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四十五章 双方退步和解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四十五章 双方退步和解

()姜凯同连忙伸手挡住臧浩跟自己的讲话,好家伙,说的都是什么啊,自己愣是一句没听懂,还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再讲下去自己文化少的缺点就露馅了,丢脸了,这以后还真的多看看书。好家伙,这铁王八多厉害啊,往这一放,拿机关枪打不透,炸弹炸不开,砍上一刀,刀都断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抵得过ri本的铁甲列车跑啊。再看ri本的南满铁路卫队,昨天还信誓旦旦在门口跟自己的士兵架着水泥垛子对峙呢,现在呢,看到中国坦克出现,立马扔下防御工事,全部跑回军营里了。 “秀帅派你来,有什么指示没有?”姜凯同问道。 王庚说道:“秀帅的指示是,让我吓唬吓唬ri本人,好让我方在谈判过程之中更加容易。” 姜凯同一脸失望,道:“妈了个巴子的,我还以为要跟小ri本磕一仗呢。。” 王庚笑道:“姜旅长,别急,万一小ri本不识抬举,还得咱俩收拾他们。” “那是。”姜凯同笑道。 晚间一些时候,吉林武装jing察第一旅正式进入长chun市,取代了臧浩的装甲部队监控其ri本领事馆。臧浩下令所有坦克和装甲爱车绕着ri本侨民区开三圈,吓得ri本侨民在领事馆内哭泣起来,有的受不了的直接切腹自尽了,说宁可自杀也不能让卑贱的中国人抓取砍头——看来庚子之乱中德国公使克林德被义和团抓去砍头一事,影响颇深。还有一个叫做上元太郎的人,将自己的妻子两个女儿杀死后自杀了。结果中国装甲部队只是绕了三圈,一枪未放,便开走了。 额,这个上元太郎一家人却白死了…… 中国装甲兵的撤离给很多ri本人带来的是一种jing神上的摧残,这陆地上的庞然大物仿佛刀枪不入的金刚,高高耸立俯视着芸芸众生。很多ri本男女受到惊吓,ri本男人听到中国坦克,便吓得就此不举了。ri本女人听到中国坦克吓得了。 两ri之后,第十五师师长张明九率领42旅、43旅抵达长chun,正式进驻长chun,至此长chun拥有足够兵力,同时又将原中东铁路装甲列车开了过来。那巨大的装甲列车炮口对着ri方。给ri方造成了很大的jing神压力。 běi jing,中ri谈判仍然在继续,而关东军和ri本军部则因为安西事件吵得不可开交,因为关东军的擅自行动。导致ri本zhèng fu出于进退维谷的境地。ri本在西方受到牵制,这边刚刚准备打开中国市场,却因为关东军的擅自行动导致了与中国zhèng fu谈判的中断,干扰了ri本经济贸易的正常秩序。 ri本陆军部陆相田中义一怒斥关东军司令河合cāo是一个“愚蠢的驴子”,而一直与田中义一唱反调的参谋长上原勇作此时也不再反驳田中了。他也认为河合cāo暗中主使关东军惹是生非的行为,不但将ri本推向一个尴尬境地,还在与中队的交火之中丢尽了颜面,甚至尸体都没抢回来。 而国防军通过这一次交锋,逐渐展露了其强硬的风骨来,步步不让,步步紧逼,尤其是年轻军官们的锐气,一扫中国旧军队的颓势。 ri本关东军自从du li成为军事管理区之后。受到ri本天皇的直接指挥,纵然军部对其大骂不已,可是却无法直接处置。田中义一找到内阁元老山县有朋希望军部能够收回关东军的指挥权,山县有朋却无奈地说恐怕这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大正天皇最近生病了。国内一切事务都是有原敬首相处置。 ri本军方一直以来都希望超越天皇权力,由于陆军大臣长期以来一直是萨摩藩和长州藩军人担任,保持着旧时幕府制约天皇,天皇只担任jing神领袖的思想。因而出现了ri本军方有名的统制派,即恢复幕府时期军人领导一切的格局。因此军方实际上并不想让关东军脱离其统治。总想将关东军的指挥权收回来。