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五章 第十五任内阁成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五章 第十五任内阁成立

民国十年十月十七日,中华民国大总统演讲重新开始,孙立文在国会演讲时对国民说道:“中国之崛起,依靠的是国民,依靠的是所有国人,包括农民,工人,商人,手工业者,学生,甚至家庭妇女。近日反日游行,国民做的有错吗?没有错!因为百姓心中憋着一股火,这股火是怎么烧出来的呢?这是因为有人阴谋叛国,还刺杀政府官员,我们的国防总长王茂如。但是,刺客呢?居然被日本政府保护起来了?日本政府要干什么呢?以前啊,他是我们的老师,教授我们现代化军事,现代化政治,可是现在老师要干什么呢?包庇凶手!这是怎么回事儿呢?所以,国民看不下去了,所以国民生气了!所以四万万四千万中国百姓不答应了!” 大总统演讲充分地表达了对国民的理解和尊重,不过孙立文又说:“可是我们百姓要记住,我们中国是一个文明民主,追求现代,追求先进的国家,我们不是前清的时候闹义和团乱杀洋人,我们的示威游行,应该是和平的示威游行。不是你打了一个买洋货的人,少了一个买洋货的铺子就说明你爱国了。那样做的人,不是爱国者,是趁机捣乱,心怀不满的流氓地痞!所以,区别爱国者和害国者,爱国者尊重政府,害国者给政府捣乱,对于害国者,他们与汉奸卖国贼等同!” 两个小时的总统演讲,孙立文是第一次这么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也是如此硬朗硬气。自民国之后,他每日都要为国内事务忙碌,可如今他作为中华民国之大总统。面对帝国列强,终于也有扬眉吐气的一天了。民族情绪高涨的同时也应该理性对待,政府生怕这游行示威活动成为义和团性质的打砸抢烧,当初义和团在北京杀了十万北京百姓,有的原因甚至是百姓家放了一顶洋油灯。可是打压民族情绪却也不妥,政府需要利用民族性来唤起国人对政府的认同感。孙立文演讲随后,进行政府权力交接。中外记者纷纷拍照纪念。 唐绍仪临时内阁主要成员有,临时总理唐绍仪,陆军总长兼体育总长王茂如。外交总长陆徵祥,司法总长朱深,教育总长徐鼐霖,农商总长田文烈。交通总长叶恭绰。代理财政总长潘傅,内务总长张志谭。随后,这十人向参议院议长师少阳递交总理和部长印章以及指挥刀,而师少阳接过之后,存放于参议院。此时孙立文向参议院递交总理以及部长名单,不过在此之前,孙立文提出议案,增加两个部门。以完善政府职能,参议院举手表决通过分别增加是文化部与民生部。如此一来,内阁总长将达到十二人。 随后孙立文向参议院递交了内阁总理人选为唐绍仪,获得通过,唐绍仪证明了他是一个合格的大总理人选,为人谦和低调,做事认真踏实,南北方都一致支持唐绍仪正式担任总理人选。 随后唐绍仪递交本届政府内阁名单,这些人分别是总理唐绍仪(复兴党),国防总长王茂如(军方),内务总长朱执信(民党),司法总长周道泰(复兴党),交通总长马六舟(复兴党),工商总长张静江(民党),外交总长陆徵祥(天主教徒,无党派),财政总长方宏信(基督教徒,无党派),农林总长戴传贤(民党),体育总长李景林(青促会),民生总长林森(民党),文化总长李子文(基督教徒,无党派)。除此之外,大总统孙立文题名总统府秘书长为胡汉人,总统府卫队长林修梅,总统府特别顾问蔡元培,吴稚晖、李石曾。参议院全体议员经过表决,一一通过。 而第十五任即现任内阁总理唐绍仪之后带领全体内阁成员,以及总统孙立文站在主席台上排成一排,孙立文左侧是唐绍仪,右侧则是王茂如,充分体现了王茂如在政府之中的地位,而此时,副总统孟恩远就不便出面了。因为副总统只是在总统意外不能处理政事的时候的一个替补,实际他的权力还不如这几个总长大,他要是出来站在哪里呢?站在总统身边吧,权力不足,站在总长身边吧,身份摆在那。所以做副总统是一种悲哀,民国两个副总统权力没有,还得在家老老实实待着,除非特殊原因会让副总统出面。