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五十八章 双十节游行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五十八章 双十节游行

王茂如这么与他接近,让智雅感到温暖,她捂着嘴笑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站起来说道:“那我今天就不写了,我们休息吧,官人。” “官人?”王茂如哈哈一笑道,“你从哪学来的这个词?” 智雅狡黠地笑道:“中国古典文学名著。” “哪一本?” “《金瓶梅》!” 王茂如大笑起来,道:“这种书你也看啊,不纯洁啊哦。” 智雅反驳道:“我觉得中国的《金瓶梅》才是中国近代著作中写的最好的,最是贴近生活,最是贴近百姓。这本书写成于明朝,尽管是发生在宋朝的故事,可是书中人物说话的习惯,风俗,都是明朝的味道,看这本书,便知道中国明朝百姓的生活情况。而且我在阅读史书的时候发现,很多明清的作品都把当时对朝廷对社会的不满,挂羊头卖狗肉地安插在宋朝发生。但是我在仔细研究宋朝历史的时候又发现,其实宋朝是一个富裕的朝代,百姓并没有很多被逼的揭竿而起的举动。反倒是明代和清代,明代的时候贪官丛生,再加上天灾,百姓活不下去纷纷反抗。而清代因为异族统治,各地起义不断。” 王茂如笑道:“我的女友是博士,智雅,你真是博士中的博士。” 智雅忙谦虚道:“不,我称不得博士的。” “不过女博士,这么晚了,咱们需要休息了。”王茂如道。“女博士也需要丈夫搂着睡觉吧?” 智雅红着脸点点头,道:“好的,官人。那么需要我怎样服侍你呢?” 王茂如道:“我抱着你就好了。”智雅一脸失望,王茂如又解释道:“今天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只能睡三个小时而已,我们早点休息吧。”智雅这才高兴起来,女人大抵需要男人的哄骗,同时对于男人的努力也极力支持。智雅不是一个贪心的女人,作为东亚文化熏陶下的女人。她可以接受男人三妻四妾,也可以接受男人时常勾三搭四,只是需要男人对她的时候真心实意。(现在的日本女人可不这样了。丫的主动提出离婚的不少,不结婚只玩一夜晴的更多,世风日下,在这一点上。中国女人倒是保留着不少传统美德。所谓娶妻娶日本女,指的是七八十年代的日本女孩,而不是现代的日本女人。) 早上的时候王茂如自己就醒了,看看时间自己睡了三个小时整,看来人体的生物钟有的时候比机械准得多,当他穿戴好走出房门的时候,便见到李木鱼坐在凳子上靠着房梁打盹,身上盖着毯子。他什么时候来的? 李木鱼的副官连忙碰了他一下,他惊醒了见到王茂如后立即敬了一个礼。王茂如道:“沐尘,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不久,秀帅。”李木鱼道,“那小子招了,他不是民党的人,他是日本人,本名叫做小田川四郎,是日本陆军参谋部高级特工。” 王茂如道:“童六的手段不错嘛。” 李木鱼道:“我已经将童六吸收进入组织了。” 王茂如点了点头,道:“然后呢?” 李木鱼道:“他的上级是土肥原贤二,还有他从四年前那年便潜伏于中国,算是已经是一个地道的中国人了,还娶了一个中国老婆生了一个女儿。我已经下令处决了他的妻子和老婆。”王茂如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他的要求就是杀敌务必斩草除根。 李木鱼继续说道:“那些人我查到了一些,的确有部分人是从广东那边来的,而且也的的确确是在孙立文的手下做过士兵,不过都是被裁军裁下来。由于时间短,现在只查到这里。” “你认为袭击和孙立文的民党有关系吗?”王茂如问道。 李木鱼犹豫道:“虽无法确认,却有嫌疑,不得不防,民党之人人心叵测啊。” 听到李木鱼的猜测,王茂如反倒是大气地笑了笑,给孙立文开脱说道:“嫌疑而已,我倒是相信,这只是嫌疑,孙立文公当此敏感时刻,绝不会做出愚蠢之事。对了,将案件卷宗秘密的送给立文公观看,但是不要给他的手下看,他很关心这个案件的进展。” “是,属下明白怎么做了。”