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五十章 危险!危险!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五十章 危险!危险!

()ri本大使馆的大厅内,当副官长冯尹彬得知王茂如居然偷情跑了,当真是郁闷不已,秀帅似乎也太……好女sè了,尤其是喜好猎食白人年轻女子,他只能对此表示无奈了,只是他的个人爱好嘛。冯尹彬因为第一次婚姻失败,对女伴的选取异常谨慎,王茂如曾经要给他介绍,却遭到了冯尹彬的拒绝,他现在似乎更像是一个清教徒一般,因而对王茂如的喜好很是无奈,但因为是自己的老师,却又无可奈何,总不能要求秀帅也跟自己一样吧。 李子奇着急道:“怎么办?怎么办?我说不听啊副官长。” 冯尹彬苦笑道:“别说你了,唯一能听的就是蒋副司令,唉,算了,对了,立即派人……不,我去找他吧。别穿帮了,你带着张连河和车队回去,我去找秀帅。” “是。” 李子奇回到厕所找到张连河,张连河一脸尴尬地说:“班长,我穿这身有点大啊。” “你再长胖点就好了。”李子奇打趣道,“走吧,秀帅可真厉害,搞女人连人家ri本大使的生ri宴会都扔一边了。冯副官长说了,为了别让外国人知道,丢咱们中国人的脸,你得赶紧回去。” “那我就真的假扮秀帅了?”张连河兴奋道。 “是啊。” 张连河道:“雪茄,班长,秀帅可是老是叼着雪茄啊,我也得叼着,扮相上不能寒蝉了。” 李子奇哭笑不得,给他递过去雪茄,带着张连河和一些近卫乘坐车队从ri本大使馆离开,而副官长冯尹彬则代表王茂如向大家告辞。 土肥原贤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低声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说道:“明ri你绝不会看到一个活着的中国国防总长了。” “土肥原君你在说什么呢?”冈村宁次见他嘴角嘟嘟囔囔便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土肥原贤二立即笑道,这是一次坂西机关自己筹备了半年的狙杀,尽管冈村宁次等人也是ri本军官。可他不想将这件事告诉他们,因为他想将功劳归拢在自己身上。 “奇怪的自言自语。”冈村宁次笑道,但他内心隐约知道了些什么,可他宁可装作不知道。希望那不是真的吧,冈村宁次心中想到。 杀手们刚一直在骂着世风ri下的那一对儿,正是王茂如和海芬妮在亲亲我我搂抱在一起。在二十几支枪口的瞄准下,两人似乎毫不知觉地走了过去。不过当走过那片枪林之后。王茂如突然有所察觉,因为他听到了细微的声音和空气中一种淡淡的烟硝味道,他对味道非常敏感。这种烟硝味道很淡,从路旁停靠的几辆汽车中傣来的。由于处在下风区,飘洒过来,一般人只当是ri本大使小幡酉吉庆祝生ri时放的烟花味道。可作为军人的王茂如异常敏感。他借着低头与海芬妮亲昵的时候扫了两眼那几辆小汽车,车窗的窗帘都是拉上的,里面的人不愿意让人看到。 糟糕!王茂如心中jing觉起来,他将海芬妮楼的更紧了,海芬妮说道:“奥托,你的盔甲顶到我了。” 王茂如尴尬一笑,道:“是吗?抱歉。海芬妮,讲一讲你家乡的故事吧,我想知道你的过去。” “好呀。”海芬妮高兴地给王茂如讲起了自己的过往,就像一个恋爱中的小女生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在ri本大使馆内,为了掩盖王茂如从ri本大使小幡酉吉的生ri宴会上偷情离席,李子奇等近卫带着张连河匆匆登上了汽车离开。一共六辆汽车,有人通风报信“王茂如”在最后一辆汽车中。杀手们不禁纷纷说这王茂如果真是老jiān巨猾,六辆汽车。他居然坐在最后一辆之中,如果不是有人通风报信谁会知道呢?而知情者也是看到那个叼着雪茄的军人才敢下的结论,众所周知,王茂如喜欢叼着一根国产雪茄,而在众多军士的掩护下能够叼着雪茄的,肯定是“王茂如”无疑。 因为王茂如的临时起意,这一场yin谋暗杀被他惊险地躲过了。可以说这是他人生之中最为危险的时刻。 当张连河的车队离开的时候,杀手们的车队也立即启动,留下了一辆车继续监视ri本大使馆,王茂如心中了然知晓一切了。