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姚鼐手迹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六十四章 姚鼐手迹

第六十四章姚鼐手迹 王茂如想想也是,气道:“如今我就要走了,定要好好收拾收拾这谭白脸,你们几个且等着。” 何安定忙问:“尚武将军有什么想法?咱们一起完成?” 王茂如笑道:“你们不成,你们还在他手下,回头他整治你们,我就不一样了,我要北上呼伦贝尔,他敢追去?且等着吧。”送走这些人后,又陆陆续续一些人前来贺喜,最后一拨人是李德林等人,如今他们是华兴公司保安队,李德林是保安队队长,几人兴高采烈第说:“大人,恭喜你,又升官了。”王茂如大笑道:“好事更多,我们先到怀柔县去驻扎,陆军部指派咱们边防第十一守备旅到怀柔筹集兵马,司令部也设在怀柔,北上ri期是今年九月份,四个月时间练兵。” 军官们大声叫好,都说该建功立业了,王茂如招呼道:“今天晚上去东来顺吃羊肉,喝二锅头,庆祝一番。”正在说着,陆军部的牛德禄来了,带着两个军官,王茂如忙走过去,道:“牛老哥,你来得正好,我正要去找你,晚上喝酒去。” 牛德禄笑道:“恭喜王老弟了,如今位列将官之列,又能独自领兵出战,可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哪里哪里。”王茂如谦虚道,“这两位是……” “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陆军部分派来的军官,”牛德禄介绍道,“这位是祝永泉,祝至清,陆军少校参谋官,分配给你的军官。这位是何如飞何祥云,陆军少校参谋官,两位都是保定军校毕业的高材生,又在陆军大学进修过。还有五位军官从全国抽调,还没有到,这两位在陆军部供职,我先给你带来了。”见王茂如一脸诧异,牛德禄靠近王茂如的耳朵,小声说:“放心好了,这两位肯定不是徐树铮派过来给你下绊子的人。” 王茂如点点头,呵呵一笑,道:“好,同去喝酒,同去喝酒,以后就是一个食槽里吃饭的兄弟了。牛老哥,你不能走。” “我也没打算走。”牛德禄晒晒笑道。 中国人许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的,有些话也只能酒后才能吐露,原来这两个军官真不是徐树铮派来捣乱了,因为他们俩本身就是给徐树铮添过乱的人。祝永泉是湖南人,字至清,是陆军大学肄业,通过叔叔的关系留在陆军部军学司担任参谋,以待机会。另一个叫何如飞字翔云,河南人,辎重科毕业,老家因为是河南项城人,表亲因为早年跟随袁世凯,毕业之后留在陆军部军需司担任候补军需军官。因为成绩不及格,何如飞还是花了钱,进了关系才毕的业,兴许是因为在保定军校考得太差,到了běi jing之后又在陆军大学深造,仍旧是考试不及格。 王茂如心中叹道给自己分的手下都是神马人才啊,但是与这两人谈及的时候,发现祝永泉甚为知兵事懂战法,而且是炮兵科,曾经屡次获得陆军大学炮兵科第一名。王茂如更是好奇,与之详谈之后,发觉这是个人才,比起自己的在模范团认识的那些人还有能力,很是奇怪问他为何肄业,祝永泉苦笑道:“学校中打了段祺瑞的侄子,又跟来视察的陆军部徐秘书长因为专业吵了一架。” 王茂如说这两人断不会因为这而不让你毕业,一旁的何如飞大笑起来,说:“至清的事儿,闹的可大了,他平ri荒唐,假ri的时候跑去八大胡同吃花酒,却因为口舌跟ri本商人打了一架。” 祝永泉气道:“只是吵架,他辱我中华,我如何能忍?” 何如飞道:“那ri本商人矮小,被至清暴打一顿,于是这事儿引得ri本抗议要求严惩,枪毙至清。陆军大学自是不可能枪毙自己的学员,再加上至清的叔叔疏通关系,之后道了歉了事,但是至清也因为此时被开除了。