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外放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六十三章 外放

第六十三章外放 段祺瑞考虑好之后,让徐树铮与陆军部商议交了一个议程,再去跟袁世凯报告,说这人可信,陆军部一致决定同意通过王茂如北上。但是王茂如官职太小,现在才一个上校军官,恐怕去做呼伦贝尔护军使都当不了。大概又觉得王茂如死定了,且对北洋军航空兵做了贡献,因为飞行队除了免费将十架飞机贡献出外,另有十架飞机的骨架也建设完毕,只需少许投入,便可让陆军部航空队变为航空侦察大队,便认可了王茂如升职成为将,不在阻拦王茂如的升职。 又过几天,陆军部下达命令,交通部飞行大队并入běi jing陆军部北洋陆军航空兵,飞机调往běi jing南苑机场。陆军部直属飞行队守备大队开赴河南,并入新建第三混成旅。守备大队大队长王茂如晋升为陆军中校,吃了好处的陆军部过些ri子,又给王茂如升了职,称王茂如剿灭白朗匪军一功,献二十架国产飞机于军部二功,两功绩并奖励,晋升为北洋zhèng fu陆军少将衔,官衔仅仅比徐树铮低两级。 随后,袁世凯以陆军部少将军官王茂如有志于去呼伦贝尔取代当地边军,北拒沙俄,西拒外蒙库伦,南拒满立军,维护祖国统一为理由,任命王茂如并担任黑龙江省呼伦贝尔地区护军使。于民国三年六月,在直隶省怀柔县组建边军第十七混成旅,旅长由王茂如担任,直属zhong yāng陆军部。因为王茂如属于袁克定的派系,徐树铮只给了他一个称号,甚至连军官都没有派。 手下无兵无将,王茂如去了呼伦贝尔估计也是送死。王茂如于是又跑到陆军部,求见徐树铮,要求一些军官,徐树铮懒得理他,让助手跟陆军大学随便划几个军官过去给他。随后,陆军部的人又来了,说其他北洋将领非议,驻守戍边的这支部队恐怕不能用第十七混成旅,改为边军第十一守备旅。王茂如先是不知道两者的区别,之后还是蒋方震来恭贺的时候,才说出这两者的区别,混成旅是北洋zhèng fu一种特殊的编制,因没有法定编制的制约,混成旅的编成也各有不同。一般来说,旅下辖有步兵2至3个团,骑兵1个连至1个营,炮兵1个连至1个营,工兵、辎重兵1个连。编制小一些的有三千兵马,多的则逾万人,如冯玉祥第十六混成旅,俨然一个陆军师的规模。而守备旅下属只有营级编制,设三到四个步兵营,一到两个骑兵连,因只有守备之责,并无火炮等军队,且受省督军和陆军部的共同制约。 王茂如气坏了,这他妈真能坑人,蒋方震分析道:“此举必定是黑龙江督军朱庆澜以及手下抵制,尤其是黑龙江陆军师师长许兰洲,他出身旧军队,定然反对zhong yāng军拍混成旅北上。”看王茂如脸上气愤,又道:“你也不必过于生气,实在是你的晋升太快,现在与我平级,你说北洋将领哪个能看得惯?说句不好听的话,若不是你攀附在袁克定身上,恐怕要晋升到陆军上校,怎么也得十年之后。”对于这一点王茂如倒是同意,也许就是因为攀附了袁克定,自己飞速上升,却也失去了诸多,近些ri子唐宝琪也回到天津了。 想到唐宝琪,他神sè黯然下来,自己急功近利,也让自己在唐宝琪的心中变得低俗。据说唐家已经另外准备给她找个女婿了,看来自己的这段初恋,是要夭折了。很快,他摇摇头,忘掉这不必要的烦恼,道:“百里兄,如今我一无兵,二无将,需要兄台来帮我啊。” 蒋方震哈哈一笑道:“就知道你现在想拉我下水。”看他以为自己答应,随意又打击道:“但我去不得,本来保定军校就一摊子事,如今又担任陆军大学校长,模范团参谋长,你让我跟你北上吃苦,先问问大总统放不放人。” 王茂如道:“他肯定不放,呵呵。” 两人谈了一会儿,蒋方震便要辞行,临到门口。蒋方震忽然问道:“秀盛与大公子交好,是否支持帝制?”王茂如知道这蒋方震是很不支持帝制的,他和蔡锷是至交好友,都是极力反对帝制的人,甚至蔡锷后来反袁蒋方震放弃běi jing的荣华富贵南下追寻蔡锷。王茂如道:“中国如今挺好,大总统制度比帝制强得多,国家需要一个华盛顿,不是一个王莽。”蒋方震哈哈大笑离开。 次ri一早,李品仙等十几个模范团的旧友跑来恭喜王茂如,王茂如开玩笑道:“如今你们比我幸福,我即将北上受苦,你们却在这繁花似锦的京城,是不是来讽刺我啊?” 几人一脸的苦相,还是费朝贵说道:“王教员有所不知,你走之后,我们几个可是吃了不少苦,就等着半年之后毕业各自归军队,不受那厮鸟气了。”王茂如忙问是谁给他们气,年纪最小的何安定气道:“还能有谁,还不是那个谭白脸。”谭白脸是谭家培的绰号,前次弹劾王茂如私联军官图谋不轨,害的王茂如丢了模范团庶务课课长一职,不过因为弹劾上官,被调离模范团了,怎么又给他们气受了?看王茂如很是疑惑,李品仙道:“谭白脸这次又回来了,还升了一级,如今是少校军衔,担任模范团风纪课课长,检查军容军纪。这次他更加变本加厉,专挑咱们这些出身贫苦的军官为难,那些有后台的,他半点都不敢得罪,错不纠过不逞,哼哼……” 何安定道:“米少柏因为跟他顶嘴,被罚扫半年厕所。”一旁米少柏气愤不已,他是辎重科的,按理说辎重科的人都比较老实,没想到也受罚了,米少柏是陕西人,一口一个鸟球的口头禅,就因为这个被谭家培给罚了,弄得现在米少柏都不敢说话了。 王茂如听过摇头苦笑,忽然问:“对了,我这边缺少军官,不如我跟陆军部请示一下,掉你们过来。” 李品仙摆手道:“王教员别这么做了,这谭家培上次弹劾你私联军官图谋不轨还没证据呢。这次你要是调我们过去帮你,这小白脸肯定再弹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