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六章 四年核心建设计划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六章 四年核心建设计划

朱淞筠的母亲见状知道朱启钤羞于和女儿提及,便偷偷地对朱淞筠说起父亲之事,朱淞筠左右思来想去,这才想着找机会跟王茂如来说。但是给父亲求官这件事,还真不好做,朱淞筠也难以启齿。 王茂如以为她是因为生意上遇到问题,便问生意如何,朱淞筠说生意不好也不坏,就是最近遇到个难事儿,有人想盘下书店做宝局,时常来捣乱。但是可能是这人也没有定下来,所以只是过来收保护费,每个月要两百块钱。王茂如惊讶道:“保护费?两百块?报了警查没有?” 朱淞筠道:“报了,警察所派了两个巡警过来,一顿搅稀泥,说是双方各退一步,给一百八十块钱得了。书店一个月的收入才赚不到一百块,书这玩意是个奢侈货和文化品,但凡乱世便没了用,现在安静一些了,还有人捣乱。” 王茂如道:“我知道了,睡吧。” 朱淞筠最终也没好开口给父亲求官,倒是第二天王茂如直接让冯尹彬去处理这个书店保护费的事儿,还交代北京市长夏超说这北京市的警察局该整顿了,保护费都收到自己头上了,警察所长居然跟地痞流氓混在一起,成何体统。 次日上午的时候,全体内阁第一次会议,由总理唐绍仪来主持,同时唐绍仪题名了自己的国务院秘书长,出人意料的是,唐绍仪并没有题名民党和复兴党的人,而是题名了进步党的林长民做自己的秘书长,这也是唐绍仪为了拉拢进步党所做的一种努力,除了民党中有部分人反对之外,其余人都予以赞成。林长民倒是很激动,进步这一次可以说在政府中也有了分量。 第一次内阁会议中,各个部长首先提出自己的部门建设议案,四年以内所需做的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做事要有核心。一个部门只会搅稀泥却是不成的,四年之中该部门核心建设。 民国十年以来这是第十五任内阁。如果政府体制不变。基本上内阁就稳定下来了,除非再一次出现府院之争。然而孙立文和唐绍仪基本上不会发生如此争执,唐绍仪并非一个强硬派总理,而孙立文对唐绍仪也是信任有加,两人又都是广东人,因此这一届政府又被称之为粤系政府。 当王茂如提出由唐绍仪担任总理的时候,孙立文这才确定。王茂如是真心与之合作,这也促成了民党与王茂如所代表的的北方集团的合作。 内阁会议上首先内务总长朱执信提出,苏俄布尔什维克主义慢慢流入中国,引发中国工人暴动,内务部希望能够与军方合作,镇压工人运动。让全国稳定,这是民国十年到民国十四年中内务部最主要的任务。在座各位便再一次听朱执信仔细聆听讲解,如今武汉上海已经有人暗中鼓动工人和学生进行游行示威,在反日游行之中提出工人执政,效仿苏俄的口号。听到如此,王茂如皱起了眉头,苏俄还真是贼心不死,又一次拉拢了国人。 由于苏俄人再一次将触角伸到了中国。这不但涉及到内政还涉及到了外交。尤其是军方态度,中国和两俄之间的关系问题。王茂如率先接下话来说道:“我国防部定会与内务部精诚团结。其他部门也要保证全力支持内务部,不能做我上前线你开溜的扯后腿行为。” 王茂如一开口,基本上定下来北方集团的基调,那边是与南方集团合作,朱执信很是激动,道:“有尚武将军支持,内务部感激不尽。” 王茂如摆手道:“还有,我知道内务部有些职能在过去因为战争原因被国防部接管,但是那是特殊的历史时期,从明日起,全国警察重新交给内务部管理,我国防部不再管理警察部门,但是武警司是准军事单位,是一级预备役部队,却不能叫给你们,他们是介于警察与军队中间的准军事力量。” 朱执信立即说道:“好。” 随后外交总长陆徵祥提出外交部的建设纲领,未来四年,中国外交事业将正规化系统化,并派出大量外交官与各国建交,促进中国与世界的交流,扩大中国影响力。体育总长李景林的现阶段目标则是为民国十三年(1924年)的巴黎奥林匹克运动会做出全国性的选拔赛,选拔出中国代表团,前往巴黎进行比赛。 教育总长徐鼐霖的教育计划则是全国扫盲,在全国范围内实现文字扫盲,建设万所四年制初级小学。