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七章 谁做总统都挨骂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七章 谁做总统都挨骂

整理完毕所有的会议纪律,发现已经月上三更半夜三点了,这会议都开了一天一宿,大家便在国务院小睡了一会儿。王茂如刚睡着,便觉得有人来,便张开眼见到冯尹彬走来,坐起来问:“继华有事?” 冯尹彬道:“两件事均已办理妥当,滋扰夫人的地痞被北京警察枪毙了,而庇护地痞的警察也被拿下送入廉政公署。至于王管家那边求情的事儿,我略微通知了外交部的人,他们说知道了。” 王茂如点了点头,冯尹彬要退下,王茂如道:“你坐下来,陪我聊聊。” 冯尹彬便坐在一旁,关切道:“老师,您这都一天一宿没睡了,怎么不休息休息?时间久了,对您的身体损伤极大。” 王茂如摇头苦笑道:“哪能睡得着啊,国家百废待兴,这内敌好平,外敌难灭啊,国家刚刚走上正轨,我这军人便真没多大作用了。” 冯尹彬立即反驳道:“老师,您别这么说,虽然俗话说乱世的将盛世的臣,可是这盛世是怎么得来的?还上不是有名将守护?再说现在哪能说得上是盛世,刚刚结束乱世,却又逢大敌来袭。日本,苏俄,沙俄,英国,美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谁不想从中国身上要掉一块肉啊。”见王茂如点头赞同自己的观点,冯尹彬心知说服了他,于是又道:“而且兄弟们不放心孙立文做总统,这个孙大炮嘴上功夫着实厉害,可是他从来没有治理过任何国家,他除了会鼓动人心,就是会鼓动人心。画大饼谁都会画,武大郎比他画大饼好多了,可是只会画大饼,能治理好国家吗?兄弟们担心的是,您辛辛苦苦统一了中国,被他给搞的四分五裂了。”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一个总统只要会煽风点火就行了。他还需要什么呢?国事有国务院来处理。总统便是国家的精神领袖而已,他说大话也好,鼓动人心也好,其实与内政并无干扰就好。” “老师,怕就怕的是他不甘心做精神领袖,对内政指手画脚起来。”冯尹彬继续分析道,他对民党毫无好感。且内心中是反感的,就像是他和汪兆铭一见面便相互对掐一样,现在王茂如成了民党高官,更是让他对民党反感至极,那种纸上谈兵的人也能做长官,民党还真是一个“炮党”。 “再说。民党的人能甘心国务院就这么被控制?他们不会争权?国务院十二个部门名单来看,民党明显吃亏大了,他们万一有民党的人不服鼓动大总统罢免总理呢?”冯尹彬继续说道。 王茂如心知其实冯尹彬所担忧的不是孙立文的能力不足,而是孙立文耳根子软,听信别人的谗言主动挑衅。所谓三人成虎,民党和王茂如手下的党派之间是天生的矛盾,他们自然会想办法对付自己,只有把自己搞下去。孙立文的位置才能稳固。 根据王茂如与孙立文的约定。大总统孙立文的决定应该是对双方均有利的,或者是对双方均不利的。例如国家宣战问题上,就是双方都无利的例子。宣战不单对南方集团对北方集团也不利,但是如果日本针对中国发动压迫,中国必须宣战的时候,则会不可避免与日本一战。此时宣战不管对双方多不利,但是在民族大义面前,双方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北方集团在民国中的势力非常庞大,如果不是王茂如的妥协,孙立文绝不可能坐上大总统之位。这也难怪,民国的政治是畸形政治,军人干涉政治近三十年,军人政治家自然多出自北方。而北方派系自然不满,就像是汉人不满少数民族满族做统治者一样,势力庞大的北方派系不满势单力薄的南方派系做总统,自然在所难免。冯尹彬只是表达的比较婉转而已,什么民党捣乱,其实就是北方派的一个借口。实则强大的北方派系不愿意接受民党的统治而已,王茂如也深知,其实就算自己不扯孙立文的后腿,北方派的官员们也会暗中给大总统下绊子。而民党人数少官员少,且毫无做官员之经验,原来都是一个个的革命家,忽然一下子变身为功臣统治阶层,一定会犯一些错误,而这些错误又肯定会被攻击。民党和北方派系官员之间的争斗,就在民党坐上总统便开始了。