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九章 土肥原贤二之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六十九章 土肥原贤二之死

当晚总统府秘书长胡汉人打来电话告诉了王茂如一个让人头疼的消息,英国终于再一次向中华民国政府终于提出了关于西藏的问题。英国政府要求中华民国政府承认西藏之独立,这让大总统孙立文极度恼怒,他将英国的要求信函直接砸在地上,露出他这个文人总统刚烈的一面来,他指着窗外远去的英国大使馆汽车大怒道:“列强欺负中国,西藏乃中国之领土,岂容他说拿走便拿走?” 由于总统大选结束,中国第五任政府成功组建,外国只需对中国北京政府负责,而不需要犹豫两观。可是外国也把压榨中国的压力抛给了北京孙立文政府,这让政府中操心的事多了起来。索性王茂如不是总统,他只需要关注军队就可以了。而他一直以来以日本为假想敌人,要求参谋部制作攻击日本计划却实在是让很多人头疼,大家头疼是因为日本海军之强大。 正在头疼如何对付日本海军的时候,军科司传来喜讯,军科司在萨尔图国防军第四兵工厂的分部在“鱼雷攻击机”上取得了重大突破。面对日本海军的咄咄逼人,施展常规手段是不行的,唯有进行两种形式,第一种是天空,第二种是海底,想要在海面上打败日本,的确是有些困难。从海底攻击日本难度也不小,日本在历经了欧战之后,对潜艇防御极为重视,中国这个落后国家想要从水下进攻,已经晚了。 现在。唯一的机会在天空。 国防军军科司在以囚牛运输机为基础之上研制出来一种小型的运输机,同时可以储存两枚鱼雷进行攻击。这款鱼雷攻击机只是试验型号,并没有定下最终。但在鱼雷机的科研上却是取得了一定的进步。王茂如当即发电表彰了第四兵工厂的科研人员,要求他们再接再厉,争取早日成型,并且投入生产。当然,鱼雷攻击机是国防军的绝密研究计划并不对外公开,所以对于这些科研人员的奖励只是内部。 民国十年十月二十二日,英国代表团以前驻华大使朱尔典爵士与中华民国外交部进行了谈判。谈判包括其中关于英国在华租界问题,英国商人利益问题,增加英国驻华领事馆问题。以及西藏问题。 孙立文作为大总统的态度是,坚决坚持西藏回归,中华民国国会尚有五个省份参议席位未定,其中之一必定是给西藏省。历史以来西藏都是中国之藩属领地。领土问题怎容谈判。只是现在形势逼人。英日搞到了一起之后,所意图不仅仅是在华取得利益他们还要分割中国。 但是形式对中国有利的就是如今的中国南北政治集团总算是面和心不合地团结在了一起,让英日无法下手而已。尤其是面对西藏问题,不管任何中国人或者政治集团都始终坚持一个态度,那就是西藏属于中国,过去、现在、将来、永远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孙立文说我们允许他们在现阶段存在政教合一的体系,但决不允许他们脱离中国。而西藏派遣代表暗中也抵达了北京,向北京表达了大部分西藏喇嘛不愿意脱离中国。成为英国人奴役。看看英国人在印度干的一切,很明显英国人就是希望让西藏成为英国的属地。再对比一下中国前朝大清国。其实对西藏只有主权要求,却无行政权的索取,因此大部分西藏僧侣坚定地支持西藏归属中国。 中英双方谈判选入僵局之中,此时与日本的谈判也陷入僵局,因为在日本使馆内的中国叛党分子服毒自杀了。日人给出的原因是三个人受不了舆论的压力,因三个人的家人都跑到日本大使馆前跪在地上求他们不要活着给祖宗丢人,一个叛党的母亲甚至装了日本大使馆门口的石狮子自绝身亡。三人承受不住压力,选择自杀。 也许那自尽的母亲触动了王茂如,他特地交代中情司,不要对三个汉奸的家人下手了,同时因为三个汉奸的家人在当地备受歧视,还为他们安排移民,移居到移民众多的努尔干省去,算是给他们三家保存了最后的尊严。 但是自杀一说是不能被中国方面接受的,尸检的结果尽管也显示是自杀,但国防部中情司六课课长陈希认定这三人是被滚入毒药自杀的。而一个年轻的尸检官在检查尸体的时候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有一个尸体上一副袖子非常特别,被人扎了一排排的小孔,如果不细心的人还真难以察觉。