但是ri本军方的另一派,即贫民出身和普通人家出身的军人组成的一派则极力鼓吹皇权至上,将一切权利交给天皇,由他们制约着统制派,这一派又被称为皇道派。 ri本陆军大臣田中义一便是统制派,而军部参谋长上原勇作便是统制派,可想而知,ri本彼时的思想也极其混乱。 每一天,ri本方面与中国方面的谈判内容王茂如和中方主要负责人都会知道,一字不漏,ri本由最初的强硬转为了后期的平静,而且ri本方面的要求由各种不平等协议,在中国的坚持下,尤其是中国国防部发动一级战备令开始,东北预备役部队骤然增加了一百万陆军,使得ri本方面对中国的真正实力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当然,ri本方面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王茂如不遗余力地在黑龙江省坚持实行全民兵役制度,才让黑龙江省一省一周之内可以征集八十万预备役士兵,其他四省每省只需要征集四万预备役士兵即可,这倒是一件容易的事。 民国十年十月七ri,距离安西事件发生五天之后,也距离中华民国总统大选仅仅两天,中ri双方终于达成初步协定,ri本赔偿中国士兵阵亡抚恤金一万三千元人民币,中方赔偿ri本铁道护卫队阵亡士兵四万四千人民币,双方达成和解,ri本浪人安西诚倌因为谋杀中国菜农引发中ri流血冲突,罪不容诛,ri方应押回ri本本土立即处以枪决。而中国方面对于ri本涉嫌谋杀毛子平一事也不予追究,希望ri本方面与中国jing察机关合作,极早抓住嫌疑犯。 ri中双方达成贸易协定,中方承诺对ri纺织品、钢铁产品、电气设备降低关税,同时接纳ri本向中国东北进行移民垦荒,而ri方则对中国向ri本出售的艺术品、文化产品实行免税——这看起来免税仿佛中国占了很大便宜,但实际中国的艺术品和文化产品数量极少,尤其是艺术品,也就是文物,中国zhèng fu禁止文物外流,因此ri中达成关于艺术品和文化产品免税的条款,对中国而言几乎无用。另外,中国zhèng fu开放对ri本商人进入内地经商的限制,ri本商人从此之后可以远赴西域进行经商活动。 外加总长陆徵祥代表中国zhèng fu与ri本zhèng fu在běi jing签订了这份《中ri长chun交涉谅解备忘录》,这份备忘录可以说是中ri交锋史上第一次占得上风,同时也被ri本军方痛陈为屈辱的备忘录。 一个统一的中国,在面对中ri冲突之时,终于让ri本人不得不平等对待,尽管在谈判过程中拒绝了很多无理要求,最终达成的协议对中国也是不利了,可是能够与ri本平等交谈,已经是中华民国近代以来外交上的最大胜利。 当然,ri本能够签署这份备忘录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ri本正值政治内乱,ri本大正天皇身患jing神病不能理政,裕仁皇太子从外国正赶回来担任摄政王,而政治家出身的原敬内阁完全把持了国家。政治家们认为,在与英国结仇谈判关键时刻,不能与中国发生武装冲突,否则与英国的谈判将进入全面的被动,英国会趁机狮子大开口。只是骄傲的ri本军人不能理解zhèng fu的忍让,他们在军队中组织了大批杀手,准备找机会暗杀原敬内阁所有人,并组建军人内阁。当然,杀掉文人内阁实际上也是裕仁皇太子的夺权计划之一,想要重新实现皇权一统ri本,必须干掉min zhu议会选举出来的首相。作为一个民选首相,原敬自然也成了裕仁皇太子的眼中钉肉中刺。 大总统徐世昌谈判完毕之后,即将卸任总统一职,在解职酒会上他热泪盈眶地说:“终我一生,此次与ri交涉,实乃我平生最大之骄傲啊!中国寸土未失,中国寸步未让啊!”然后嚎啕大哭起来,六十多岁的老人如此落泪,实在让在场的许多人不胜唏嘘。 曾几何时,就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外国人在中国人的地盘上横行无忌,而中国忍气吞声。现如今,民国建立不过十年,军事统一不过三个多月,居然让ri本人平等对待,实乃历史新篇章啊。(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