(直系隶属北方自然不用说,皖系也是北方派,安徽历来被认定为北方,便如四川,向来被划归为北方省份,反倒是在地理位置上靠近北方的江苏省,则被划归为南方省份。) 可这不是王茂如愿意看到的,他希望的是在未来的十年或者二十年内,国泰民安,国富民强,称霸远东,南北派系放弃内斗,全力对付外敌——这种理想主义想法,很快被他自己否决了,哪有那种理想情况。如果自己做了总统,那么自己代表的国防军体系的官员则将遇到和民党一样的问题,挑战全国的官员系统,届时不管是南方派系还是北方派系或者民党派系,则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上去。 民国便是如此,谁坐上了那总统之位,谁就是被攻击的对象,而王茂如想要做那个位置,首先便是让自己的势力在底层平铺下去。因此王茂如提倡的是国防军退役军官军人伤残军人做官员,但是这些大兵又不懂得做官,为此王茂如着手令军务总部安置司司长谢宝璋着手建立四个青年干部管理学院,退役士兵安排担任村官、镇管甚至进入县政府担任文职工作需要在青年干部管理学院进行为期一年以上的培训,训练他们处理民事民生的办法。而青年干部管理学院最重要的三门课程分别是,行政职能培训,官民关系培训,廉政建设培训。王茂如相信,四年之后,国防军士兵出身的官员遍布全国村镇市县之后,倒那个时候王茂如再进行什么,任何政敌都瓦解不了自己强大的政治团体。 冯尹彬下去之后,王茂如又是睡得极少,次日便与所有内阁成员以及总理唐绍仪一同呈见大总统孙立文,提出各部门的未来四年之规划,并分别作了二十分钟短报告。只是王茂如的陆军部做的报告时间比较长,足足两个小时。 孙立文最重视的气势就是国防部,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也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作为广东香山人,尤其是这种中华文化之传统地区,孙文的民族思想非常之坚定。他曾经提出纯正汉族人组建的国家的概念,当然这个概念当初被袁世凯否决了,而他也及时修正了自己的错误,提出五族共和之概念。(孙公功过各半,我们在推崇他的时候不忘他的错误之处,他几乎将中国领土缩小为北宋时期规模,当然他的知错能改,也值得某些人学习。) 大总统在日本恒久,甚至日本军事之强盛,对王茂如的与日作战计划有些表示怀疑,他说:“我认为,与日作战,必须让开一片大陆,让他们进来,咱们拖死他们。” 王茂如反对道:“大总统可知,如果让开一片地方,会引发什么后果吗?” “何种后果?” 王茂如笃定道:“民心丧失,军队一泻千里!”他握着拳头道,“军人,不能让敌人的脚步踏入我国领土半步,如果有这个可能,则先消灭对手。” 孙立文哑然道:“你要主动对日本攻击?” 王茂如道:“我是军人,我绝对不允许外国人踏入中国半步,绝不允许,绝不!” 孙立文叹道:“秀盛一心为国,吾佩服之。” 王茂如道:“所以,如果日本真的要与我们作战,把战火燃烧到他们日本国去,在日本怎么打都行。”他兴奋起来喜欢双手挥舞,并且以手做刀,比划着说道:“在日本打仗,我可以让日本的经济退到明治维新以前去,大总统您信不信?” 孙立文奇怪王茂如怎么如此自信,中队已经可以对付日本军队了吗?王茂如只是微微一下,不作回答,孙立文自然是认为,王茂如在给他打气。他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自己是顶着多大的压力坐上了这个总统的宝座,其中甚至北方派领袖王茂如甚至在总统竞选的前一夜还有些犹豫不决。但他还是坐上了总统之宝座,原因就是王茂如的大一统思想。事实上民党的人在总统竞选的同时也在四处拉拢准备人手,如果孙立文不能做总统,民党将坚决发动全国各地运动起来革命,孙立文也将返回南方发动北伐——当然,这只是一个预想而已。 孙立文是一个一旦相信一个人,就会对他掏心掏肺的人,而他一旦不相信一个人,就会对他全盘否定的理想主义者。换句话说,他就是一个脾气执拗、思想执拗的老愤青,但是他还是一个百折不挠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