总算是他之前学业优秀,诸多老师照顾,在běi jing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补缺到部队上的。” 祝永泉叹气道:“空学军事十三载,却因为得罪ri本人闹的没有军队敢接收,此事告知长官,如是长官不接受,至清另寻他出。”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如何不敢,我一穷二白,你们能跟着我去呼伦贝尔我求之不得,咱们算是患难之交了。” 何如飞学业不成,但是会做人,酒量也甚好,李德林等人算是他们的师弟,想灌醉两人,结果被何如飞拼掉好几个。王茂如没喝多少,他心里怀着事儿,牛德禄也没多喝,等大家回去的时候,牛德禄道:“秀盛老弟做好心理准备,陆军部可能只批复你们最多四个营的编制。” “谢谢老哥了,我会多做准备。”王茂如道。 牛德禄又道:“徐次长最喜书法,对姚鼐特别崇拜。” 王茂如点头表示知道,牛德禄拍拍他肩膀,道:“老弟若是真去了呼伦贝尔,不知何时回来,唉,若是危险,丢了军队自己回来,老哥我保你留在军部供职,岂不比去那偏远恶水之地强多了。”见王茂如执着,便叮嘱他注意安慰,便离开了。 谭白脸不知得了什么风声,每天小心翼翼,还找来陆军部的卫兵跟着自己,让王茂如等人无从下手,只好暂时放弃修理他的机会。 王茂如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这一关卡在徐树铮手中,自己不着他待见是假,嫉贤妒能是真。此人倒也是有弱点的,因此人酷爱书法,尤其是姚鼐的手记,徐树铮私下里多方打听却不得。不过恰好,浦继知道姚鼐的真迹在哪,他也是恰巧知道这姚鼐手记在一位破落旗人手中,那户人家整ri穿个补丁,还勤学苦读,三四十岁的人除了爱看书之外别无他好,因此这姚鼐手迹看的严严实实。 之后王茂如让浦继给他找姚鼐的字,浦继直接说了,并说这穷书生穷的只剩下书,便是没了xing命也不肯卖书,王茂如你想办法,别给人抓到把柄就行,给我三天内办妥。 浦继忽然想到了手下还有能人,江朝宗的小妾如今改头换面的金碧莲,便找到金碧莲定计勾引这书生。这书生夜间看书,迷迷糊糊之际,金碧莲穿着轻盈暴露走来,满面桃花喜艳sè便坐在书生怀里。那书生正看着《聊斋》,还真以为天上掉馅饼,两人囫囵一夜,次ri一早便被人砸开门,浦大公子浦纳带人进了来,说着书生与自己小老婆通jiān,便要拿他去衙门,还扬言放火烧了他家补偿自己。那书生吓得够呛,立即扑在书上说便是烧了书,先烧了自己。浦纳说你这斯文人怎地做出此种恶事,众兄弟们给我把他绑了游街,书生吓得脸sè苍白,一旁浦纳连忙扮演白脸说好话,浦纳说此事可以调节,但必须出三千大洋补偿人家。可怜穷书生哪里去找三千大洋,浦继便说我给你三千二百大洋才买下你的姚鼐手迹《古文辞类篆》。书生被逼无奈,才卖掉手迹,然后大病一场,好了之后形如枯叟。 王茂如亲自将姚鼐的手迹《古文辞类篆》送至徐树铮府中。徐树铮的妻子夏红筠出身名门大家,一般的礼物也不会收,但是看到是姚鼐的手迹,很是吃了一惊,她素知自己丈夫喜爱姚鼐的诗词,这才收下。徐树铮回家之后见到这本《古文辞类篆》,问清是王茂如的礼物,问他有没有话说,夏红筠说王先生只是送了礼物,没有要求,徐树铮点头表示明了。 几ri之后,牛德禄给王茂如报喜,说陆军部批准你的守备旅为四营四连制,三个步兵营一个骑兵营,一个机炮连,一个辎重连,一个宪兵连,还有一个工兵连。虽然名义上是边军守备旅,但也和混成旅一样了,“你这次拍马屁倒是拍对地方了。”牛德禄夸奖道。 四营四连制守备旅,外加民夫有三千人马了,徐树铮这次还特地从天津调来一个补充营给他做起家,看来,送礼送对,比自己辛苦努力强百倍。

上一篇   第六十三章 外放

下一篇   第六十五章 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