李木鱼道。 李木鱼走后,王茂如伸伸懒腰,在院子里打了一套太极拳,便看到周道泰也走了过来,笑道:“元辅,何不多休息休息?” 周道泰摇头笑道:“岂能睡得着。” 王茂如大笑起来,道:“我见你昨日神态自若,原来内心也是激动的紧啊?” “然也。”周道泰在王茂如面前倒是一点也不装,也正是因为如此,王茂如才对他如此信任,王茂如笑道:“用一个词来形容,你这种表现就叫做闷骚。” 周道泰哈哈大笑起来说:“这个词倒是第一次听到。” 王茂如道:“我们多年的努力,就要成功了。” 周道泰道:“只是对民党,卑职一直心存疑虑,民党之人狡诈贪婪,未来十二部中我占据三分之二,民党只占三分之一,难不保他们会心中不满暗中使坏。” 王茂如点了点头,道:“因此诸位要通力合作。”正巧的唐绍仪也没睡好,一早起来,见到两人交谈便走了过来,不一会儿功夫,大家都起来了,原来便是这短短几个小时,大家也没睡好。国防部那边有蒋方震照拂,这边便由王茂如来主持。 民国十年十月十日上午的时候,双十节庆祝游行便开始了,诸多团体组织纷纷派遣花车标语口号,沿着警察制定好的线路开始游行庆祝,其实按照顺序是应该上午竞选总统,下午游行庆祝,只是因为这次的总统竞选不一般,是第一次民主选举,因此临时放在下午。 这次游行庆祝民族复兴党派遣楚东龄组织了上百人的游行团队,用了二十辆汽车改装,分别代表着民族复兴党取得选票的十七个省,前三辆车则代表着复兴党的宣传口号,可以说复兴党将这次花车游行也当做宣传自己的一个方式。复兴党的花车队着实是闪亮了这次游行庆祝,而且每一个省的特色都表现在花车上,除了三辆打头的车外,第四辆也是第一个省份便是王茂如发家最初的黑龙江省,装饰成了冰雪花车,车上还有雪人打招呼。接下来则是吉林省花车,车上有代表吉林地大物博的少数民族在唱歌,还有一个人不知从哪弄的很多大马哈鱼,沿街行走的时候扔给观众。 第六辆车是蒙古省代表,一群穿着蒙古族服饰的大汉和少女在车上放声高歌。接下来是辽宁省花车,直隶省花车,北京市花车,福建省花车,陕西省花车,安徽省花车,热河省花车,察哈尔省花车,江苏省花车。 而在其后则是四个既算是中国省份又不算是中国省份的努尔干省、东吉省、安西省、泰西省花车。这四个省份花车很有意思,努尔干省弄了一群俄罗斯少女活力四射,很是吸引眼球。东吉省花车则是弄了几个民族在敲鼓,有汉族,满族,蒙古族,朝鲜族,俄罗斯族,甚至还有日本和族,充分说明了东吉省民族之复杂。泰西省花车弄了一群面带白沙的阿富汗少女跳起了神秘舞蹈,安西省花车则玩起了cosplay,一群人穿起了唐装,还拿着唐朝最有名的斩马刀跳着战舞。只是大家面对唐装的时候表情不一,不知道的便小声骂道:“怎么穿日本人的衣服,咱们的马褂多好啊。” 复兴党的二十辆花车一出现,顿时将所有市民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大家面对这种形式的庆祝游行顿时充满了热情,很多外国记者也纷纷拍照留念,一举将其他团体的风头盖过。青促会的方宏信见状惊讶不已,对秘书周正抱恨说道:“我们怎么没想到这个招数,我们怎么没想到呢?” 青促会也组织了很多人举着标语大喊着“重树大中国”“中国要强大”“还我山河”“尚武大元帅万岁”等标语,可与人家复兴党一比,简直就差了好几十条街了嘛,甚至走到最后,青促会的人都没了底气,好嘛,声势比不过人家,气派比不过人家,就算人多了又怎么样?当然青促会还不算最悲催的,最悲催的是民党的友情庆祝队伍,简直就像是叫花子一般,举着小旗高喊口号,却少了许多噱头,人家青促会还找了女青年游行,民党的人全是四五十岁的大老爷们,于是更加没有人理会。 这次游行庆祝倒是高兴了许多小摊小贩,有意识的小商贩们在街边贩卖起了国旗,顿时被一抢而空,甚至连小孩都手持小小的国旗一面欢笑一面追逐着,把这次庆祝游行完全当成了一次大庙会一般。 “快看啊,国防军的汽车出来了,大家快看啊。”一群人连忙围了过去,这种时刻军方自然也跑出来表示一下,于是四十辆汽车连成一串也出来显摆了一圈,鼓舞一番民心又拉回军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