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选择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六十五章 选择

第六十五章选择 因为这礼品,王茂如得了好大的好处,便对浦继说不愧是我结拜兄弟,这是我最关键时刻,你帮了我。浦继说你升官,我才能水涨船高,又将这姚鼐真迹的来源前后说了。王茂如听后默默不语,叹了口气,道:“这样,这书生也是老实人,既然他如此酷爱读书,你去找他,说百回楼聘请他去百回楼图书馆担任管事。也别亏待了他,一个月三两七钱银子,供吃住。”浦继说您管他死活干吗,王茂如笑说为了心安,人这辈子注定会做许多昧良心的事儿,但我不想老了回想起来,连补救都没有。 浦继答应便离开了,电话响起,是顾维钧家的电话,原来是唐宝琪打电话约她去约会,百回楼见面。也正想把自己的喜讯说给她听,立即说马上到。 等他chun风得意地来到来到百回楼,却见到许久不见的飞机专家欧阳鹏在这里啃馒头,王茂如很是吃惊,飞行队并入交通系之后,又被划归到陆军部,按理说飞行队的这些技术骨干都会留在陆军部,却不想看到欧阳鹏衣衫破烂地留在百回楼。他忙走过去,问:“欧阳贤弟,你怎么在这儿……怎么不在南苑军营?” 欧阳鹏见是他,脸上强作欢笑,说道:“我们几个都被辞退了。” “什么?辞退?”王茂如急道,“为什么?为什么辞退?你们做了什么?他们辞退你?” 欧阳鹏一脸的苦涩,道:“不是因为我们做了什么,是因为我们没有做什么。”喝了一口开水,又咽了一口馒头,道:“尚武将军,陆军部的一个后勤股长,叫谭家培,这人要我们好处,我们几个都是研究飞机的,哪有好处给他,就被他跟上面报告,竟然分配我们去修枪。我们哪会做这个,就去陆军部闹,结果都被开了。” 王茂如双眼瞪出火花,骂道:“我cāo他谭家培姥姥!罗海泉呢?他去哪了?他留在陆军部了?” 欧阳鹏道:“他也觉得留在陆军部没什么发展,跟我一块儿辞职了,这会儿去洋行找事儿做了吧。” “找事儿做?”王茂如气道,“你们怎么回事儿?还找事儿做?为什么不找我?为什么不找我?你们找谁去?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带你们去陆军部,现在你们不在陆军部了,为什么不找我呢?” 欧阳鹏见他生气,反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他们几个同学的确有些书生意气,因为王茂如受到重用,王茂如被调离陆军部,便被扫地出门,他们几个人怎好意思去再招王茂如。今天本来欧阳鹏是准备找几个同学聚在百回楼,商议去哪发展,但是大家总是回避一个话题,便是再次求到王茂如的头上。 自然,这几个人内心总归是希望王茂如会提携他们一把,这也是欧阳鹏把聚会顶在百回楼的原因。 王茂如看了看表,说道:“今晚东来顺,我请你们吃火锅,商量一下你们,我不能任由你们的才华被浪费掉。”欧阳鹏想要拒绝,王茂如打断他,道:“别的话先别说,晚上再说,行不?一切晚上再说。”欧阳鹏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王茂如终于等到了要等的人,唐宝琪穿着白sè的公主裙从车上走下来,王茂如从楼上看下去,这辆车是唐府的专车,难道唐绍仪来běi jing了?他走下楼,却见到唐宝琪在门口踌躇,没有走上来,一抬头,一抹苦涩的强颜欢笑露了出来。 “怎么了?”王茂如问。 “什么?人家才到嘛。”唐宝琪跺跺脚说。 王茂如笑道:“你今天的打扮好像是公主,真漂亮,不过不热吗?” “才不呢。”唐宝琪道,娇羞起了。 “街角那里新开了一家琴行,我们去看看吧。”王茂如建议说道,他看出来唐宝琪今天似乎满是心事。她点了点头,跟在他身后,慢慢走向街角,她见到王茂如身后的那个少年,很是好奇,问:“他是你新招的手下吗?” 王茂如看看白顺子,说道:“小白,不用那么紧张,时时刻刻跟在我身边。” 白顺子哦点了点头,跟在后面远了一步,王茂如见状,摇头无奈一笑,唐宝琪见那少年不大,难得忠心耿耿,说道:“他叫小白吗?他为什么叫小白呢?” 王茂如道:“他姓白,叫白顺子,我在河南剿匪的时候救了他妻子一命,又让他全家安定生活,如今他妻子怀孕,倒是帮了他一些而已。” “哦,所以小白以命报恩,是吧?” “差不多。” 两人一面聊天,一面来到街角俄国人开的琴行,这架琴行刚刚开没多久,是俄国的犹太人,如今俄国经济困难,俄国人认为都是那些该死的犹太人拿走了他们的钱,因此特别排斥犹太人。这家琴行的老板也是因为在俄国全家遭到俄国人迫害,他的儿子因为与人争执被判入狱,俄国jing察反倒诬陷这家犹太人主动闹事,儿子被发配到远东修铁路,他们在俄国的产业也被俄国的暴徒焚之一炬。无奈下老板来到远东,希望能够找到儿子下落花钱赎出儿子。但是到了远东,得知儿子被一同修铁路的苦役罪犯打死。这家犹太人因在俄国的经历,于是产生移民的想法,这才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中国开了这家琴行。 唐宝琪很自然地走到一架钢琴旁边,坐在钢琴前,俏皮地问:“先生,要点什么曲子?” “你会弹钢琴?”王茂如好是惊讶。 “哼!人家弹钢琴弹得很好咧。”唐宝琪撅起小嘴唇说,样子甚是可爱,王茂如都忍不住想要亲一口。 唐宝琪静静地坐在黑sè的钢琴前,摘下白sè手套,秀出细长白皙的手指,如同青葱一般的手指晶莹剔透。放在黑白sè的键盘上,就如同jing灵一般,静静的伫立在那里,王茂如看了一眼,仿若醉了一般,呆住了。 一首悠长的曲调回响在小小的静濏昏暗的琴房中,在琴键上敲下第一个清音的时候,悦耳灵动的音符就好像荡开的波纹,在一瞬间钻入王茂如的心中。悠扬的旋律,一波一波荡来,一下下的敲击着人的内心。 王茂如静静的听完,他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从第一个音符开始到最后一个音符结束,他陡然睁眼,鼓起了掌,此时店里的其他人也鼓起掌来,一对犹太夫妇鼓着掌走了过来,他们说着俄语,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从他们快乐的表情看来是在赞美着女孩的琴声悠扬。 唐宝琪微笑着鞠躬谢礼,走到王茂如身边,问:“怎么样?” “宛若天籁之音。”王茂如赞美道。 唐宝琪露出笑容,如绽放的雪莲花般纯洁,看着她的笑脸,王茂如的内心一下子祥和下来,他轻轻地握住了唐宝琪的手,说:“遇到你真好,你就是我的宝。” “那你能不能……” “什么?” “你……能不能……”唐宝琪犹豫着,不知从何说起。 王茂如笑了起来,说:“你说吧,我这么爱你,你要什么我都能答应你的。” 唐宝琪看着他的眼睛,仿佛鼓足了勇气,说:“为了我,不要去做边军旅长,不要做什么将军,不要做袁世凯的走狗,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