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四章 孙立文遭遇政治危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四章 孙立文遭遇政治危机

“拖……拖……拖走。”刘方子见到汪大年凶声恶煞的模样吓得嘴都不利索了,汪大年又踹了几脚,众人一阵叫好声,有围观的人喊道:“打得好,打得好,打死这个小偷!北京警察好样的!”刘方子哆嗦着冲四外父老乡亲们抱拳,然后带着赵二和汪大年拖着这昏厥过去的人离开,福海赶紧将地上捆在一起的大字报抱在怀里,这才追上刘方子他们。 刘方子几人心眼多,没有把这人带回外六警察所,而是直接带到了福海家,福海的老婆郑大妹惊讶地见四个人拎着一个满身血葫芦一般的人进来了,吓得尖叫一声,刘方子道:“叫唤啥,别叫。” “师哥,这是……”郑大妹害怕地问。 福海连忙扯了扯老婆郑大妹的衣角,嘘了一声,刘方子吩咐道:“小汪,把他给我捆死了,嘴里塞满别发声。赵二,你出去望风。福海,你现在去陆军部,就去找陆军部管情报的,叫什么中央情报调查司……对,就是这个名,跟他们说咱们几个抓到了乱党了。” 福海忙一脸后怕地说道:“师哥,要么咱们把他交给阮中队得了。” “放屁!”刘方子道,“升官发财的机会,你说让就让了?别怪当哥哥的没照顾你啊,这机会不能错过。咱们几个臭巡脚的,就借着这个机会了。” 福海道:“我总觉得不妥呢,这以后让阮中队知道了。还不得给咱们穿小鞋吗?” 刘方子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是不是榆木疙瘩脑袋,咱们立下这大功,还在他阮连成手下混什么啊?” “再说这人是不是真的乱党。还不一定呢。”福海说道。 赵二似乎也被说动了,道:“哥给,要么咱们就保险起见?” “保险什么啊保险。”刘方子怒道,“一群不成器的东西,一群不成器的东西,你们给我看着啊,我去。”福海和赵二两人很是羞愧。不过都没动地方,倒是汪大年说道:“要么我去吧,就是我不知道地方。” 福海忙道:“要么咱俩去。” 刘方子道:“行。你俩去,我们仨看着。” “得咧,就这么遮。”赵二也叫道。 那郑大妹见刘方子指挥得当,再看看自己男人一脸的畏缩后退。对比起来不禁心中一阵后悔。再看看刘方子,怎么看怎么也爷们。 中情司的人得到情报之后,立即提审了这个乱党,结果还没来得及严加拷问呢,老虎凳,辣椒水,烙铁,火盆往他跟前一方。这小子顿时就招供了,原来几个留日回来的学者组织的地下党。目的是联合反对王茂如的人推翻军政府,建立真正的民主政府的一个地下党派。地下党也被称之为非法党派,民国党派法中规定所有党派党员必须登记注册,而且必须十八岁以上非学生与军人,如果违反党派管理条例,则该党派立即纠正,如果再犯,则视为推翻政府之非法党派,予以严打。 这个小党派其实刚刚建立不多久,是从王茂如宣布一统中国之军事后才从日本返回建立的,不过中情司在查访的时候发现,这几个人的身份神秘,而且激进抓获了一半的主干力量,其他主干都跑到日本大使馆庇护去了。中国外交部向日本大使馆提出抗议,派遣外交总长陆徵祥和特使陆宗舆向日本施压,报纸上立即揭露了这起阴谋,所有舆论直指日本意图推翻新建立起来的政权,破坏公和。 这件事首先被一些小报纸揭露出来,随后又被众多小报纸转载,随后发行量最大的《华北日报》和《武汉日报》也将日本包庇叛党的消息宣传出来。一时之间,此举激起极大民愤,人民反日情绪逐渐酝酿。 民国十年十月十三日,北京爆发示威活动,抗议日本大使馆庇护乱党,当然游行很快就演变成了抗议日本,抵制日货,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游行示威活动。 大总统孙立文也立即通电,要求日本大使馆交出几个乱党,但日本大使小幡酉吉以政治庇护为借口,拒不交出乱党。而此时,英国居然和日本人走到了一起,要求中国政府不应该对言论进行管制,应该言论自由,应该允许政治异己者。