尸检官认为这一排小洞应该死者希望带出来的信息,希望用这个信息换取家人的生命,缑随后密电司来人帮忙,认定这一排小洞是摩尔斯密码。密电司翻译出来信息得知,这三位迫于压力想要出来投降,却惨遭日本人杀害,他们同时供出了几处间谍潜伏点,希望换取家人安全。 而其中一位潜伏的间谍甚至是一名复兴党的众议员,这让王茂如感觉非常愤怒,随后下令中情司将这些日本间谍秘密处决。这些潜伏在中国的间谍有时间久的甚至已经潜伏了二十年之久,谁会料到这些表面上和中国人无异的小商贩居然是日本间谍。 日本在华间谍机关经此打击元气大伤,甚至日本在华北情报长官坂西利八郎也因此遭到撤职处分,当他和他的弟子土肥原贤二离开中国,乘坐邮轮刚刚抵达日本长崎港的时候,遭到不明人士的袭击,坂西利八郎和土肥原贤二被几个杀手乱刀砍死在甲板上。拿下杀手杀完人后立即跳海不知所踪,连尸体都看不到。 土肥原贤二,这个阎锡山的同学,张作霖曾经的顾问,策划满洲国的主谋,策划华北自治的阴谋家,日本在华情报头目,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在一九二一年长崎,死于一场暗杀之中。这一场阴谋暗杀也是中国情报机关对日本特务机关的反击,他们无数次暗杀王茂如,但王茂如绝不会坐等死守。土肥原贤二是第一个,接下来,冈村宁次,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矶谷廉介等等日本军国主义激进分子,都要面临着中国人的报复。 由于日本交出了三具汉奸的尸体,大总统孙立文的面子终于得到了,而报纸也恰如其分地宣布,日本对华态度软弱,日本服软了云云。不明真相的群众游行示威活动终于以“胜利”告终,大家和回各家各找各妈,逢人便吹嘘若不是自己当初游行示威,日本人岂会害怕?百姓其实要求的不高,就是一个硬气就足够了,政府呢,在恰当的时候推波助澜,让百姓有一个心理上宣泄的地方。说白了大家无非要一句话,就是面子问题。 这次中日之间的交锋,以中国破坏日本的阴谋而告终,但是前前后后死的绝大多数都是中国人,其实也是一种悲哀。国人为了利益甚至出卖国家而美其名曰“学习先进国家思想解放腐朽中国”,岂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会无偿帮助其他人,这个世界没有雷锋。从来没有,未来也不会有,因为假货终有一天会露出马脚。 在十月二十四日总统府设宴款待各国大使的酒宴上,孙立文有的讲话有些放空炮了,他对各国大使吹嘘道:“于我的任期四年之内,中国必定摆脱弱国形象,在世界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王茂如当时端着酒杯,一拍脑袋,心说咱们大总统还真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啊,这话你跟老百姓跟学生讲都行,对列国大使武官来讲,算是什么事儿啊。 倒是德国大使劳伦森走到王茂如跟前,与他碰了一杯,笑道:“贵国总统言辞锋利,实在是一个很有性格的总统。” 王茂如道:“他洒鲜血为革命,牺牲了整个青春。” 劳伦森哈哈一笑,见王茂如避重就轻,便又说道:“贵国外交次长对德特使顾维钧已经抵达我国,受到我国总理飞利浦.谢德曼的接见。” 王茂如道:“我国期待与德国建立长期战略伙伴关系。”随后他问道:“我听闻贵国内部如今工人暴动频频,而我国工人也在酝酿暴动,看来你我两国却又极多相似之处啊。贵国暴动是否有苏俄参与其中?” 劳伦森摇头道:“这倒没有,只是工人自发组织,争取权利。” 王茂如道:“我也希望我国亦如此,否则……”他冷笑起来,手中的屠刀却是不需要考虑的。 任何谈判都不可能是一天两天即完成,民国政府与各国政府的谈谈也是如此,双方扯皮利益之争诸多,而为了分化英日,民国政府外交部也想出了诸多方法。 王茂如倒是闲轻了下来,一个统一的民国是不需要军人做太多事情的,但政府内部争斗时时刻刻都存在着,王茂如只需要提防便可。不过这些提防之事也有人想在他的前头了,他的秘书长杨度便是其中之一。