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章 总统大选(中)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章 总统大选(中)

在民众的欢呼声中,孙立文款款走出,他风度翩翩,只是如今的他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那个满清头号敌人孙立文了,他现在是满头银发,甚至连嘴角上的胡子也斑白。他穿着灰蓝色立领西装,这种西装与西方西装不同,它类似于军装,是一种介于军装与西装之间的礼服。这款西装是孙立文在上海逃亡之际,穷困的时候为了节约金钱将自己的一套旧军装送到服装店改装成为西装,便有了这一套中式西装的发明。 孙立文的中式西装很是吸引了一大批人的眼球,当然,更吸引人的是孙立文本人的传奇经历。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只要认定一个目标,便宁可用一生时间去实现这个目标。就像他希望推翻大清帝国,从1894年一直到1912年清朝被推翻。而推翻清政府之后,他的人生目标是做总统,尤其是袁世凯称帝,让他大为失望,当初为了国家统一他放弃了竞争总统,避免了南北战争,因此在袁世凯称帝之后,他固执地认为只有他率领的中国才是真正的为国为民。历史上很多人对孙立文进行评论,推崇者认为他为国为民,反对者说他利欲熏心。然而他们忽略了孙立文这个人本身的性格,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理想主义者制定一个目标之后,会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不管这个过程是正确还是错误。 孙立文站在主席台中间的时候,全场终于响起了掌声。因为他是广东香山人(即现在的中山),他的口音有介于北方官话与广东话之间,说起来在北方人听起来有些难辨。不过他一说话,倒是震惊了所有人,他的声音洪亮铿锵有力,尤其是粤语的音阶较多,听起来很是舒服,古汉语在广东流传下来,让广东人对他们的口音非常骄傲。 孙立文道:“诸君。我们大家都是中国人,我们知道,中国几千年来。是世界上一等的强国,我们的文明进步,在各国之先,当中国强盛的时代。正所谓千邦进贡。万国来朝,那个时候,中国的文明在世界上是第一的,中国是世界上头等强国。到了近在怎么样了呢?近代以来,我们的中国,是世界上顶弱顶贫的国家,中国人在海外任人欺凌、侮辱,现代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看得起中国人。所以现在世界上的列强对于瓜分中国。也就是共管中国之意图。为什么要共管中国呢?因为世界列强认为,中国人不能管理中国。可是我们今天在这里呢。就要向世界所有列强展示,我们中国人能够管理中国,也能够管理好中国!” 大家再一次鼓起了掌声,王茂如拼命地鼓掌,孙立文不亏是孙大炮,语不惊人死不休,这边各国观察团还在,那边便指责列国瓜分中国,这还没做总统,孙立文便以一种强硬的民族主义态度来面对外国人,的确这份勇气不小。一个理想主义者,便是要有勇于面对任何危险的举动,也要有面对任何困难之决心——至于有没有能力,这不是他操心的事。 孙立文继续说道:“为什么我们中国从从前顶强的国家,现在变成这个地步了呢?这就是因为我们中国近几百年,我们这么睡过去了。我们睡着了呢,不知道世界各国的进步。我们睡着的时候,还是以为我们是几百年前的富强。因为睡着了,所以我们文明后退了,我们堕落了。中国至今日,谁不着急呢?我们的中国人,在今天这个地步,要赶快想想办法,怎样来挽救我们的国家,那我们中国还是有救的。不然,中国就要成为一个亡国灭种的地位了。大家要警醒,警醒!” 孙立文又道:“从今年五月份开始呢,在全体国人的努力之下,中国终于再一次统一了,南北政府合并,举行民主选举。这就是我们自己为了拯救中国想到的办法。今天呢,我是来想和大家一起想办法的,我孙立文不是神,不能点石成金,不能说我竞选总统成功后就能一下子让中国富强。我需要帮助,我需要所有人的帮助,你们,每一个议员,每一个记者,每一个中国人的帮助,我们在一起呢,将这个中国呢,塑造成几百年前的强盛国家。