英国人要求中国将言论自由权还给百姓,还给人民,并且说中国现在是独裁政府。 英国人怎么又跟日本人搞在一起了呢? 原来英国人和日本人最终在澳大利亚达成了协议,日本人终于从澳大利亚摆脱了出来,但是整个澳大利亚策略,让日本的经济恍然间回到了欧战之前,日本为了寻求补偿,要求英国在中国方面全面支持他们,并且希望将来的中国以长江为界,长江以南是英国的利益区,长江以北是日本的利益区。两个国家的谈判大使不约而同地认为,中国应该保持继续南北政府对峙,而不是现在的统一,因此双方达成了关于中国的《堪培拉英日亚洲协约》。 中国高级间谍李慕含私下将这份协约透露出来,为了保护李慕含,王茂如着手让人将此协约透露三分之一,不过这三分之一的内容却是英日协议如何排挤其他列强,独占中国市场的条约。中方将这份协约刊登在各大报纸和美国,法国,意大利等世界其他国家上,引发了列强们对英日的不满。 而且为了报复日本帝国一直以来的卑鄙暗杀,国防军军情司派遣部分特工在日组建了工农党,进行武装暴动,甚至刺杀了裕仁皇太子的近臣小畑敏四郎,重伤了裕仁皇太子的智囊之一佐藤秀竹(即李慕含),甚至一度攻占了北秋田市,震惊了整个日本。 而因为日本庇护中国叛党,引发了全国上下的抗议,也使得孙立文的第一次权力交接和总统演讲变得更加具有民族味道和更加的硬朗。 从民国十年(1921年)十月十三日开始,全国爆发大规模的反日示威游行,随后变为了抵制日货游行。北京,天津,武汉,西安,上海,南京,广州,福州……全国各地纷纷举行反日游行示威活动,并在有些地方引起了暴乱。不得已警察和军队只好出动,翻到保护其日本领事馆和大使馆,以免事态过大造成两国交战,不好收场。 孙立文派遣外交参官曹汝霖对日交涉,中方要求是日本将几名乱国者逆党交出来,依照中国法律严办。而日本则是借着此事向中国施压,并且拉拢其他国家联手对中国制裁,要求中国政府政治开放,国策与各国协商。日本妄图将此事扩大为世界化课题,将其他国家拉拢进来制裁中国。曹汝霖的要求被小幡酉吉言辞拒绝,小幡酉吉认为这几个人是政治难民,并不是所谓的叛党,人们有资格言论自由政治异己。 对于日本明目张胆包庇叛党的行为以及反客为主的无理要求,大总统孙立文几乎气得说不出话来。这是他上任之后遇到的第一个难题,也是目前为止最棘手的问题,他与幕僚们商量之后决定还是找王茂如一道研究,不过孙立文愤然道:“无耻,无耻,无耻之极!帝国列强对中国侵吞之心不死啊!中华民国任重道远啊。”而英国政府同样也提出要求,请中国政府“政治开放”,允许存在政见异己者。 原本孙立文作为地方政府的“非常大总统”根本不会遇到列强如此无耻的要求,可是当他作为中华民国大总统,尚未交接权力的时候,竟然首先被外国如此侮辱。王茂如对孙立文道:“中国想要崛起,必须与日一战,必须收复青岛,收复旅顺,收复南满铁路。” 孙立文道:“可否有把握?” “无把握,但是给我三年,三年之后必有把握。”王茂如笃定道,“军队整合至少还需要一年半,我们再利用一年半准备,如此才可。”他叹了口气,道:“国家想要崛起,必须要有一战。” 孙立文道:“好,你给我个信心,我好面对国民。” 王茂如倒是真不敢对孙立文承诺什么,他害怕大总统一激动之后再对国民宣扬什么三年后收复国土…… 王茂如想了想,道:“拖下去。” “拖下去?” “百姓抗日热情不能持久,此等反日游行或可三五天,但百姓也是需要生活,六七天后百姓热情消退,自然恢复往日生活。”王茂如苦笑道,“对于国外,我们还需要盟友,美国是个盟友,但不是一个坚实的盟友。意大利是个坚实的盟友,可意大利太软弱,在国际上毫无地位。现在我们需要一个让欧美国家害怕的敌人。” 孙立文惊讶道:“你的意思是……苏俄?” 王茂如冷笑道:“若是逼急了我们,何不会与苏俄联手呢?” 孙立文一拍手,道:“好。”两人随后定计起来,如何让日本不得不放人,如此才能让孙立文政府度过此次政治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