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二章 总统危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二章 总统危机

此时国会中再一次爆发出强烈的欢呼声,每一个人都激动不已,廖仲恺咬着铅笔,激动得将铅笔都咬断了,尽管他是参议次长,但是参议院议员们只是参与立法,选举总统主要还是众议院以及全体议员的工作,当然,竞选总统的主要力量便是众议院议员。廖仲恺坐在广东议员席中,身边的广东议员们早已经喜极而泣,民国十年以来,终于有一个广东人做了总统了,怎能不让他们兴奋到流泪。广东众议员朱执信在众人当中仰天长啸一跃而起,冲着孙立文用力地鼓掌,那掌声响彻云霄,他的两只手已经拍肿了,拍红了,可是他依旧忘我地鼓掌,身边人对他说什么他都听不清,听不到。 王茂如鼓着掌与身边教育总长徐鼐霖笑道:“静公(徐鼐霖字静宜),中国就今天开始,已然不同了。” 徐鼐霖同样鼓掌说道:“今日之不同,全赖秀盛所赐啊,秀盛能抵得住诱惑,实属不易。” 王茂如微微一笑道:“诱惑无处不在,今日之诱惑,焉知不是明日之遗祸呢?权力是个好东西,我喜欢权力,男人没有不喜欢权力的。可是什么时候应该掌控权力是个问题,并非只要掌权便是成功,袁大总统做皇帝,已经到了人极,可是又怎样呢?岂不留个千古骂名吗?潇洒一时痛苦一世的事,于我这个年轻有为之人不可做。” 徐鼐霖哈哈一笑道:“全天下也只有你才如此说自己吧。” 当众议长刘恩格将代表总统权力的总统大印和总统佩剑交给孙立文的时候,这一刻才是孙立文正式成为中华民国大总统了。站在主席台上。孙立文一手举着总统大印,另一只手举起总统佩剑,此刻他的成就达到了人生顶端。只是谁都不知道的是。因为紧张,孙立文的肝部阵痛,他是强忍着干部疼痛完成的仪式。 孙立文在欢呼声中走下主席台之后,对许多记者围了上来,不过他的秘书戴传贤倒是第一个冲上来,孙立文在戴传贤耳边说道:“季淘,替我挡一下记者。” “总统。怎么……” “旧病复发,我需要一些药。” 戴传贤大吃一惊,连忙替孙立文挡着记者。而记者们原本以为能够从孙立文口中得到什么消息,却发现新任民国大总统一句话也不说不受采访,匆匆离去,很是惊讶。不过有人看到孙立文尽管脸色不变。但是有汗珠留下。心中猜测起原因来,大总统怎么了?过程是,但是结尾很匆匆,让人有些意兴阑珊。 众议长刘恩格哭笑不得,因为记者们在追逐起刘恩格来,向他开始提问,并且尖锐地问他为什么孙立文一言不发而走,莫非不满意这个结果?刘恩格能回答什么。被选为总统不满意?他也想问一下孙立文为什么要走啊,而且走得极为匆忙。这时候刘恩格的秘书匆匆而至。在刘恩格耳边低声说道:“立文公,昏迷过去。”刘恩格瞪大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当晚王茂如得知孙立文昏迷的消息之后同样惊讶不已,这倒好,中华民国总统还真是多灾多难,他立即向民党中人求证。廖仲恺对他说:“的确如此,大总统一直以来都有肝病,这几天更是为了准备竞选,连续三天没有休息了。” 王茂如怒道:“大总统五十几岁的人,三日不睡觉身体岂能受得了?你们民党的人是怎么做事的?糊涂,糊涂啊!” 廖仲恺有些难为情,民党党魁倒下了,反倒是外人斥责,而且他还知道的是最近孙立文为什么睡不着觉,除了竞选总统,担心王茂如反复以及制定未来之国策外,民党内部为了权力相争斗得厉害,才是他难以入眠的真正原因。 这次总统大选才叫做虎头蛇尾,连最后总理交权的仪式都没有举办,而随着大总统孙立文的昏迷,这唐绍仪政府还不知什么时候交权呢。 至晚上,所有人都知道孙立文因肝病与操劳,外加休息不好而病倒昏迷,王茂如率领一众人前往医院探望孙立文,便有孙立文的夫人宋女士代表大总统感谢王茂如,并表示大总统只是劳累过度,医生说需要休息静养至少三天,便会痊愈。廖仲恺苦笑道:“哪有时间休息三天啊。”宋女士是个知大义的人,但是此时打扰孙立文,的确是对他健康影响太大。 