当然,这特殊原因不是给什么养鸡场剪个彩这种“一剪没”的活动…… 拍完这一组照片之后,中华民国第五任总统以及第十五任内阁全体成员立即来到国会广场前,拍摄了一组九十九人的中央政府官员全家照,这其中除了总统府的官员外,还有各个部的次长以及下面各司的司长,倒是国防部派遣的团队最为庞大,一些老将被纷纷请了出来,占据二十多人位置。众人众星捧月一般将孙立文护在最中间,而这一刻,孙立文也达到了人生的顶端,多少年的夙愿,终于一朝达成。现在横杠在他面前的不是内患了,而是外忧,尤其是日本与英国对中国的步步紧逼。 晚上的内阁晚宴王茂如只是一个配角,大总统孙立文和他的民党成了主角。王茂如也无意在此与其争锋,现在双方是合作状态。王茂如周围是北方官员们,尤其是北洋体系的官员,他们与民党的官员们内心憋着气,这次晚宴看似热闹,其实沉闷,王茂如也早早地回到家中。恰逢三个孩子在给大家表演今天学到什么,宗鼎说老师今天教大家玩丢手帕,还教大家唱儿歌,还是宗孚细心忽然指着王茂如的嘴唇叫道:“爹,你怎么又留起胡子了?”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留胡子不好吗?” “扎得慌。”宗孚道。 采薇说道:“爹,你不留胡子年轻好几岁,不留胡子长得像二十七八,留起胡子了,长得像四十几岁。我还是觉得你不留胡子好,看着更年轻,也更精神。” 王茂如大笑起来,道:“小屁孩,懂得什么叫精神不精神啊。”和孩子们一起乐呵完了之后,王茂如便去洗了一把脸,管家王鹏在一旁欲言又止,王茂如道:“王鹏,你跟我了多少年了?” “回主子,十年了。”王鹏道。 “十年了都改不了老毛病,还回主子,叫老爷就成。”王茂如道。 王鹏忙道:“这哪成啊,咱这啥都得讲规矩啊,您说是吧。这民国是好,可是就是有一样不好,把祖宗的礼数都给废了。当儿子的没当儿子的规矩,当女人的没有当女人的规矩。” 王茂如笑道:“你倒是有一番理论。” 王鹏笑道:“我这也是瞎琢磨的。” 王茂如道:“想当初你也是跟我从穷到富,从小打大,从北京到怀柔,再到呼伦贝尔,齐齐哈尔,哈尔滨,长春,我是走到哪你都忠心耿耿。虽说表面上你是我家的管家,可实际上没有谁比你心疼我啊。当初浦定帮我寻人的时候,说咱们祖上是亲戚,我看啊,亲不亲都在人,有的人就算亲戚,也害人。有的人呢,就算不是亲戚,那比亲人还亲。你是真拿我当亲弟弟一般对待啊,我呢,也不拿你当外人过,咱们表面是主仆,实际就是哥俩,你就是大哥,我就是二弟。” 王鹏顿时跪在地上哭道:“主子,有你这句话,王鹏我就算死了,我也值了啊。” 王茂如连忙把他扶了起来,道:“这是怎么话呢,起来,起来,让人知道了还以为我责骂了你一顿呢。我今天看你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跟我藏着掖着干嘛。” 王鹏立即说道:“还不是我那俩小子嘛,这小哥俩从美国回来之后就去了外交部当预备武官了,回来说准备去美国,常驻。你说我就这俩儿子,这俩孩子要是都出去了,这可咋办呢?还去美国常驻,那去美国坐船就得一个多月。所以我想求求主子您,帮着我和他娘留下一个在国内。” “就这事儿啊,成。”王茂如笑道,擦完了脸,道:“明天就帮你捎带一句话就得了。” 等王茂如回到主屋,王鹏便拿着牌子来了,看王茂如是决定今天晚上去哪个夫人屋里睡去,大夫人怀着身孕不能去,二夫人还在奶孩子,只有三夫人玉蝉、四夫人智雅、七夫人朱淞筠。王茂如想了想,点了七夫人的牌子,王鹏连忙下去准备。 朱淞筠也正有事想要对王茂如来说,不过这事儿也是不好说出口,主要是他的父亲朱启钤想要在新政府中有所成就,可是民党中人大量进入政府,将这职务空间全都占据了,而王茂如的直系手下也纷纷上位,他们这些原来的政府官员便没了去处。 朱启钤想要在政府中做事等了好久却没人来请,很是尴尬,不过有人提醒说你女婿是尚武大元帅,让女儿吹吹枕边风啊。可是朱启钤张不开这张嘴,便一直拖着,可眼瞅着就连“卖国贼”陆宗舆都得到重用,去跟日本人交涉去了,他还是没什么事儿做,心里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