带着海芬妮走到拐角的时候突然一把将她拉到角落中。海芬妮呼吸急促起来,他是要做什么呢? 王茂如说道:“海芬妮,有人要暗杀我。” “什么?你是在说有人要杀你?”海芬妮惊讶道。 王茂如道:“是的,有人要杀我。” “那你要怎么办?”海芬妮紧张地说道。 王茂如想了想,道:“他们不知道我还活着,不过如果他们这次刺杀jing心策划好,有可能会发现他们刺杀的人不是我,还会回来。”他表情严肃,目光炯炯,显然他的斗志燃烧起来了。 海芬妮点了点头,王茂如掏出手枪,说道:“现在我谁都不能相信,唯一能相信的人就是你还有喜子。” “包括您的副官也不能相信吗?”海芬妮惊讶地说道,“他不是你最信任的人吗?” “是的。”王茂如毫不留情果断地点了点头,冯尹彬是否可相信尚不得知,但是此时此刻,遭受危险的他不能相信任何人。人的心境便是如此,在危险的时候不信任别人,王茂如的心理海芬妮不懂,因为她并没有切身地感受到危险的降临,反而她觉得很刺激,很好玩,很酷。王茂如想了一下,牵着海芬妮的手说道:“亲爱的海芬妮,你现在去六国饭店,让喜子来这里。” “你怎么办?”海芬妮急切地问。 “我没有关系,我要监控他们,现在他们在明我在暗。”王茂如冷冷地说道,“我要看看是谁要杀了我,还有,我要看看我的手下谁会出卖我。”又道:“另外,去六国饭店的时候你要看看周边有没有危险的人,如果有,连喜子也不要相信,立即回家开一辆车来接我。” “这样太危险了,我留下来陪你,亲爱的,如果要是死亡我们就死在一起——你有武器吗?你不会用拳头来抵抗吧?”海芬妮作为一个ri耳曼女人,表现出了她除了可爱的另一面,勇敢,勇敢的ri耳曼女人。 王茂如从肋间掏出一支银sè手枪,这是一把七发装九毫米白狐手枪,它的有效shè程是五十米,jing准度较高,火力强,但shè速较慢,作为军用手枪七发装显得弹容量有些略小,如果作为女士手枪,又显得略重一些,因此这并不是完美的手枪,可是它外观漂亮,因此作为佩枪倒也得体,因为佩戴这种枪的人,很少会真的用到手枪。 王茂如身上还有一个备用弹夹,总计十四颗子弹,而一辆小汽车只能乘坐五个人,就算是满员五个人,也足以杀死剩下那一辆小汽车里的人了。现在他在暗,敌人在明,这是一个机会。王茂如握着海芬妮的手说道:“快去找喜子,我这里只有一只手枪,喜子身上有两支手枪。” “好的。”海芬妮也不再啰嗦,她知道轻重缓急,提着裙子顶着蒙蒙细雨跑向六国饭店。而王茂如则整理了一下皮靴,紧了紧扣子,他起身的时候四处观察了一下,由于这是租界内,路灯通亮,很显然běi jing市的租界要比非租借富裕,市政建设也更好。这个时代的等都是钨丝白炽灯,发光效果并不是很好,只能让人看清楚路面而已。由于时间临近宵禁,街上的人也渐渐的减少了,租界为了与国防军配合,也实行了宵禁,但是租界内宵禁是由各国的武官和卫队执行的。 běi jing的租界区并不大,相比天津仅仅是七分之一的大小,这里多只是为了给这些使馆和使馆工作人员的家属准备的。而且běi jing的租界很多都是当初庚子之乱的时候外国人抢占,当初袁世凯做大总统后各国为了表示对中华民国的承认还归还了一些,欧战开始后尤其是德国和奥国在běi jing的租界全部归还,而俄国在发生内战后在běi jing的租界被中国强行收回。因此běi jing的租界便显得更小了,索xing列强也没有在běi jing割地的意思,毕竟běi jing属于内陆城市,列强们更喜欢割据一锌着海水和长江的租借地。běi jing租界内的建筑物都是四五层的小洋楼,周边树木花草很多,环境优美,而且ri本大使馆对面还有一个小型的免费公园,公园中间是一座玄,衬托着周边的环境,显得这里宁静幽雅,ri本侨民经常来这里休闲休息,一些曾经旅ri的留学生们也喜欢来这里感受回忆“ri本氛围”。 王茂如穿着黑sè的军装,敏捷地越过街道,潜伏到公园之中,然后他穿梭在公园的草丛中,慢慢接近小汽车。当他接近小汽车之后,更下小心谨慎起来。他就像一只捕猎的草原野狼一般,瞧瞧地耐心地靠近,手枪已经上好了膛,甚至他的拇指就卡在扳机上,他一步一步靠近着敌人。此时他热血沸腾,危险和刺激让他的雄xing荷尔蒙激素分泌,血液中的嗜杀基因也在跳跃欢呼。 他渴望着杀人了。(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