在这里呢,我要感谢我们国家的军人,十年之前呢他们抛头颅洒热血推翻了满清王朝,十年之后呢,他们再一次牺牲自己,统一国家,并且呢,放弃了军人干政。”(注:中山公之演讲,乃西门查访资料,摘取其中部分原话,诸位感兴趣可以听一听中山公粤语演讲,其措词比西门写的还要激烈,真正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大家纷纷鼓掌,望向王茂如,大家都知道孙立文指的是谁,是尚武大元帅王茂如,王茂如也笑着鼓着掌,孙立文冲他笑了笑,他也笑着回应。 孙立文道:“在演讲的最后呢,我要说,我希望和诸位,一起来寻找一条中国富强的道路,你们选不选择我呢,我不知道。但是不管是选择谁,我都会为了中国之崛起,而奉献毕生。” 演讲完毕,孙立文在掌声之中走下主席台,尤其是民党中人,更是将手掌都拍红了。廖仲恺,汪兆铭,戴传贤等人热泪盈眶,他们这么多年来抛头颅路洒热血,不就是为了今日之光荣吗? 孙立文演讲完毕之后掌声持续很长时间,刘恩格这才上台继续主持道:“下面有请,总统候选人孟恩远宣布竞选宣言。” 此时民族复兴党之人鼓起了掌生来,孟恩远也慢悠悠地走了出来,与孙立文相遇的时候,两人友好地握了握手。他走上主席台,用他带有天津味儿的北方官话说道:“各位议员们,你们下午好呀。” 他这一句话,倒是让王茂如乐了,天津人演讲,总跟讲单口相声一样,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子幽默。 孟恩远书读的不多,和孙立文比起来,真不如孙立文能谈,孙立文刚刚是脱稿而出,而孟恩远则是将演讲稿放在讲台上,照本宣布。原本好好地一个演讲,被他读得索然无味,要不是他的天津口音让人有些想笑,还真是能把大家念睡着了。孟恩远说到激动处,终于脱稿了,喊道:“我们中国人,要的是什么精神呢?” 不过一激动之下,演讲稿让他弄地上去了,这下好了,孟恩远忘词了,便说:“这是什么精神呢?这是什么精神呢?这是什么精神呢……”大家起初以为他这是演讲的一种技巧,不过很快当他重复地六遍的时候发觉不对劲了,这是怎么了?孟恩远也急了,他的能力本来就不行,只是资历够高,被推上了这个位置,扫了一眼台下,自己的智囊高士滨也急的够呛。 忽然高士滨指了指王茂如,孟恩远恍然大悟,笑道:“其实有人给我们诠释过这种精神,这叫嘛精神?中国梦精神!我有一个梦,我梦想着中国富强!我梦想着国人不受欺负!诸位,我们一起努力吧。” 这演讲其实他只讲了三分之二,也不能弯下腰捡起演讲稿啊,而且还忘词儿了,结果到了结尾他便引用期王茂如在九月九日的民族宣言上的词语了,倒是让大家目瞪口呆的,不过似乎效果不错,大家纷纷鼓掌。孟恩远下台之后一身冷汗,这面对一千多监察官员和面对几万名士兵绝不一样,面对士兵是知道那些都是自己的手下,自己指哪打哪的,可这一千多人都是决定自己命运的人,岂能不紧张。 随后徐世昌也上台演讲,只是徐世昌自知自己的竞选命运,这第五届总统不是孟恩远便是孙立文了,因此他在台上只是将过去四年(1918-1921)自己在任期间发生的大事做了一一总结,其中有欧战结束,中国政府派兵干涉俄国内战,南北和谈,欧洲答应归还中国山东,国防军成立,安置百万难民,国家统一,实现民主选举等等。 徐世昌的讲话不像是孙立文那样慷慨激昂,也不像是孟恩远一样一开口便有一种天生的幽默感,他说话的时候仿佛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让人不知不觉就想到,其实大总统徐世昌在这四年中为国为民做了很多事。徐世昌也是民国以来,第一位文人总统,尽管徐世昌曾经做过前清的东三省总督,可他始终没有带兵打过仗。 也正是因为徐世昌从来没有带兵打过仗,因此徐世昌才是民国十年中在任时间最长的总统,袁世凯做了三年,冯国璋做了一年,黎元洪做了一年,还有哪一年哪去了?袁世凯那年做的是皇帝,不是总统。这号称安福系傀儡的徐世昌做总统,大家都不满意,可是现在看来,徐世昌做总统这四年,竟然是中国民生发展最快的四年。徐世昌这番邀功,却也是一种炫耀吧,只是他做总统是没这个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