,而另一侧吴秋月给他递葡萄吃,活脱脱一个恶少分子的模样。 “这该死的天气,怎么这么热?”王茂如抱怨道。 树上的知了发出难听的噪音,仿佛喷气式飞机一般,十分让人难受。 吴秋月道:“夫君,咱们啥时候回关外啊?” 王茂如奇道:“回关外干嘛,现在在这不是挺好的吗?” 吴秋月yu言又止,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只好用葡萄撒气,塞给王茂如一嘴葡萄,王茂如郁闷道:“你这是谋杀亲夫啊,想噎死我咋的,又怎么生气了?” “没生气。”吴秋月扭过头道。 王茂如有些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头,挥挥手打发丫鬟到一旁去了。 吴秋月道:“二丫要成亲了,下个月,我要去沈阳陪她几天。你知道,二丫从小就一直跟着我,我就是她亲姐姐,她是我从人贩子手中抢来的,我得亲自把她嫁出去。” “我想想,她跟谁来着……”王茂如敲着脑袋说。 “何平。”吴秋月道,“就是在第十九师参谋部当测绘处处长的那个。” “哦!”王茂如想起来了,笑道:“给我做过速记员,我记得这小子记xing特别好啊,过目不忘,对,过目不忘。这本领我以前只是听说过,没想到还真有人有。不过呢,李二丫以后可有苦了。” 吴秋月道:“咋么这么说?” 王茂如道:“何平记xing这么好,你说以后李二丫做点啥错事,或者说什么话,何平不得记一辈子?夫妻俩拌嘴,李二丫肯定拌不过何平,因为何平说话有理有据,还能把以前的事儿记得清清楚楚啊。” 吴秋月咯咯直笑,道:“你啊你,真不像是个元帅的人。” 王茂如道:“元帅也不能一天到晚板着个脸,在家里也板着个脸,我是外面的元帅,不是家里的元帅啊。” 吴秋月有些累了,说道:“我去后面休息了。”王茂如点点头,她便走了,看起来还是有些生气,王茂如有些莫名其妙。等吴秋月走远,王茂如看了看一旁打瞌睡的臧浩,这小子比自己还木头,没啥话说,再看看王克,一双眼镜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王茂如好笑道:“过来,王克。” “是。”这小子屁颠屁颠地跑来了,敬了个礼。 王茂如见王克傻笑不已,便拍拍一旁的石凳子说道:“坐下,来,说说,你六婶为啥生气?”他和王克的父亲王有年是一辈人,尽管年纪比王有年小十几岁,不过王克也得叫他叔,所以王茂如以家人口吻称呼很是让王克感动。 不过王克却不能叫叔,还得叫秀帅,便说道:“秀帅,六婶是气你呢。” “废话,我知道,这女人真是善变,刚才还好好的,咋一下子就生气了呢。”王茂如纳闷道。 王克忙道:“秀帅,您不是答应给跟六婶补办婚礼啊,六婶才会住将军府,可是您一直都有事忙着。六婶也不好意思说,所以你看,她刚刚提醒你,你没明白……所以……” 王茂如一拍大腿叫道:“对啊,我怎么不知道呢,你小子可以啊,年纪轻轻研究女人心思挺透彻,这样吧,我找一个宫里手艺好的公公,帮你做太监吧。以后肯定能成为魏忠贤一样的大太监。” 王克掐着嗓子学着太监说话道:“谢主子嗯,奴才领命。”连臧浩都乐得不行,这时候有人拜访,是美国大使馆派人来的,原来美国驻华大使克莱恩任期到期即将离任,而新任的驻华大使乃美国驻中国长chun领事舒尔曼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