倒是王茂如站在一旁见到民党众人吵闹,呵斥道:“都给我闭嘴!七日之后,再于国会举行总统权力交接仪式。”他就代表着如今政府的一个风向,而孙立文那边的人,除了他本人之外,没有人敢站出来与王茂如对抗。再说既然孙立文做了总统,其实也不急于一时,现在孙立文的身体最重要。王茂如提出延迟交接权力,其实是非常匆忙的,也足以给人留下口舌,但他的当机立断快刀斩乱麻,也正是当下缺乏的。没有人认为他是贪慕权力,民党中人也知道,王茂如将权力让给孙立文,便是做出极大的决定退出以军人干涉政治的国家模式。他现在仅仅是为了孙立文的安慰提出,还真不是贪婪权力。 既然王茂如提出的,当下除了众议院次长梁启超不在,参议院参议长师少阳,次长廖仲恺,众议院议长刘恩格俱在,三人商议了一下,决定接受王茂如的建议,延迟权力交接。让孙立文先把病养好,而且权力交接之后马上就要进行新的政府班底任命,又必须要仔细斟酌。王茂如这边早就任命好了,可是民党那边有些人还想要争取权利,自然同意,有些人不想节外生枝可话偏偏又说不出来,只得默认。 在外国人看来,中国人还真搞不好自己的国家,选了一个总统,居然第二天就病了,有人猜测孙大总统并非病倒,而是遭到了暗杀或者投毒暗害——这个说法很快被人传了出去。 王茂如刚刚回到国防部,中情司长李木鱼便向他汇报了此事,王茂如立即给李子文发电报,要求他控制文化渠道,严防人们乱猜。李子文回复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控制不如给他们一个解释。王茂如思考一会儿后,便让电话局接通了医院,他要跟总统夫人宋女士以及现阶段民党负责人廖仲恺讨论,是否公布孙立文的病情,以防止国家动荡不安,人们胡乱猜测。 总统夫人倒是干脆,说:“既然对国家有利,你便去做,即便是立文公清醒,也会允许你的。不能让有心人在此时刻混淆视听,颠倒黑白,破坏好不容易团结起来的国家。” 廖仲恺犹豫了一番,他的犹豫在与公布孙立文的病情是否会影响到民党在民众之中的形象。 的确,孙立文的病说起来就是没有休息好外加用脑过度,在极度紧张的之后出现的昏厥,而且孙立文甚至用意志力克复了困难,坚持到了最后,再加上他一直以来的的病情,才促成了这次总统选举成功后的昏厥。 有的时候女人比男人还大气,在这次病情公布问题上,总统夫人出面说服了廖仲恺。她让廖仲恺服从大局出发,民党之名誉不会因为孙立文累倒而丧失,随即民党接受王茂如的建议。而王茂如立即要求民党众人以民党的名义来解释此事,廖仲恺积极配合,在报纸上说明孙立文是因为坚持带病参选,在成功之后才因为积劳而短暂昏迷,现在已经痊愈。为了让整个权力交接过程完满,临时政府依旧处理政府事务,七日之后,也就是民国十年十月十七日,举行新旧政府权力交接仪式,并提出新任内阁名单。同时众多民党人士纷纷反驳了阴谋论,他们提出,中国各个党派之间团结协作,共同为中国之崛起而努力,别有用心者造谣暗杀下毒一事,纯粹是为了制造矛盾,破坏中国之统一之举动,诸位共同抵制这种乱国言论。 《民选总统孙立文,众望所归》——《广州城报》 《中华民国第五任总统花落孙立文公之手》——《淞沪日报》 《新任总统孙立文因病入院》——《燕京日报》 《久病成疾——命运多舛之民国》——《新生活日报》 《乱国者的谣言》——《华北日报》 《等待七天》——《壹周刊社评版》 …… 次日一早,各大报纸最先将消息传递到每一个市民手中。新任大总统刚刚被选出来就病倒了,这也太巧了吧?难怪乎记者猜测,市民胡想,当然为了防止言论乱国,在此非常时刻实行言论管制是必然之举。王茂如强硬地要求,绝不能给有心之人以乱国之机会,对于敢于挑战国家稳定者,必须杀无赦。而北京市长夏超也立即向北京警察下达领命,一定注意严防此时有人妖言惑众,对于这种人必须给与严惩,配合军方。 可以说夏超从一个杭州警察局长做到了浙江警察属长,再到北京市长,他的一路升迁和他能审时度势不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