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一章 总统大选(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一章 总统大选(下)

徐世昌讲完话后,刘恩格这才宣布给诸位二十分钟考虑时间(休息时间),请诸位公投吧。二十个中学生志愿者便走进会场,十名中学生负责监督投票,十名学生负责唱票记录,少年晁靖安便是那唱票少年之一。 休息时间,王茂如伸了伸胳膊,说道:“岳父大人,这立文公还真是胆大啊,你是了解他的,跟他一起革命过,你觉得他做了总统,会否依旧如此?” 唐绍仪道:“若是不语出惊人便不是立文公了,都知道他有个绰号叫孙大炮,便是如此。” 王茂如笑道:“岳父大人也这么叫过他吗?” 唐绍仪道:“我乃斯文人,只能背后说说。” 王茂如忍不住乐了半天,唐绍仪又道:“便是当面,我也劝过他,可是立文公此人有时候热血上头,什么叮嘱什么禁忌全都忘了。你看他发言不用草稿,那是因为他慷慨激昂的时候根本就想到什么说什么,便是有稿子也扔在一边不看。” “还是孟副总统好,总是按稿子读。”王茂如东岸。 唐绍仪笑了起来,这孟恩远倒也有趣,没了稿子不知道说什么了,王茂如也觉得孟恩远的表现好像是那个后世的延参法师,绳命是入刺回晃…… 二十分钟过去了激动人心的时候开始了,刘恩格主持下,开始进行议员投票阶段。议员们分省份投票,并且是按照笔画(不是按照字母顺序)进行投票。笔画少者先投票,首先是广东省投票。 由于本次选举本着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所有议员的选票要第一时间公布。因此在主席台上,三位总统候选人大幅照片旁都会有柱形框,当每一位候选人获得选票之后,立即在柱形框内贴上一张颜色标签。孙立文的标签是蓝色,孟恩远的标签是红色,徐世昌的标签是绿色。五十个标签为一个柱形框,选票多着在一旁增加柱形标签。这样选票的多少一目了然。 当广东省31名众议员和2名参议员走上主席台投票之后,众人便见到了孙文的标签栏上多了33票,广东省支持孙立文竞选总统。接下来。广西省14名议员上前投票,他们同样选择了支持孙立文做总统,孙立文的选票此时总计为47票。 中学生们很好的执行了唱票登记的流程,尽管大家非常紧张。可是却也非常激动。他们是历史见证人。 下面是山西省议员们投票,他们也将山西省的13张选票投给了孙立文,孙立文选票达到60张,学生志愿者们立即增加柱形框,民党众人兴奋地拍起了手。而第四位要投票的,则是山东省,山东是人口大省自然也是选票大区,总计有33张选票。山东省参议员第一个走上前。将选票交给学生志愿者,学生志愿者立即唱票。负责唱票的就是晁靖安。这一票至关重要,因为选举制度是胜者全拿,一个省的所有选票必须只能投给一个人,因此晁靖安的这一嗓子,有可能就代表着这个国家的未来。 只听到晁靖安喊道:“山东省议员,投给……孙立文!” “好!”民党众人欢呼起来,有的甚至高高跳了起来,孙立文的嘴角忍不住流露出微笑来,此时,孙立文的支持票为93票,一路绝尘之态势。 随后投票的是四川议员们,四川省拥有42票,是民国拥有选票最多的省份,大家伸长了脖子拭目与待。 志愿者晁靖安道:“四川省,支持孟恩远。” “好!”民族复兴党众人欢呼雀跃起来,看到了孙立文的一路绝尘,众人忐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还好还好,只是民党那边的人却不满了,因为四川的选票太重要了,42票,足以撬动选举方向啊。 汪兆铭怒道:“这秀帅是什么意思?” “嘘……”张静江道:“放下心好啦,不会出意外的。” 汪兆铭道:“这一惊一乍的,不如都投票给立文公多好。” 张静江冷笑道:“你道这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争权夺利?若是轻易支持立文公,岂能显示出他王大帅的手段来?” 汪兆铭道:“静公之见,过程惊心动魄,但是结果……” 张静江捋着胡子说道:“尚武将军此人心机颇深,不过内心却充满民族大义,此人纵然有时手段卑劣,目的却总归是为了民族大业的。所以这个人我即对他不满,又对他佩服,乃乱世之奸臣,盛世之能臣也。” 现在,孙立文97票,孟恩远42票,徐世昌0票。 