这倒是一个大计划,花费不小,当即财政总长方宏信表示反对,并且认为教育部的这份计划太大,花销太多,财政支出无力承受。经过众人讨论,在王茂如的坚决支持下,扫盲计划通过了讨论。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乃国之根本,方宏信作为财政总长自然有他的顾虑,可是其他人也有自己的打算,唐绍仪便说道:“宁可我们这一代人饿肚子,不能让下一代国人饿脑子。” 不过徐鼐霖接下来的第二份计划倒是让大家有些意外,便是关于简化汉字,简化汉字的提议者钱玄同,他提出了八种简化汉字的方式,其中之一是以拉丁字母代替汉字,而且得到很多出国留学的教育学者的支持,但是却遭到很多国学大师的反对,尤其是以北京大学教授辜鸿铭,他指着支持者的鼻子大骂其不要祖宗不要脸甚至不要子孙。但是简化汉字同样得到了所有教育工作者的支持,在教育工作者看来,汉字简化有利于文字扫盲。且汉字简化从古至今,例如国家的“國”的古汉字为“三秦”,后演变为“口八方”,随后演变为“口八土”。至后以“口”代替,最后才出现“口或”。简化字正式推广于太平天国,太平天国立简化字为规范文字,只是清兵剿灭太平天国后又恢复了繁体汉字。汉字简化之论在教育部内部也历经了多次讨论,在推翻了拉丁字母代替汉字提议后,教育部就汉字简化的规模和逐字进行讨论,最终提出这份汉字简化计划。 对于汉字简化,大多数人表示并无不可,不过民党人林森强烈反对汉字简化,他曾在美国密歇根大学和耶鲁大学学习,不过这在洋学习的民党高干,却认为汉字优美,寓意深刻,每一个汉字都有一个故事,不能轻易简化,否则会引起学术界震动。尤其如今中国还有很多老学究儒家学者,汉字简化这个提议是好,但是需要全国学者共同协商,不能为了简化而简化。王茂如立即提出意见,汉字简化规模不宜过大,范围应该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尤其是对于姓氏决不允许简化,姓为自古流传,岂能随意更改笔画顺序。 尽管汉字简化提议得到通过,但之这一个议题便有讨论了一上午,中午吃过饭后大家继续进行探讨,而接下来便是工商总长张静江关于税率改革的议案。这次税率改革主要针对的是盐税和交通税收,取消了冗杂的各种税率,取缔实物税收,以人民币银元券结算。而交通税上缴却引起了交通总长马六舟的不满,与张静江唇枪舌战,最终大家举手表决,否决了张静江的提议,取消了交通税。 随后交通总长马六舟提出未来四年交通部的核心计划,修建铁路与公路,同时在南方大规模修建桥梁,而交通部则将交通银行正式移交给财政部,从此之后不再享有货币发行权,取缔交通银行代金券,所有旧货币一律到华夏民族银行兑换人民币银元券。 农林总长戴传贤的计划则是减轻农税地税,民国地税农税之所以居高不下,便是因为军阀混战,军阀们要钱买枪购炮发军饷,农税地税一增再增,有的地方农税收到了民国二十年的税了,国家统一不能不带给人民利益,这便是减少农税地税。同时戴传贤还提出重新丈量现有土地,取缔大小亩,全国实现土地丈量尺寸的统一性。戴传贤代表的农林部的政策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并一致通过。当晚大家彻夜未归继续讨论,文化总长李子文、民生总长林森、司法总长周道泰、财政总长方宏信连夜提出自己的部门计划。 最后则是国防总长王茂如提出自己的国防部计划。未来四年国防部计划,第一项军队改革,第二项国民预备役计划,第三项则是战争预备计划。军队改革计划是指改革之后正规陆军九十万,空军两万,海军两万,近卫部队六万。国民预备役计划则是指建立全国预备役系统,并在南方广西省和西部陕西省施行与黑龙江省一样的全民预备役系统,同时建立二级部队。战争预备计划则是以未来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为预案,当然这份计划并不对外公开,只与财政部和总统孙立文有关,因此这份计划并没有对外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