大概孟恩远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比较尴尬地笑了起来。 第六个投票的省份是西康省,西康省只有5票,也投给了孙立文。 随后是第七位的甘肃省尽管只有5票,可是却异常重要,因为甘肃省是进步党获胜省份,甘肃省的选票实际上代表着进步党在此次选举上的政治方向。然而甘肃省5张选票毫无意外地投给了徐世昌,这才结束了徐世昌的0选票尴尬。而看到甘肃省的投票,王茂如提着的心放在肚子里了,进步党人没有搞什么幺蛾子,尽管他们不是执政党,可是他们也没有捣乱,那便好了。 第八位投票的则是北京市议员们,北京市的7张选票都给了孟恩远。 第九位投票的是宁夏省,宁夏省的5张选票都给了徐世昌。 江西省19张选票投票给了孙立文,安徽省22张选票投给了孟恩远,江苏省26张选票投给了孟恩远,贵州省13张选票投给了孙立文,青海省5张选票投给了徐世昌…… 此后,徐世昌的选票终止在44票,进步党所在省份坚定地选择了支持徐世昌,尽管他已经没有了机会,可是他们仍然选择了支持,选择了坚持自己的信仰。进步党人并没有表示沮丧,对于他们而言,已经在政治领域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梁启超的进步党一直以来被各个军阀利用,需要的时候拉过来,安抚两下,不需要的时候踢走,就像一只流浪狗一样。在这一届国会中四党相争,也正是四党相争,才让大家都在一个规则上,文人党派最喜欢的就是在一种规则下进行博弈。而十年之内,不是军政府就是称帝,要么就是搞复辟,刀架在脖子上的文人们哪里有权利。 梁启超为自己的政党感到骄傲,也为进步党取得的权力感到骄傲。 其实当河南省议员们将选票投给孙立文的时候,结果已经注定,民党之人幸福得放声大哭,尤其是孙立文,激动地双手颤抖。 最终结果,总519票,10票弃权,徐世昌44票,孟恩远232票,孙立文233票。 孙立文以一票之优势,成为中华民国第五任总统,嚎叫声,欢呼声,热泪,顿时充斥着整个国会。 孙立文终于成为中华民国之大总统了,这个结果似乎是注定的,也似乎是意外的,当然,不管是注定的还是一场意外,都在王茂如掌控范围之内。在中学生晁靖安唱完票后,这消息也第一时间传递道外面,传递到全国的广播中去。而在广东省,很多广东人守候着收音机,当听到广东人孙立文做了总统,他们纷纷敲锣打鼓放起了鞭炮。 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由广东人做一国元首啊。 此时的孙立文似乎是愣住了,他一言不发,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计票板。 孟恩远便坐在孙立文身边,得知结果便立即伸手祝贺道:“立文公,恭喜恭喜啊。”他心中还是苦涩的,因为孙立文做总统之后,按照法律规定,孟恩远成为副总统,徐世昌也是副总统,不过却是第三总统候选人,基本上告别了主流政坛。孟恩远做了四年的副总统,此时又要做四年副总统,他的内心很是苦涩,纵然他已经知道了结果,可当这个结果发生的时候,他便觉得老了几岁,脚步有些踉跄。他是一个好人,懂得见风使舵察言观色,也懂得投机取巧,只是靠投机取巧能成功一时,却不能成功一世。 孙立文这才恢复了神色与他握手,激动地说道:“曙公,同喜同喜,以后你我二人搭档,共同为中华民族之重新站于世界顶端而努力。”他的手都是汗水,与孟恩远握手的时候不自觉地抖动起来,尤其是他的肝因为紧张而疼痛不已,豆大的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流下来。 不管孟恩远内心如何,不过显然他的涵养不错,他握着手道:“与君共勉,与君共勉。”唐绍仪带领王茂如等九个部长(王茂如兼任国防总长与体育总长)和八个次长(体育总部与国防部无次长)站起来鼓掌,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众议院众议长刘恩格大声喊道:“肃静,肃静,现在我代表众议院宣布,中华民国第五任总统,民主选举总统,当选人为,孙立文!第五任民选总统,孙立文!” “第五任民选总统,孙立文!” “孙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